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位面超凡之路 69,你们就不会主动出击吗?

时间:2018-07-07作者:果子狸大魔王

    众人顿时色变,坐在上首的商秀珣站起身来,厉声道:“你有什么证据?”

    “就是,你有证据吗?”

    “空口白话,当我们傻吗?”

    飞马牧场的众人喧闹起来,眼看场面就要失控,云天舒抬脚跺在地上,地面剧烈晃动起来,在沉闷的轰鸣声中,一个巨大的石武士在他身旁站了起来。

    这间偏厅的大梁离地差不多有三米多,但是云天舒有心立威,这次点化的石武士有五米多高,它的身体还没站直,脑袋就已经撞碎了头顶的房顶,直接伸到了房间外。

    破碎的瓦片和灰尘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刚才还群情激奋的众人不得不四散躲避,却依然弄的灰头灰脸一身狼狈,刚刚鼓荡起来的气势顿时荡然无存了。

    云天舒打了个手势,直到现在也没有站直身体的石武士缩起脑袋,委委屈屈的半跪在他的身边,庞大的身躯占据了小半个房间,让这间偏厅的空间顿时变得狭窄了起来。

    “现在可以好好说话了吧?不要仗着人多势众瞎嚷嚷!”站在这只石武士的身边,云天舒目光冷厉,从众人身上扫过。

    若是在刚才,听到这样的话,飞马牧场的众人恐怕又要闹起来了,但是如今看着这个神话中才会出现的超自然产物,飞马牧场的一群人神色呆滞,几乎怀疑还在梦中,哪里还顾得上他言语间的些许不敬。

    只有商秀珣在这个时候展露出了身为场主的胆气,她虽然同样被这巨大的石武士吓的花容失色,但是却还能保持冷静,她看着云天舒,神色惊疑的问道:“最近传闻有天人降世,不知与道长有何关系?”

    “如果你是指夺得长生诀的那个天人,那就是我没错了!”

    “原来是天人降世,难怪有如此手段!”商秀珣露出恍然神色,经过了一开始的惊骇之后,她迅速恢复了冷静,正色道:“道长指出陶叔盛是内奸,我们自然感激不尽,但是还请拿出证据,否则就算道长是天人降世,我们牧场也不得不为同伴讨个公道!”

    “证据好说,派人去将商大管家的小妾苑儿带来,你们就都明白了!”云天舒说道,望向商秀珣的目光中也多了几分赞赏。

    听到这句话,商秀珣目光闪烁,似乎有所猜测,她看了云天舒一眼,随后回头吩咐了一句,一个老者立刻出门而去,很快,门外响起了他的呼喝声,似乎是在驱散听到动静赶来的护卫。

    趁着等待消息的空隙,云天舒回头瞪了绾绾一眼,不用问他也能猜出,刚才就是绾绾故意的,为的就是帮自己拉仇恨,这算是她对自己强扣下她的一点小小反击吧。

    看到云天舒的目光,绾绾如同受惊的小兽一般,悄悄向后缩了缩,露出委屈的喏喏表情,那种无比柔弱的样子让人不禁心中一疼,恨不得立刻将她搂在怀中好好的怜惜宽慰一番。

    就连对面飞马牧场的几人,也露出了不忍的神色,若不是石武士还半跪在一旁,让他们好歹保留了几分理智的话,恐怕都有人为她出言求情了。

    不过被绾绾这一搅合,起码刚才因为云天舒突然出手而导致的凝重气氛也缓和了不少,云天舒摆了摆手,身旁的石武士如同融化的蜡烛一般塌陷下去,重新恢复成地上的石板,看到这神奇的一幕,飞马牧场的众人再次骚动起来,周围响起几声压抑的惊呼。

    这时,外边传来一阵密集的脚步声,两个青衣汉子带着一个女子走了进来,她一进来就看到了一地狼藉,以及那倒在地上缩成一团的陶叔盛,她一怔之后,便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在场的人都是老江湖了,看到她的反应哪里还不明白,一个老者阴恻恻的冷笑道:“苑儿,内奸陶叔盛已经暴露了,他把什么都说了,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场主,我是被逼的啊,都是陶叔盛他逼我的!”被他这么一诈,苑儿立刻便崩溃了,她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把陶叔盛如同和她勾搭,又让她打探情报一股脑说了一遍。

    听完她的话,商秀珣面色冷厉,她什么都没说,只是挥手让人把她拖了下去,随后望向陶叔盛的目光中已经没有了丝毫暖意,她转向云天舒施礼道:“多谢道长指出内奸,否则我们这次恐怕要损失惨重了!”

    “不必谢我,我也是适逢其会罢了!”云天舒摆了摆手道:“不过除了内奸之外,你们飞马牧场还是好好想想如何应对四大寇吧!”

    “我们已经请了李阀来此,想必有他们相助的话,区区四大寇根本不算什么!”商秀珣自信满满的说道,四大寇不过是四伙贼寇汇聚在一起,而李阀却是天下四大门阀之一,在李阀面前四大寇确实不算什么。

    不过她话刚说完,便看到了云天舒仿佛关爱傻子一般的眼神,她顿时一怔,随后又羞又怒的问道:“道长可是有不同意见?”

    “我知道这次李阀派来的李秀宁是你的好友,你生出这样的念头无可厚非,但是我要说的是,你的这个想法注定落空!”

    云天舒冷笑道:“李阀是一个门阀,在这种事上必然会追求利益,这是整体诉求所决定的,这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能改变的,你想让李阀出手助你,就只能接受彻底倒向李阀,成为他们附庸最后被吞并的条件,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路可走!”

    “至于你将希望寄托在李秀宁身上更是可笑,她虽然是阀主李渊的女儿,但是这等大事又岂是她能说了算的?何况李秀宁这样出身的女子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情深意重,你和她的好友关系在这样的利益面前毫无用处,她根本不会违背家族利益无条件助你!”

    听到云天舒的话,商秀珣和其他人心中已经没有刚才那么自信了,其实他们不是想不到这点,只不过人在面临困境的时候,哪怕是再渺茫的希望也会死死抓住,本能的不愿意去考虑这些。

    但是如今被云天舒直接点出来之后,他们想不正视这个问题也不可能了,作为飞马牧场这个大势力的高层,他们甚至不需要仔细琢磨也能明白云天舒的话是多么的正确。

    因为若是换做他们飞马牧场站在如今李阀的角度,也会做出差不多的选择。

    微微的骚动传来,飞马牧场的几人不安的议论起来,但是只有商秀珣还保持着冷静,她看着云天舒问道:“道长这么说,想必是有办法了,还请道长施以援手,秀珣感激不尽!”

    云天舒赞赏的看了一眼这个聪慧的女子,随后轻声笑道:“很简单啊,对手不过是些贼寇而已,又不是正规军,你们就不会主动出击击溃对方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