日升家园目录

首长老公,上车吗? 第一一六章 我回来了

时间:2018-07-07作者:应景小蝶

    还好,装仪器的柜子里,很多都是高精密仪器,而且医疗器械都对环境有比较高的要求,所以存放这些仪器的柜子也是比较厚实的金属柜。如果杀手只想破门而入杀人,只怕她要后怕了。

    但是……看了一眼那个虽然不太大,但是一个柜子也挡住的玻璃窗,张小莫不由得有些担心。这玻璃虽然是钢化玻璃,但它不防弹啊。谁知道医院里会遇上拿枪的疯子?

    不过现在也顾不上吐槽了,唯一希望的,就是冯军他们能尽快赶到。

    像是听到了她心中的祈祷一样,外面又传来了枪声,躲在柜子后面的张小莫甚至从一面玻璃上,透过反射,看到了那个杀手正在拿枪反击,看来,是冯军他们赶到了。

    发现这一点后,她只觉得全身力气一松,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完全没有了刚才镇定指挥小李搬柜子,移病床时的模样了。

    过了一会儿,外面安静了下来。然后他们听到外面有人喊:“嫂子,我是冯军!你在里面吗?没事?”

    “我没事。”这句话说出来,张小莫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干哑得难受。

    “嫂子,没事了。你们先把门打开。”听着冯军的话,她苦笑了一声,看向了小李:“你还有力气吗?”

    小李虽然脸色不太好,但还算镇定,他点了点头:“没事,只是移开而已。张医生你先在那边休息,我来!”

    其实也不用全部移开,只用移开一点距离,让门能打开就可以了。小李费力的挪开了一点点,马上门就被冯军打开了,他手上一用力,将柜子顶开许多:“嫂子,你没事?有没有受伤?”

    张小莫苦笑着看着冯军:“我没受伤,就是……被吓得有点脱力了。”

    想想刚才的情况,要是冯军迟一点来,那杀手肯定就直接破窗进来了,那样的话,这屋里三个人,可就真的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了。

    这时医院里的人也赶了过来:“张医生,你没事?”

    张小莫摇了摇头:“我没事。这里……”

    “没事,这里交给我们处理就好,你赶紧的,先去休息一下。对了,病人……”这时大家终于也想起了病人。

    看到呆在死角里,被保护得好好的病人,大家对张小莫更是佩服,在那样危险的情况下,她首先想到的还是病人,哪怕她是医生,能做到这一点的人,也并不多。

    这时病人也开口了:“我的主治医生是哪位?”

    大家马上都看向了张小莫。可是这时她却不想理会这个病人了:“他已经清醒,伤口也没有感染的现象,可以直接转入住院部了。急诊室里的病床本来就不多,别再占用这里的资源。”

    虽然早就知道张小莫说话冰冷无情,却没想到她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主任不由得有些着急:“张医生啊,这位病人还没转入……”

    “那就让他先把医院垫付的医药费先付上。”张小莫对着自己的科室主任说道:“主任,我有点不舒服,想请假先回去休息。”

    “这就是你的职业操守吗?把刚苏醒的重症病人丢在这里,然后自己离开?”

    张小莫一把拉住了要冲上去的冯军,然后转身走到病人的身边,冷冷的看着他:“要想获得尊重,请先尊重别人!我不管你是谁,至少,在一个救了你两次命的医生面前,请保持最基本的礼貌!你,欠我两条命!因为你,我和我的学生差点死在枪下!因为你,外面已经有个护士死了!但你,甚至连最基本的一句谢谢和一句抱歉都没有!”

    “如果你不是我的病人,如果现在我不是在上班,我一定不会救你!”说完,张小莫直接将白大褂脱下丢给小李:“主任,我请假!”

    “哎,去去!去好好休息一下。那个……那位先生,麻烦你照顾好张医生。”主任是认识冯军的,知道他是张小莫的司机兼保镖,但却不知道他姓什么,只能尴尬的拜托着。

    冯军狠狠的瞪了病床上那个男人一眼,然后才转身追上了张小莫:“嫂子,你别生气。为那样的人,不值得。”

    来到休息室,张小莫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其实从刚才离开病房后,她就没有再说过话。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幽幽的问道:“小王……那个护士,是不是死了?”

    冯军犹豫着,最后点了点头:“嗯,注射了一种毒药,药效很快,她没有什么痛苦。”这大概是唯一可以安慰张小莫的了?

    听到这一句后,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这件事,其实根本与她无关,可是这个病人,是她经手的,她也发现了不对,甚至提醒了大家,但是最后,还是有人因为这件事而死亡。做为一个医生,做为一个当事人,她心里真的很难过。

    面对哭泣的张小莫,冯军顿时慌了神了,要他拿枪打战可以,要他哄女人却是要了他的命了:“嫂子,你别哭啊。你放心,我一定会抓住那个杀手的。你……”

    “这位先生,可以让张医生单独和我呆呆吗?”就在冯军不知道要怎么劝张小莫时,小李出现了,看得出,他刚才去洗了把脸,现在脸上还有些水珠,头发也有些乱:“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些事,应该……会比较有话题一些。”

    现在只要有人能安慰张小莫,让她不哭,冯军除了感激就是感激了:“麻烦你了,谢谢啊。”说完,他站得远远的,但却不敢让张小莫再离开他的视线。

    将一支巧克力棒递到张小莫面前,发现她没有接后,李享直接将巧克力棒塞进了她的手里:“吃点。可以改善心情的。”

    虽然张小莫没有说话,但还是拿起巧克力棒咬了一口,甜甜的味道在嘴里慢慢化开,心头那点抑郁也在一点点消散。过了一会儿,她才说道:“谢谢。”

    “第一次经历死亡?”这时的李享明显与平时有些不同:“但我却不是呢。当初我哥把我推向劫匪时,我真的以为我会死。”

    听到这句话,张小莫怔了一下,转头看向了李享。虽然她总觉得李享的性格与过去有关,但却没想到是这样的。

    看到她这表情,李享也只是笑了笑:“难以置信?那可是我的亲哥哥,看着我出生,看着我一点点长大的亲哥哥。或许,他从来没有喜欢过我这个弟弟,又或许……他当时只是太害怕了呢?谁知道?反正当时,他把我推出去,吸引了绑匪的注意力,然后他成功的逃了,而我,成了他的替代品。”

    “回来后,我就假装受惊吓过度失忆了。什么都记不起来了。而他,似乎是真的很内疚这件事,所以一直对我很好很好,甚至很纵容我。只要我不插手家里的生意,他什么都会站在我这边。”李享仍然在笑,只是这笑,怎么看怎么冷。

    “恨他吗?”

    张小莫的话让李享怔了一下,然后又笑了:“恨?不,对我亲爱的哥哥,我怎么会恨呢?我只要在害怕时,无助时,甚至是做梦时,大喊几声哥哥救命,他就不管怎么样都会站在我身边了。有这样的哥哥,可比让我辛苦抢家业要舒服得多。”

    莫名的,他的表情,让张小莫记起田甜曾经跟她说过的一段话:“人啊,得经历各种不同的事,才能真正的成长起来。否则,即使外表长大了,内心还会是个小孩子。”

    现在看着李享,她突然觉得,在李享的内心深处,有一个小孩子躲在黑暗中哭:“你的心……在哭。”

    “什么?”本来还在笑的李享,在听到张小莫这句话后,怔住了,然后表情变得有些微妙。但张小莫却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了。你今天也不适合再上班,去休息。主任那里,我去说。”其实根本不用,以李享家里的背景,他不想上班也只是一句话的事。

    看到她要离开,李享叫住了她:“张医生。”见她停下脚步后,他才说道:“刚才的话……”

    “谢谢你安慰我,但是我是真的被吓到了,所以你说什么我都听不进去。”说完,张小莫没有再停留,直接离开了。

    本来她今天也是当事人之一,警察来后,她应该也要配合做笔录。但冯军只跟警察说了几句,他们就放她离开了,只说事后会有人上门做笔录,今天她回去好好休息就可以了。

    特权,张小莫并不喜欢,但也不会矫情的去拒绝。

    回到家里,她拒绝了冯军的陪伴,直接将门反锁,然后一个人静静的缩在床上,也不知道想些什么。直到手机铃声响起,她才反应过来天已经黑了,而她,已经饿得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喂?”

    “开门!”

    开门?张小莫有些奇怪,但还是勉强下床,走到外面,打开了门。随着门打开,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在她面前,不等她反应过来,她整个人已经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小莫!”

    张小莫怔了一下,然后眼泪掉了下来,她慢慢的,慢慢的,伸手抱住了对方的腰:“阿轩?”

    “嗯,我回来了!”首长老公,上车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