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一百六十三章 宗主,丢了!

时间:2021-04-27作者:言归正传

    www..,最快更新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吴妄今天突然明白了,为何人域高手对乾坤之道情有独钟。

    逃命时,乾坤大道的神通是真的好用!

    霄剑道人以剑道御空,锋锐的剑道划过天地,本已是颇为迅疾;大长老又以乾坤大道加持三人身周,使乾坤扭曲,让御空之速暴增数成。

    那堂堂少司命,天宫能臣,竟一时没能跟上他们三人!

    少司命追出千里后、身形轻轻闪烁,直接回溯到了那只大蟹附近。

    她注视着那青衣女子化作的灰色烟雾,目中神光轻轻闪烁,那青衣女子再次现身。

    少司命其实并不擅斗法,主管的是天地间的生灵子嗣传承之事,从上次去人域交涉就能看出,她走的应该是‘文官’路子。

    更何况,天宫之敌也用不到她出手扫平,便是人域的仇恨簿上,也鲜少有少司命出手的记载。

    其实吴妄今日也没想到,必然会现身的神灵,竟是这位少司命……

    ‘天宫也用人紧张了?’

    海底某处海沟的岩峰中,大长老布置的伪装结界内;

    此刻,吴妄、霄剑道人、大长老,各自有些紧张地看着云镜内的情形。

    他们并未离开太远,逃了一阵之后,又立刻由海底遁回巨蟹附近。

    刑天和他师父正与大蟹缠斗在一起,刑天此刻正爬到大蟹的蟹钳之上,使出北野绝技‘老拳乱锤’,打的那巨蟹……毫无反应。

    甚至,巨蟹瞧着钳上的这个小黑点,拿起落下鳌钳的动作都温柔了些许。

    刑天之师此刻也回过神来,趁着那少司命此前并未注意到他,开始隐藏气息、躲入大螃蟹侧旁阴影,注视着刑天的背影。

    “宗主,接下来如何行事?”

    大长老低声问着,目光一直落在那少司命身上,此刻总有无法掩下的战意。

    吴妄没有回答,依旧是在整理思路。

    不多时,他问:“林祈和泠仙子他们走远了吗?”

    “已到了安全之地,”霄剑道人笑骂,“无妄你让他们向南撤退,他们是撒丫就跑,速度比来的时候还要快很多。

    四海阁的探子,与仁皇阁此前追踪巨蟹的几名天仙,都已被接上了,不必担心他们。”

    “嗯,”无妄答应了声,继续注视着眼前云镜。

    那少司命自空中走下,却是看都不看刑天与他老师一眼,只是凝视着那名青衣女子。

    此刻,霄剑道人也问:

    “无妄,咱们此前为何要突然现身,还只能打伤十日而不能斩它们一二?

    这十日,在贫道的感觉中,实力并不算太强,平日里应当是有重宝护持。”

    吴妄:……

    这怎么说?

    难不成说真要宰一两只太阳,就相当于撼动天宫体系的根本,直接引发天人大战?

    以后人域若重点培养、好好扶持那个叫大羿的小伙子,十日何足畏惧?

    “对付十日的时机未到。”

    吴妄故作高深地道了句,继续借云镜注视少司命与青衣女子的身影。

    刑天老哥将那些雨师妾古国的壁画传回来时,他们都已经弄懂了雨师妾古国发生过何事,搞清楚了这场灾祸源于何处。

    祸起天宫。

    此前,吴妄他们突然出手打伤十日、引走少司命,而非在暗中躲藏、静待时机,其实也是无奈之举。

    这已算是他们急中生智,在没路的沼泽中想硬趟出一条路。

    当吴妄发现,雨师妾古国决定举行十日之祭,已差不多推算出了后面的局面:

    【代表了雨师妾古国对天宫的完全臣服,以牺牲一名族人表达自己的忠心,其后必然会有神灵降临,来解决巨蟹的灾厄。

    十日之祭顺利发动后,十日现身炙烤那少女,那名少女产生的‘怨力’让青衣女子愤怒,巨蟹立刻发动海啸要淹没雨师妾古国。

    天宫之神大概率会在最危急时刻现身,彰显神力,让雨师妾这般女巫之国,在绝望之中再次归顺。

    一场完美的神灵表演。】

    这般情形下,吴妄就必须尝试解决两个棘手的难题。

    第一,怎么在巨蟹口中将小古朵他们救出来?

    这显然是要依靠天宫之神的手段。

    第二,天宫若是发现人域天仙与北野大浪族少主同行,且前者在护持后者,必然会得出北野和人域联合的判断。

    北野必然会有大麻烦。

    这时,刑天又脾气上头,不管不顾要去砍了巨蟹;其师加倍上头,要跟刑天一同砍蟹。

    吴妄当时心底感慨了声:‘刑天老师的北野血脉怎么感觉比老哥还浓厚。’

    随之便蹦出了第四策——分头行动!

    此分头非针对大荒未来某战神的脑袋。

    当然,这计划说起来简单,操作起来十分复杂,还有个致命漏洞——刑天自身已没有了星神洗礼之力。

    后面的事情,果然如吴妄所推断的在发展,但最让吴妄等人意外的是,现身的竟会是少司命这般强神。

    一时间,事情变得更为复杂。

    想凭三名超凡境高手解决少司命,那无异于痴人说梦;哪怕少司命不擅斗法,也非霄剑、大长老、刑天老师三人可对付的。

    少司命也不是傻子,想骗过少司命绝非易事,对刑天师徒的演技是个绝强的挑战。

    霄剑道人对十日打出去的一剑,三人主动现身,而后逃窜,都是吴妄算计好的,不过是做戏给少司命看,且分散少司命注意力。

    但吴妄必须承认,这计划中,几乎都是赌的成分。

    他必须赌——对于少司命而言,青衣怪物很可能颇为重要,如此,少司命不会对他们三人穷追猛打。

    他更要赌,刑天能应付得了这般局面。

    到此刻,第四策进行到了一半,吴妄信心大增。

    无他,大长老和霄剑道人逃起来丢给少司命的背影,实在是太帅了!

    论逃命,血手魔尊谁也不虚!

    大长老在旁传声道:“宗主,咱们不如试试能不能把这少司命……做掉。”

    吴妄看着大长老,一把年纪了怎么还如此满腔热血。

    霄剑道人笑道:“少司命可不是咱们能对付的,最少也要家师那般高手前来,无妄,咱们接下来作甚?”

    吴妄凝视着云镜中少司命和青衣女子的身影,低声道:

    “稍后做好准备,只要巨蟹将小古朵他们放出来,咱们立刻出手,救了人便逃命,道兄可有能装人的法宝?”

    “这倒是没带。”

    “没事,我带了。”

    吴妄自袖中取出几只棕色的皮袋,塞到了大长老和霄剑道人的手中。

    “机会只有一次,时机也必须把握准确。”

    大长老和霄剑道人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霄剑道人看着法宝袋上的“长玉”二字,突然皱眉道了句:“这不是库房说,凭空少了的那批第四总殿的赃物?怎么会……”

    大长老哼了声:“殿主的事,能叫偷吗?道友注意措辞。”

    霄剑道人忙道:“这个,我就是问问,随便问问,绝对没说殿主贪墨之类的话语。”

    吴妄:……

    总觉得这两个老前辈在内涵他,并且他们还有确凿的证据!

    “咱们商量下如何出手。”

    当下,三人躲在那处海沟中开始嘀嘀咕咕。

    说的是如此如此,道的是这般这般。

    不多时,救人的具体步骤,就在他们的商量中成型。

    霄剑道人有些担心:“问题是,刑天能在少司命手中要人吗?若他被少司命识破,在修行人域修行法,又该如何?”

    “此时只能选择相信刑天老哥。”

    吴妄如此说着,心底却也是各种嘀咕。

    此前刑天一眼就被雨师妾古国长老看破了,他被少司命识破的几率,其实接近十成。

    但,这已是无法规避的风险,只能看刑天如何发挥。

    毕竟这是能与天帝争锋的猛人,本身应当也有自己的命格在,被天帝砍掉脑袋前,应该不会出事……

    这件事给吴妄留下的操作空间,本就十分狭小。

    此刻那云镜所显:

    少司命正围着那青衣女子不断漫步。

    后者跌坐在巨蟹的背上,浑身都在轻轻颤抖,身体也似乎随时会崩溃。

    吴妄他们听不见少司命在说什么,但能看出,两者似乎正在交涉。

    夜色下,雨师妾古国归于宁静,那名躺在了土塔顶端的少女颇为凄惨,却依旧有一丝丝气息。

    正此时!

    巨蟹背上跳去了一只黑点,砸落在了少司命和青衣女子附近,正是刑天。

    少司命眉头轻蹙,对青衣女子点出一指,一抹白光将这青衣女子完全包裹。

    她略微扭头看向刑天,冷然道:“尔为何人?”

    “北野大浪族,刑天!”

    刑天那粗犷的嗓音带着几分未曾散去的愤怒,这九尺壮汉向前迈出一步,对少司命伸出大手,喊道:“将我妹妹还给我!”

    “哼!”

    少司命一声冷哼,那肉眼可见的波痕自她脚下划过,刑天雄壮的身躯如遭重击,止不住的后退。

    但刑天低吼着,挣扎着。

    那道推着他后退的波痕,在他退出数十丈后,终于被他撞碎。

    刑天再次迈步向前,定声道:“将我妹妹还给我!她被你的巨蟹吞了!”

    少司命转过身来,左手背负在身后,右手端在身前,虽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却有种说不出的典雅美观。

    她看向刑天,冷然道:“无礼之徒,莫非连个请字都不会吗?”

    刑天一怔,凝视着少司命,慢慢低下头、左手抬起抚在心口的位置,低声道:“请,将我妹妹还给我!”

    “退下吧,吾曾受星神大人恩德,不想与你们北野之人追究。”

    少司命淡然说着,手指对着巨蟹一点,这巨蟹低头张开大嘴,咕呱叫了两声,口中喷出一道道流光。

    刑天见状狂喜,对少司命拱手道了声谢,转身朝巨蟹边缘跑去。

    还好,这巨蟹比此前身躯缩小了数十倍,不然刑天也着实要跑个半天。

    那些流光化作了一名名昏迷的身影,静静飘浮在海上,粗略计算竟有上千人之多,绝大多数都是皮肤黝黑的雨师妾国人。

    少司命只是瞧了一眼,似觉得有些污秽,并未多看。

    此刻,吴妄隔着云镜凝视着少司命的背影,手心都有些冒汗。

    她的背影有一种浑然天成的美感,身周散发的神力将她衬的宛若一朵盛开的水仙。

    突然!

    少司命转过身来,双目中划过一抹神光,锁定在了刑天的背影上。

    “站住。”

    刑天动作僵硬地停在原处,喉结微微颤抖,却扭头看向了少司命。

    少司命冷然问:“你身上,为何没有星神大人的印记。”

    她甚至没有那有些拗口的‘吾’‘尔’之称,直接用了稍显浅白的话语。

    刑天嘴角轻轻颤抖,却只是望着少司命。

    海沟中的大长老大袖一挥,将吴妄装入了一只宝袋、收入了袖中最稳固之处,与霄剑道人立刻摸向巨蟹的位置。

    ——这是他们此前商量好的,吴妄此时没有面对少司命的实力,若将吴妄扔在某处,稍后恐怕来不及带上,容易横生枝节,倒不如由大长老和霄剑道人随身带着吴妄。

    反正接下来该如何出手,两人都已是心里有数。

    巨蟹下方不远处,刑天的老师握紧了铁棒,却极力地隐藏气息,随时准备暴起发难。

    “我问你,你身上为何没有星神大人的印记。”

    少司命身周散发出浓烈的威压,刑天已是下意识后退半步。

    “你的力量,从何而来?”

    “唉。”

    刑天突然叹了口气,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掌,注视着自己的掌纹。

    他虎目泛红,带着少许无奈,低声道:“我其实,是大浪族的前任少主。”

    少司命已要爆发的神力,此刻凝聚了些。

    刑天低声道:“我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被星神收回了给予我的赐福,我知道,我背负着不可饶恕的罪孽,也知道,我无颜面对为我花费了无数心血的父亲。

    我听闻妹妹出事,不顾一切赶来了此地,哪怕是用我的命去换她的命,也足够了。

    她,是我们大浪族今后的首领啊。”

    言罢,刑天看向少司命,那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几分难言的苦楚。

    “带你妹妹走吧。”

    少司命转过身,走去那青衣女子身旁,收起那一抹白光,继续注视着那青衣女子。

    刑天叹了口气,这次也不敢露出喜色,转身踏步而去,跑了片刻,方才一跃而起,几次起跃落去了海水中。

    北野锻体与人域体修虽本质不同,但表现出来的形式十分接近——增强身躯战力。

    少司命若拿下刑天,探查刑天体内的情形,自是能一眼看出问题。

    但对于少司命而言,真要对刑天出手,只会是拍死刑天而非拿下刑天。

    此刻,藏于海水中的大长老与霄剑道人对视一眼,继续潜伏于海底。

    大长老摸了摸袖中装有宗主的口袋,将它藏的更靠内了些。

    刑天在海面上跳来蹦去,那只大蟹两只向外突的眼睛略微摇晃,想看刑天在做什么。

    不多时,刑天在最边缘位置,找到了昏迷不醒的小古朵和几名人域天仙,以及那一行北野女战士。

    刑天也不敢将她们喊醒,倒也是难得机智了一次,找到一条绳索,将这些女战士的胳膊捆缚起来,又将小古朵扛在肩上。

    刑天扭头喊了句:“浪步将军,还不过来帮我下。”

    刑天的老师眨眨眼,立刻答应一声,跳到刑天身旁,将那绳索一端拽在身上。

    当下,这师徒俩踏波而行,在海面上疾驰而去。

    那几名人域天仙,还静静漂浮在海绵上,身上缠绕着一缕缕水蓝色的光芒。

    大长老与霄剑道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他们眼底的为难。

    这些飘浮在海上、被巨蟹吐出来的‘俘虏’中,还有不少人域商队的凡人、小修,数量在数十人左右。

    但这两位超凡都非婆妈之人,很快就定下了计策。

    救走那几名天仙,这对人域而言损失最小。

    巨蟹背上,少司命指尖绽放出微弱的白光,对那青衣女子额头点去。

    青衣女子颤抖着向后躲避,口中发出一声声尖啸。

    “过来。”

    少司命淡然说着,指尖白光越发明亮,她在步步紧逼。

    青衣女子突然低吼一声,浑身出现蛛网般的裂痕,宛若一只打碎后黏起的瓷器。

    就在这时,悄悄的、慢慢的,在那平静的海水中,在那巨蟹好奇地注视下,那数名昏迷的天仙高手,毫无声息地朝海水之下缓缓沉去。

    蟹背上,少司命闭上眼、吸了口气,指尖白光爆发,又将那即将裂开的青衣女子束缚在原地。

    这些人域高手……

    这些人域的井底之蛙!

    当她看不到那几名天仙,当她感受不到天地间出现的微弱波动吗!

    她骤然转身,身形一闪冲向海面。

    海水中立刻闪出一道剑芒,此剑芒之锋锐,迫的少司命下意识朝着侧旁挪出数百丈躲避!

    霄剑道人身形冲出海水,手中宝袋一张,将那数名天仙纳入宝袋、塞入袖中。

    少司命翻手摁压,乾坤凝滞、天地息声,天地间竟化出数百神鸟;

    说时迟那时快,一股股血煞凝成恶鬼群魔呼啸的幻影,对少司命横扫!

    霄剑道人双目中闪出神剑,对少司命直直斩落!

    但神剑落下的一瞬,做足攻势的霄剑突然转身,掉头朝着天边疾驰,大长老的身影自海水中窜出,拽住霄剑道人胳膊,两大超凡身周乾坤扭曲,速度激增!

    “雷。”

    少司命目中神光爆涌,方圆千里雷霆大作,一条条雷龙对霄剑、大长老砸落,但两人合力逃命、速度着实太快,硬抗了几道雷霆,已是窜出百里。

    少司命身影一闪,出现在百里之外,却又顿住身形,扭头看向了那只被雷光吓到的巨蟹。

    正事要紧。

    但这些家伙,欺她心软?

    少司命指尖突然多了两只木偶,目光落在了霄剑与大长老背影上。

    素手向前一抖,木偶化作神光炸开,而少司命手中多了两只……储灵宝袋。

    “嗯?”

    少司命微微皱眉,暗道人域高手莫非早有对付她神通的办法;又看着这装人的宝袋,略有些嫌弃地扔到身旁悬浮。

    她脚下迈出一步,出现在了巨蟹背部,看向了那青衣女子,喃喃道:

    “还不肯屈服吗?”

    那青衣女子再次发出尖啸声,身上的裂痕越发明显……

    且说大长老与霄剑道人一路风驰电掣,用他们极速追上三艘飞梭,又用大道包裹飞梭,朝人域急赶。

    飞梭内,泠仙子忙道:“他呢?”

    大长老缓了口气,笑道:“无妨,为了方便行事,宗主被收入了储灵法宝,被老夫放在了袖……”

    大长老整个人突然僵在原地。

    霄剑在旁心有余悸地道了声:“那少司命果真厉害,还好是被牵扯了精力。”

    林祈忙道:“快放老师出来吧,莫要闷坏了老师。”

    大长老手臂颤抖着,左手在右袖中掏出了一只木偶,老脸有些苍白,低声道:

    “我们,怕是,要立刻请仁皇阁阁主……来一趟。”

    霄剑道人瞠目欲裂,在袖中抓出两只宝袋、一只木偶。

    宗主,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