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位面超凡之路 9,剑斩田伯光

时间:2018-07-07作者:果子狸大魔王

    田伯光的刀很快,看过小说的雷暴自然十分清楚这一点,但是他敢站在田伯光面前说这样的话,自然是早有准备的,否则装逼装成了傻逼可就悲催了。

    因此就在田伯光脸上凶光一闪的同时,他轻抚在道袍上的手指微微一动,超凡点化迅速发动,同时赋予了这件道袍一个专长--------坚韧。

    这个世界从未出现过的超凡力量是任何人都没有防备的,因此当田伯光的这一刀斩到他胸口的刹那,点化后的道袍如同活物一般鼓了起来,这一刀斩在上面,顿时发出噗的一声闷响,然后高高弹起,连衣服都没能斩破,更别提伤到雷暴了。

    “好深厚的内力!”看到这一幕,令狐冲倒吸了一口凉气,顿时露出惊骇神色。

    他不懂超凡点化,因此在他看来,这分明是一个实力超强的武林高手将内力运转到极限的表现,内力充盈到能将衣衫撑起,这是何等深厚的内力?

    这已经是近似于护体罡气一般的手段了,哪怕是他的师父,华山派掌门岳不群精修了几十年的紫霞神功,也没有如此深厚的内力,这道人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怎么会有如此深厚的内力?

    难道对方脸上看得嫩,实际上是返老还童的老妖怪?令狐冲神色呆滞,脑海中闪过一个个荒诞的猜测。

    令狐冲事不关己,所以还有闲心胡思乱想,但是作为当事人的田伯光就是另一个感受了。

    当看到自己那一刀竟然被对方的衣服弹回,连这件道袍都砍不破之后,田伯光的脑海中便嗡的一声,仿佛被一道雷劈中了一般,整个人都简直日了狗了。

    夭寿啊,你说你这样一个内力深厚的绝顶高手没事扮普通人玩什么?你这不是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吗?你有这样实力早点拿出来,老子早就装孙子跑路了,哪里会落到如今这地步?

    抱着这样的怨念,他一脚踢在面前的长凳上,粗重的长凳带着呼啸风声向雷暴撞去,而他则毫不犹豫的抽身急退,不过这时他忽然看到旁边吓呆了的仪琳,心中顿时一荡,随即一把抓在仪琳的肩膀上:“小美人,随田某一起走吧!”

    仪琳惊呼了一声,身体却不由自主的随田伯光一同飞起,向窗户撞去。

    “给我把人放下!”令狐冲大怒拔剑,长剑抖出数道剑花,笼罩了田伯光上半身,但是田伯光哪怕带着一个人也速度快的惊人,还没等这些剑光落下,他已经如同一道青烟一般脱离了剑光笼罩的范围。

    “你想走,可曾问过贫道的意见?”

    就在这时,雷暴的声音传了过来,一旁的令狐冲只觉得眼前一亮,一道剑光绽放出耀眼光芒,充斥了整个视野,眼前除了那明亮的剑光之外,几乎再看不到别的了。

    迎面砸来的长凳如同豆腐一般,无声无息的被斩做两半,剑光在空中一转,从田伯光身上一扫而过,血光迸射之间,田伯光闷哼出声,撞向窗户的身体如同石头一般坠落下来,被他抓在手中的仪琳惊呼一声,从他身边滚到了一旁。

    这道剑光在空中盘旋一圈,如同活物一般飞了回来,落入雷暴手中,这时令狐冲才看到,那是一把巴掌长,没有剑柄的小剑,剑身透亮滴血不沾。

    “飞……飞剑?”他顿时愣住了,几乎怀疑自己还在梦中,怎么可能有飞剑这种东西?

    “飞剑?”

    “是仙人下凡啊!”

    原本寂静的二楼在这一刻爆发了,二楼的食客们大多都是武林人士,之前看到田伯光斩杀泰山派的人,他们或是畏惧田伯光,或是不想卷入麻烦,都选择了静观其变,但是如今看到落入雷暴掌中的飞剑,所有人都沸腾了。

    向来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仙人出现在眼前,这叫什么?这叫碰仙缘啊,谁不想凑上去沾点仙气?若是运气好被仙人看上,哪怕是拜在仙人门下做个仆役,都是天大的幸事啊,日后说不定也能有长生的机会,这样的诱惑让他们怎么忍得住?

    “呱噪!”眼看场面就要失控,雷暴冷哼出声,他环顾四周,双目之中神光迸射,周围那些群情激昂的食客们与他的目光一触,顿时感觉仿佛一盆冰水当头泼落,有种无法形容的沉重威压笼罩全身,让他们顿时为之颤栗。

    周围的食客中不乏好手,但是无论实力高低,在这道目光下就像是遇到饥饿猛虎的孩童一般,全身都在恐惧下完全僵硬了,就连体内的内力都凝固住了,彻底的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这就是仙人之威吗?仅仅是目光也让人难以承受?”所有人心中顿时骇然,不少人惊的面色大变。

    “贫道不是仙人,只是山中一练气士而已!”看到众人安静下来,雷暴散去眼中神光淡淡说道,心中也暗自松了口气,若不是他反应快,立刻花费1点源力模拟出近似龙威一般的威压,恐怕场面就要失控了。

    不是仙人?

    众人顿时微微失望,但是很快便振作起来了,哪怕不是仙人,只凭这一手飞剑之术也够了,若是能学到这飞剑之术,天下之大何处去不得?可比那飘渺的长生现实多了。

    想到这里,众人不但没有失望,反而越发期待起来,只是有了刚才的教训之后,他们也知道眼前这位存在不喜喧闹,因此也都乖乖保持着安静。

    雷暴没有再管这些人,他转向田伯光道:“你还有何遗言?”

    听到他的话,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田伯光,这时他们才看到田伯光双腿齐根斩落,之前抓着仪琳的那只手也被斩掉,更让在场众人震惊的是,田伯光的裤裆处还有大团血污,竟然是被阉了。

    看到这里,周围传来一阵牙疼般的吸气声,不少人不自然的夹了夹腿。

    离田伯光不远的令狐冲忍不住后退了半步,心中一阵冰凉,田伯光刚才瞬杀迟百城,坐在椅上不起身,二十余招重创泰山派天松道人,那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就连自己身为华山派大弟子,却也万万不是他的对手。

    但是这样一个人物,如此的实力,竟然照面之间便成了如今这死狗一般的样子,难道那道人真的是传说中的剑仙?否则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实力?

    这时,田伯光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他倒也硬气,受到如此重创,虽然疼的满头冷汗,却紧咬着牙不肯叫出声来,只是看到不远处的令狐冲,这才挤出一丝笑容,低声道:“令狐兄,我是废了,麻烦令狐兄给我一个痛快!”

    听到这句话,看到田伯光的惨状,令狐冲咬紧牙关,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冲头顶,他忽然回过身去,盯着雷暴说道:“道长的手段未免太狠辣了吧?杀人不过头点地,这样折磨人过分了吧?”

    话音刚落,周围顿时一片死寂,周围的食客们都不敢置信的望着令狐冲,几乎以为他是失心疯了,否则怎么敢这样质问一位仙神般的人物?

    在这一片死寂中,令狐冲却毫无惧色,只是盯着雷暴一动不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