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位面超凡之路 60,大胜!

时间:2018-07-07作者:果子狸大魔王

    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无论是沈落雁还是杜伏威,都已经没有了刚才的从容和自信了。

    屈无惧和任媚媚虽然还入不了杜伏威的眼,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两人的实力还是不错的,虽然远比不上自己,但是多少也算是号人物。

    杜伏威想要杀他们二人并不困难,但是即便全力出手,想要杀他们中任何一个恐怕也要打上个三五回合了,更别说是连杀两人了,那耗费的时间就要更长了。

    然而在他的面前,云天舒连杀屈无惧和任媚媚,轻松的就好像是捏死了两只蚂蚁一般,那种轻松写意下流露出的却是让人恐惧的实力。

    如果不是刚才话说的太满,又实在对长生诀割舍不下的话,杜伏威现在真想转身就走,这样的高手先不说自己是不是对手,就算侥幸能胜也绝对是个惨胜。

    他沉默了片刻,露出一丝苦笑:“曾听传闻说,有道人在扬州城内从宇文化及手中夺得长生诀,随后在精锐隋军的围堵下一人破万军,硬生生杀出了扬州城,杜某听到后可是笑了很久,心道天下怎么可能有这等事情发生?现在想来,却是杜某托大了!!”

    他叹息出声:“杜某早就该想到,就算是传言夸大,那也是要有夸大的基础的,以道长的实力,传言中说你从宇文化及手中夺得长生诀看来是不假了,若是早知道这点,杜某也不会如此行事,自然也就不会与道长结怨了!”

    说到这里,他挺直了腰杆,双臂在身前互击,发出清脆的金属敲击声:“不过现在说这些已经没什么意思了,想必道长你也不会就此罢手,既然如此,那便还是做过一场,大家凭本事说话吧!”

    “好!”云天舒微微点头,随后身形一晃,瞬间跨越两人之间空间出现在杜伏威身前。

    耳边随即响起低沉的呼啸风声,杜伏威的宽大袍袖第一时间横扫过来,杜伏威号称袖里乾坤,是因为他在双臂上套着精钢护臂,可以空手对抗利器,加上大袖遮挡,让人很难看清他手臂的动作,所以这一袖扫来,真正的杀招却是隐藏在袖内的手臂。

    就在杜伏威出手的刹那,一旁的沈落雁从侧面袭来,手中一把短剑劲气迸发,带着尖锐的啸声向云天舒横削过来。

    就在沈落雁出手的同时,她带来的属下也没有闲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不声不响的抽出一把判官笔,笼罩住云天舒周身十几个大穴,另一个消瘦男人绕到身后,他抬起手臂捏紧手指,如仙鹤扑食一般啄向云天舒后心。

    这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是野叟莫成,而那个消瘦男人则是华山派陈天越,都是沈落雁的部下,一身实力虽然远不如杜伏威,但是也比之前的屈无惧和任媚媚强上少许。

    如今借着杜伏威正面吸引的机会,他们与沈落雁一同出手,封锁了云天舒周围所有躲闪空间,想要趁这个机会将他斩杀于此。

    面对这样的围攻,云天舒心中依然平静如初,精神力在这一刻喷涌而出,覆盖在周围数十米方圆内,无数信息潮水般涌入脑海,所有的一切仿佛突然变得缓慢了起来。

    他清晰的捕捉到四人攻击的角度和强弱,以及他们攻击到达的时间,立刻意识到他们毕竟只是临时联手,彼此出手的时机把握不够精确,难免有个先后顺序,所以就给了他各个击破的机会。

    这些思绪在脑海中如闪电般飞过,他已经拟好了对策。

    时间恢复了正常,云天舒大笑出声,扬手一掌拍落,灼热气息随着他的动作如同滚滚浪涛一般向前扑去,准确无比的落在杜伏威的大袖上。

    心火内力与长袖上澎湃的劲气碰撞在一起,发出沉闷气爆声,宽大的袍袖在这一刻炸裂成无数碎片,杜伏威闷哼一声,张口喷出一口鲜血,脸色通红的踉跄向后退去。

    云天舒身体微晃,另一只手屈指弹出,正中沈落雁手中短剑的剑身上,她实力最弱,顿时闷哼出声,感觉到从短剑贯入的心火内力,面色大变的撒手扔剑,却依然被余劲打得飞跌出去。

    身侧的判官笔已经碰触到了云天舒的衣服,云天舒却仿佛身侧长了眼睛一般,在这一瞬间微微侧身,让这判官笔擦着衣服划过,野叟莫成面色大变,再要变招却已经来不及了,云天舒沉肩下肘,甩手一掌拍在他的胸口,打的他口鼻喷血,变成一具尸体飞跌出去。

    这时,背后的陈天越刚刚攻到,看到眨眼之间三人皆败,顿时吓的胆气皆丧试图抽身推开,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收回手臂,云天舒头也不回的撞来,他的手指戳在云天舒的后背上,却感觉仿佛戳中了烧红的钢板一般,咔嚓一声断成了两截。

    没等他惨嚎出声,云天舒已经撞入怀中,反手一肘撞在他胸膛,沉闷的气爆声中,心火内力轻易击溃他的护身内劲直贯体内,在一阵骨骼碎裂的脆响声中,打得他双眼暴突飞跌出去,落地时便已经没了声息。

    转瞬之间,围攻云天舒的四人伤得伤死得死,所谓的围攻顿时全盘崩溃,

    这时,第一个被击退的杜伏威刚刚站定身形,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他眼中顿时闪过不敢置信的光芒,看到云天舒目光望来,想起之前那一掌内蕴含着的如火般可怕的劲气,他面色微变,头也不回的向后撞去,轰的一声撞碎背后墙壁,转眼逃之夭夭。

    就在杜伏威逃走的时候,沈落雁也腾跃而起,向另一个方向逃去。

    云天舒没有追击的意思,看着沈落雁的背影,他慢慢笑道:“来彭城的路上,我遇到了勾结突厥人的李密,我生平最恨与异族勾结的败类,于是顺手就把他杀了!”

    “你说什么?”这个消息如同惊雷一般劈落,已经逃到门口的沈落雁身体一僵,她停下脚步回头望来,脸上满是不敢置信的惊恐神色。

    身为李密部下的她自然清楚李密的计划,更知道这个时间他确实是和突厥人在一起准备暗算翟让,这样的秘密按理说不该被外人知道,但是如今却从云天舒口中道出,以她的聪明自然能够判断出这个消息有多少可信度。

    不过云天舒已经没有了解释的意思了,他摆了摆手,示意沈落雁可以走了,逃了杜伏威这条大鱼,沈落雁这条小鱼他也就没什么兴趣了,再说他对这个女人还是颇有点好感的,不介意放她一次。

    看到云天舒没有再说的意思,沈落雁咬了咬牙,她深深的看了云天舒一眼,随后转身消失在夜色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