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一百六十七章 歪 打 正 着

时间:2021-04-27作者:言归正传

    www..,最快更新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北野,好安静。

    自灭宗出发不过九天八夜,由霄剑道人催动法器,穿过大半人域、西海、大荒西北域,吴妄总算在一个月夜,看到了久违的北野之地。

    扁平状的飞梭如一只大号的蝙蝠,悄无声息钻入北野西境的那片荒漠。

    吴妄让霄剑道人放慢行程,仔细感应北野边缘之地的变化。

    此时的安宁,仿佛有些不太真切。

    西海上的波涛声似乎还在耳旁,灵山十巫与西野诸小神的斗法,波及到了西海大片区域;

    他们路过时尽量走在高空,自是小心翼翼,避免被卷入西海之滨的乱战,那里有数十个大小不一的战局,绝大部分区域都是在对峙。

    遇到这般情形,吴妄自是要问一句,人域与灵山十巫为何不联手。

    霄剑道人给出的答案,却让吴妄有些错愕。

    ‘灵山十巫其实原本也是天宫一脉的神灵,但不知发生了什么,他们被贬出天宫,以巫自称,是十个实力中流的神灵。’

    感情,此时在西野打个不停的双方,本就是一家。

    这些消息自是难以在百族流传的典籍上看到,属于人域在天宫中打探出的机密。

    “北野这般地广人稀吗?”

    飞梭中,玄女宗的天仙轻声问着,“仙识扫过各处,仅能见草木充沛之地有些帐篷。”

    “这里是北野之西,是北野较为荒僻之地,再向内数千里就会出现大片的帐篷了。”

    吴妄笑了笑,解释道:

    “北野人口和各氏族的实力,其实都被压制在了一个中等的水准。

    这里没有城镇,就算是大氏族的王庭,大半也会依据水草变化而不断迁徙,势力和势力范围的界限也有些模糊。

    我们熊抱族也是近些年才安顿下来,有了较为稳固的地盘和边界。

    不过,氏族只要再向前发展一步,明显超越了其它氏族,就会出现星神赐福。”

    泠小岚纳闷道:“赐福?”

    “不错,赐福,”吴妄轻轻叹息,目光略有些复杂。

    林素轻在旁开口,描述了熊抱族承接星神赐福的情形,几位人域来的修士各自有些沉默。

    吴妄道:“非人域之地,骨子里都是一样的,神并不允许百族脱离自己的控制。北野情况好些,其实也是因星神一直在沉睡。”

    霄剑道人目中带着几分忧虑,却并未多说什么。

    泠小岚却道:“西野女子国,东海雨师妾国,还有北野的星神赐福……百族为何不能联合起来?”

    “天宫如何会允?”

    吴妄笑道:

    “北野是星神设下枷锁,不允许百族挣开这个枷锁,规矩是定死的,还有可喘息之机。

    北野之外、天宫统治最为严酷之地,只需对百族进行分化,强者给予优待、强者必须为天宫所用,就能轻易让这些强者,成为天宫统治百族的工具……”

    “有凶兽。”

    霄剑道人突然开口,目光如电地看向下方某处沙丘:“数万年份的凶兽,气息覆盖此地数千里之地,藏在地底一动不动!”

    吴妄正色道:“某种意义上,栖息在地广人稀之地的它们也是北野的屏障,北野边界附近的凶兽就让它们留下来吧。”

    “善。”

    霄剑道人赞叹道:

    “只是有些感慨,人域已多少年没有万年之上的凶兽了?边境的凶兽潮,最多就是被催熟的数百年岁凶兽。”

    吴妄笑道:“北野的兽核贸易,也是一笔大买卖。”

    说话间,飞梭之下飞过一群黑影,却是数十只翼展数丈的凶禽展翅飞过。

    众人不由得将仙识散开,仔细观察各处。

    这片荒漠中藏了不少凶兽的痕迹,有时只是隔了十多里,就能见到两只种族的数千年寿岁凶兽。

    如此走走看看、前行半夜,已是到了北野人口聚集的中部区域。

    天还没亮,已能听见大地的轰鸣声。

    飞梭划过的蔚蓝天穹下,大批骑着?疏兽的深目族族人,在围猎一群孟榴兽,各处带起了漫天烟尘。

    霄剑道人感慨道:“天高地阔,何其壮观,身处此地只觉得道心都变得空旷舒畅了许多。”

    林素轻笑道:“前辈,这里还不算太热闹呢。”

    “咱们避开前方那片山脉,”吴妄突然开口,“那里是深目族日祭的居住之所,咱们不宜打扰。”

    霄剑道人立刻调整飞梭方位。

    许是近乡情怯,又似是因心底担忧挂念,吴妄道心越发不安宁了起来。

    他尝试着打坐静心,让林素轻在抵达熊抱族领地后喊醒自己,但闭上眼不过片刻,又睁开眼朝外面看几眼。

    霄剑道人见状,也将飞梭再次提速,不再多去看外围风景。

    过不知多久,飞梭突然停下。

    吴妄只听林素轻在耳旁说着:“少主快看,是熊抱族的巨狼骑!”

    “哪呢?”

    吴妄立刻跳了起来,脑壳撞在飞梭顶都不觉失态。

    下方的大地上,数千巨狼骑呼啸,朝着西面奔驰,其上还有数十只珍贵的巨蝠盘旋。

    在那巨狼骑最前方,有个雄壮的身影扛着一面凶兽皮缝制的大旗,旗上写了个大大的‘霸’字,颇为显眼。

    “哈哈哈哈!”

    吴妄不知为何就笑出声来,道一声:“各位暂时不要现身,我去跟他们会合!是熊三将军来接我了!”

    言罢,吴妄冲出飞梭,背后张开星光双翼,扯开身上的长袍,披上了雪白披风。

    长啸开路,狼群呼啸不断。

    吴妄自空中飞驰而下,下方众狼骑立刻变幻战阵,朝左右迂回包抄,在草原上圈出了一个直径数里的圆圈。

    “少主!”

    熊三将军虎目泛红,扯着嗓子吼了声,震的云雾崩散,吓的鸟兽胆颤。

    一时间,数千人齐齐高呼“少主”,草原各处吼声不断。

    他们来路接连升起道道彩色的狼烟,一根根笔直的狼烟,就宛若回家的路标,为吴妄指引方向。

    吴妄自空中跳下,还未来得及说话,就被熊三将军扑过来抱住。

    “少主你可回来了少主!想死老三我了!哈哈哈哈!快,快让我看看,少主瘦了,瘦了瘦了!”

    吴妄忙问:“熊三将军,我爹可安好?”

    “都好着呢,大家都担心你,咱们这能有啥问题?”

    熊三将军叹道:

    “少主您别出去了,外面哪有咱们家里好!

    快,咱们去找首领,首领刚好就在西面边界巡视,这里还是别家的地界,咱们进的有点深了!

    少主,你车架也带来了!”

    嗷呜——

    狼嚎声自天边传来,六皮浑身雪白、一人多高的巨狼疾驰而来,其后车架上的皮子、软垫、装饰,此刻都焕新了些。

    少顷,数千狼骑已调整好护卫阵势,车架也已停在吴妄面前。

    抖一抖兽皮斗篷,取出幼兽头骨做就的面具给自己戴上,吴妄抬手拍了拍车架的扶手,翻身跳到软垫上。

    身子一歪、双手一搭、脚丫一翘,嘴角自发上扬,眼底满是惬意。

    “回营。”

    巨狼呼啸,风沙漫卷,狼上骑兵一时间嗷嗷乱叫。

    与此同时,数百里外的熊抱族首领大军驻扎地,居中的大帐中。

    “报——首领!熊三将军已接到少主!”

    帐内一群老将齐声欢呼,那几名随军的祭祀老奶奶激动不已。

    “淡定。”

    熊悍淡定地坐在主位,这雄壮的汉子并未显苍老,方正的面容上反而多了几分睿智与成熟之感。

    他示意传令兵下去,缓声道:

    “他回来就回来,你们激动个什么?他去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了吗?还是去做什么拯救百族的贡献了?

    没别的事了吗?都在这聚着?晚上举办晚宴再来。”

    一名老祭祀用气声提醒道:“族长,倒了……”

    “什么倒了?”

    熊悍眼一瞪:“怎么?我儿子的地位,难道还在他老子我之上了?倒什么了?”

    “您的书卷拿倒了。”

    熊悍:……

    “这!”

    “哈、咳,哈哈哈!”

    一名老将没忍住,大帐内很快响起了愉快地欢笑。

    ……

    中界,天宫,那云海之巅的宫殿中。

    一名名肤色、瞳色各异的百族美貌女子,正在那散发着氤氲宝光的池边安静坐、躺。

    在宫殿最深处,一袭白裙的少司命端着一面镜子,镜内时不时划过一道光芒,那光芒中承载了不知多少讯息,被她纳入心底。

    殿外有金色神光闪烁。

    殿内数百女子无声无息地飘去了两侧,虔诚地跪伏、趴伏,迎接着自外而来的大司命。

    今日的大司命,表情略有些冷寒,连带着大殿内似乎都变得有些压抑。

    他背着手走到少司命面前,随手凝出一只座椅,淡定地坐了上去,问道:

    “你此前去东海点化新神时,夺了一名黑乌神将生育之权?”

    “嗯,”少司命头也不抬,淡然道:“怎了?”

    “哼!”

    大司命道:“他父亲是黑乌军的副统领,赶来天宫奏了你一本,说你滥用陛下赐予的神权。”

    少司命略微抬头:“然后?”

    大司命淡然道:“我以他们侮辱天宫正神之名,把他们一家融了填补神池所缺,并告诉他们,这才是滥用神权。”

    “那你将此事告我作甚?”

    少司命略有些不满,继续在镜子中捕捉流光,还不忘吐槽一句:

    “你越发无趣了。”

    “这一前一后,就没有那种反差感吗?”

    大司命摸着下巴嘀咕了几句,眼底略微有些不解。

    少司命问:“可是有什么让你不满之事?你来时的面色,倒是几万年都不曾如此了。”

    “唉,”大司命叹道,“这事本不该对你说,免得你烦心。”

    少司命淡然道:“那你就别说了。”

    “说一说也是无妨的。”

    大司命在大殿角落摄来了一壶美酒,自饮自酌,叹道:

    “还不是那些冥顽不灵之辈,说什么星神于神战居功甚伟,若无星神就无如今之局面,按当年众神之约,咱们不能随意踏入北野。

    北野三次血夜,各部族之间竟平稳毫无战事。”

    少司命道:“你不是已派人去查了吗?”

    “毫无效果。”

    大司命目中划过少许精光,冷然道:

    “星神教的圣星使就是北野原本的日祭,我们现在都无法确定,这星神教是否是星神大人的布置。

    若是星神大人的布置,自不必多担心,星神大人不过是让自身更稳固些。

    若不是星神大人的布置,而是七日祭自行决断搭建的星神教,可就不太妙了。”

    少司命将铜镜扣住,秀眉轻蹙。

    “你莫非怀疑,又有生灵篡神?”

    “篡神倒是不至于,日祭的实力来自于星神大人,如何以下犯上?”

    大司命道:“最应该令你我担心的,是星神大人伤势无法愈合,自身撑不住……”

    少司命又问:“星辰大道如何?”

    “怪就怪在这,星辰大道十分稳定,神池中的星辰大道投影也没有任何异状,完全没有神陨前大道崩解的迹象。”

    大司命将樽中酒一饮而尽,继续道:

    “关于星神大人之事,越想越觉得此间充满了蹊跷。

    陛下虽然没有明示,但陛下昨日问我这般一句……众神合议之庭,星神是不是缺席太久了。

    陛下有可能是对星神大人不满,也有可能,也是在担心星神大人。

    但不管哪般可能,咱们去试探星神大人,都符合陛下所想。

    咱们当真不能再等了,对人域动手就缺一个时机,这时机随时可到。”

    少司命沉吟一二,喃喃道:“我此前放走了那大浪族的少主兄妹,仔细想来,也是颇有些问题。”

    “妹,你说咱们该如何试探才妥当?”

    “可直接造访星空神殿。”

    “不,这太简单,”大司命抬起一根手指来回摇晃,“非但查不出什么,还容易打草惊蛇,我有一计!”

    “哼,有计策还问我。”

    少司命端起铜镜继续‘看书’。

    大司命讪笑了两声,不管少司命想不想听,就开始讲述自己那已经准备完善、天衣无缝、不可能毫无所得的试探计策。

    毕竟这事,还是要少司命去跑腿。

    星神就算到时会发怒,也不会将火撒在一名这么可爱的女神身上……

    吧。

    ……

    北野,熊抱族边境。

    大军驻扎的营地灯火通明,一名名强壮的男男女女载歌载舞、摔跤呼喝。

    此地的聚会,与王庭的聚会颇为不同。

    没有那些无忧无虑的少女,没有那些嘴角一直带笑的老人;

    毕竟这里驻扎的,是跟随首领熊悍巡查各处的精锐,都是年富力强的熊抱族人。

    饶是如此,这般热闹的聚会,也让初次来北野的霄剑道人连说开了眼界。

    大帐中,熊悍与吴妄坐在主位后,与各位将军、祭祀对饮。

    林素轻已赶来服侍;

    而泠小岚是受不得这般场面的,只能躲在高空中的飞梭内,与其他三位高手为伴。

    熊悍与吴妄之间,并没能热切地交谈起来。

    吴妄拿出了自己刚编的真经,熊悍只是‘嗯’了一声,将真经接过。

    这么多人在场,熊悍也不方便问吴妄这几年去了何处,憋了半天才若无其事地道:

    “在外面,财物够用吗?”

    “够,都够的,”吴妄答话也莫名有些紧张。

    “还要出去?”

    熊悍如此问了句。

    “应该是,”吴妄道,“回来只是想确定一两件事,让孩儿能安心下来……寻到的真经,并不完整。”

    “嗯,那就在家多住一段时日,”熊悍道,“记得多陪陪你娘。”

    吴妄隐隐感觉到,父亲对自己去修仙有些不满,但这份不满忍着并未发作。

    “好。”

    星空神殿,注视着这一幕的苍雪微微摇头。

    父子俩这口是心非的模样,又好笑、又头疼。

    又过半天,吴妄带着林素轻回了飞梭,熊悍带着队伍回了王庭。

    吴妄并未多耽误,让霄剑道人驾驭飞梭直奔熊抱族境内大雪山。

    不只是担心天宫发难,还有诸多事,他要跟母亲当面去谈一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