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位面超凡之路 187,提里奥弗丁

时间:2018-07-07作者:果子狸大魔王

    云天舒搂着奥妮克希亚同骑在一匹高大的军马上,顺着一条小河缓缓前行,河水乌黑浑浊,散发着刺鼻的腐臭气息,河里看不到一点活物,连最常见的浮萍水草都没有。

    这是东瘟疫之地,确切点说是东瘟疫之地和西瘟疫之地交接的地方,在天灾亡灵爆发前,这里一直都是十分富饶的交通要道,但是在阿尔萨斯王子掀起了天灾亡灵之后,这里也首当其冲的成为了亡灵肆虐的重灾区。

    腐化程度较轻的西瘟疫之地倒还罢了,好歹还能见到点绿色,而腐化最严重的东瘟疫之地根本就看不到一片绿色,天空永远是阴沉沉的没有一点阳光,地面是黑红色的土地,马蹄踏在上面如同踩在泥浆中一般,挤压出如同脓液一般的粘稠液体。

    空气中永远弥漫着腐臭的气息,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恶臭,就象是臭鱼烂虾在盛夏暴晒了几天,又扔进垃圾堆发酵了好几天的味道,让人猝不及防之下闻到后足以把胆汁都吐干净。

    云天舒和奥妮克希亚现在能如此悠闲轻松,完全是因为两人身上笼罩了好几层法术,隔绝掉了外界那股气味,不过即便如此,两人也都是坐在马上,宁死也不想踩在这片土地上。

    “宁先生,我们来这干什么?”跟在后面的科尔法克斯和另外几个圣骑士忍了一路,终于忍不住问道。

    “找一个帮手!”云天舒微微一笑,看到几人露出的疑惑表情,他说道:“提里奥弗丁!”

    “是他!”几个圣骑士立刻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提里奥弗丁是最初接受洗礼的五位圣骑士之一,是第一代圣骑士,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元老,光明使者乌瑟尔的亲密战友,在圣骑士这个职业中,可以说是地位最高的几个人之一了。

    不过这位一生追求公正的圣骑士,在第二次全面战争的时候结识了厌恶战争隐居的兽人伊崔格,后者还救过他一次,后来伊崔格被联盟抓获,他坚持为伊崔格辩护,甚至在战友殴打虐待伊崔格的时候,不惜攻击战友试图放走伊崔格。

    于是他被逮捕并以叛国罪进行审判,在法庭上,他的所有友人包括他的妻子都在哀求他,希望他把责任都推到伊崔格的身上,但是他拒绝了,并诉说了事情的全部经过,深受感动的陪审团否决了叛国的罪名,但是他攻击战友也是事实,于是他被剥夺了圣光力量,判处流放。

    也正因为如此,科尔法克斯等人听到他的名字才会露出这样复杂的神色,他们崇拜弗丁这样的前辈,但是对兽人的仇恨又让他们无法认同弗丁的做法。

    不过他们怎么想,云天舒根本不在乎,他要做什么,还不需要顾及这些圣骑士的看法,就算他们有什么不满又如何?大敌当前,团结一切力量才是正道,后来弗丁不是一样重出江湖了?也没见有哪个大佬表示不满。

    弗丁的隐居点倒不难找,沿着东西瘟疫之地的这条小河一直向北走就可以了,只是现实世界地域之广远不是游戏能比的,所以云天舒花了不少时间,终于见到了一处简陋的小屋。

    似乎是听到了外边的马蹄声,一个身材高大,发须有些花白的男人从屋内走了出来,看到他的刹那,云天舒便确认了他的身份,那张脸与游戏中的提里奥弗丁简直一模一样。

    这时,看着门外的几个不速之客,弗丁不动声色的拎起了旁边的战锤,作为经历过无数次战争的老兵,他可不会天真的认为有圣骑士同行就一定是朋友,圣骑士之间的冲突和龌龊一样不少。

    “提里奥弗丁?”看到他戒备的样子,云天舒挑了挑眉头:“我是云天舒,来自东方的先知!”

    “先知?”即便是弗丁,听到这个称呼后还是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但是他很快就控制住了情绪,只是微微垂下战锤:“我不知道我身上有什么是值得一位先知找上门来的,现在的我只是一个被失去了圣光眷顾的普通老人而已!”

    “我是先知,我的眼睛跨越时间,自然也能看到你的未来!”云天舒收起笑容,望向弗丁的目光中满是怜悯和同情,那种眼神看得弗丁都有些坐立不安起来,忍不住问道:“你都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你重新找回了圣光的力量!”云天舒说道,弗丁眼中刚刚露出一丝惊喜,便听到了让他顿时如坠冰窟的下半句话:“但是,却是以你痛失爱子作为代价!”

    “泰兰?”他失声惊呼出声:“不,这不可能,泰兰怎么可能出事?”

    看着方寸大乱的弗丁,云天舒眼中怜悯之色更重,在原剧情中,玩家做完“爱与家庭”系列任务之后,终于唤醒了作为血色十字军大统领的泰兰弗丁的记忆,他终于摆脱了血色十字军大检察官伊森利恩的控制,选择和玩家一同去见自己的父亲。

    但是在半路上,他遭到了伊森利恩的拦截,并死在了伊森利恩的手中,闻讯赶来的弗丁晚到了一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死在怀中,愤怒的他终于恢复了被废去的圣光力量,杀死了伊森利恩,但是他的儿子却不可能复活了。

    从那之后,弗丁便成了孤零零的一个人,他把余生都投入到抗击燃烧军团的事业中,直到在军团再临的版本中战死在破碎海滩,这个背负着沉重命运,一直从未低头的男人终于就此谢幕。

    在游戏中,对于这样的结局云天舒无计可施,只能为弗丁的命运扼腕叹息,但是如今到了现实的艾泽拉斯,又有能力插手,他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这样一个伟大的圣骑士,一直在保护艾泽拉斯世界的英雄,还是不要让人家流血又流泪了吧……

    想到这里,他正色道:“弗丁,不必为你的儿子担心了,我是世界的见证者,我也是世界的改变者,我的到来就代表命运的改变!”

    “但是,你恢复圣光力量,是被你儿子的死所刺激才冲破了枷锁,如果你儿子没有死,失去了这个契机,很可能你再也无法重新找回圣光的力量了!”

    听到云天舒的话,弗丁沉默了下来,但是很快他便斩钉截铁的说道:“如果恢复圣光的力量需要用泰兰的命来换取,那我宁愿做一个普通人!”

    “你能放下曾经的战友?”云天舒问道:“我看到的未来告诉我,更加强大的敌人会在未来不断来袭,你能坐视自己曾经的战友在前线浴血奋战,而不想与他们一同并肩作战?”

    听都他的话,弗丁终于露出了痛苦的神色,这对于他来说,显然就是无法选择的难题。

    在旁边旁听的科尔法克斯终于忍不住了,他插嘴问道:“云先生,你说这么多,想必是有解决办法的吧?”

    听到他的话,弗丁眼睛一亮,立刻望了过来。

    云天舒没有再卖关子:“我可以帮你开启新的力量,你可以去救你的儿子,同时也有足够的力量保护艾泽拉斯!”

    弗丁露出了意动的神色,但是却迟迟没有回应,看到他的脸色,云天舒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无非是担心其中有什么问题。

    毕竟赐予力量这种事有前科啊,当年还是棕皮的兽人们就是听了古尔丹的瞎话,打着赐予强大力量的幌子,喝下了深渊领主玛诺洛斯的邪能之血,然后全族都变成了绿皮,把自己世界都玩毁了,甚至差点走到灭族的地步。

    有了这样的先例,艾泽拉斯世界的人对赐予力量这种事就变得十分敏感了,谁也不想做第二个试验品。

    “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云天舒笑道:“但是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难道你以为我会用玛诺洛斯的邪能之血那样不入流的手段?”

    黑红色的翅膀在他的背后舒展张开,澎湃的金色念气如同火焰一般在他身边升腾起来,周围的地面被无形的压力笼罩,齐刷刷的下陷下去,无比沉重的压迫感如同风暴一般向四面八方吹去。

    科尔法克斯等几人身上亮起圣光,但是却依然难以抗拒那可怕的力量,惊呼的被弹飞了出去,翻滚着落到数十米外才狼狈的停了下来,他们站起身来之后,看着天空中的云天舒,眼中满是惊骇。

    “感觉到了吗?这就是我说的新的力量,这是源自自身的力量,每个人都有,我所做的仅仅是帮你开启那扇大门,把这股力量引导出来!”

    “如果一定要说副作用,那么副作用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一旦引导开始,你必须有足够的意志控制住这种力量,否则你就会死!”

    “不过这点对你来说应该不算什么,我对你有十足的信心!”

    “那么,你的选择呢?弗丁?”

    在这无比沉重的压力中,弗丁的眼中终于露出了明亮的光芒,那是名为希望的光芒,他虽然看不到念,但是作为艾泽拉斯世界顶尖的强者,却可以感觉到那股气息的存在,让他心安的是,这种力量并没有半点邪恶的气息。

    “这种力量叫什么?”他问道。

    “念能力!”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