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位面超凡之路 146,暗恋是没前途的!

时间:2018-07-07作者:果子狸大魔王

    主宰之影窝金与幻影旅团的战斗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作为被控制的主宰之影,身为死者的窝金不知畏惧和痛苦,战斗力比起生前只高不低。

    而且这个世界的念并不会因为死亡而消失,很多时候念反而会因为施展者死后的怨念而变的更加强大,所以窝金的念比起生前还要强大,单从念量来说,已经足以碾压旅团内任何一个成员了。

    不过幻影旅团的其他成员比起他并不算弱,何况旅团不是一个人啊,同为强化系的芬克斯和信长挡在最前面,其他人在后面辅助,虽然窝金的实力有所提升,但是依然被压制了下来。

    大地剧烈的震动着,这种级数的战斗如同天崩地裂一般,将周围搅得一片混乱,坚硬的地面和岩石纷纷碎裂,拳头大的碎石如同子弹一般迸射出去,弥漫的烟尘迅速扩散,让周围的视野变得十分糟糕。

    云天舒收敛起一切气息,他微闭双目,如同幽灵一般在烟尘中向中心飘去。

    这样混乱,视野又很差的环境是偷袭的最佳时机,幻影旅团的人自然也明白这一点,他们犯下如此多罪行,却还能逍遥十几年,除了团员的实力强大之外,行事足够谨慎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所以除了围攻窝金的几人之外,余下的旅团成员都收敛起念和自身气息,如同一块块路边的石头一般,隐藏在这弥漫的烟尘中一动不动,全神贯注的感应着四周。

    他们的站位看似凌乱,但是却又有种独特的规律在内,每个人的位置都恰好位于同伴的感知边缘,多年的默契配合让他们的站位正好形成一个包围圈,将混战中的几人围在中间。

    在这片弥漫的烟尘中,如果有人想出手偷袭的话,很难找到隐去了念和气息的他们,那么正与窝金打的不可开交的信长和芬克斯等人无疑就是最好的目标,他们周身激荡的念就象是黑夜中的火把,任何一个偷袭者都能清晰的感应到他们的位置。

    不过如果真有人打算这么做的话,隐去了一切气息的飞坦等旅团成员就会让他明白,什么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从正常角度来说,幻影旅团的这种应对手法或许不是最完美的,但是绝对是最稳妥的,就算对手看出了他们的打算没有偷袭也没关系,他们正好可以镇压住窝金,再集合全团之力与对方一战。

    这是堂堂正正的阳谋……

    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作为一个世界穿越者,云天舒最大的优势不是他的强大实力,而是他的力量多样化,在这样糟糕的视野环境下,这个世界的念能力者除非使用“圆”主动侦查,否则也会和普通人一样成为睁眼瞎。

    然而主动使用“圆”,一方面这样的行为就象是黑夜中突然点燃火把一般,反倒第一时间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另一方面,使用圆需要大量的念,这就意味自身的防御会变得极低,如果这个时候遭到攻击就惨了。

    所以“圆”只能在确认安全的时候才能使用,这也是为什么视野如此糟糕,却没人施展“圆”找出敌人位置的原因。

    但是云天舒不同,升华后的精神力让他丝毫不受周围的糟糕环境影响,哪怕是隐去了所有念和气息的旅团成员们,在他的精神力扫描中,也依然清晰可见,所以他的目标根本不是与窝金混战的信长和芬克斯,而是这些隐去自身气息的旅团成员。

    当他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飞坦身后的时候,这个身材矮小的旅团成员终于察觉到异样,他的眼中不受控制的露出骇然的光芒,但是在这种时候,他却没有逃走的意思,反倒身体向后撞去,同时手腕一翻,一把长刀贴着腰间向背后捅了过来。

    飞坦的动作快如闪电,能在这种失去先机的劣势下做出这样的反应,也可以看出他的实力和悍勇了,然而云天舒本来实力就远在他之上,如今又是蓄势已久的攻击,若是还能让他有反抗余地的话,那这一战也不必打了。

    因此他身形刚动,云天舒居高临下的一掌拍在他的头顶,随后手掌顺势下落,顺着脊椎一路向下抹过,他的手掌所过之处,噼啪的骨骼脆裂声不断响起,连冥界主宰的即死效果都没来得及发挥出来,飞坦眼中的神彩便已经迅速褪去了。

    刺向身后的这一刀自然也失去了力量,刚到一半便无力的坠落了下去。

    一击得手之后,云天舒没有再看软倒下去的飞坦,径直向另一个方向扑去,此时他与飞坦的交手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却已经惊动了其他旅团成员,原本隐去一切气息的几人毫不犹豫的鼓荡念气,从四面扑了过来。

    云天舒刚走了几步,右手边烟尘分开,戴着大眼镜的小滴面无表情的冲了出来,举起手中的凸眼鱼吸尘器当头砸落。

    在另一个方向,玛奇也在同时扑了过来,一根闪闪发亮的念线如同绳套一般向云天舒的脖子套来,而在正前方,派克诺坦抬起左轮手枪,砰砰砰的连开六枪,六颗念弹向云天舒眉心和咽喉以及心脏飞去。

    旅团成员的反应不可说不快,若不是飞坦实在出乎意料的死的太快,哪怕他能支撑一眨眼的时间,现在云天舒就要面对四人的围攻了。

    如今面对三人的围攻,云天舒只是淡淡一笑,丝毫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压力,他漫不经心的晃动身体,在原地留下了几个模糊的残影,派克诺坦的念弹紧贴着他的身体擦过,没有一发命中目标。

    小滴的凸眼鱼吸尘器砸落,云天舒微微侧身,就避开了这毫无技术可言的一击,没等用力过猛的小滴缩手,他上前一步抬起手臂,一记勾拳无声无息的落在她的腹部。

    砰的一声沉闷巨响,两人之间爆起一圈白色气浪,小滴痛呼出声,缠绕在身边的念被这一拳径直洞穿,云天舒的拳头毫无滞碍的落在她身上,打的她身体几乎折叠了起来,如同炮弹一般飞了出去。

    玛奇的念线也在这时落下,云天舒随意的抬起左手,念线立刻套在了他的手臂上,没等玛奇收紧念线,云天舒随意的挥动手臂,巨大的力量顿时顺着念线传递过去。

    感受到那巨大力量,玛奇的眼中闪过一丝震撼,她虽然身材娇小,但是腕力在旅团内也能排在第六,谁知道在云天舒的面前,却如同成年人面前的孩童一般,竟然没有半点抗拒的能力,这种绝对弱小的感觉,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了。

    她甚至没来得及断开念线,身体便被这巨大力量拽起,不由自主的向云天舒飞去。

    不过就在这时,一张扑克牌无声无息的从烟尘中飞出,旋转着切断了这根念线,西索翻弄着一叠扑克,带着变态的笑容走了出来,看到望着自己的云天舒,他拿起一张扑克掩在嘴上:“抱歉,我可不能让你杀了她,否则以后谁来给我治疗呢?”

    看着突然插手的西索,云天舒意味深长的说道:“西索,暗恋是没前途的,喜欢她就要大声说出来啊!”

    西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