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位面超凡之路 63,石之轩!

时间:2018-07-07作者:果子狸大魔王

    看着印向胸膛的手掌,云天舒有心试试他的实力,于是同样一掌迎了上去。

    咚……

    两只手掌的碰触,竟然如同洪钟大吕一般发出沉闷的轰鸣,劲气与劲气的碰撞将碎木飞叶全部绞碎成了粉尘,脚下的树冠顿时变成了光秃秃的。

    云天舒身躯一震,石之轩掌中劲气竟然分成两道截然相反的劲气,一道刚猛灼热如惊涛骇浪一般迎头撞来,另一道阴柔寒冷却生出无法抵御的吸卸之力。

    骤然在同一个人掌上遇到两种截然相反的力道变化,感觉就象是整个人都要被撕裂开来一般,经脉都有承受不住仿佛断裂一般的痛楚。

    虽然早已从书中了解到石之轩的不死印法奇妙之处,但是如今亲身体会到这种感受,还是让云天舒小小吃了点亏。

    顾不上回味这一掌的玄妙,云天舒眼中亮起兴奋光芒,看着被自己一掌拍下去的石之轩,他俯身直冲下去:“再来!”

    看着冲来的云天舒,石之轩脸上无喜无悲,只有眼中闪过深深的凝重之色,他身形微晃,在云天舒的视野内现出好几个身影,这显然不是什么幻术,而是速度快到一定程度,在视网膜留下的残影。

    “论速度,我可是很有自信的呢!”看到石之轩的速度,云天舒眼睛一亮,太初筑基功全力开动,同样在石之轩视网膜中留下几个残影。

    石之轩突然出现在眼前,抬手一指点了过来。

    云天舒迎面一拳轰去,正中石之轩指尖,锐利如刀般的纸劲顿时疯狂涌来,就在云天舒运足心火内力抵抗的时候,指劲却又奇迹般的消失不见,如同无底深渊一般,任由云天舒送出多少心火内力,也如泥牛入海,丝毫没有反应。

    就在他用错了内劲,难受的想要吐血的时候,石之轩抽回手臂,右腿无声无息的踢向云天舒腹部,云天舒手臂下压,一掌拍在他的腿上,立刻感觉到一股灼热刚猛的劲气汹涌扑来。

    但是就在劲气相交的刹那,这灼热刚猛的劲气却又突然一变,化成阴柔冰寒的拉扯之力,让云天舒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一倾。

    石之轩扬手一掌向他头顶拍来,却被云天舒抬起手臂挡住,两人之间劲气碰撞,同时向后退去。

    云天舒眼睛发亮,石之轩的重重劲气变化,如同为他开启了一个新的世界,让他意识到自己手段的粗浅,以力破巧并不代表什么技巧都不用,他开始有意的学习石之轩的真气变化,甚至不惜让石之轩的内劲攻入自己体内,亲自感受内劲的生死转化。

    反正有源力治疗,他根本不必担心危险。

    两人的速度极快,只是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已经交手了数十回合,劲气的碰撞将周围打的一片狼藉,云天舒的眼睛越来越亮,终于,他厉啸出声,扬手一掌劈出。

    沉闷的气爆声传来,石之轩如之前一般一拳轰在云天舒掌心,在气劲相交的刹那,如熔岩般滚烫的心火内力突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如千年玄冰一般彻骨奇寒的内劲。

    石之轩的面色大变,他身形连闪,拖着一串残影出现在十余米外,脸上终于不复之前的冷酷平静。

    云天舒大笑出声,在参考了宇文化及的冰玄功,又亲身体会了石之轩的生死转化之后,他终于参透了少许阴阳生死转化的奥妙,将心火内力成功转化练成了人体五行中与之相对的肾水内力。

    “不死印法?”这位一碰面就狠下杀手的邪王终于开口了。

    “还要多谢邪王,才能让我领悟了少许阴阳生死转化之奥妙!”云天舒也没有否认的意思,痛快的应道。

    虽然早有猜测,但是听到这样的回答,石之轩还是露出一丝骇然之色,心中如同惊涛骇浪一般翻滚起来,破天荒的有种想要骂娘的冲动。

    他是魔门不世出的天才,身兼花间派和补天道两大魔门分支传承,硬是将这两门格格不入的魔门功法融合在一起,创出了不死印法这样最善群战的顶级功法,年纪轻轻就闯下了邪王的称号。

    若不是他因为老婆身死而精神分裂的话,早就成为公认的大宗师了。

    有这样的成就在身,邪王石之轩无疑是十分自傲的,放眼整个武林,能被他看在眼里的只有寥寥几人,其他人无论名声多大,在他眼中都只是些没什么前途的蠢物而已。

    但是即便是他这样自傲的天才,也做梦都想不到竟然有人能够在短短数十回合的交手中就参透出不死印法的部分奥妙,甚至还学以致用,立刻用在了自己身上。

    这是何等妖孽的资质?简直堪称非人。

    说到非人,他心中一动,忽然想起一个传言,随即道:“传闻中,有天人降世,从宇文化及手中夺走长生诀,又以一人之力破万军!”

    “说的就是我!”云天舒无奈的叹了口气,这顶天人的帽子真不是我想要的啊。

    “天人的实力似乎也不怎么样啊!”石之轩沉默了一下,随后露出一丝冷酷笑容:“如果传说中的天人仅仅就是这般实力,那我今天就要试试弑杀天人是什么感觉了!”

    “邪王该不会以为之前就是我的真正实力了吧?”感应到他突然爆发出的杀气,云天舒露出戏谑笑容:“那我可要对邪王你的眼力失望了!”

    说着,他伸手点在腰间的飞针上,心中默念:“起来,我的造物,为我而战!”

    正要开口的石之轩瞳孔突然收缩,他清楚看到,一根飞针从对方腰间飞出,在阳光下反射着银色光晕,环绕着他的身体缓缓飞行。

    “飞剑之术?”他脱口叫道,眼中闪过一丝火热。

    “不过是区区御物手段而已,说是飞针或许更贴切些!”云天舒微微一笑,随后眉头一挑:“方才我见识了邪王的不死印法,现在邪王也来见识一下我的飞针之术?”

    石之轩瞳孔一缩,但是很快便被兴奋的光芒所取代,他深吸了一口气,郑重道:“请!”

    话音刚落,他便感觉眼前暴起一团亮光,那根飞针刹那间消失不见,只有视网膜上留下的细长的光痕,清楚的显示出它曾经的移动轨迹。

    石之轩身形刚动,便苦笑着停了下来,光痕在他的身边纵横交错,编织成一面巨大的光网,在这样的高速攻击下,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飞针落回云天舒手中,他一甩大袖,内力鼓荡掀起一阵轻风,无数木屑粉尘随风而起,被卷到了远处。

    石之轩忽然倒吸了一口凉气,清楚的看到周围的大树树干上露出了密密麻麻的贯穿洞口,有这样贯穿痕迹的树木正好以他为中心,围成了一个圆形。

    他露出骇然的神色,好一会才叹道:“今日方知什么是井底之蛙,天人之威果然非同一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