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位面超凡之路 59,呵呵!

时间:2018-07-07作者:果子狸大魔王

    人的名树的影,袖里乾坤杜伏威的出现,如同虎入犬群,顿时镇压全场,压得沈落雁和任媚媚都说不出话来。

    不是她们没有胆色,而是实在差得太远了,杜伏威和她们完全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对手。

    论势力,杜伏威是江淮军的首领,论实力,杜伏威是江湖顶尖的一流高手,除非现在李密亲至,否则光凭沈落雁这些人,连和他平起平坐的资格都欠奉。

    然而长生诀实在太诱人了,江湖中盛传的四大奇功中,战神图录隐藏在战神殿内根本无处可寻,天魔册和慈航剑典分别掌握在正邪两派巨头手中,根本无法染指,只有长生诀没什么根脚,谁能拿到就是谁的。

    以前长生诀不知所踪还没什么,现在既然面世,只要是个武者怎么可能不动心?没看连杜伏威这样的顶尖高手都来了吗?还不是为了那破碎虚空的契机。

    因此这样的机会在前,就算面对的是杜伏威,沈落雁也不想放弃,她迟疑了一阵,终于开口道:“杜总管来此,也是为了长生诀?”

    “怎么?杜某人行事,还要你这个小丫头许可不成?”杜伏威应声望了过来,毫无感情的目光带来的庞大压力,让沈落雁顿时额头见汗,有种想要转身而逃的冲动。

    “长生诀也是我们密公想要的东西,杜总管拿走真本,不妨让我抄录一份交给密公,这样也免得伤了两家和气,不知杜总管意下如何?”她强撑着问道。

    “李密?他还没有弄死翟让,坐上瓦岗军大龙头位置吗?”杜伏威移开视线,漫不经心的问道。

    “杜总管说笑了!”沈落雁娇躯一颤,低头轻声说道。

    杜伏威冷笑了一声,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只是点头道:“你的要求,杜某允了!”

    沈落雁的提议显然就是她的底线了,杜伏威可不傻,他的江淮军正在和隋军开战,他虽然看不上李密,却也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得罪他,反正长生诀这么多年也没听说有谁练成过,让他抄录一份又有何妨?

    听到他答应下来,沈落雁终于松了口气,其实她也是恰逢其会遇到此事,所谓李密想要长生诀,只是她扯虎皮做大旗而已,如今看到真的唬住了杜伏威弄到长生诀,心里也是无比自得。

    看到两人达成协议,一旁的任媚媚和屈无惧却是面色难看至极,他们一个代表彭梁会一个代表巴陵帮,说起来他们才是这彭城的地头蛇,沈落雁和杜伏威当着他们的面讨论长生诀的归属,却完全无视了他们的存在,让他们怎么可能好受?

    然而他们只是混江湖的帮派,而沈落雁和杜伏威代表的却是江淮军和瓦岗军这两只反叛军,一个是混江湖的,一个是造反的军队,完全不是一个层次,所以这口气再难受他们也只能忍了。

    就在这时,旁边传来一个充满笑意的声音:“看你们商量的这么开心,我都不忍心打断你们了,不过我得插一句,你们想要长生诀问过我的意见没有?”

    杜伏威和沈落雁一同转头望去,看到坐在赌台边的云天舒,杜伏威冷笑了一声,什么话都没说,沈落雁倒是露出一张笑脸,淡淡道:“道长应该也是聪明人,如今站在你面前的是瓦岗军和江淮军,相比于那本不知道能不能练成的奇功,道长应该知道如何取舍吧?”

    沈落雁的笑容很甜,但是言语间有意无意流露出的那种威胁意味表露无遗,她的态度更加直白——瓦岗军和江淮军两大势力联手,你有种给我蹦达一下看看?

    一旁的任媚媚眼睛一转,随后忽然娇笑道:“不劳沈军师动手了,不如由媚媚我将此人拿下,就当是我们彭梁会送给瓦岗军的礼物好了!”

    说着,她带起一阵香风向云天舒扑去,探手向他肩膀抓来。

    一旁的屈无惧楞了一下,但是随即便反应过来——只要将这个道人抓在手里,自然就有谈条件的资格,咱们要求也不高,同样抄录一份长生诀总没问题吧?

    想到这里,他心中火热,随即大笑道:“媚姐说的是,我们巴陵帮可不能落后了!”

    屈无惧距离云天舒更近,加上任媚媚有意无意的放慢了速度,他反倒第一个冲到了云天舒身前,不过他到底是见过云天舒出手击杀香玉山的那一幕,因此也不敢托大,这一抓已经将真气运转到极致,无数劲气或明或暗,随着这一抓一同扑来。

    眼看自己手掌就要抓到那道人的肩上,对方却还没有反应,屈无惧心中顿时大喜——这波稳了。

    然而这个念头刚起,眼前忽然一花,刚才还坐在赌桌旁的云天舒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他面前,遥遥一掌平推过来,在那一瞬间,无法形容的灼热迎面扑来,让人有种置身火炉一般的错觉。

    屈无惧吓得魂都飞了,到了这时,若是他还看不出对方是一位顶级高手的话,那他这么多年的江湖也就白混了。

    “救我!”他厉啸出声,向后急退,但是云天舒的速度更快,白皙如玉的手掌轻飘飘的拍在他的胸口。

    屈无惧雄壮身躯一震,口鼻中同时喷射出鲜红血液,这些血液飞溅出去落在地上竟然滋滋作响,散发出如同开水一般的高温。

    任媚媚来的稍慢,看到这一幕顿时吓的面无人色,毫不犹豫的转身就逃,然而她刚转了一半,云天舒已经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她身前,轻轻一掌抚过她的头顶,如火般的内劲直贯而入,瞬间蒸干了颅骨内的一切。

    这位彭梁会的重要头目带着茫然惊恐的神色缓缓倒了下去,也就在同时,屈无惧的尸体一同倒了下去,砸在地上砰砰作响。

    沈落雁与杜伏威同时色变,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只觉得口中异常苦涩,如同吃了一斤黄莲一般。

    “江淮军和瓦岗军?”云天舒收手负于身后,看也不看地上的两具尸体,只是看着对面两人,神色依然平淡如初:“呵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