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位面超凡之路 156,再见!(3000字,这是3000字!)

时间:2018-07-07作者:果子狸大魔王

    有了两次结局都不怎么好的“预知”,不管瓦里安国王对这所谓的“未来”是否相信,但是只凭云天舒之前展露出的实力,就足以让他得到足够的尊重了。

    因此接下来的交流就再没有剑拔弩张的感觉了,瓦里安国王作为暴风城的主人热情的款待了云天舒,后者自然也不会不识趣,同样对暴风城的宏伟和壮观大加赞赏,气氛终于缓和下来。

    宴后,云天舒婉拒了瓦里安的挽留离开了王宫,不过离开的时候,他停下脚步他对瓦里安国王说道:“当湖畔镇来求援的时候,你们最好不要不当回事,那里面的水远比你们所了解到的还要深的多!”

    看到神色微动的瓦里安国王,他笑着眨了眨眼:“这是一个善意的警告,就当作是对陛下您盛情款待的回报吧!”

    说完,他没有再等瓦里安国王回答,微微点头之后,随即转身离开。

    离开了他们的视线范围,云天舒回头望向身后的要塞,目光微微闪烁。

    其实在游戏的原剧情中,几年前瓦里安国王就应该失踪了,他被奥妮克希亚的魔法分裂成两个人,其中一个怯懦消极,另一个暴躁好斗充满勇气,奥妮克希亚是想杀死暴躁好斗充满勇气的那个瓦里安,然后通过消极怯懦的瓦里安控制暴风城王国。

    但是不请自来的纳迦攻击了她的魔法仪式,在混乱中,两个瓦里安趁机逃了,其中暴躁好斗的那个失去了记忆流落到另一块大陆,被一个萨满抓去培养成了角斗士直到几年后也就是游戏开服后才重归暴风城。

    但是如今奥妮克希亚没搞事,瓦里安失踪的剧情自然没了,但是在云天舒看来这并不一定就是好事。

    瓦里安被魔法分裂的那几年,在角斗场中与无数强敌交手,虽然多次在生死边缘打转,甚至脸上都留下了一道难以磨灭的伤疤,但是这段经历同样极大的提升了他的实力,锤炼了他的意志,才让他在后来的连番大战中强势崛起,成为联盟的领军者。

    但是如今没了这段剧情,瓦里安一直在做他的国王,没有了角斗场内数年的磨练,也就意味着他的实力不但没有得到足够的锻炼,甚至可能因为这数年的和平生活而有所下降,恐怕日后很难达到原剧情的高度了。

    甚至更倒霉一点的话,原本剧情中他可以轻松度过的难关,这次说不定因为实力太差就直接挂掉了,根本活不到破碎群岛独自断后战死的时候了。

    只是这些云天舒就没办法说了,因为根本解释不了啊,所以他只能暗自祝福瓦里安国王福大命大了。

    抛开了这些杂念之后,云天舒没有急着回旅店休息,而是在外闲逛了起来,准备好好看看这座人类主城。

    在地球的时候,云天舒也算是魔兽的老玩家了,从开服开始玩了六七年了,每天少说五六个小时,基本闲暇时间都扔到游戏里了,而一开始他玩的就是人类种族,对游戏中的暴风城可以说再熟悉不过了。

    如今走在暴风城内,周围的一些建筑渐渐的和记忆中融合交叠在一起,让他也不禁微微恍惚,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疯狂游戏的时候,只是那时曾经与他一同在游戏中并肩作战的好友们却早已失去联系了。

    带着这样的淡淡惆怅,他顺着宽敞的街道漫无目的的前行,这时他看到了一家酒馆,酒馆没有名字,只是门口立着的招牌上画着一个巨大的酒杯,虚掩的门缝内传来喧闹的吵闹声,伴随着浓烈的香气。

    云天舒是个烟酒不沾的人,起码不沾白酒,但是现在看到这家酒馆,心中还有点惆怅的他忽然想进去看看,于是他伸手推开了酒馆大门。

    他飞快的扫了一眼,酒馆占地颇大,里面坐满了差不多七成,大多是冒险者和商人,云天舒还看到了三个矮壮的矮人,喝得醉醺醺的倒在角落里。

    正对大门的柜台后站着一个脸上有不少雀斑的小姑娘,在旁边的柜台角落处还坐着一个黑发女子,她低垂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垂落的头发遮住了大半面孔,也看不清相貌。

    云天舒举步向柜台走去,然而刚刚踏入酒馆,他的身体微颤,顿时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他感觉自己仿佛踏入了一个无形力场之中,四面八方都传来无比微弱的挤压感,虽然这种感觉无比微弱,弱到了恐怕连灰尘都无法触动的地步,若不是他身为先天武者灵觉敏锐,再微弱的外力落于自身都会有所感应的话,恐怕连他都察觉不到。

    然而让他动容的并不是这个,而是这个力场传递来的熟悉感觉。

    那是内力的波动,虽然有种似是而非的感觉,似乎参杂了不少其他东西,但是核心却没有变,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内力。

    云天舒的目光顺着波动落在坐在柜台内部角落处的黑发女子身上,力场的源头就在她的身上,云天舒可以看出这并不是对方有意为之,而仅仅是对方无意间散逸出的力量波动扩散,才形成了这个笼罩酒馆的力场。

    “奥妮克希亚?”云天舒眼中闪过惊喜的光芒,这个世界能够运用内力的人除了云天舒之外就只有奥妮克希亚了,而她以人身露面的时候正是黑色头发。

    难道说就这么巧?竟然这么快就遇到奥妮克希亚了?

    云天舒的脑海中闪过一丝惊讶,不过是与不是,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就算对方不是奥妮克希亚,起码也是和她有关的人,否则根本不可能拥有内力。

    意识到这点,他改变方向,径直向柜台后的黑发女子走去,作为先天武者,他力量内敛,没有丝毫外泄,所以即便踏入对方的领域中,也察觉不出他的实力,只会把他当普通人看待,因此即便他径直走来,对方也没有抬头的意思。

    “嘿,又有人要倒霉了!”这时,酒馆内的其他人也看到了他的动作,不少人顿时露出了幸灾乐祸看好戏的神色。

    常来酒馆的人都知道,这家酒馆的女主人虽然漂亮的不像话,但是却是一朵带刺的玫瑰,当初不知多少仰慕者不明白这点碰了壁,识趣的离开还好,若是还要纠缠的不管实力身份都被揍一顿扔出去,有些动了邪念的更是从此消失不见了。

    那时候,每天看酒馆的漂亮女主人揍人可是这里的常客们十分期待的好戏,只不过看到挨揍的人中不乏贵族之流,但是这家酒馆却还好好的开着,这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于是还敢这么做的傻子就越来越少了,他们已经很久没看过这样的好戏了。

    如今看到又有人去触霉头,在场的客人们除了几个喝的大醉的,都放下酒杯一脸戏谑的望了过来,就等着看接下来的好戏了。

    云天舒没空关注周围人的目光,他来到柜台前,先是对柜台后那个雀斑小姑娘笑了笑,然后在对方同情目光的注视下,伸手敲了敲柜台。

    看到柜台后的黑发女子头也不抬,他轻声说道:“篝火上留下的那只烤兔好吃吗?”

    坐在柜台后的黑发女子娇躯轻颤,她猛的抬起头来,露出一张充满惊喜与不敢置信神色的绝美面孔,她怔怔的看着柜台前的云天舒,眼圈慢慢的发红了,很快就蒙上了一层水光。

    云天舒微笑着看着她,他的猜测没有错,这个黑发女子就是奥妮克希亚,虽然她已经变成了一个身材高挑的绝色美女,但是眉眼间依稀还是可以看出小时候的样子,只是更加的成熟漂亮。

    就在他准备说话的时候,轰然巨响传入耳中,眼前的柜台被某种无形的力量彻底碾碎,化成无数细小的木屑飞射出去,却又被无形的力量束缚着,丝毫没有波及到近在咫尺的雀斑小姑娘。

    云天舒眼前一花,奥妮克希亚跨步冲到他的身前,狠狠的一拳轰了过来。

    云天舒身形微动,随后便苦笑着控制住了还手的冲动,他可以感觉到奥妮克希亚的攻击虽然凶狠,但是却没有半点杀气,而且明显收着力,更重要的是,他已经猜出了奥妮克希亚为什么突然攻击自己。

    因此他根本没有躲闪,只是运起了不灭金身,随后便任由这一拳落在了自己胸口。

    巨大的力量顿时涌来,云天舒没有抵抗的意思,任由这一拳将他径直轰飞出去,他就象是一颗炮弹一般,撞碎了身后几张桌子,然后将酒馆的大门撞成了漫天碎片,从酒馆中飞了出去。

    奥妮克希亚紧咬着牙,带着低沉的呼啸狂风声紧跟着冲了出去,后发先至的出现在云天舒身边,然后又一拳轰在他的腹部,将他直接打上了高空。

    酒馆内一片死寂,等着看热闹的客人们看着一片狼藉的酒馆,以及那条硬生生撞出来的通道,一个个面面相觑,好半天才结结巴巴的问道:“女主人这是怎么了?”

    柜台后呆若木鸡的雀斑小姑娘这才回过神来,看着空荡荡如同被巨兽踩过的酒馆,她终于尖叫出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