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一百五十六章 思路清晰浪刑天

时间:2021-04-19作者:言归正传

    www..,最快更新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咕噜噜噜——噗!”

    屏风后,吴妄瘫坐在软榻上,沐大仙和林素轻左跑右跑一阵忙碌,这位四海阁小煞星已自发兼职侍女之路。

    揉揉眉头,还有些昏沉沉的吴妄强行打起精神。

    刚才听到了刑天老哥的嗓音,还说什么脑袋、开花之类的话,着实让人有些不明所以。

    莫不是,刑天老哥已经知道他今后的典故了?

    吴妄打了个深沉的哈欠,披上宽袍、转出屏风。

    眼睛干涩、喉咙火烧一般,哪怕道躯已是如此强悍,被同样‘强化’了的仙酒,依然有着让人极度不舒服的后劲。

    刑天一步向前,咧着大嘴给了吴妄一记熊抱。

    “哟,又壮实了!”

    吴妄扯了个难看的笑容,示意引刑天来的长老暂且退下;

    刑天的老师父并未入内,也是在门口等着。

    屏风前摆了两排名贵木材砍出的木墩儿,吴妄招呼刑天一同入座,还未说话就是哈欠连天。

    “老哥你近来修为也增长不少……”

    吴妄软绵无力地趴在桌子上,枕着胳膊道一句:“怎么越来越壮了。”

    “坐好!”

    刑天老哥大刀金马地坐在一旁,一声低喝,拿出了老大哥的风范,粗声道:

    “你这是放纵自己了?怎么骨头都这么软了?”

    “喝酒害人啊。”

    吴妄只得坐直身体,扯了个难看的假笑,比划了个‘八’的手势。

    刑天嗤的一笑,比划了个‘一’的手势。

    “喝十个?”

    “不,一直喝。”

    刑天那粗短的眉毛跳了几下,又道:“你先打起精神,听我说个事……我妹快到人域了。”

    “小古朵?”

    吴妄浑身上下一个激灵,瞬间清醒:“她来人域做什么?”

    “找你呗!”

    刑天叹道:“妹大不中留,她终究是忘不了你独面巨兽的身姿。我来就是提醒你一句,我妹这次来,是带了昏棒的。”

    吴妄腾的一声站起身来:“你怎么不劝着她?”

    刑天喊道:“劝得住吗?我妹跟我一个脾气,你觉得劝得住吗?”

    “这不是胡闹吗这!”

    吴妄在桌边一阵踱步。

    刑天仔细捉摸了一下,铜铃般的大眼瞪了回来,嚷道:“咋了?你还嫌弃我妹?我们一家都没嫌弃你细胳膊细腿!”

    吴妄正色道:“我一直把她当妹妹看。”

    刑天此时已忘了,自己急忙赶来是为了提醒吴妄保护后脑勺,嘟囔着:“我妹跟你不刚好登对吗?我爹娘可是同意这门亲事的!”

    “怎么就登对了?”

    吴妄反问道:“你废了洗礼神力在这里搞体修,你妹现在不就是大浪族的少主了吗?北野前两大氏族的少主婚配?北野的平衡怎么维系?人族一家独大?”

    “这……不好吗?”

    刑天双手一摊,目中迸发出了智慧的光芒,继续道:

    “咱们又不欺负别家,北野那么大的地方!

    我算过了,咱们两家的族人数量翻个几倍,都不会缺了放牧之地。

    我都想好了,北野引进人域凡人的耕种之法,养得起几十个大熊族!”

    “大熊族是什么?”

    “咱两家合并以后的大族名称啊。”

    刑天看了眼左右,抬手拉住吴妄的胳膊,传声道:

    “你觉得不合适,那就叫熊浪族。

    族里面设大首领和二首领,我大浪族当二首领,你们熊抱族做大首领,这主要是看你脑子比较好使,老哥我就服你。

    你想啊,咱俩修行仙法、寿元这么长,坐镇北野几千上万年不是问题。

    等时机成熟,咱们两家一合并,再吞掉几家跟咱们不合的氏族,一手大棒子、一手给好处,搞个跟你那矿盟差不多的北野氏族联盟,你做大盟主,我做副盟主。

    北野,他不就一统了吗?

    再然后,咱们整合北野所有资源,迅速培养出一大批精锐,把那个星神教搞掉,把祭祀的实力都抓到手里,坐在大草原上眺望大荒九野。

    那时,咱们头上有星神、手里有强弩,跟人域南北呼应,对中山形成前后夹击之势。

    等神农陛下兴兵北伐,咱们就在背后抄他们中山后路,把星神的荣光洒满中山。

    中山,不就是咱们人族的了?”

    吴妄:……

    破案了,原来你脑袋是这么掉的!

    如果北野没有他吴妄,刑天应该也有其他际遇前来人域,刑天这计划估计会顺利实施。

    吴妄黑着脸道:“星神是天宫的一份子。”

    “老弟你不觉得,星神有可能出事了吗?”

    刑天目中的光芒有些贼兮兮的,传声道:

    “多少年了,星神除却降下了几次赐福,根本就没露过面。

    咱们只需要把星神教的高层控制住,星神说什么,不就是咱们定吗?”

    吴妄此刻的表情无比精彩,盯着刑天看了一阵。

    这年头,人心变了!

    战神开始挖心眼了,莽夫开始学兵法了,刑天都琢磨起如何架空神权了!

    不好忽悠了。

    吴妄淡然道:“星神教就是我搞的。”

    刑天一怔,喜道:

    “那不就齐活了!你跟我妹这‘昏’事,背后的意义非凡!

    你稍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她敲一下,把好事这么办成了,今后,你就是北野的王。

    老哥我委屈一下,愿意做王背后的男人,做你的前锋大将!”

    “我看你是不想指挥全局,想去前面带头冲锋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

    刑天扶着膝盖一阵大笑,“还是老弟你懂我!这有啥关系,当首领那么累,你看咱俩爹手下的那些将军多自在。”

    “还笑?灭族的祸都快到了!”

    吴妄反手攥住刑天的胳膊,传声道:“你跟我交个底,这事是不是听别人说的?人域有人告诉你这些?”

    “没人啊,”刑天传声道,“我自己琢磨的,好歹老哥咱也是大浪族少主出身,他们都夸我比我爹聪明!”

    “既然老哥你这么聪明,再多想想。

    如果天宫真这么好对付,人域为什么要等这么久?如今人域的实力,并不如伏羲先皇巅峰时期。”

    吴妄叹道:

    “这里面水深着呢!

    天宫忌惮人域,是怕耗损太多高手、被其他神系反扑,人域忌惮天宫,就是因为天宫太强。

    所以人域面对天宫只能是防守的态势。

    天宫掌控规则,收拢百族高手,咱们北野的实力来源于星神,但中山百族的实力,是北野的十倍、数十倍。

    你这南北夹击计划的前提,是北野暗中推广修行之法!

    最起码,要有一批十万数量的真仙境体修、配合百万元仙,你才有跟人域合兵的资格!

    可大战一起,真正决定性力量是顶尖高手,他们才是大荒规则的制定者。

    人皇能守住人域,是因天帝被其他事牵制住了。

    远古火神和天帝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

    刑天眨眨眼:“好哥俩?关系能有咱俩这么好吗?”

    “君臣关系!什么好哥俩!”

    一旁林素轻端来茶水点心,吴妄暂时松开刑天的胳膊,刑天老哥的表情顿时无比复杂。

    待老阿姨离开,吴妄继续拉住刑天手腕,传声道:

    “我还以为哪个人域高手昧了良心,在挑唆北野跟天宫开战。

    老哥你现在看到的,并不是真正的大荒,这是那些秩序制定者粉饰了几层之后的大荒。

    你可以把人皇看做是不断迭代的火神,这才是与天宫博弈的资格,火之大道护住了南方的人域。

    同样,星神护住了北野。

    大荒自古以来的所有战争,包括人域和天宫这么多年的搏杀,打到最后都是大道与大道之间的对碰。

    西王母你听过没?”

    刑天老老实实点头,小声道:“听过,不是说,人皇陛下能延寿,有西王母暗中出手相助吗?”

    吴妄继续传声:

    “你从这个角度,想想天帝到底有多强吧。

    当前大荒的局势如此复杂,外有被放逐的远古神系牵制天宫,内有西王母这般已离天宫越来越远的先天神。

    按理说,天宫应该岌岌可危,但天宫现在已经下定决心,要在百年内回收火之大道。

    他们依然有这个底气。

    你还想快速整合北野势力,拿一箩筐鸡蛋去砸万仞高山?

    哼,取死之道!”

    “这个……”

    刑天倒吸一口凉气,目中满是愧疚,叹道:

    “欠考虑了,这事欠考虑了,还好老哥来找你了,不然我都打算给家里写信说这事了。

    那咱们能干点啥?

    说实话,我想帮人域,更想让咱们两家过上像人域这样的好日子,不愁吃、不愁喝、寿命还长。”

    吴妄正色道:“咱们自己变强,变得比先天神更强,这是改写大荒规则的唯一途径。”

    刑天目中燃烧起火焰,只感觉心窝子里有什么东西在燃烧,又问:“咋变?”

    “修行,你不是在努力了?”

    吴妄手指轻轻敲打桌面,传声道:

    “说回小古朵之事,我跟她绝对不能联姻,不然会被天宫当做第二个人域。

    那时,天宫就会对北野亮起屠刀。

    人域支援北野?

    有中山横在中间,怎么支援?只能过去一些高手,还容易被众神打埋伏。

    这些你心里都要有数,走错一步就是将自己氏族带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说到这,吴妄也是有些心累。

    如果不是大浪族跟他们熊抱族关系密切,属于唇齿相依、互为表里,他还真想亲眼目睹一下‘神话进程’。

    罢了,终归是跟刑天交情深了,也不能看他遭劫。

    吴妄传声叮嘱道:

    “北野各族之所以能保持安宁,其实是因为星神给咱们的限制,让咱们各家的实力,远远没到可以威胁中山百族的地步。

    当然,不能因此感谢星神,众神眼中、大荒是他们的,生灵的生存权也是他们给予的,这是咱们跟神斗争的核心问题。

    老哥,你现在明白点了吗?”

    刑天缓缓点头,又看着吴妄,缓声道:“不能让小古朵跟你成婚。”

    吴妄着实松了口气。

    怎料刑天捉摸了一阵,又道:“那你假装让她敲昏,你们两个在人域相好一段时间,也算成全了她的念想,这总行了吧?”

    吴妄:……

    “老哥你来这,不是提醒我当心小古朵吗?”

    “来的时候确实是想来提醒你,不行就躲一躲,但现在听你一分析,老哥也想开了。

    你跟小古朵可以暗地里相好嘛。

    只要她不嫁人、你不娶妻,不一样能做暗地里的夫妻吗?”

    刑天反手摁住吴妄的手腕,露出几分憨厚的笑容:

    “在咱们妹妹来这之前,老哥与你同吃同住,你就别想跑了,嘿嘿!”

    吴妄额头满是黑线。

    差点忘了北野的风气比较开放,还没发展到‘礼’的完全成型。

    吴妄心念急转,义正言辞地道:“这跟我的观念不和,不以成婚为目的的敲昏棒,那都是对北野古老传统的亵渎!”

    刑天笑骂几声:

    “别扯了,北野的传统马上就没了,现在都是走个形式。

    我妹长得不差,人称大浪族一枝花。

    她看了你身边的素轻弟妹,觉得你喜欢这样的,就用了几年的苦功,把自己从那么壮,变成了这么瘦,期间吃了多少苦你知道吗?”

    刑天张开手比划着,两手的弧度从一人合抱的大树,缩成了海碗大小,又道:

    “她明明可以每天敲昏一个精壮的男人,为了你可是谁都没敲过。

    考虑到北野局势,老哥现在又不逼着你娶她,这还不行?”

    吴妄忙道:“老哥,我有心爱女子了,这么做自是不妥。”

    刑天嘀咕道:“哪呢?拉出来给我瞧瞧?

    可别说是素轻,我师父都夸你正经了,身边侍女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是完璧之身。”

    林素轻默默捂住心头,表示有被冒犯到。

    信不信她找个机会就!

    吴妄咬着后槽牙,骂道:“老哥你来人域以后,怎么就变了个人?以前那个老实巴交的刑天老哥去哪了?”

    “嘿嘿,人都要成长。”

    刑天道:

    “你就应付应付我妹,让她安心回去当少主就行了。

    老哥对她有亏欠,为了变强,将氏族的责任压在她肩上了,这次帮她也是应该的。”

    “你不怕她在人域不走了?”

    “不怕!”

    刑天大手一挥,笑道:

    “我尽管把你看紧了,一直到小古朵来敲你一棍子。

    后面的事,你自会想办法,不用我操心。

    这事咱们就这么定了,谁赞成、谁反对?”

    “咱反对!”

    一旁传来有些稚嫩的嗓音,沐大仙抱着胳膊跳了出来,“你这傻大个休想强迫出题哒!出题哒起码有一半是素轻哒!”

    刑天皱眉看着沐大仙,“哪来的娃娃?”

    沐大仙大眼之中满是火气,一根手指弹飞了肩头趴着的耳鼠。

    “你、叫谁娃娃?”

    刑天修长的脖颈晃了晃,纳闷道:“这里不就你一个娃娃吗?大人说话你别闹,你想觊觎我老弟的帅气,最起码也要长大成人再说。”

    锵!

    沐大仙手中短剑出鞘半寸,吴妄身形立刻跳去了左侧。

    东方沐沐声音竟是无比幽冷:“你有本事再喊一遍,娃娃。”

    “娃娃?”

    嗡——

    忽见人影闪烁,东方沐沐消失在吴妄眼底,攥起小拳砸向刑天。

    刑天端杯喝酒,左手不慌不忙地抓向东方沐沐,嘴角还带着风轻云淡的微笑。

    别闹,他堂堂大浪刑天,能跟一个女娃娃动手吗?

    一声闷响,刑天身形直接横飞出去,手背狠狠拍在脸上,一颗后槽牙崩飞而出,眼底还带着浓浓的错愕。

    轰隆声中,刑天强壮的身躯撞在洞府大门上,头上冒出了三只喜鹊追逐乱叫。

    那两扇坚固的大门纹丝不动,阵壁的光芒闪烁不停。

    “哼!”

    东方沐沐拍拍小手,“大浪族少主就这?再练几百年吧。”

    吴妄摸着下巴陷入了思索,捉摸着该如何应对小古朵的侵袭。

    这事,必须果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