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一百五十二章 《输赢》【大杯!】

时间:2021-04-19作者:言归正传

    www..,最快更新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这些修士还真能吵。

    吴妄已停止摆谱,中规中矩地坐在座椅中,吸着神力、喝着热茶,时不时与泠小岚聊几句,享受着两个壮汉的小木槌敲打服务。

    林素轻和沐大仙另有任务,两人正带着吴妄给的水晶球,在天火门众人附近转悠。

    季默和乐瑶此时已现身破日魔宗处。

    季默腰间坠了一只绣着鸳鸯鸟的荷包,在破日魔宗人群中行走,但凡是他想谈,不管对方男女老少、修为如何,都能攀谈一番。

    谈之仙,不虚传。

    如此,两个时辰后。

    几名天仙境巅峰的仁皇阁执事被吴妄招来,吴妄拿了两枚玉符递给了他们,简单叮嘱了几句,这几人匆匆离去。

    又过半个时辰。

    一张张诉状递到了吴妄面前。

    吴妄神情肃穆、端着诉状认真看了起来,并不断邀仁皇阁老前辈们一同凑过来商议。

    其态度之认真,让不少老修士对他的印象有所改观。

    如此又拖延了整整一个时辰,吴妄批了二十七件需解决的‘恩怨’,都是双方有过流血冲突的事件,并要求双方一件件挨个处置。

    本来半天都不用的生死擂台,硬生生被吴妄拖成了最少两天才可落幕。

    很快,天火门与破日宗开始了第一场‘案件辩论’。

    双方各有两人出列,一人是此事的直接参与者,另一人是仁皇阁提供的‘状师’。

    他们先就这次伤人事件展开陈述,两边自是都说己方受了委屈。

    随之,出示证据,提供第三方人证,弄清楚谁理亏、谁占了便宜,双方再进行答辩,商议此事的处置方式。

    吴妄听的正带劲,一男一女两名执事出现在吴妄身后。

    “殿主。”

    吴妄传声问:“此前标记的,都盯上了吗?”

    “盯好了,大人您放心就是。”

    “嗯,他们只要有一人想逃,就直接出手将所有人都摁住,”吴妄道,“宁可杀了,也不要放他们逃了。”

    “是!”

    两名执事定声应答,吴妄又递来两面玉符,其内标注了第二批需要盯梢的十凶殿凶人。

    这玉符中,不只是有十凶殿凶人所处的方位、实力等文字描述;每个神魂有异的十凶殿凶人,都被吴妄画下了简单的画像,以免错放了谁。

    但这些,也只是神魂有异,最好抓的那批十凶殿凶人。

    吴妄目光扫过各处,这其中定然隐藏着十凶殿‘高阶’奸细;稍后煽风点火、阴阳怪气之人,自是要全都抓起来,再详细调查。

    第一场辩论过后,已能明显看出,此事上双方都有些理亏,但两边修士依旧挺着脖子硬撑。

    吴妄对霄剑道人传声叮嘱几句,霄剑道人负手向前,用剑气画了个圆圈。

    这位剑修超凡朗声道:

    “此事已明了,破日魔宗伤人在前,天火门报复过了头,导致双方门人弟子数人死伤。

    罚最先动手的破日魔宗三万灵石,以示惩戒。

    双方可要进行生死擂台?

    若要进行,各自出一名此事件相关者,修为不可超过天仙境中期,以免折损人域战力。”

    两边同时有一名天仙站了出来。

    霄剑道人问:“你二者要一战?”

    “一战!”

    “当为师兄师弟报仇!”

    霄剑道人温声说着:“生死擂,虽说是为决出生死,但你们还是要记得,冤冤相报何时了,此身留待护人域……开始吧。”

    这道人身形后撤,两名天仙气息高涨,四目相对,近乎同时冲天而起。

    吴妄坐正身形,抬头看着这场大战,只见双方拼尽全力于高空搏杀,打出去的道道流光都可将对方重伤。

    斗不过片刻,战不过盏茶,一道身影自空中砸落,地面立刻现出阵法,将此人带着的冲撞之力化解。

    那人摔在地上,张口喷血、双目瞪圆,已是身受重伤、无法再动弹。

    天火门一方已尽数站起身来,带着几分急色。

    血光闪过,另一名斗法者出现在地面。

    这壮汉身上的红袍破损大半、头发也有些烧焦的痕迹,他提刀向前,目中满是怒火,直接冲向地上躺着的道者。

    破日宗一方数千人影齐齐起身,已有人准备欢呼。

    举刀!

    这破日宗门人一声大吼,一双手臂青筋暴起,目中火光几欲喷射!

    但手中长刀,却迟迟不能落下。

    破日宗、天火门,以及天火门周遭的十数家仙宗来人,此刻尽皆安静了下去,注视着这一幕的结果。

    忽听远处传来一声吆喝:

    “这怎么还下不去手了?生死擂台就这?”

    众修也是纷纷开口,半数是在调侃,半数是在讨论究竟会不会杀。

    不必吴妄提醒,立刻就有仁皇阁高手仙识成束,将最开始说话的那人暗中盯上。

    举刀的破日宗门人手臂落下,长刀插在了天火门天仙的耳旁。

    “你的命,我放的,今后去边境镇守!别让我再看见你!”

    言罢,破日宗的壮汉收回长刀,低头看了眼这个仇家,面露倦色,转身踏步而去。

    那天火门天仙闭目叹息,过了一阵方才爬起来,对着天火门众修做了个道揖,又对着老门主跪下磕了个头。

    这人没说什么,径直去了仁皇阁高手身后打坐,却是不再回返天火门。

    霄剑道人身形出现在场中,朗声道:“双方门主宗主向前。”

    天火门老门主与破日宗主乐田湃闪身入场。

    霄剑问:“第一件事到此为止,可能结了?”

    “结了。”

    “就此作罢。”

    “请两位喝杯酒,”霄剑道人招呼一声,两名仁皇阁女仙捧来两碗清酒。

    两位大当家的也没多说什么,端酒一饮而尽。

    乐田湃甩手将大碗摔砸,天火门门主直接将大碗震碎,两人各自抱拳,转身飞回各自宗门。

    霄剑道人高呼:

    “此事已了,破日魔宗三万灵石暂且记下,最后查算。

    向下进行第二个案件,双方入场!”

    当下,又是四人向前,开始了一轮唇枪舌战。

    第二案按流程平稳推进,进行的如火如荼。

    此次天火门明显占理,斗法的两名天仙打到头破血流,却是天火门的天仙最终赢了。

    这名天火门的女仙背着数把长剑从空中落下,凝视着已受重伤的魔宗老者。

    她冷然道:

    “我徒儿已是无法活过来,杀她之人也早已偿命,你且边境去吧!

    我天火门自有气量!”

    吴妄心底略微松了口气,与躲在破日宗人群中的季默目光相接,两人默契地一笑;季默继续与身周老前辈热切交谈。

    第三场、第四场……

    仙门魔宗两相骂战,天仙修士正面交锋。

    本该高手捉对厮杀的生死擂台,此时倒是不再分生死;取而代之的,是败了的修士‘发配边疆’。

    斗法赢了的修士,都主动彰显着自家宗门的气度。

    生死擂台少了血腥,但因文戏武戏交错、整体节奏把持的不错,周遭那些看热闹来的修士们,依然看得津津有味。

    更多修士源源不断地从四面八方赶来,而这其中,就夹杂了不少十凶殿之人。

    吴妄很快就发现,自己有些低估了十凶殿的决策者。

    这些十凶殿之人竟开始暗中煽动仙魔两道的对立,话术高明、言语精湛,无论话题如何开始,都会回归到仙魔两道的分歧上。

    显然,这些十凶殿凶人此前都有过‘集中培训’。

    像什么。

    又或是。

    这群人挑唆的效果也是不错,天火门后方渐渐都是仙道修士,而破日魔宗后方大半已都是魔修。

    当这些修士开始预设立场的发言,已是把天火门和破日魔宗抬到了火架上烤。

    这场冲突,虽然还未死人,但已开始朝仙魔冲突悄然转变。

    吴妄不敢大意,又给出了几枚玉符,前后总共标记了三百余人,十凶殿的高手都开始有些不够用了。

    一直到日头西斜,案件处理了过半,仁皇阁要求双方‘暂且休战’。

    中场休息两个时辰。

    天火门与破日魔宗抓紧时间开始排兵布阵、商议明日如何辩论;两边都有高手为了明日上场辩论斗法的人选吵得面红耳赤,甚至于大打出手。

    灯火透亮的会场中,吴妄将仁皇阁十数位高阶执事招到身前。

    他们看似是在讨论明日之事,实际上却是在研究何时收网。

    众人都说可以再等等,说不定能钓来更多‘凶鱼’;

    吴妄却当机立断,定声道:

    “钓来的十凶殿凶人已不算少,其中还有数名天仙境初期的高手,收获已超过了咱们预期。

    直接收网,不能再放任他们到处蛊惑修士。

    抓了之后立刻审讯,不要忘了我们的目标是找出第四总殿之所在,这才是最为紧要之事。”

    “是!”

    这十多位高阶修士齐声应答,各自风风火火的离去。

    不多时,方圆百里仙光四起,人群各处出现了骚乱,数万仙兵严阵以待、数百仁皇阁高手在瞬息间同时出手。

    超凡境修士的威压镇压全场!

    “仁皇阁捉拿十凶殿奸细!各位不必惊慌!在原地坐好!”

    “各位莫慌,此地混入了十凶殿之人,挑拨离间、鼓唇弄舌,意图不轨。”

    “贫道如何会是奸细?贫道正八经的仙人!”

    “闭嘴,若查明你非奸细,我仁皇阁自会赔礼道歉!”

    各处喧闹了一阵,却又很快安静了下去。

    天火门与破日宗各有十数人被仁皇阁带走,而那十多家参与此事的仙道宗门,却有数十人被仁皇阁捉拿。

    数百凶人无一漏网,那些可疑之人也暂且收押;他们被押去了重兵把守的仙船,开始了连夜审讯。

    两个时辰后,天火门与破日宗的生死擂台再次开启,又是一轮轮唇枪舌战、捉对斗法。

    后半场的斗法中,会场外围已没了声响。

    看热闹的依然在看热闹,不和谐的声音偶尔会有,但已不是那么刺耳。

    ……

    拂晓时分。

    太阳星东出旸谷,太阴星隐于天陲。

    一张方桌摆在会场中,霄剑道人坐在正中,两家门主、宗主坐在左右,他们身后各自站了数百高手。

    二十七场斗法,二十七次恩怨,二十七位重伤要赶去边境、永不回返各自宗门的天仙。

    霄剑道人道:“双方恩怨清算结束,破日魔宗被罚三十六万灵石,天火门被罚二十四万灵石,双方上缴灵石。”

    两边并未多说什么,各自拿出一堆储物法宝,交到了仁皇阁执事手中。

    这般数量的灵石,对这两家大宗门而言,也是伤筋动骨、损了元气。

    仁皇阁仔细清点,确认无误后,霄剑道人摆摆手,将这些灵石尽数收了。

    又按照吴妄的要求,仁皇阁点出五十四万灵石,按每家斗法失利的场次、每位前去边境的天仙两万灵石,补给了两家。

    跟随天火门而来的十多家仙宗,因此前没有派人向前斗法,自是半点都没捞着。

    天火门败了十七场,十七位高手赶赴边境,竟收回来了三十四万灵石。

    “都说说吧。”

    霄剑道人调运气息,冷着脸开始喝骂:

    “两家宗门,哪个不是人域支柱,哪个不是修道名宿?最开始时不约束弟子,现在闹成了这般德行!

    我看你们就是膨胀了、不清醒了!觉得人域就没敌人了!

    天宫还在看着咱们!

    尤其是你们几个,都经历过超凡劫,都感受过那股要抹杀你我的意志,真就觉得那是摆设是吗?

    那是要诛除人域的强敌,是要抹杀修行之法的天帝!

    仁皇阁在你们各家抓了共六十二个十凶殿奸细……六十二个!你们宗门都被人透成筛子了!”

    各家高手尽是面色黯淡,却是不知该如何反驳。

    乐田湃叹道:“此事是本座失职,回去后封山二十年内部自查。”

    “我天火门也是如此,封山二十年。”

    那天火门老门主面露惭色,低声道:“此事,是贫道最初未能及时阻止,本是由小事引起,最终却酿成了连绵数千年的争执。”

    乐田湃正色道:“今日之后,再无恩怨。”

    天火门老门主道:“两家互避,各不相见。”

    “请!”

    乐田湃起身做了个请的手势,天火门老大爷起身抱拳拱手,道了声‘走吧’,率众高手缓缓飞起,赶去了西侧空中那数十艘大小不一的御空法宝。

    他们的门人弟子已早去等候。

    乐田湃起身对吴妄拱拱手,也带人飞往了东侧,那里也有十数艘大船。

    显然是破日宗的财力更胜一筹。

    待两家同时离开,各处的修士也渐渐散了,各自说着这场‘别开生面’的生死擂台。

    此事必然会在人域流传开来。

    双方看似没有死伤,实际上又损失了不少高手,人域本身没折损战力。

    将两家恩怨一件件理清,讲出来、辩一辩,是非曲折明眼可见,谁错谁对自有分说。

    各自封山二十年,今后见面互相避让,再起争执就会招来仁皇阁严惩。

    如此处置,自能服众。

    已经空了的会场中,吴妄负手而立,眺望着天火门众修士离去的身影,一艘艘御空法宝已去了天边。

    “宗主。”

    大长老在旁笑道:“此事已圆满解决了,一切又在您计划之中,着实让老夫开了眼界。”

    “大长老你说,这件事是不是太顺利了些?”

    吴妄低喃了声,目中带着几分思索。

    大长老温声道:

    “宗主其实不必自疑,无论是您定下的诉状之法,还是拆分双方恩怨的思路,都是十分高明。

    更别说,还有那位乐田湃宗主暗中配合,破日宗第一个上场之人,也是季默公子精心挑选。

    能有这般结果,实为情理之中。”

    吴妄伸了个懒腰,道:

    “我是说十凶殿之事……罢了,结果终究是不错的。

    大长老,借你云镜之法盯紧这两家,一直到他们回返各自驻地,小心无大错。”

    “宗主放心,老夫自是盯紧他们。”

    “辛苦。”

    吴妄心底安稳了许多。

    他身周已聚起了仁皇阁高手,等殿主大人说句“回了”,众人一同驾云而起,漫天仙兵归于空中的楼船、飞梭。

    仁皇阁船队同样踏上归途。

    吴妄所在的大船中,那几名天仙境的十凶殿凶人正被严刑拷打,但第四总殿的具体位置依然没有到手。

    吴妄瞧了眼身旁的泠小岚,没有着急动用这般杀手锏。

    毕竟泠小岚身份不同了,天衍圣女,玄女宗的宝贝疙瘩,这要是‘审讯之王’的名声传出去了,玄女宗怕是要找他算账。

    仁皇阁自有审讯高手,也要给他们一个表现的机会。

    吴妄回了顶层雅间,刚在软榻上坐定,霄剑道人快步而来,轻声道:

    “殿主,季公子携夫人赶来道谢。”

    “请他们进来,”吴妄道,“都是我好友,不必避嫌。”

    霄剑道人当下会意,派人将季默和乐瑶光明正大地接来此地。

    几人喝茶聊天,言语多是欢畅。

    季默明显是放下了心中的大石,笑声逐渐放荡。

    吴妄在聊天时却总是走神,他隐隐觉得哪里不太对,但仔细推敲此次行动,各处没有任何错漏,都是按他的计划进行。

    ‘是我多虑了吗?’

    吴妄心底沉吟一二,也是打起精神,与季默、泠小岚聊天喝茶。

    与此同时;

    千里之外。

    天火门一行数十艘大小不一的御空法宝,正缓缓滑过蔚蓝的天空。

    已有数家宗门离去,算是不欢而散。

    各船之上的气氛也有些压抑,众修士或是打坐修行,或是相聚聊天,言谈中多有不忿。

    二十七场斗法,他们输了十七场,实际上还是输了。

    “仁皇阁若是真的秉公执法,就该重罚破日宗!”

    “哼,终究是因为季默季公子的关系,那季公子与无妄殿主是挚友的消息,你们都没听过吗?”

    “好了,这次仁皇阁的处置总体并没有什么问题,每件事都是摊开了讲,是非曲折也理清楚了,斗法没打过,咱们也不能怨别人。”

    路过的长老呵斥道:“自己修行,乱说什么!此事已经过了!”

    几名修士赶紧闭眼打坐,不敢再多开口。

    忽然间,外面传来噪杂的喊声,似是有名女修被人追逐,正朝着他们船队飞来。

    不少天火门的修士散出仙识,注视着船队左侧出现的几道身影。

    那里,一名浑身包裹着清气的女修士,正被四名包裹着血光的修士追赶。

    仙道、魔道一眼可见。

    立刻有天火门长老道:“护住那女修,问清楚发生了何事。”

    船队边缘的两艘大船飞出数十道身影,将那浑身是伤的女修护在身后,拦住了那群修士。

    而谁都没能注意到的是,那女修仓皇的表情下,眼底却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她身子似是支撑不住要向下滑落,立刻有两名天火门仙人向前搀扶。

    “多谢恩人。”

    她颤声应着,面容楚楚可怜,两缕灰、红、黑掺杂的气息从她玉臂飞出,钻入了这两名修士的手腕;

    这两名修士双目有灰色光亮闪烁,愣在原地几瞬,又对着女子含笑致意,转身朝前方走去,抬手拍了拍相熟之人的肩膀……

    三色气息悄然在人群中散开。

    片刻后,那几名魔修被制住,押回了边缘两艘大船。

    而那名女修,连同她气海中包裹那颗血色宝珠一同,被送去了天火门门主所在的御空大船。

    又过片刻,那两艘船上飞出了几名修士,去其它大船走动访友。

    半个时辰后,这数十艘大船突然安静了下来,各处没了讨论声,大部分修士似都在暗中修行。

    就连船上那些高手都没注意到,这些大船略微偏离了原本的航向,朝前路一家大魔宗驻地飞去。

    那些天仙境的长老们,自不会去开船。

    ……

    ‘怎么老是心神不宁?’

    仁皇阁船队中,吴妄离了热闹的雅间,扶着栏杆眺望前方云海。

    哪里还有不妥?

    捉了这么多十凶殿凶人,两家的恩怨也暂且压下。

    两边修士会有情绪?

    这个自然是不可避免的,毕竟是长达数千年的仇怨,也无法做到一杯酒就算了。

    瞧一眼杨无敌的所在,见这家伙正在被窝里睡觉,被窝里面明显不只他一人。

    呸!

    就浪吧,回头就收拾你!

    ‘不能再等了。’

    吴妄轻轻吸了口气,豁然转身冲回雅间,道一声:“押两名天仙境凶人来此,我来审问!”

    立刻有刑罚殿执事高呼领命。

    略显匆忙的脚步声中,两名已浑身是伤的凶人被扔到了吴妄面前,他们身周已被重重锁链缠绕。

    吴妄也不含糊,随手招来一把长剑,立刻就要向前砍了这两人,将他们的元神抓出来塞入水晶球,由泠仙子出手审问。

    正此时,左侧血光一闪,大长老面色凝重地站起身来。

    “宗主,有些不对。”

    “怎么?”

    吴妄立刻来了精神,“哪般不对?”

    大长老道:

    “老夫按宗主您的叮嘱,用云镜之法查看天火门、破天宗的行迹,破天宗一切无恙,因离着山门不远,已顺利回了他们山门。

    但天火门一行数十艘御空法器,已经偏离了他们要走的方向,偏出了差不多百里。”

    百里?

    吴妄右手提着剑、左手背在身后,几乎没有犹豫,立刻道:“前路有什么?”

    大长老摊开手掌,掌心有流光闪烁,连成一片光幕。

    “回禀宗主,他们正前方的五百里外有家魔宗驻地,其内魔修众多,似乎是……魔道宗门排位第二十九的炼天宗。”

    吴妄不由嘀咕:“怎么宗门名字都这么霸气,不是灭天就是炼天的。”

    一旁季默摇着折扇,沉声道:“会不会,是天火门心中不服,想再起事端?”

    “不太可能。”

    泠小岚轻声道:“天火门若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再生事,自家宗门的名声便是毁了,还会落下故意挑拨仙魔对立的骂名。”

    “不管如何,此事决不能大意。”

    吴妄定声道:“霄剑执事,立刻带兵向前拦截!查看天火门一行是否有异!多带些高手!”

    “是!”

    霄剑道人立刻领命,刚要转身,却又顿住身形。

    霄剑目光如剑,刺向了那两名十凶殿凶人,身形一闪却将吴妄护在身后。

    “殿主小心!”

    “啧,啧啧,哈哈哈!”

    左侧那凶人道躯轻颤,却发出一阵阵怪笑。

    大长老举掌就要拍下,吴妄抬手示意,沐大仙护住林素轻,季默立刻站在乐瑶身前,示意乐瑶后退。

    那凶人慢慢抬头,满是血污的面容上带着几分冷笑。

    “无妄子,这次似乎是本座赢了。”

    吴妄微微皱眉,淡然道:“霄剑执事快去领兵,他不惜现身,应当是被咱们识破了计谋,尽快拦下天火门一行!”

    “是!”

    霄剑道人立刻冲出船舱,一声声吆喝此起彼伏,外围十数艘飞梭立刻开始调转方向。

    数十位仁皇阁高手直接横渡乾坤,先一步赶去天火门船队。

    那凶人嘴角笑容略微凝滞,冷然道:“本座不过是来欣赏欣赏你的反应,拖延?你未免太过自大。”

    “是吗?”

    吴妄手中长剑一抖,一颗头颅抛飞而起。

    那脖颈处,一缕缕黑气凝成了三尺长短的穷奇虚影,这虚影轻轻晃动,化作了一名中年男人的身形,与吴妄四目相对。

    穷奇虚影笑道:“不如让你身旁高手开个云镜,欣赏下本座用二十一万凡人魂魄缔造出的盛景。”

    大长老身形护在吴妄身前,见吴妄微微颔首,在穷奇背后点出了一面云镜。

    云镜所显,那数十艘天火门的大船诡异的停下。

    吴妄冷然道:“你又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

    穷奇笑道:

    “还想不到吗?本座不过是略施小计,安排了几个傀儡混入了他们之间。

    这可是本座想了许久才想到的法子,以凡人的怨念为引,配合本座的神通,只需他们道心存在半点缝隙,顷刻间便可将他们道心吞噬。

    怎么样?是不是很讽刺?”

    它话音刚落,云镜中画面突生变化,一艘大船涌出数十股仙光,大船轰然破碎,其内飞出上百道身影。

    “怎么回事!”

    一声大喝传来,天火门门主与数十高手冲到空中,表情错愕地看着那炸开的大船。

    他们此刻才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

    有几名中年修士急忙飞来,匆忙道:“师父!那船上的师兄弟们突然发疯!”

    “发疯?”

    天火门门主立刻就要向前,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抹乌光。

    好在这超凡境高手反应迅速,浑身撑起了强横的仙力,将那乌光与偷袭的弟子一同撞飞。

    “你做什么!”

    那几名弟子嘴角露出相同的冷笑,竟齐齐扑向天火门门主!

    周遭数十艘大船小舟齐齐炸开,数千身影包裹着团团黑气,带着一声声鬼哭狼嚎之声,朝天火门这十数位高手涌去!

    森森鬼影遮天蔽日,天火门门主与那数十位高手瞠目欲裂。

    云镜之外。

    吴妄额头青筋暴起,目光也难以保持平静。

    “穷奇,你今后绝无生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穷奇仰头大笑,又冷笑道:

    “无妄子,你不是一直觉得,自己善于谋略、知晓人心吗?

    经过你调解,天火门上上下下,道心为何还会出现缝隙,还会心有不服,还会不满?

    他们不给本座机会,本座的神通再强,那些凡人的怨念再厚,也不会如此迅速破开他们心防。”

    吴妄深吸一口气。

    穷奇抱起胳膊,笑道:

    “本座来告诉你,到底什么是人心。

    你觉得自己处置公允了,但他们没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就会觉得自己吃了亏,非赢即输、人心之理。

    人域的每个人都是以优越二字为食,你没让他们感觉到高人一等,早就习惯了对那些弱小宗门指手画脚的他们,心底就会觉得遭受了不公!

    这就是人心。

    所以说,你们人族比百族中任何一族,都好控制。

    无妄子你连这个都不懂,还想跟本座斗?”

    吴妄只是默然,目光透过穷奇幻化出的虚影,看向了云镜。

    仁皇阁的高手还没赶到,天火门众修士……已开始自毁。

    穷奇当真太过毒辣。

    暗中控制的都是那些未成天仙之人,或是刚成天仙、道心修为还不够之人。

    穷奇原本的计划,是让天火门撞向那家魔宗;

    这计划被吴妄和大长老识破,又立刻让天火门自毁。

    那些门人弟子发疯一般冲向了那数十位没被穷奇控制的高手,天火门门主不断喝问,试图将一名名门人制住,但所做只是杯水车薪。

    师杀徒,何等痛苦!

    一抹剑光划过天穹,霄剑道人已是赶到此处。

    少许笛声响起,又听琴瑟争鸣。

    数名出身玄女宗的天仙境高手齐齐出手,以音律传递静心法诀,试图镇压此地陷入魔障的天火门门人弟子。

    道道青蓝色的波纹划过云镜。

    吴妄面前,穷奇冷冷一笑。

    那数千浑身被黑气包裹的仙宗修士,动作整齐划一地抬起右手,或是抓着兵刃,或是凝出仙芒,尽皆对准了各自胸口,锁定了各自的元神、元婴之所在。

    穷奇笑道:“想与神斗,还想不流血?”

    噗!

    穷奇的虚影悄然炸散,一缕缕黑气迅速蒸干。

    被仁皇阁捉到的那三百多名凶人,但凡神魂有异者,此刻尽数化作血水。

    云镜所显,天火门数千修士同时摁下了手中兵刃,元神、元婴顷刻被毁,道道身影自空中砸落,血雨弥漫。

    那数十名天火门以及其他机甲仙宗的高手,此刻竟都愣在空中。

    吴妄闭上双眼,大长老立刻出手,将面前正化作血水的尸身直接燃尽。

    船舱中落针可闻,众人的目光尽数落在吴妄身上。

    吴妄面色有些发白,但随着几次呼吸,已恢复了正常。

    泠小岚道:“无妄兄……”

    吴妄抬手,示意她不必多说,只站起身来,走去了一旁挂着的地图前,负手静静而立。

    他手臂在轻轻颤抖。

    “宗主,”大长老道,“莫因恶人为恶而自责。”

    “此事我本可阻止,”吴妄低声说着,嗓音还算平静,“小岚在我们出发前已说过,仁皇阁查到边境过百凡人村寨突然空了……我其实有机会阻止。”

    季默道:“这凶神的手段,此前被我们都低估了。”

    “天火门……就这么毁了吗?”

    乐瑶嗓音有些轻颤。

    林素轻在角落突然开口:

    “按理说,穷奇控制了天火门上下,应该是要去找一家魔宗互拼,如此点燃仙魔两道战火。

    为了这个计划,他肯定也费了很大的力气,等到了今天这般合适的时机,让天火门上下道心浮动,才能轻易控制天火门。

    咱们……其实已经算是阻止了他的计划。”

    “素轻不必安慰我,输了就是输了,输多输少也没什么区别,损伤的终究是人域的实力。”

    吴妄闭目轻叹,心底突然划过一抹流光。

    二十一万凡人魂魄……

    边境村寨……

    他们如何将凡人无声无息掳走的?

    还有,十凶殿高手带杨无敌去总殿时,将杨无敌装入了法宝中,那似乎是能装人的法宝。

    穷奇的这般手段,绝非随意就可施展,此前定然是有较长时间准备。

    穷奇只是化身在活动,此事应当是由十凶殿完成。

    是了,杨无敌回归第四总殿时,刚好遇到了穷奇的化身!

    那些魂魄被处理之地,大概率就是第四总殿!

    那……

    前几天,大长老用云镜术不断探查这片区域,为何就没找到半点蛛丝马迹?

    最少也应该看到许多人进进出出才对。

    哪怕运人用的是乾坤阵法,阵法不需要消耗灵石吗?这么大的灵石消耗,如何完美隐瞒?

    可疑之处、可疑之处……

    吴妄目光在地图上不断滑动,瞳孔突然一缩,凝视着地图上接近于均匀分布的一个个字眼。

    那是……

    修行宗门,仙门、魔宗。

    吴妄突然扭头看向大长老,问道:“第四总殿有没有可能并不在荒山野岭,而是在哪家宗门的地下?

    又或者说,第四总殿就是人域中的哪家宗门?”

    大长老不由一怔。

    吴妄已是双眼放光,转身看向众人。

    “先不要想天火门之事,都打起精神!

    季默立刻去查,地图上这些宗门哪家擅长炼器,哪家能炼制出能装生灵的储物法宝!

    大长老,用云镜锁定这些宗门,找到可疑之处不要轻举妄动!

    他们有挪移大阵,要动手就必须全方位封锁乾坤!”

    “不用查。”

    季默快步向前,抬手点在了地图左上方,那‘长玉’二字之上:

    “这家长玉门擅炼器,有几位久负盛名的炼器大师,人域能炼制承载生灵储物法宝的宗门本就不多,这家宗门我印象很深。”

    吴妄问道:“这个范围内的其他宗门呢?”

    季默立刻道:“没有印象,都是些中小型宗门,很难供养得起炼器高手。”

    “来人!调长玉门的所有资料!”

    “少爷,我这里有一些简单的。”

    林素轻拿出几只小本本,迅速翻了一阵,找到长玉门的介绍送到吴妄面前。

    成立于万年前,但一直没有太出名的高手,一直到三千年前,门内连出天仙、走出两位炼器大师,成为久负盛名的炼器宗门。

    “三千年前……三千年前……”

    “宗主?”

    大长老在旁唤了声,手指点在云镜之上,一家建在半山腰、环绕着道道仙光的仙门,浮现在云镜中。

    正是长玉门。

    吴妄问:“可有什么异常?”

    “差些忘了宗主没修血煞道,无法感应到血煞之气,此地曾在短时间内死伤过诸多生灵,凝成了一些微弱的血煞。”

    大长老大袖一挥,云镜突然化作血色。

    原本一眼看去十分祥和的仙门,在这血色的底衬下,竟出现了森森鬼影。

    “船队正常回返仁皇阁,不要打草惊蛇。

    继续把长玉门,不,这个范围内所有宗门的资料调过来。”

    吴妄拿出一枚玉符,在手中掂量了一二,还是将其捏碎。

    近乎同时,埋伏在杨无敌所在十凶殿窝点附近的林祈与林家家将,悄然退走。

    又是夜幕时。

    吴妄、季默、泠小岚、林祈再次汇合,坐在一艘银梭中,悄然赶往长玉门所在之地。

    银梭中,十二位超凡境高手默不作声,霄剑道人目中杀机凛冽。

    长玉门方圆数百里内,二十余天仙境巅峰的高手静静潜伏,暗中观察。

    此刻,吴妄心底暗叹。

    若非穷奇说了个‘二十一万凡人’,他们也不可能如此顺利寻找到第四总殿之所在。

    他们对穷奇……实在是太依赖了。

    吴妄道:“各位前辈,稍后直接封锁乾坤,若有反抗者,确定其凶人身份后,格杀勿论!”

    “善。”

    “中!”

    “没毛病!”

    “天火门血债,先让他们偿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