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位面超凡之路 52,赠匕!

时间:2018-07-07作者:果子狸大魔王

    剧情中没提宋阀的船队是什么时候到丹阳的,但是傅君婥三人却是在第二天到达丹阳,随后在酒楼吃饭的时候遇到的宋师道,由此可见也许宋阀船队早已到了丹阳,只是停留在当地休整,毕竟这么大一个船队补充物资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完成的。

    因此云天舒到了丹阳之后,也没有急着离开,只是在码头附近转了片刻,很快便看到了一支庞大船队,仔细打听之后,果然是宋阀的船队。

    宋阀的船队由四只大船组成,在码头上独自占了一片区域,由身穿劲装的宋阀武士看守,不允许任何人靠近——这点也没什么可奇怪的,原剧情中,这只船队是贩运私盐的,这也是宋阀的一项重要财源。

    云天舒带着贞嫂毫无顾忌的走了过来,立刻吸引到看守者的注意,他们分出两人正要过来询问,云天舒伸手搂住贞嫂的腰肢,随后脚尖轻点,如同一缕青烟一般越过这些守卫,直接落在了最大的那艘船上。

    守卫呆滞了一下,随后厉声喊道:“有敌来犯!”

    船上立刻传来一阵骚动,一个看起来四十来岁的白发中年人第一个从船舱中冲了出来,看到站在甲板上神色悠闲的云天舒,他谨慎的停下脚步,随后问道:“不知道长如何称呼?为何要闯我宋阀的船队?”

    他是银须宋鲁,是宋阀中的旁系,论辈分是宋师道的叔叔,也是这只船队真正的主事者,至于宋师道?他就是来历练一下,顺道镀金的。

    这时,大批守卫从船舱中冲了出来,其中还有一个妖艳女子,正是宋鲁的小妾柳青,紧跟在她后面的那个相貌俊俏的贵公子应该就是宋师道了。

    看到这么多人凶神恶煞的冲来,贞嫂小小的惊呼了一声,向云天舒身后缩去,云天舒反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随后抬头道:“我来此没有恶意,不过是看到宋阀的船,来搭个顺风罢了!”

    “道长要搭顺风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样不请自来,未免有些太不把我们宋阀放在眼里了吧?”宋鲁沉声说道。

    听到这话,云天舒嘴角微翘,露出淡淡笑意,你看那三大宗师出场,除非对方是同一级别高手,否则什么时候讲究过礼数了?还不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何曾管过这里是谁的地盘?

    但是有人在这方面指责过三大宗师吗?从来都没有,还不是因为他们实力够强?说到底,江湖还是个实力说话的地方,礼数不是没有,只是只在同级别的人之间才讲究这个。

    不过还没等他回应,一旁的宋师道忽然道:“鲁叔,看这位道长方外之人,还带着女眷,想必也不是什么恶人,便行个方便,顺道带他们一程就是了!”

    听到宋师道的话,宋鲁心中暗自叫苦,自己这位大侄子什么都好,就是江湖经验太少,太容易相信别人,这也是宋缺让他随船队出来历练的原因,但是现在看来,显然效果有限。

    但是宋师道是宋缺幼子,宋阀嫡系子弟,很可能是未来宋阀的主人,虽然他年长一辈,却是旁系出身,宋师道既然开了口,他也不好不给面子,只好黑着脸退到一旁,显然是默许了。

    “这位道长想住下便住下吧,不过我们行船条件简陋,道长不要见怪!”见宋鲁同意,宋师道回过身来,向云天舒微微施了一礼,随后略带歉意的说道。

    “你不错!”云天舒看了他一眼,忽然说道,随后手腕一翻,一把连鞘短刀出现在他手中:“这把匕首送你,算是我搭顺风船的报酬!”

    旁边的宋鲁瞳孔一缩,心中顿时大骇,以他的实力竟然没看出这把短刀是如何出现在对方手里的。

    宋师道却没有注意到这点,他正要婉言谢绝,却看到对方已经把短刀扔了过来,随后转身进了船舱,他只能伸手接过,随后苦笑起来:“哪有这么送礼的?”

    安排了几个护卫去收拾房间,聚集在甲板上的人也散去了,宋鲁凑了过来,神色凝重的说道:“对方来历不明,似乎还有些诡异手段,怎能将他留下呢?”

    “鲁叔,都是江湖儿女,出门在外行个方便不算什么的,而且我看那道长相貌端正,还带着女眷,想必也不是为非作歹之人,就当是结个善缘吧!”

    说着,他漫不经心的抽出手中的短刀,却发现是一把样式古怪的匕首,通体灰黑无光,看起来貌不惊扬,毫不起眼的样子,心中顿时微微失望,不过随后便是一笑:“我这是想什么呢?不过是人家随手送出的礼物,略表心意而已,难道还能是什么神兵利器不成?”

    想到这里,他摇了摇手,顺手将内力贯注进去,随后漫不经心的在身边的船舷上一戳,然而从手中反馈回来的感觉却让他心中一惊,他愕然低头望去,却发现这把匕首竟然深深的没入船舷之中,直至末柄,而他却根本没感觉到多少阻力,就象戳的不是船舷而是几张草纸一般。

    一旁的宋鲁也看到了这一幕,顿时面色大变,制作这种大船的木料都是经过多道程序加工,每一根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合格,质地之坚硬不比铁器差多少,一般人手持利刃全力挥砍,能入木两分就算力大了。

    宋师道那一戳他看的分明,虽然用上了内力,但是也只是顺手而为,连一分力都没用上,结果竟然直至末柄?这把短刀哪里是什么寻常兵器,分明就是一件极为少见的神兵利器啊。

    再看到那匕首灰黑毫不起眼的样子,一个词顿时在他脑海中蹦了出来:“神器自晦!”

    意识到这点之后,他的心中无比震撼,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道人到底是什么来历?这样的神兵利器竟然说送就送?”

    不过此时他心中的戒备也因此散去了不少,因为他清楚,能拿这样的神兵利器顺手送人的存在,显然不太可能是冲着这几船私盐来的,毫不夸张的说,这四船私盐说不定还不如这把短匕值钱呢。

    不过看着拿着匕首喜不自胜的宋师道,浓烈的悔意顿时席卷而来,他这时才想到,若是自己之前没有这么敏感,说不定这把神兵就是送给自己的了?

    在这个时代,神兵利器在武者的眼里,就象车迷眼中的各种豪华跑车一样,他曾经有这么一个机会,可以得到如此利器,结果却因为一念之差与自己失之交臂了。

    想到这里,他真是捶胸顿足,真恨不得时光倒流,到时候他绝对要把这道人当爷供起来。

    不过心里还有更多的怨气……

    “忠于职守有错吗?”

    “要不要从大侄子那抢过来呢?”

    这一刻,江湖人称银须的宋鲁彻底抛弃节操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