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位面超凡之路 136,战后!

时间:2018-07-07作者:果子狸大魔王

    炽阳出现的同时,飞坦的身上多了一件如同铠甲一般的念衣,这是他的另一个念能力“罪不可赦之人”,正是有这件防火防高温的念衣,他才不会被自己的念能力烧死。

    炽阳这个念能力的发动条件在动漫中并没有明说,但是在现实世界,不少猎人粉丝推测这个能力发动的条件就是飞坦的愤怒情绪和身体承受的伤害,也就是说他越愤怒,身上的伤越重,炽阳的威力就越强。

    云天舒也不知道这样的猜测是不是属实,但是看到富兰克林为了掩护自己而死,狂怒的飞坦不顾自己的伤势,疯狂的压榨着身体内的每一丝潜力,让炽阳在这一刻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恐怖威力。

    无比可怕的高热席卷一切,整个拍卖会所内的温度急速攀升,周围墙壁上的装饰和布料在第一时间焦黄扭曲,然后迅速燃烧起来。

    躲在云天舒后面的费婕和多奇洛惨叫出声,感觉就仿佛置身火炉中一般,每一次呼吸,仿佛吸入肺中的都是灼热的火焰,从鼻腔一直烧到了肺里,那种无法形容的痛苦让他们恨不得立刻死了。

    听到背后的惨叫,云天舒头也不回的反手一拳轰出,一团念弹迅速膨胀,将费婕和多奇洛轰飞出去,让他们直接撞碎墙壁从楼上坠落下去。

    云天舒用这种方式把他们送出了险境,反正他们都是念能力者,就算实力再差从楼上掉下来也摔不死他们,还正好避开了可能就在会场门外活动的小滴。

    飞坦没有理会费婕和多奇洛,他的全部注意力都落在了云天舒的身上,他目光狰狞的盯着云天舒,然后狞笑出声:“死吧!”

    高悬头顶的火球翻滚着落了下来,在那一刻,云天舒视野中的世界顿时暗淡了下来,周围的光亮都被头顶落下的火球散发出的刺眼光芒所压制,变得无比昏暗。

    整个会所都在燃烧,随着炽阳的落下,云天舒脚下的木质地板冒起青烟,随后噼啪作响的燃烧了起来,空气中顿时弥漫着刺鼻的浓烟。

    站在这一片火海中,抬头看着落下的巨大火球,云天舒深吸了一口气,面对这如同太阳坠落一般的攻击,他伸出一只手高举过头顶,托在了下落的炽阳底部。

    下一秒,无法形容的高温伴随着巨大的压力顺着手臂涌来,压得他身体向下一沉,不灭金身的光芒剧烈的波动起来,即便隔着不灭金身,那种焚尽一切的高温也穿透传递过来。

    “好烫啊!”云天舒长出了一口气,缓缓站直了身体,然后露出了一个呲牙咧嘴的表情:“不过还能忍受!”

    对面的飞坦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隐藏在念衣下的脸都扭曲了起来,他很清楚从来没有天下无敌的念能力,所以虽然炽阳威力巨大,但是他也没指望靠这一招就打遍天下无敌手。

    但是他可以接受对手在炽阳的攻击幸存下来,甚至可以接受对手正面硬抗炽阳,但是却唯独没有想到,竟然有人可以用一只手将炽阳托在手中?

    那特么的不是篮球,那是他引以为傲,威力最为恐怖的变化系念能力。

    就在这时,如同海啸一般澎湃的念在云天舒的身上升腾起来,这些念如同流水一般顺着手臂迅速的蔓延,一层层的覆盖在炽阳上,不断的向内挤压收缩,被他托举在头顶的巨大火球在念的压迫下不断被压缩,体积越来越小,最后终于变成一个篮球大小的火团。

    云天舒放下高举的手臂,已经变成篮球大小的炽阳安静的在他手中旋转着,丝毫看不出之前那焚尽一切的恐怖。

    在那一刻,飞坦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与炽阳之间那若有若无的联系被硬生生的切断了,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对炽阳的控制。

    因为富兰克林的死而升腾起来的狂怒终于冷却了下来,被狂怒压下的理智重新回归,他再次清楚的意识到,不管对手是怎么做到的,但是能用这种手段接下炽阳的人,绝对是自己有生以来遇到的最恐怖的对手。

    “必须回去通知团长!”这样的念头浮现出来,飞坦深深的看了云天舒一眼,将他的相貌牢牢的记入脑海,随后身形急退,直接从高楼上跃下,几个起落就消失不见了。

    云天舒没有追赶的意思,他看似轻松的将炽阳捏成了掌中玩物,但是实际上只有他自己才清楚,那只是表面轻松而已。

    从剧情中的表现来看,炽阳的温度恐怕在一千多度的样子,应该不超过两千度,否则在蚂蚁篇的时候飞坦施展出这一招,蚂蚁师团长根本连具尸体都留不下来了。

    虽然一千多度的高温也不是人体可以承受的,那是足以融化很多金属的温度,但是云天舒不同,黑光病毒吸收了水熊虫的基因,忍受高温的极限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如果直接被火焰烧到当然不行,水熊虫的忍受高温是指忍受环境温度,而不是直接被火焰烧到,而且还是高达一千度的火焰,水熊虫生存能力再强那也是生物,被火烧一样会死。

    但是如今有念的保护,不会被火焰直接烧到,就连那高温穿透不灭金身传递过来之后也被念极大的削弱了,因此置身这样的环境下,虽然让他感觉十分不适,但是却还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

    但是炽阳被压缩后,它的威力可没有减弱,甚至还因为压缩而变得更加可怕,在处理掉这个小玩意之前,云天舒可不敢带着它和飞坦交手,万一中间出个什么疏漏,炽阳在他手里爆掉的话,那可就是装逼装成煞笔了。

    目送着飞坦远去,云天舒托着炽阳出去,剧情中杀了不少人然后收尾的小滴一直没有露面,不知道是剧情发生了变化,还是飞坦通知她离开了。

    对于云天舒来说,旅团虽然不是什么好鸟,但是他也没有替天行道的意思,和他们做对只是为了改写这段剧情赚取源力而已,所以小滴存在与否根本无关紧要。

    从已经彻底沦为废墟的会所内出来,首先看到的就是灰头灰脸的费婕和多奇洛,看到他们竟然没有扔下自己逃走,云天舒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头。

    “云老大!”看到云天舒出来,两人立刻飞奔过来,不过还没等他们说话,一群穿着黑衣的hb打手也涌了上来,为首的一个疤脸抽出武器指向云天舒,神色凶恶的叫道:“你是什么人?手里拿的那是什么玩意?给我拿过来!”

    看到云天舒的脸色阴沉下来,费婕和多奇洛顿时面色大变,恨不得把这群人生吞活剥的心思都有了。

    好端端的你招惹谁不好,怎么去招惹这位爷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