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位面超凡之路 28,脑海一片空白的风清扬

时间:2018-07-07作者:果子狸大魔王

    雷暴在洛阳搞事的时候,岳不群也来到了后山思过崖,他穿着一身青衫,双手背在身后,没有带任何兵器。

    回想起雷暴临走时吩咐的话,岳不群也是微微汗颜,他身为华山派掌门,要不是雷暴提醒,竟然都不知道华山后山还隐藏着一位师门前辈风清扬,这无疑是他失职了。

    因此,这几日他稳固了修为,将先天无形破体剑气磨练的圆润自如之后,便到后山来找风清扬了,如今他实力大增,正是准备大展拳脚的时候,只不过门下弟子都不成器,只靠他一人的话难免独木难支,但是若是有风师叔相助,两位绝顶高手足以压制其他门派了,华山崛起才是真正势不可挡。

    想到这里,他心中火热,随即开口朗声道:“风清扬风师叔可在?弟子岳不群特来拜访!”

    他的声音在内力的作用下远远荡开,不多时,一道青影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视野内,他在山石上纵跳飞跃,几个呼吸便扑到跟前停了下来,却是一个消瘦的老者,正是隐居后山的风清扬。

    岳不群细细辨认,依稀还能从对方脸上看出少许熟悉的影子,他随即躬身施礼道:“弟子岳不群,拜见风师叔!”

    “免了!”风清扬不冷不热的说道:“你来做什么?”

    他是剑宗之人,又一向看不惯岳不群,原剧情中就当着令狐冲的面大骂岳不群迂腐无能,所以他隐居后山这么多年,从没有与岳不群来往过,若不是好奇岳不群怎么知道自己在后山,而且还来见自己,他根本就不会露面。

    岳不群养气功夫十足,丝毫不会因为风清扬的态度动怒,他神色恭敬的说道:“弟子这次来,是来请风师叔归位,重回华山派门墙的!”

    在那一瞬间,风清扬也露出了少许心动之色,但是还是冷笑道:“我是剑宗,你是气宗,我怕回了华山有朝一日就不明不白的被害了!”

    风清扬的话中流露出十足的怨气,不过他有怨气也不是没道理的。

    华山派在剑气之争前,剑气两宗虽然互不相让,但是局势还算稳定,因为剑宗的实力占据了优势,这点从当时华山派还叫做华山剑派就可以看出来了,所以想争正统的气宗不敢打,已经占据优势的剑宗怕损失太大不想打。

    风清扬当时就是华山的第一高手,剑宗能实力领先气宗那么多,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因为他的存在。

    然后气宗就干了一件很不厚道的事情,他们伪造了风清扬家里的书信,伪称让他回家成亲把他骗走了,少了这个第一高手,剑宗的实力与气宗就相差不多了,于是气宗发动了剑气之争,两边大打出手。

    等风清扬发现被骗赶回来的时候,剑气之争已经结束了,剑宗毫无防备大败特败,气宗成了华山派正统,但是也死的只剩下小猫三两只了,岳不群当时只是个幸存下来的普通弟子,结果很快就接任了掌门,就是因为实在没其他合适的人了。

    闹出这样的事,风清扬的心情可想而知,如果他没有被骗走的话,剑宗和气宗也打不起来,就算真打起来,剑宗实力占优好歹还能控制住局面,怎可能演变成如今这样几乎是同归于尽的局面。

    但是不管怎么说,一切都已经晚了,风清扬心灰意冷,虽然那时候气宗剩下的那点人根本挡不住他,但是他还是没有动手,而是选择了退隐江湖,再没和华山派接触过。

    气宗干出这样丢脸的事,风清扬心中的怨恨可想而知,这时候岳不群来邀请他重回华山,他能对岳不群有什么好脸色才怪。

    如果是原剧情的岳不群听到这番话,恐怕立刻就要翻脸了。

    原剧情中,令狐冲初次听闻剑气之争,只是稍微提了一点疑问,便惹得岳不群大发雷霆,那时候岳不群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也是有原因的。

    气宗当初干的事不厚道,可以说是用卑鄙手段夺得了华山掌门的位置,还导致了华山派的衰落,这是根本无法否认的黑历史。

    但是岳不群能做什么?干出这样龌龊事的都是他的长辈,他作为晚辈,还是直接受益者,哪怕知道长辈们干的不厚道,也不得不为他们粉饰,这无关公正与否,完全是立场问题。

    更何况他如今的掌门位置就是这么来的,质疑剑气之争那岂不是质疑他这个掌门来位不正?

    所以他只有拼命的为气宗吹捧,将气宗说成唯一的正统,剑宗是走上了歪路的邪道,但是再怎么粉饰,他自己心里也清楚事实到底是什么,所以他容不得任何人质疑剑气之争,因为任何一点质疑,都等于是对他内心的一次拷问。

    长期如此,剑气之争就已经成了他心中的禁忌了。

    但是现在的岳不群不同了,有了雷暴的搅局,如今他的实力强过以前数倍,而且可以预见日后只会更高,曾经视为心腹大患的嵩山派如今在他眼中已经根本不算什么了,就连曾经视为忌讳的剑气之争,如今再想起来也觉得没什么了。

    长辈手段低劣又如何?又不是我岳不群干的,当年我就是个打酱油的普通弟子,做决定的又不是我岳不群,你要怪也怪不到我头上啊。

    来位不正又如何?以我如今的实力,谁还敢拿这事质疑我?

    这便是现在岳不群的心态,实力强自然信心足,有了足以面对一切困难的实力和信心,曾经难以面对的禁忌,现在回头再看也就仅仅只是些小麻烦了。

    所以听到风清扬的话,岳不群毫不在意,只是哈哈一笑道:“风师叔,当年的先辈们早已仙去,当年的恩怨也早已随之而去了,如今华山派内哪有什么剑宗气宗,大家都是华山派弟子而已!”

    听到这大气豪爽的话,风清扬忽然面色一变,随后厉声喝道:“你是何人?竟然敢易容冒充华山掌门?”

    “师叔何出此言?”岳不群愕然问道。

    “我虽然隐居此处不问世事,但是对华山也多有了解,那岳不群为人迂腐,将剑宗视为洪水猛兽,多次在弟子面前加以诋毁,怎么可能说出这般话来?”风清扬须发皆张,神色愤怒的喝道:“虽然我不喜欢那岳不群,但是他毕竟是华山掌门,你冒充别人倒也罢了,竟然敢在我面前冒充他,真是自寻死路!”

    岳不群顿时嘀笑皆非,眼看风清扬眼中怒火渐盛,随时可能动手,他急忙道:“师叔息怒,弟子确实是岳不群,弟子曾经说过不少蠢话,不过还好雷师叔降世,一番话点醒了弟子,又赐予弟子先天无形破体剑气,让弟子实力提升了数倍,放眼武林几近无敌!”

    他背负双手,意气风发的说道:“我华山没落已久,正是需要锐意进取壮大自身的时候,若是还拘泥于剑气之争,何日才能重振华山?所以弟子才来邀请风师叔重归华山,到时候弟子与师叔联手,定能让华山重登巅峰!”

    风清扬忽然发现,岳不群说的话每一个字他都认得,但是连起来之后他竟然就听不懂了,他愕然问道:“我什么时候有过一个姓雷的师兄弟了?而且那先天无形破体剑气又是什么剑法?为何我就未曾听过?”

    “是弟子没有说清楚!”岳不群歉意一笑,急忙解释道:“雷师叔不是武林人,而是传说中的练气士,师承与我们华山派同为全真教传承,所以论起辈分,弟子要称他一声师叔,而那先天无形破体剑气,是雷师叔为我们华山派独创的功法!”

    说着,他看了看四周,然后并指做剑挥手斩落。

    在那一瞬间,风清扬面色大变,周身寒毛竖立,作为可以说是天下第一的剑法大家,他再清晰不过的感觉到一股锋锐至极的气息随着岳不群的动作,划过十余米的距离斩在旁边的一块巨石上。

    沉闷的轰鸣声响起,这块需要一人合抱粗细的巨石,被拦腰斩做两半,上半截轰轰作响的滑落下来,重重的砸在地上,切口处光滑如镜,就仿佛被最锋利的刀剑切开的一般。

    “这就是先天无形破体剑气!”看着被一分为二的巨石,岳不群无比快意的说道,这样的力量,武林之中谁人可挡?

    风清扬没有说话,他看着地上被分成两半的巨石,脑海中一片空白。

    此时他的心情就和那封不平一样——我才隐居了二十五年而已啊,怎么出来之后,这世道都变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