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首长老公,上车吗? 第六十九章 张鸿畴的过往

时间:2018-07-07作者:应景小蝶

    看到这一大丛绣球,张小莫想起每天绣球花开的时间,她的房间里总是会插上几支:“畴哥哥”

    张鸿畴拉着张小莫坐下来后,认真的跟她说道:“小莫,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也知道这几年你躲在外面不回家是为什么。说实话,其实我知道你在哪里。你知道的,宇轩什么事都不会瞒,也瞒不住我的。”

    “我”目光落到张鸿畴那双再也不能站起来的腿上,张小莫的眼眶就红了:“畴哥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这一句道歉,她在三年前就想跟张鸿畴说了,但是她当时不敢,也没脸说,所以一个人逃走了。

    可是,逃终究不是办法,她还是得回来面对这一切。

    看到小妹又哭了,张鸿畴无奈的摇了摇头,伸手为她擦去眼泪:“小莫,你知道一直以来,你在我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吗?”

    “我”张小莫张了张嘴,却不敢开口。她是继室的女儿,她妈妈抢了他过逝的母亲在家里的地位,而她,因为张涵育老来得女,又抢了本应放在他身上的父爱,所以,他是讨厌她的?

    一想到要被从小就喜欢的畴哥哥讨厌,张小莫就觉得心里更难过了。

    看到小妹的表情,就知道她又想歪了。张鸿畴摇了摇头:“我其实对我母亲的记忆并不多,在我很小的时候她就已经过逝了。在我的记忆里,因为她生病,所以爸老是跑医院,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那时我们家还没有这么大,也没有佣人。我才三岁多,就这样被一个人丢在家里”

    “啊!”这是张小莫第一次听张鸿畴说起他的小时候,听到这里她就已经心疼了,忍不住伸手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畴哥哥”

    张鸿畴笑着摇了摇头,又伸手摸了摸张小莫的头后才说道:“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从小就比较**。对于我来说,既使身边没有别人,也要好好的活着。直到后来,一个女人出现在了家里。”

    “当时的我,对于继母这个词并没有太深的概念。我只知道,家里有了她后,我可以不用自己做饭,不用吃那些难吃的外卖了。而且下雨时,会有人站在校门口等我,为我送伞。生病的夜晚,也会有人守候在我的床边其实,我真的很感激阿姨为我做的一切。”

    听到这里,张小莫才算是松了一口气。太好了,原来畴哥哥并不讨厌妈妈。

    “到后来,阿姨怀上了你,我被告知以后将会有一个可爱的妹妹时,我在就在憧憬,憧憬着一个像阿姨那样漂亮的妹妹的降临。我想为你做些什么,所以七岁的我,拜托家里的佣人为我买来许多的绣球花,然后亲手在这里种下,我希望我的妹妹以后的人生是美丽的,是充满希望的,也是美满的。”

    说到这里,张鸿畴又笑了:“你一定不知道,当护士把你从产房里抱出来时,老爸凑过去,你嘴巴一扁,马上就哭了。但是我好奇的凑过去时,你却马上由哭转笑。为了这件事,老爸跟我吃了好久的醋。而且”说完他用手比了比:“你当时小小的,只有这么大,七岁的我,也可以轻松的把你抱起来。”

    “后来,回家了。除了吃奶和睡觉你要找姨外,其余的时间,你都喜欢要我陪着。再后来,你长在了,开始学会走路了,就迈着小短腿在我身后追着甚至,你说出的第一个词,不是爸,也不是妈,而是哥哥。”

    看着张小莫吃惊的表情时,张鸿畴又笑了:“是的,很不可思议?但事实如此。”

    “所以,你不要担心我会讨厌你,会恨你。你对我来说,是这世上最珍贵的宝贝。更何况,你的未婚夫,他没告诉你吗?他帮我联系了瑞士一家医院,治愈我双腿的机率在百分之七十以上。而我,已经决定去瑞士了。”

    这时的张小莫用手捂着嘴,已经哭成了泪人:“哥!畴哥哥!”

    而站在花园一株植物后的张涵育夫妇此时眼眶也微微发红。搂着无声流泪的妻子,张涵育轻轻的吻了吻她的额头:“这些年,辛苦你了。”今天没有听到张鸿畴这些话,他都不知道曾经的自己那样无视和伤害过孩子。也不知道现在的妻子为这个家做了多大的努力。

    李之瑶摇了摇头:“这是我应该做的,而且畴儿一直很好!非常好!是小莫她”

    “那只是一场意外,是我们谁都不想发生的意外。刚才畴儿不是说了吗?龙成轩为他联系了瑞士的医院。只要他还能重新站起来,小莫的心结也就能解开了。”其实不用等到那个时候,现在听了张鸿畴这番话后,相信张小莫的心结也能解开大半了:“我们的女儿,终于回来了!”

    “嗯!”

    过了好一会儿,大家的情绪都平复了,这才回了屋里。张小莫上楼叫了龙成轩下来吃早餐,坐在餐厅里,她发现今天餐厅里的气氛与昨天明显不同了。虽然爸妈对龙成轩还是有些疏离,但却再没有像昨天那样客气到近乎虚伪了。

    吃过饭后,张涵育还没开口,李之瑶已经抢先说道:“龙先生,你外公家也是市的,你到这边来了,要不要去见见他?”

    龙成轩看了一眼身边的张小莫后说道:“嗯,如果叔叔阿姨今天没有别的吩咐的话,我打算带小莫回去一趟。也顺便告诉我外公,他有外孙媳了。”

    “还没结婚呢!”想着自己养了二十多年的白菜要被猪拱了,哪怕对龙成轩有些认同了,张涵育心里还是不痛快的:“那你们晚上回来吃饭吗?要不要留在那边睡?”

    在餐桌下捏了捏龙成轩的手后,张小莫说道:“我们晚上回来吃饭。会在家里睡的。爸,你昨天就没去公司,今天还是快去忙。”

    “是啊是啊,我先走了,免得挡着你的好事是不是?真是女大不中留!”张涵育说这话时,语气里醋意十足,他站起来后,心里还有些不服气:“我还没答应这门亲事呢!”

    “好了,老张!怎么还跟孩子们置起气来了?快上班去,司机小王已经等你很久了。”李之瑶与张涵育生活了这么多年,自然知道怎么抚平他的情绪:“先去忙,女儿晚上回来的,有的是时间陪她。”

    “我还要陪她吗?我才是”

    “好好好,她陪你,她陪你总可以了?”

    在送走了张涵育后,李之瑶才无奈的回到餐桌:“那个,你叔叔平时有些小孩子气,你别放在心上。”

    “没关系。叔叔这样很好。”龙成轩笑着在桌下捏了捏张小莫的手,引得她没好气的给了他一个白眼,不用想也知道,龙成轩在嘲笑她,因为她有时候和自己家老爹还是蛮像的。

    吃过饭,在李之瑶的再三叮嘱下,龙成轩才和张小莫上了车,前往外公家。而李之瑶也开始准备张鸿畴的资料,一旦他与那边的医院确定好以后,办护照什么的,还得她陪着一起跑。

    看到李之瑶忙碌的样子,张鸿畴忍不住说道:“阿姨,谢谢你!”

    “傻孩子,有什么好谢的?这都是阿姨该做的!”整理完手中的东西,她坐到了张鸿畴的面前:“刚到家里来时,你才那么一点点大,比同龄的孩子都要瘦小。没想到,一转眼,也长成男子汉了。阿畴,谢谢你!谢谢你这么多年来一直以细心的照顾小莫。”

    “这是我应该做的。”说完,张鸿畴看着李之瑶,突然开口了:“虽然这样说会有些突然,但是我还是想问一句,我可以叫你妈吗?”

    李之瑶怔了一下,呆呆的看着张鸿畴,以为自己听错了:“你,你刚才说什么?你叫我什么?”

    “这么多年来,我其实一直想改口,可是又有点不好意思,只能是阿姨阿姨的叫了二十多年。但是在我心里,你就像我亲妈一样。”

    这些年里,李之瑶一直把张鸿畴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虽然没有开口,但是其实也在心里期盼过孩子有一天会改口叫她妈,但随着他一天天长大,她心里的期盼也一点点变淡。没想到今天,他竟然主动开口了。

    这一下,李之瑶激动得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她甚至连自己的眼泪掉下来了都不知道,只能是点头:“哎,哎!好!好孩子!我的好孩子!!”首长老公,上车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