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位面超凡之路 20,猪队友坑人啊!

时间:2018-07-07作者:果子狸大魔王

    在笑傲江湖这个少林和武当不怎么出场的时代,嵩山派就是势力最强的门派,自然就养成了横行霸道的跋扈性子。

    尤其是嵩山派势力急速扩张,对门下弟子的素质要求放松了许多,难免良莠不齐,而且嵩山派也不是什么好鸟,左冷禅甚至都能干出勾结黑道绿林匪徒,冒充魔教灭人满门的勾当,而且干了不止一次两次。

    有这样行事作风的掌门,上梁不正下梁歪,培养出的弟子是什么样也就可想而知了。

    不过毕竟是名门正派,表面的脸面还是要的,所以对于这个嵩山派弟子来说,真让他动真格的应该还是不敢的,口花花调笑几句,满足一下心里骚动的欲望,应该就是极限了。

    然而这里是古代,是男女之大防极其严格的年代,放到地球社会中连调戏都算不上的这几句话,在这个时代就属于调戏良家妇女了,被当流氓打个半死都是白打,尤其当他调戏的还是天下第一高手,同时还是魔教教主的时候更是如此。

    所以他的话音刚落,眼前红影一闪,东方不败如同鬼魅一般,以肉眼难辨的速度越过雷暴出现在那两个嵩山派弟子面前,出言调笑的那个弟子脸上还挂着轻佻的笑容,直到现在都没有反应过来。

    倒是他旁边的那个嵩山派弟子实力更强一些,他目光中闪烁着惊骇的光芒,厉声喝道:“小……”

    没等他说完,东方不败一甩袍袖,大红的衣袖带着淡淡熏衣香气抽在两人的胸膛上,看似轻柔的衣袖抽在身上,却发出砰砰的沉闷响声,如同重锤一般让那两个嵩山派弟子口鼻喷血的飞跌出去,直落到五六米外。

    东方不败一击之后就没有再动手,身姿摇弋着回到了雷暴身后,雷暴看了那两个嵩山派弟子一眼,发现他们没有死,只是受了重伤,于是诧异的看了东方不败一眼:“贫道还以为你会杀了他们呢!”

    东方不败抬手轻抚脸颊,露出迷醉目光:“仙长有所不知,这还是奴家生平第一次被登徒子调戏呢,真是复杂又新奇的感觉,不过他也是有眼光的,隔着面纱都知道奴家是个美人,看在这点的份上留他一条狗命好了!”

    雷暴嘴角抽搐的回过头去,越发的觉得东方不败变成女人后,整个人的画风都不对了。

    不过回想起之前东方不败动手时的速度,雷暴心中微凛,东方不败刚才展现出的速度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他现在终于可以确认,就算有山寨飞剑在手,两人如果交手的话雷暴的败率起码在八成以上。

    不过还好,东方不败已经被他唬住了,有了阴阳转换的恩情,加上练气士这层虎皮在,两人之间也没有什么利益冲突,相信短时间内她还不至于成为敌人,至于以后那就无所谓了,那时候雷暴都已经离开了。

    越过两个在地上挣扎的嵩山派弟子,雷暴继续前进,心里却在回忆着剧情。

    说到这个剧情,就不得不提起背景故事中的华山剑气相争了,这段典故说起来也简单,无非就是华山派的先辈们吃饱撑着没事干,为了以练剑法为主还是以练内功为主这个无聊的问题争执起来,还分成剑宗和气宗大打出手,双方的狗脑子都打了出来。

    最后剑宗失败,仅存的几人离开华山派隐居,而气宗虽然取胜,成功执掌了华山派,但是也是惨胜,死的就剩下小猫三两只,原本盛极一时的华山派就此没落。

    原剧情中,嵩山派找到了华山剑宗传人封不平和成不忧两个人,于是支持他们来华山派争夺掌门宝座,想用这种办法将华山派掌握在手中,为日后五岳并派打好基础。

    在原剧情中,这段剧情本应发生在令狐冲面壁结束后,也就是数月后,但是因为雷暴的乱入,如今令狐冲没被罚去面壁,也没有在后山学到独孤九剑,这个剧情却不知道为什么提前了。

    本来雷暴并不打算参与这段剧情,因为这段剧情没什么可改变的,就算他不出面,封不平和成不忧也不是岳不群的对手,原剧情中所谓的争夺掌门一战虎头蛇尾的就结束了。

    所以雷暴想在这个剧情中插手改变剧情的地方很少,他总不能站在嵩山派那边,支持封不平夺取掌门位置吧?那样虽然可以大幅度改变剧情,但是雷暴对嵩山派没有一点好感,实在不想看到他们得利。

    不过现在剧情提前,正好让他遇到了,那就不能放过了,想到这里,他加快脚步向山顶进发。

    不多时,雷暴终于到达了华山派山门所在,作为一个已经没落的门派,华山派不算大,四五座大屋依着地势,或高或低的坐落在林间,看起来十分的幽静。

    雷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华山派弟子,不过却听到旁边一间大屋内隐隐传来的争吵声,于是便走了过去,他站在门外不动声色的倾听了片刻之后,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随后推开房门大步走了进去。

    此时大屋内正有十几个人,分成两伙对峙僵持,听到门响,所有人都转头望了过来,看到进来的雷暴,众人顿时面色各异,嵩山派带头的是仙鹤手陆柏,看到雷暴突然出现,他面色顿时大变,忍不住心中叫苦:“该死,他怎么会在这里?”

    “雷道长!”一旁的岳不群也看到了雷暴,他一脸惊喜的叫道,雷暴摆了摆手,示意一会说话,随后目光径直落在陆柏身上,然后淡淡道:“带着你们嵩山派的人走,或者贫道出手,让你们永远留在这里!”

    陆柏的异常脸色难看,雷暴的话简直霸道到极点,我不问你有什么借口和理由,只给你带人滚或者死这两条路走,这样的态度完全就是没把嵩山派放在眼里,想他们嵩山派横行这么多年,向来都只有嵩山派这样待人,什么时候被人这样对待过?

    在那一瞬间,陆柏真有种冲动,想要硬气一把和对方拼了,也让对方知道嵩山派弟子的骨气,但是这个念头刚起,在刘府中纵横交错的那道剑光顿时在脑海中浮现出来,随同一起浮现出来的还有那十几个嵩山派弟子喉间喷血齐刷刷倒下的画面。

    那无比清晰的回忆如同当头泼下的一盆冰水,带来彻骨的寒意,也彻底浇熄了心中刚刚燃起的怒火和勇气。

    “走!”他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了这个字,随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陆师兄,你这是……”一旁的封不平满脸错愕的问道。

    陆柏的脚步稍停,但是还是什么也没说。

    看着陆柏头也不回的走了,封不平等三人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剧情发展不对啊,不是嵩山派支持我们来夺华山掌门宝座吗?怎么这事到临头了,嵩山派自己先痿了?

    看着陆柏远去的背影,封不平等三人心中早已响起了无数遍的“我草”,简直想把嵩山派所有人都钉在小草人上每天扎上几万遍。

    不带这么坑人的啊,当初是你们鼓动我们争夺掌门位置,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你们丫的话都不说一句就跑了,把我们扔在这算什么事?

    虽然封不平等人不是现代人,但是这一刻他们三人脑海中都有同样的认知:“妈蛋,猪队友害人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