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位面超凡之路 70,四大寇

时间:2018-07-07作者:果子狸大魔王

    四大寇是四个臭名昭著的匪徒,他们分别是寸草不生向霸天、鸡犬不留房见鼎、焦土千里毛燥以及四大寇之首的鬼哭神嚎曹应龙。

    从这四个人的绰号上就可以看出他们平时行事的风格,不过他们四人中任何一个都有不弱的实力,平时总聚在一起,又聚拢了数万流寇,所以一般人也奈何不了他们。

    这一次他们看上了飞马牧场,牧场内的无数牲畜和多年积累绝对是一笔巨大财富,那些骏马更是可以让他们组建一只骑兵。

    在这个乱世即将到来的时候,若是他们手下有一只万人骑兵的话,在乱世中也可以打下一个地盘称王称霸了,总比这四处流窜的生活要好许多。

    如今走在密密麻麻的贼军之中,四大寇心中壮志满满,俗话说人一过万无边无际,他们如今统帅的贼军何止过万,放眼望去黑压压一片,根本看不到边际,虽然大多没有衣甲,武器也都是五花八门,看起来狼狈了一些,但是只看这数量,就足以让一般敌人为之绝望了。

    就在这时,一阵骚动从前方传来,隐隐听到风中传来的惨叫,曹应龙面色顿时一紧,忍不住骂道:“派几个人去前面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若是有人闹事的话,先抽几鞭子,还敢闹事就砍了算了!”

    贼军没有军纪可言,所以如今听到骚动,四大寇都没有多想,只以为是前面的贼寇们又因为琐事打起来了,这种事在这只贼军中简直就是家常便饭,每天都要发生上百起,要是哪天不打了,他们才要觉得奇怪呢。

    听到曹应龙的命令,旁边的手下应了一声,便带着数十人飞驰而去,这些贼寇是四大寇手下的精锐,身上穿着劫掠来的兵甲,手里的武器也都是隋军的制式兵器,要镇压一群乌合之众的骚乱根本不在话下。

    然而他们去了没多久,骚动不但没有平息下来,反倒越演越烈了,而且声音越来越近,毛燥摸了摸脑袋,在一旁笑道:“曹老大,你的手下不行啊,这么点小事都压不下来!”

    听到毛燥的调笑,曹应龙面色也有些难看,不过此时却没空计较,他深知这些贼寇没有纪律可言,全凭残酷手段镇压,但是若是骚动继续扩大,一旦卷入的人太多,这只贼军恐怕就要炸营了,那时候就算再残酷的手段也压制不下去了。

    他正要下令手下全部出动镇压骚动,忽然瞳孔收缩,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

    在骚动传来的方向,一个道人和一个身穿白衣的绝美女子疾驰而来,所有拦在他们前面的贼寇在他们面前就象是孩童一般无力,挡不住对方的随手一击。

    这两人一路疾驰而来,密密麻麻的贼军就如同被礁石分开的浪潮一般,不断的向两边飞跌出去,迅速开辟出一条笔直通道,连让这两人的脚步哪怕停顿一下都做不到。

    他们就这样穿透大军,直接出现在四大寇的面前,甚至身上还是一尘不染,别说血迹了,连点灰尘都看不出来,干净的就仿佛刚刚换上了新衣服一般。

    “我还当是这些废物们又因为小事打起来了,想不到是有不速之客不请自来啊!”

    短暂的错愕之后,曹应龙咧开嘴,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他能看出对手的实力非同一般,但是却没有放在心上,因为这里是数万贼寇大军之中,别看这两人现在挥洒自如,但是人的内气、体力和精神都是有限的,就算是三大宗师齐至,一旦被数万人围上,也会杀不胜杀,迟早要被耗死。

    更别说他们四人的实力虽然称不上绝顶,但是在江湖中也算是一流好手了,配合周围无数贼兵,拖住这两个敌人却是还没什么问题的。

    “那个小娘们可真漂亮,一会记得抓活的!”向霸天舔了舔嘴唇,抽出两把奇形锯齿环,露出了淫.邪的笑容。

    房见鼎不声不响的扑了上去,他的武器是两把重达百斤的狼牙棒,配合他那高大魁梧的身体,一旦挥舞起来气势逼人,是战阵上名副其实的绞肉机器,所以他一向是先锋一般的存在。

    看着迎面扑来的房见鼎,跟在云天舒后面的绾绾露出玩味的神色,仿佛不经意般向后缩了缩,让房见鼎将攻击的目标放在了云天舒身上。

    云天舒察觉到了绾绾的小动作,却没有理会的意思,四大寇的实力不错,如果单纯以武功迎战的话,还真不好迅速拿下他们,一旦让他们察觉到危险气息,往那密密麻麻的贼军中一钻的话,那可就有些麻烦了。

    想到这里,他摇头笑了笑,随后抬起手掌,一根飞针从袖中飞出,悬浮在掌心上如同游鱼一般,调皮的环绕着手掌不断盘旋。

    跟在他后面的绾绾看到这一幕,一双美目顿时瞪的滚圆,不过她好歹见识过云天时化石为兵的手段,如今再看到这疑似飞剑之术的神奇一幕,多少还有点心理准备。

    但是已经冲到跟前的房见鼎就不同了,看到在云天舒手中盘旋的飞针,他眼中瞳孔顿时收缩到极致,心中的惊恐简直难以言喻,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浮现出来:“我特么的为什么要第一个冲出来?”

    抱着这样的怨念,他咆哮出声,挥手将手中两把狼牙棒向云天舒砸了过去,而他本人却掉头向一旁的人群中冲去,连身后的三大寇都完全不管不顾了。

    跟在他后面扑来的其他三大寇被房见鼎的魁梧身躯挡住了视线,没有看到云天舒手中的飞针,如今看到这一幕,三人脸上的狰狞神色都完全僵硬住了,他们愕然的看着房见鼎的高大背影,脑海中一片空白:“这还没交手呢,你就扔了兵器转身就逃,你这是闹哪样啊?”

    但是很快,他们就明白为什么房见鼎转身就逃了,他们看到一道无比明亮的流光从那个道人手中飞出,以难以想象的可怕高速径直没入房见鼎后心,随后从胸前穿出,带出大蓬血雨。

    在那一瞬间,所有人眼前光芒闪烁,这道流光并没有消失,它在空中纵横交错,在几乎是一瞬间内编织出一面光网,从房见鼎和他身边数十米内所有贼兵的身上穿过。

    房见鼎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高大的身体在惯性下继续前冲了几步,大蓬的血雨从他身体各处喷出,笼罩了周围数米方圆,随后他就象是木桩一般一头栽倒在地,抽搐了几下就再没有了声息。

    房见鼎的吼声如同信号一般,所有被光网笼罩在内的贼兵们在这一刻仿佛变成了漏勺,身体各处同样喷射出大蓬血雨,瞬间就夺走了他们的生命,大量的鲜血在空中凝聚成大片血雾,久久没有散去,空气中顿时弥漫开无比浓烈的血腥气息,地面都被鲜血彻底浸透了。

    看着这无比残酷的一幕,所有人顿时如坠冰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