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位面超凡之路 144,冥界主宰!

时间:2018-07-07作者:果子狸大魔王

    “我比你想象的还要了解你们!”看着一脸平静的库洛洛,云天舒意味深长的说道:“不过这不重要,我来也不是为了和你们交朋友的!”

    他收起笑容,慢慢道:“我来此只是为了阻止你们,友克鑫的拍卖会必须顺利进行,我不会允许任何人扰乱拍卖会抢夺拍卖品!”

    听着这充满警告意味的话语,库洛洛神色依然平静,他只是问道:“你是hb大联盟的人?”

    “那些渣滓连给我提鞋都不配!”云天舒嗤之以鼻的说道:“你不必猜测我的身份了,我的身份根本不是你能猜测出来的,你只需要知道,如果你们旅团执意要打拍卖会主意的话,那么就是选择了与我为敌!”

    “为敌又如何?”一旁的信长手按刀柄,神色讥讽的说道:“虽然我不得不承认你的实力很强,是我见过最强的人,但是我们旅团想要的东西还没有拿不到的,无论是谁想要阻挡我们,最后都会死在我们手里!”

    说这话的时候,信长的脸上洋溢着浓烈的骄傲与自信,幻影旅团出道十多年,犯下的罪行得罪的势力不计其数,但是不算刚死在云天舒手里的富兰克林,他们总共只损失过两个团员,就是被西索杀掉的4号和被揍敌客家族杀掉的8号,但是他们都不是在任务过程中死掉的。

    换句话说,他们出道以来的犯罪行动从没有失败过,甚至做到了不损一个团员,这其中虽然有库洛洛策划得当的原因,但是旅团成员实力的强大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有这样十几年的显赫战绩在,哪怕云天舒展现出了超越旅团的实力,但是很显然,用言语是根本动摇不了他们用十几年时间培养出来的信心的。

    然而这样的骄傲落在旁边酷拉皮卡的眼中,却是那么的讽刺,他双目通红的冲了上来,怒吼出声:“为了满足你们的贪欲,就可以随意杀戮那些与你们无冤无仇,与世无争的无辜者,这样的行为有什么可骄傲的?”

    “你们的心里哪怕没有半点不安和愧疚吗?”

    “愧疚?不安?那是什么?”听到酷拉皮卡的怒吼,窝金斜着眼看了他一眼,露出了无所谓的笑容。

    “想要什么东西,就自己动手去抢,这不是正常的吗?”一旁的芬克斯双手插兜,神色冰冷的说道:“因为,我们是盗贼啊!”

    听到他的话,看到其他旅团成员们露出的或无所谓,或赞同的神色,酷拉皮卡身体微微颤抖起来,他眼中的红色越发鲜艳,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人渣!”

    “好了,酷拉皮卡!”一旁的云天舒看着频临爆发的酷拉皮卡,他叹了口气:“他们是流星街的人,如果你听说过这个名字,就该知道那里是一个无比残酷的地方,奉行和外界完全不同的丛林法则,在那里长大的他们信奉的是弱肉强食的法则,你说的再多他们也不会有半点触动的!”

    “所以,说到底,最后还是要用拳头说话啊!”

    云天舒的目光转冷,他看着眼前的幻影旅团,瞳孔中亮起兴奋的光芒:“就让我来领教一下大名鼎鼎幻影旅团的实力吧!”

    “大爷要碾碎你的骨头!”早已按捺不住的窝金发出兴奋的吼声,第一个扑了上来。

    之前已经亲身体会过云天舒的实力之后,窝金也没有再如原剧情一般托大了,这一次他直接施展出了全力,升腾起来的庞大念如同海啸一般膨胀爆发,将其他旅团成员都压了下去。

    他一路狂奔冲去,沿途的地面随着他的经过不断炸裂,漫天碎石带着烟尘向四面八方喷射出去,腾起的烟尘在他背后连成一片,看起来气势无比骇人。

    数十米的距离转眼即逝,窝金在眨眼之间扑到了云天舒身前,随后微微俯身一拳轰在地上,巨大的轰鸣声中,地面顿时炸裂开来,无数碎石烟尘弥漫开来,顿时淹没了他那魁梧身体。

    落在最后面的西索露出了玩味的笑容,他知道窝金恐怕要倒霉了,用烟尘遮掩踪迹,然后隐去自身的念之后伺机偷袭,这样的套路当初他在多雷港也用过,但是对手显然有别的方法可以察觉,所以他被打的很惨,现在终于可以看到别人倒霉了。

    不过除了西索之外,旅团的其他人并不知道这一点,所以看到窝金制造出大片烟尘遮掩住身形,他们立刻抓住这个机会冲了上来,不过他们的目标却是会治疗的酷拉皮卡。

    用窝金拖住实力最强的云天舒,然后其他人集中全力迅速杀死酷拉皮卡,再集合全力围攻云天舒,这样的战术简单却有效,不过这都是建立在对窝金实力的信心上的,他们坚信以窝金的实力就算不如云天舒,却也足以拖住对方片刻了,这点时间足够他们杀死酷拉皮卡了。

    看着迎面扑来的旅团成员,酷拉皮卡瞳孔收缩,他知道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自己恐怕是在劫难逃了,最好的结果恐怕就是死前拉一个旅团的成员垫背,但是更大的可能却是连一个敌人都杀不死。

    对于这个结果他并不后悔,只是遗憾没能杀光旅团成员,为族人们报仇,不过死在复仇的路上,想必族人们地下有知,也不会怪自己了吧?

    想到这里,他长出了一口气,随后目光转冷,就准备拼命了……

    就在这时,如同雷鸣一般的怒吼声传来,听到这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迎面冲来的旅团成员们同时一顿,信长不敢置信的喊道:“窝金?”

    以他们对同伴的熟悉,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声怒吼中流露出的狂怒,以及那无比浓烈的不甘,只是听着这完全不同于以往的怒吼,旅团的成员们就都有种不详的预感。

    就连一直平静的库洛洛,都终于露出了一丝异样神色。

    他们再顾不得围攻酷拉皮卡,所有人都扭头向窝金所在的位置望去。

    弥漫的烟尘也在这时散开了,窝金魁梧的身影背对着他们半跪在地上,在对面近在咫尺的地方,云天舒微微低头看着跪在脚下的窝金,在他的背后,一个足有三米高的黑色朦胧身影同样低头望着窝金。

    那是一个穿着黑色帝袍,头戴帝冠,面孔处一片模糊的奇异身影,它微微张口,丝丝黑气从窝金的身上冒出,被它吸入口中。

    不需要靠近,对死亡无比熟悉的旅团成员们已经明白,半跪在那里的窝金已经是一具尸体了,生命的气息已经从那具强壮躯体上消逝了。

    “窝……金!”与窝金关系最好的信长难以置信的咆哮出声。

    听到他的咆哮,云天舒抬起头来望了过来,看着幻影旅团一张张难以置信的面孔,他微微点头,用仿佛重音一般的古怪声音说道:“需要我介绍一下吗?这就是我的念能力!”

    “冥界主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