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位面超凡之路 145,主宰之影!

时间:2018-07-07作者:果子狸大魔王

    “我要杀了你!”信长声音凄厉的咆哮出声,看着半跪在云天舒面前已经失去了一切生命气息的窝金,他面目扭曲,两行热泪顺着脸庞流淌下来。

    充满怨毒与杀意的咆哮传入耳中,却丝毫没能让云天舒有所动容,他低头看着半跪着的窝金,目光中流露出淡淡喜色,虽然他早就知道新的念能力恐怕会是目前自己掌握的最强力量,但是效果如此出色,还是有些出乎意料之外。

    窝金的强大不容置疑,虽然他在原剧情中死的有些憋屈,但是那是因为酷拉皮卡的念能力是专门针对克制旅团成员的,窝金的失败也就理所当然了。

    如果没有这样的针对克制,以他那足以抵挡火箭弹的强悍肉身,媲美重型航弹的拳头,剧情中他与酷拉皮卡的那一战结果如何可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如此强大的窝金,如今在云天舒的面前死的比原剧情还要憋屈,他空有庞大的念量和强悍身体,但是却根本没能发挥出来,就带着无比浓烈的不甘死掉了,而造成这一切的,正是云天舒的念能力……

    技能:冥界主宰

    效果一,冥界审判者:当冥界主宰处于启动状态时,念转变为冥界力量,被击中的目标同时会承受冥界力量的审判,强制进行一次罪孽判定。

    若目标通过判定,此次攻击所造成的伤害强制降低50%,若目标未能通过判定,冥界主宰会根据目标罪孽吞噬目标部分灵魂,若目标身上的罪孽超过了灵魂强度,则此次攻击造成即死效果。

    效果二,主宰之影:被冥界主宰吞噬灵魂杀死的目标,可以以死者的身份为你效力,并保留生前的能力和实力,冥界主宰不灭,主宰之影就不会被毁灭,即便被摧毁形体也可以恢复,恢复时间视实力强弱而定。

    效果三,主宰之手:作为冥界的主宰,一切死气、怨气、负能量等不属于生者的力量都是你的食粮,你可以吞噬吸收这些力量,也可以用来强化主宰之影。

    警告:过量吞噬吸收此类力量,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严重后果,请量力而行!

    这就是云天舒使用卡片化身城隍庙阴兵后开发的念能力,他原本只是想开发出一个能够作用于灵魂层面,可以针对鬼神之流的念能力。

    结果他没想到的是,变化系、操作系和具现化系的念能力确实开发出来了,但是三系念能力却合为一体,变成了如今的这个特质系念能力冥界主宰。

    单从技能说明来看,冥界主宰的能力堪称逆天,尤其是效果一的即死效果,简直就是大杀器,就算是实力在云天舒之上的敌人,挨上一下弄不好直接就被秒了。

    窝金就是触发了即死效果,作为幻影旅团的元老,又是最好战的团员,他一生杀过的无辜者不计其数,虽然云天舒也不知道冥界主宰是如何判断罪孽的,罪孽的标准又是什么,但是从任何角度来看,幻影旅团的人都可以称得上是罪大恶极了。

    所以他死的如此憋屈也就没什么可奇怪的了。

    不过云天舒可不会天真的以为靠这个念能力就能无敌天下了,这里只是猎人世界,在这里堪称无敌的技能,放到更高层次的世界说不准就垫底了。

    不说别的,西幻世界中同样有不少即死效果的法术,也没见哪个法术能天下无敌啊,还不是一样有各种技能或装备可以抵挡,冥界主宰的即死效果想必也不会例外。

    淡淡的危险感觉袭来,将他从沉思中唤醒,他抬头望去,正好看到信长手按刀柄,身体前倾的踏步冲了过来,虽然同为强化系,但是与窝金冲击时的爆烈不同的是,信长冲锋时脚步轻巧,带着一种奇特的韵律感。

    信长已经恢复了冷静,唯独脸上泪痕依然清晰可见,他用那双死鱼眼盯着云天舒,与他目光碰触的刹那,云天舒清晰感觉到了那双目光内传递来的铭心刻骨的怨毒和仇恨。

    他无声的笑了起来,随后打了个响指:“干掉他!”

    就在信长以为他是在和酷拉皮卡说话的时候,半跪着已经失去了生命气息的窝金站了起来,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注视下,他转过身来面对着众人,他的脸上依然毫无生气可言,任何一个眼睛没瞎的人都能看出,这就是一具尸体。

    主宰之影,被冥界主宰吞噬灵魂杀死的目标,会化作主宰之影受冥界主宰驱使,此刻的窝金无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活动了起来。

    “这怎么可能?”低沉的喧哗声响起,即便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幻影旅团,看到这一幕后也无法淡定了。

    这个世界的念能力五花八门,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能让一具尸体自由活动的念能力,就算是后来蚁王三大护卫之一的尼飞比特,他(她)的念能力可以操纵尸体,但是那也是牵线木偶一般的操纵。

    但是眼下,任何一个念能力者都可以看出,窝金的尸体上根本没有被念操纵的迹象,如果不是他的身上依然没有半点生气,只看窝金那再自然不过的动作,恐怕所有人都要以为他还活着了。

    “窝金?”信长难以置信的喊道。

    然而熟悉的同伴却没有回应他的呼唤,面无表情的窝金微微躬身,无比庞大的念在他身上升腾起来,但是与以往狂暴的念不同,如今他身上的念无比阴寒,如同吹过的寒流一般,让人顿时如坠冰窟。

    他脚下的地面轰然炸裂,在腾起的烟尘和无数碎石之间,他瞬间跨越了数米的距离出现在信长面前,右拳毫无花巧的迎面轰来。

    感受到那令人窒息的可怕风压,信长面色大变,他再顾不得考虑许多,挂在腰间的长刀锵的一声从刀鞘中弹出,如同一道闪电斩在窝金的拳头上。

    巨大的轰鸣声响起,两人之间如同引爆了一颗炸弹一般,大地瞬间撕裂开来,在巨大的气爆声中,信长如同炮弹一般飞了出去,他怒吼着用双腿抵住地面,但是却依然止不住身体,硬生生在地上犁出了两道深长的沟渠。

    弥漫升腾的烟尘忽然分开,毫发无伤的窝金分开烟尘冲了出来,再次向信长扑了过去,不过这一次,旅团成员们终于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他们一涌而上,帮信长挡住了这一击。

    念与念之间的碰撞,发出密集沉闷的气爆声,大地在微微的颤抖,无数裂纹密密麻麻的蔓延开来,腾起的烟尘弥漫扩散,将周围数百近千米搅得一片混乱。

    在这片烟尘之中,云天舒收敛起所有气息向旅团成员们摸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