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位面超凡之路 13,加入剧情

时间:2018-07-07作者:果子狸大魔王

    内堂内鸦雀无声,空气仿佛都要凝固了一般,坐在内堂的人大多面色不善,但是他们却没有发难的意思,只是将目光投向了主桌。

    虽然他们不满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坐上了首座,但是首座这个位置归谁坐显然不是他们有资格质疑的,有这个资格出面的,除了刘正风这个主人之外,恐怕就只有主桌上那几位掌门了。

    不过华山派掌门岳不群号称君子剑,向来没什么架子,又是一向与人和善的,指望他出面向一个陌生人发难不太现实,因此大部分目光都是落在了天门道人和定逸师太的身上。

    看到周围投来的那些目光,定逸师太皱了皱眉头就要站出来说话,在剧情中她就是一个性子很急的直肠子,遇到什么看不惯的事从来都是张口就说,从不考虑顾及对方脸面什么的,因此她第一个站出来丝毫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不过就在这时,一旁的岳不群忽然叹了口气,然后低声道:“师太若是信得过岳某,这件事就不要管了,那位道长可不是普通人,他坐这首座恐怕真是名副其实!”

    岳不群的声音细若蚊蝇,稍远一点都听不到了,但是旁边的天门道人和定逸师太都不是一般人,自然听的清清楚楚,如今听到他话中有话,定逸师太心中一动,暂时按捺下出头的冲动,同样低声问道:“岳掌门可是认识对方?”

    听到定逸师太的话,天门道人同样望了过来。

    “其实你们也知道的!”岳不群本就打算卖个人情,因此丝毫没有卖关子,他爽快的说道:“这位就是昨天归雁楼上剑斩田伯光,自称山中练气士的那位道人!”

    “是他?”定逸师太和天门道人同时低呼出声。

    和剧情中一样,在田伯光手下重伤而逃的天松道人回去后,一口咬定令狐冲结交田伯光这个淫贼挟持仪琳,那时令狐冲和仪琳还没回来,于是天门道人和定逸师太都杀到华山派这里讨个说法。

    正好那时令狐冲带着仪琳回来,于是归雁楼上雷暴剑斩田伯光的事也就因此传入了他们耳中。

    当然,和那时的岳不群一样,天门道人和定逸师太虽然最后还是相信令狐冲没有勾结田伯光这个淫贼,但是却对飞剑的说法嗤之以鼻,认为纯粹是胡说八道,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如今看到岳不群对这个道人如此推崇,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惊骇,定逸师太不敢置信的问道:“岳掌门如此推崇此人,难道仪琳说的飞剑斩杀之事竟然是真的,不是什么江湖把戏?”

    “飞剑是否真的,岳某也没有亲眼所见,所以不敢断言!”岳不群摇了摇头,瞳孔中露出一丝激动:“但是那位道长来时御风而行,却是岳某亲眼所见,绝对不是什么江湖把戏可以解释的,更不是轻功可以做到的!”

    “御风而行?”定逸师太和天门道人都不淡定了,象鸟儿一样自由飞行向来是人类的最大梦想之一,但是古往今来除了神话故事,从没听说有哪个武林高手可以做到。

    岳不群这时候的信誉还是极好的,两人也相信他不会故意夸大来骗人,这样一来,这御风而行的真实性可靠性顿时大增,即便是两人身为一派之长,平时见惯了风浪,此时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激动与火热。

    这可是御风而行啊,能有如此手段的人,飞剑说不准也是真的,如此神乎其技的手段,哪怕不是仙神之流恐怕也不远了,这让他们怎能不激动?和这个惊人消息相比,谁来坐首座也算个事?再说若是对方真有如此本领,这首座除了他还有谁敢坐?

    一想到这里,饶是两人养气功夫十足,也不由得心痒难耐,只不过到底是名门正派的掌门,还讲究个脸面矜持什么的,因此虽然心中火热,但是在没有合适机会的时候,他们实在拉不下脸主动凑上去。

    只是这三位掌门在这里心痒难耐,旁边等着看热闹的众人却整个人都不好了--------老大们,那道人可是抢了属于你们的首座啊,你们就不管管吗?我们可是等着看热闹呢。

    可惜无论他们有怎样的怨念,此时的三人的心神已经完全被这个不可思议的发现所占据了,根本无暇理会其他了,于是够资格的不愿意出头,剩下的不够资格的没法出头,雷暴坐上首座这件事竟然就这么风平浪静的过去了。

    甚至这反常的一幕连雷暴自己都有些茫然了:“不对啊,这时候不是应该有跳出来让我打脸的龙套吗?你们这样不配合,还让不让人愉快的装逼了?”

    好在金盆洗手的仪式终于开始了,雷暴很快便把这点疑惑抛之脑后了,不过他对开始的这些剧情毫无兴趣,却把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面前的美酒佳肴上了,就连那圣旨来时也只是抬眼看了一眼便不再关心了。

    很快,剧情终于发展到嵩山派人来阻止刘正风金盆洗手,刘正风与他们争论了片刻之后,终于还是决定对左冷禅的命令置之不理,准备强行金盆洗手。

    嵩山派一开始出面的仅仅是几个低级弟子,他们无力阻挡刘正风强行金盆洗手,不过他们也不是没有准备的,一阵叫骂声中,刘正风的弟子家人被推了出来,每个人后面都站着一个手持利刃的嵩山派弟子。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全场顿时哗然,江湖中虽然残酷,但是祸及家人这样的手段还是太酷烈了一些,尤其是使出这一招的竟然还是嵩山派,要知道这可是名门正派,不是被骂成魔教的日月神教,表面的光明还是要的。

    然而嵩山派就是这么干了,从这点来看,嵩山派颇有点“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的风格,他们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完全就是以霸道手段压制四方。

    接下来刘正风要强行金盆洗手,却遭到了从屋顶跳下来的大嵩阳手费彬阻拦,金盆也被费彬一脚踩扁,接着,仙鹤手陆柏和托塔手丁勉随之登场,嵩山派十三太保一下来了三个。

    他们三人的到来也代表着这个剧情进入高潮,费彬随后抛出了刘正风勾结魔教的言论,指责刘正风背叛正道。

    雷暴一直在旁冷眼旁观,其实嵩山派没有证据,刘正风身为衡山派二把手,若是死不承认的话,嵩山派也拿他没办法,但是无奈刘正风简直天真的不象是个老江湖,竟然直接就承认自己与日月神教长老曲洋相识,还说他们是音乐交友,不涉及江湖中事。

    如此天真的言论,不但没有洗脱自身勾结魔教的罪名,还把把柄送到了嵩山派的手上,连原本站在他这一边的宾客们也都没法为他出头了,因此在刘正风拒绝杀死曲洋自证清白之后,即便是他的好友也只能选择站到嵩山派那一边去了。

    看到这里,雷暴知道是时候出面装一波逼了,再继续看热闹的话,一旦剧情发展到双方动起手来,刘正风虽然暂时不会有什么事,但是他的家人弟子就要被杀了,这就有违他的本意了。

    看着对面志得意满的费彬,他缓缓起身,露出无比疑惑的神色:“嵩山派什么时候改行专门做绑肉票的了?”

    大厅内顿时一静,无数双目光投递过来,传递来难以置信的光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