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一百五十八章 这躲不过的……

时间:2021-04-20作者:言归正传

    www..,最快更新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吴妄此刻只想笑。

    天宫在准备夺回火之大道,人皇在北境孤坐镇守人域大门。

    烛龙神系在天外蠢蠢欲动,母亲正在发愁如何护住熊抱族。

    西王母等先天神立场不定,穷奇这种渣渣凶神说不定在策划什么惊世阴谋,大荒九野还有那么多百族的幼崽没有足够的食物,而他吴妄……

    竟在这里为两个女子的到来忐忑不安!

    这有什么值得不安的?

    他连小手都不能拉!

    屏风后的角落中,吴妄和大长老面对着墙壁,这一青一老都盯着面前石壁上悬挂的云镜。

    云镜所显,一处御空楼船的顶层中,正在进行一场别开生面的对峙。

    对峙的最中心是两道身影。

    泠小岚浑身包裹着淡淡的仙光,此刻正跪坐在素白色的软垫上,闭目凝神。

    今日的她,梳起了俏云鬓、穿起了霓裳裙,本不喜欢露出太多肌肤的她,竟将香肩玉臂露出了大半,精致的锁骨宛若绽放的花萼,带着薄纱的面容让人一眼可见其清美,又无法窥得全貌,总想去担着冒犯她的风险多看几眼。

    泠小岚背后盘坐着七名中年面容的玄女宗仙人,面前横着两只矮桌;过道对面矮桌之后,一群北野女子们抱着胳膊、微微岔开腿站着。

    她们那短衣赤足小皮裙的打扮,与人域女子所喜的长裙自是不同,前者那健美的身段、流畅的肌肉线条,也有着人域女子少见的野性美感。

    但在这群北野女战士身前,正并着腿鸭子坐的少女,又用她灵秀的长相,突破了北野女子的固有印象。

    她脸蛋颇为可爱,樱桃小嘴小圆脸,灵动的大眼亮晶晶的,里面像是藏了星辰一般。

    最显眼的,还是她宛若线条堆砌出的身段,小腹肌肤紧致且泛着淡淡的光泽,流畅的腰线兼并了力道与柔软,那双纤腿也丝毫不显得健壮。

    大浪族现少主,大浪古朵。

    此刻,她正双手端着一杯茶水,慢慢地仰头,秀出自己的天鹅颈,将茶水喝出了万年道酒的贵气。

    云镜之外。

    大长老嘀咕道:“这孩子也不错,不过北野女子不是肤色稍麦色吗?”

    吴妄:……

    大长老您懂挺多啊。

    吴妄目中流露出几分感慨,道:“这应该是用过了荀草等灵草,她此前的身形可是不弱于刑天,为了得到此时的身材,怕是吃了不少苦。

    茅傲武呢?”

    “宗主看,他进船舱了。”

    大长老温声道了句,将云镜的视角拉远,果然看到茅傲武端着一只托盘进入了船舱,托盘中摆着两只小碟。

    吴妄见状挑了挑眉,开始观察两边的反应。

    茅傲武向前走了十多步,抬头看了眼泠小岚和大浪古朵,脚下突然一顿。

    他感觉到了!

    吴妄也感觉到茅傲武感觉到了!

    那股无法言说的空前压力。

    泠小岚身后,几位玄女宗仙人睁开双眼,看向了茅傲武,那股来自于道境上的威压,让天仙境的茅傲武额头冷汗涔涔。

    而大浪古朵背后,那群凶神恶煞的北野女战士们,纷纷将目光投到了茅傲武的身上,让茅傲武双腿颤颤,整个人像是身陷旋涡,被两股力道来回拉扯。

    银发天仙终于发现,他给自己出了个难题。

    端着的两盘蜜饯……先送哪边?

    云镜中的画面宛若精致了一般,茅傲武额头的冷汗已划过脸颊,在下巴处被迅速蒸干。

    他朝着左侧微微转身。

    “嗯?”

    那群北野的女人们目中迸出凶光。

    茅傲武瞬间站得笔直,对这些宗主的贵客露出几分微笑。

    “咳!”

    有玄女宗的长老清清嗓子,丹凤眼中划过少许仙光。

    茅傲武肩头都耸了起来,整个人更是动都不敢动。

    这、这怎么办?

    隔着云镜,吴妄和大长老对视一眼,已是感受到了那股让人窒息的压力。

    突然,茅傲武嘴里喊着“哎呀”“哎呀”,左脚绊右脚,身形以肉眼可见的缓慢速度朝前方趴倒,两只小碟同时飞出、同时落在了泠小岚和大浪古朵面前的矮桌上。

    茅傲武站都不站,翻身连爬带跑撤离了船舱,比面对十凶殿凶人时还要狼狈几分。

    咻!

    云镜化作血光汇入了大长老的指尖。

    “宗主,”大长老沉吟几声,“老夫突然有所感悟,可能要闭关几日。”

    “哎!”

    吴妄抬手抱住了大长老胳膊,忙道:“大长老,我现在就能依靠你了!这么要紧的关头,你闭关干啥啊!”

    大长老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宗主您这般儿女情长之事,老夫也帮不上什么。”

    “实在不行就开血煞大道吓唬她们也行,帮我出个主意啊!”

    “主意……”

    大长老抬手咳了声,在袖中好一阵摸索,最后摸出了一只年代久远到已褪色的法宝葫芦。

    “老夫年轻时所用,一颗提神醒脑,两颗阳气不断,三颗昼夜不息,四颗容易亏损本源。”

    言罢,大长老拍拍吴妄的手背,目中写满了鼓励。

    “老夫只能帮宗主您到这了。”

    唰的一声,这位主修血煞大道、精擅乾坤大道的魔道新晋超凡,就这般消失在吴妄面前,任由吴妄抱着那葫芦一阵凌乱。

    “哼!大长老竟如此看我!”

    吴妄气愤难平,将那褪色的法宝葫芦塞入袖中,整个人散发着凛然正气。

    就是不知,丹药放这么久会不会失效……

    “这怎么办?”

    吴妄仔细思考着,刚才云镜中所见画面,已是如此要命。

    要不出去躲一躲?

    可这怎么躲的了,自己接下来还要跟小古朵好好谈谈,打散她那朦胧的好感,必须正视此事。

    前思后想,吴妄已是有了定计。

    他传声唤来季默林祈,哥仨在那嘀咕了半天,而后开始分头行动。

    季默与乐瑶前去迎接贵客,并用以下理由,使双方保持低调。

    【因大浪古朵身份特殊,吴妄的北野少主身份也没有公布的打算,故大浪古朵一行在灭宗现身前,必须改换人域装束,且遵循人域的规矩。

    若是无妄子的身份暴露了,很可能会给北野带去灾祸。】

    林祈则去找他的‘壹贰叁肆’,稍后壹壹和肆肆负责服侍大浪古朵,贰贰和叁叁负责服侍泠小岚。

    为何是这般分组?

    无他,两者相加相等,不存在任何偏颇。

    吴妄则去了刑天老哥被困的内洞客房,让沐大仙解开了刑天的元神禁锢。

    刑天咬牙切齿、抓着吴妄一阵揉搓,吴妄连连赔礼,很快就跟刑天勾肩搭背,商量起了如何糊弄他小妹回家。

    吴妄试图摆明态度:“老哥,我实话说了,把我打晕然后占有我的身体,这是我接受不了的。”

    刑天瞪眼道:“谁会真的打晕?就是有那么一个意思。”

    这个说辞明显不行。

    于是,吴妄目中满是感慨地注视着刑天,低声道:“老哥,咱俩关系好不好?”

    “那自然好。”

    “铁不铁?”

    “铁到家了!”

    “我一直把你当做我的亲兄弟!”

    吴妄拍着刑天的肩头,目中满是痛苦:“你就像我的亲大哥一样!也因为这样,我把小朵都当做亲妹妹看待,如何能有男女之情?

    那是对咱们哥俩感情最大的侮辱!”

    刑天一抖擞,顿时悟了。

    这壮汉蹬蹬蹬后退几步,眼底带着几分触动,皱眉思索了一阵,又抬头看向吴妄,张嘴却只是说出一声:

    “这……”

    “老哥,”吴妄仰头看天,眼底有泪光闪烁,“我的痛苦,远在你之上。”

    “啊呀呀!”

    刑天双手抱拳,对着吴妄深深地做了个道揖:

    “是老哥思虑不周,忽视了你的感受!老哥不配做你大哥!这事,老哥不管了……你就让小古朵死了心就行了!唉!”

    言罢,刑天主动躺回了那石床上,紧紧闭上双眼,又抬手用力敲了下脑壳,让自己强行昏睡了过去。

    吴妄心底连道‘对不住’,对刑天抱拳行了个礼,转身走出了内洞。

    摆平!

    刑天老哥还真是好搞定啊。

    随之,吴妄去找林素轻商量了几句,稍后林素轻会活跃起来,替他分担一些火力。

    还有什么措施,能避免尴尬情形的发生?

    吴妄去落宝殿找了妙长老,让她调几名健谈的女弟子,稍后负责与北野来人打成一片。

    思来想去,其他也没什么好准备的了。

    休息一下吧,养足精神面对小古朵。

    不多时,屏风后竟传来了呼声,那淡淡的道韵流转开来,演绎着星与火如何纠缠。

    几个时辰后,夜幕中飞来一艘楼船。

    整个灭宗都热闹了起来,季默、妙长老、乐瑶‘各司其职’。

    季默与乐瑶向前迎接,与玄女宗各位长辈攀谈了起来;

    妙长老媚功稍启,镇住了那群北野女战士;

    林祈安排的四名侍女向前,引着这两拨来客分别去了悬崖边阁楼、宗门落宝殿中。

    而林素轻也在宗主寝殿外做好迎接的准备,一袭暖色的宫裙,衬得她如出水芙蓉一般。

    但此景此景,众人很快就发现了一个大问题。

    “宗主呢?”

    “无妄兄去了何处?”

    小古朵扎着大眼,小声问:“我熊……无妄哥呢?”

    众修左右看去,却是寻不到吴妄的身影,连宗主大人的气息都感应不到半分。

    宗主寝殿,屏风后的软榻上。

    吴妄呼呼大睡,身周道韵宛若水中波纹连绵不绝,但这些波动都被外围的结界完美遮掩。

    “嘻嘻。”

    躲在软榻后的沐大仙笑出了‘滑稽’,给吴妄身周加了第十九层结界。

    才不要出题哒被素轻之外的女子吵醒!

    ……

    吴妄做了个梦。

    梦中他飞驰在星海中,追随着那些可望而不可即的星辰。

    但当他想低头看一眼大荒时,却只能看到一片虚无,仿佛大荒世界隐藏在了大片黑雾中。

    不等他去探究这些,冥冥中似有一条大道在震颤,星光暴动、梦中的世界突然崩塌,将他从梦中悟道之境震了出来。

    正熟睡的吴妄突然睁开双眼,身周道韵消散,眼前是闪耀着仙光的结界光壁。

    睡着了?

    又悟了?

    吴妄下意识内视自身,见气海处无数星光汇聚,从原本的‘椭圆星系’,化作了一片模糊的星云。

    那颗蕴了他大道的金丹,已近乎完全透明,其内仿佛藏了一只金乌。

    灵台处各处银光闪耀,那炎帝令所化火焰时而化作莲花状、时而化作长剑状,悬浮在炎帝令左右的道兵星辰剑、全身金龙甲,散发着截然不同的奇妙道韵……

    但灵台边缘,原本灰蒙蒙的雾气已掺杂了浅白色。

    清气栩栩、仙光渺渺,隐隐有金色的石柱、瑰丽的穹顶浮现,宛若矗立于云海的大殿。

    灵台即将化作神府?

    再看元婴,那元婴小儿时而近乎透明,时而被仙光填满。

    自己睡了这一觉,差点成仙可还行?

    吴妄推了推脑壳,那些在梦中积累的感悟划过心田,大半都是对星辰之道的感悟,还有诸多受上辈子知识启发的奇思妙想。

    那,为何没成仙?

    吴妄仔细回忆了下梦中悟道的情形,自己似是被一条大道震出了悟道境。

    而那条大道……正是天地间存在的星辰大道……

    吴妄坐起身来,身周那数十层仙力结界悄然消散,外面的噪杂声响顿时传入耳中。

    他立刻站起身来,在屏风后跳了跳,顿时看到了自己洞府中的热闹情形。

    水池被盖上了石板,几排矮桌左右分列,十多位衣着并不暴露的女子正翩然起舞。

    灭宗各位长老齐聚,玄女宗几位高手在坐,刑天兄妹带着大浪族的几位女将军入席,林祈、季默代替吴妄坐在主位。

    “少爷,您醒了?”

    林素轻自屏风一侧探头看来,眼底带着几分惊喜。

    “要渡劫了吗?”

    吴妄扯了个难看的笑容,笑道:“渡劫作甚?还差半步,现在尚未到登仙境圆满。”

    他一开口,洞府瞬间安静了下来。

    就听得锅碗瓢盆一阵乱响,大批人影涌到了屏风后。

    吴妄大手一挥,将这面屏风收入了储物法宝中。

    大长老关切地问着:“宗主,没直接冲过元仙境吗?”

    “没,差一线。”

    吴妄也有些意犹未尽,负手嘀咕着:“我难不成还真会梦中悟道?做了个梦的功夫,怎么多了这么多大道感悟。”

    那几位玄女宗高手的脸都黑了。

    灭宗长老们倒是十分淡定……习惯了。

    季默笑道:“恭贺宗主,修为境界再有突破!”

    林祈也道:“恭喜老师,距离成仙只剩一线!”

    泠小岚柔声道:“也就差半步了呢。”

    “无妄哥!”

    清脆的嗓音响起,小古朵满是欢喜地喊着,却又脸蛋泛红地钻到了刑天背后,咬着嘴唇注视着吴妄。

    她小手捏着刑天的短衫,小声道:“好、好久不见……”

    吴妄含笑道:“好久不见,一眨眼你都张这么大了?”

    “嗯,我、我……”

    小古朵又横挪半步,有些紧张地背起双手,换上了一身浅白抹胸裙的她,目光灼灼地注视着吴妄。

    “我来见你、你会开心吗?”

    “当然开心,”吴昂笑道,“自家小妹,如何能不开心?”

    他招呼道:“别在这愣着啊,继续奏乐,继续舞!有我入座的位置没?”

    众人自是一阵忙碌,吴妄很快就盘腿坐在了主位上,身旁陪着季默和林祈,端着酒樽对各处敬酒。

    本是与吴妄隔了几个座位的大浪古朵,似乎很快就鼓起了勇气,抱着自己的蒲团哒哒哒哒跑到了吴妄身后,毫不扭捏地问:

    “哥,我能做你身边吗?”

    季默立刻站起身来,笑道:“我去找瑶儿坐。”

    吴妄差点一脚踹过去。

    大浪古朵含笑道谢,很快就盘坐在吴妄身旁,小脸红扑扑的,扭头看了几眼吴妄,又低头听着那骤然提速的心跳。

    旁边那几位大浪族女将领,正对自家少主不断攥拳打气。

    吴妄心底斟酌着,自己该如何对大浪古朵开口。

    没办法,此前本该准备台词的时间,被他用来梦中悟道了。

    黑欲门几位仙子翩然起舞,一旁的乐声都变得轻快了起来,灭宗各位长老都是含笑低头,用仙识看戏。

    并未来此地凑热闹、此刻坐躺在花树上独饮的妙长老,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饶有兴致地观察这一幕。

    “哥,”大浪古朵小声问,“你、你之前有没有……”

    “嗯?”

    她忙道:“没什么,我不是要问你有没有想我!”

    吴妄笑道:“我在人域有许多大事要忙,其实没太多功夫,偶尔想起家中,也都时想到父母和你哥。”

    刑天有些不忍直视,低头坐在那喝闷酒。

    大浪古朵眨眨眼,有些失落地道了句:“没想我吗……”

    吴妄心底暗叹,自己这话是不是太锋锐了。

    忽听一旁传来有些清冷的嗓音:“林兄,可否与我换个座?”

    正低头注视酒樽的林祈如获大赦,宛若装了弹簧般跳了起来,对一旁的泠小岚道:“可以!仙子请!”

    “麻烦将你矮桌蒲团都搬过去,多谢了。”

    “好的,好的,没问题。”

    林祈扛起矮桌、提着蒲团,一溜烟跑去了角落位置入座。

    泠小岚铺了两层软垫,摆上了素白的蒲团,收拢裙摆跪坐于吴妄身侧,素手在面前划过,原本座位处的矮桌缓缓飞来。

    吴妄扭头看来,看到了泠小岚眼底的少许温暖。

    “我帮你。”

    她传声如此道了句,虽只是三个字,却让吴妄道心似有轻微触碰。

    下一瞬,泠小岚身周有数层仙光缓缓消散。

    她面容竟出现少许变化,本就已是国色天香,此刻却又更增一二分白皙透亮,嘴角的那点红痣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额头浮现出的朱砂点绛。

    也就那双杏眼没有任何变化,五官却因那细微的变动,更增几分妩媚柔情。

    脖颈更为细长,身段轮廓无半分可增减之处。

    那季默、林祈、刑天之流都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各位灭宗长老也是有些不明所以。

    倒是一名玄女宗高手故作不满地道一声:

    “小兰,你怎么将绝天师姐在你小时候就下的封印,就这般轻易解开了?”

    “女为悦己者容,我已是来此地与无妄同修妙法,何必再遮掩?”

    泠小岚温声说着,扭头看着吴妄,嘴角笑意满是温柔,

    一旁大浪古朵探头看来,禁不住抬手捂住小眼。

    呀,有光,好亮。

    天衍圣女泠小岚,人域仙子排行前十的存在,此刻……魅力全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