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一百四十二章 《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内应》

时间:2021-04-19作者:言归正传

    www..,最快更新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自霄剑悟道,三天后。

    吴妄瘫坐在木椅中,整个人由内而外散发着一股浓浓的疲倦。

    他真的,一丁点‘感悟’都没有了。

    这些人域高手,真的够了!

    修道不是自己的事吗?

    为什么要把自己突破的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他一个刚登仙境的普通修士,能有什么‘真知灼见’、懂什么‘超凡归一’?

    “唉……”

    吴妄长长地叹了口气,一旁林素轻含笑飘了过来,拿着一只小木锤,在吴妄肩上轻轻敲打着,让吴妄舒服地轻哼了两声。

    当然,她要十分注意,不能让手指触碰到吴妄的肩头。

    胸口的项链还在持续散发神力。

    哪怕吴妄这三天,与数十位仁皇阁中的人域高手接触过,依然没被发现这般异常。

    他大概推算了一遍,按现在吸纳神力的速度,若不考虑自身‘阶段性饱和’,只需一年的时间,便可将项链中提纯过的神力尽数纳入体内。

    ——在提纯的过程中,原本的凶神神力缩水了三分之二。

    这对吴妄而言,其实百利而无一害。

    按母亲所说,凶神神力是掺杂了‘众生怨念’的神力;

    自己此前通过吸纳神子血脉、稀释过的凶神血、凶神精血,其内蕴含神力并不算太多。

    而自己此时在吸纳的,是一整头凶神的神力,很容易有什么‘负面作用’。

    母亲应当是及时发现了此事,才强行让那片小天地中闪耀星光,传声提醒、并激活了项链的功用。

    对此,吴妄已经没太多惊讶了。

    苍雪大人的正常发挥罢了。

    反倒是,神农老前辈将凶神神力锁住、并凝成那白色小花的神通,当真让吴妄有些惊异,越体会越能感受到其中的不凡。

    ‘大荒终究是众神的大荒。’

    身着白裙、伫立在星空之上的母亲如此说。

    ‘神灵伴道而生,与道共存,生而掌控所属之道,由此俯瞰众生、驱使百族,但也仅此罢了。’

    那静静坐在大地之上,眺望着云端天宫的老前辈如此说。

    “唉,啥时候能真的被捏肩?”

    吴妄目中满是感慨,瘫在木椅中如此说。

    林素轻抿嘴轻笑,让自己尽量避免笑出声来:“少主你睡着了,不也可以放松嘛?”

    “那有什么用?本少主的感觉和体验不重要吗?”

    吴妄扭头看了眼屋内,见沐大仙追着耳鼠跑来跑去,完全没有半点感悟的样子,心底暗自松了口气。

    虽然大长老已经急匆匆去闭关了;

    此前拉着自己论道的四十多位高手,有七八位也去匆匆闭关了;

    但大部分高手都很正常嘛,完全没有突破的迹象。

    吴妄心里明白的很,他们其实都是有各自的感悟、各自的境界,跟自己交谈之所以容易触发顿悟,其实只是自己有意无意间,给他们提供了另一个认知世界的思路。

    本质上,还是他们厚积薄发罢了。

    “少爷,要睡一会吗?”

    “睡不了,还要修行,”吴妄打了个哈欠。

    因吸纳神力的缘故,近来体修斗法战技可以稍停,但每晚还是要引星辰之力淬体,巩固星神血脉的‘主导’地位。

    这三年多又是传经、又是忽悠,吴妄对星辰大道也多了许多理解,会继续入定悟道。

    时刻不能忘却道境才是根本!

    自己走双法同修的路子,就是为了精、气、神三者增进,悠长的寿元与强横的战力……

    他全都要!

    几道人影踩着白云自远处而来,落在楼前十丈开外,对吴妄做了个道揖。

    是一位副阁主,带着几位高阶执事。

    吴妄起身相迎,与几人一阵寒暄,这位副阁主沉吟几声,委婉地说出了自己的建议。

    “无妄殿主,你看咱们有没有必要,办一场悟道大会?”

    “这,怎么说?”

    “无妄殿主的修为暂且不论,您的那些点拨,对于超凡境高手而言,当真是十分犀利……几位师叔师伯都对无妄殿主大加称赞……”

    “副阁主,此事就不必了。”

    吴妄回答地十分果断,笑容优雅且带着些距离感。

    他道:“我已经没有任何感悟了,最近也不会做梦了,成仙之前绝对不会跟任何老前辈聊天什么的了。”

    “无妄殿主,这可是让您名传四海、声震人域的好机!”

    哐!

    阁楼木门被狠狠关上,副阁主和其他几名执事被拒之门外。

    这名副阁主老脸上写满了纠结,但也只能轻声感慨,带人飘然而去。

    屋内,吴妄着实松了口气。

    “素轻,来客一概不见!就说我顿悟闭关了!

    有送礼的就收下,他们提的要求一个都不要答应!”

    林素轻微微欠身,软绵绵地应了声是。

    她刚想问,若是泠仙子来了,见还是不见;

    吴妄已跳去楼梯口,步伐轻盈地跑去了二楼,一溜烟没了踪影。

    ‘这个,应该是要见的吧?

    泠仙子那能算是客人吗?那是少主口中的好友,旁人眼中少主的准道侣呀。’

    林素轻捏着下巴略微思索。

    ‘可若直接挂上泠仙子的名头,又容易让人误会少主和泠仙子之间的关系。

    哼,他们本就没什么关系!’

    她拿出一只木板,在上面写了几行字。

    大意就是无妄殿主闭关,近来概不见客,但!

    年轻女仙除外。

    ……

    一处阴暗潮湿的地下洞穴中,身穿锦衣、头顶锃亮的壮汉,在心底叹了口气,表情却是一贯的肃穆。

    他叫杨无敌,灭宗宗主大人的贴身男护卫,灭宗主要非宗门产业灵石提供者。

    现如今他还有了两重身份。

    十凶殿第四总殿高阶干事、低等长老候选,以及仁皇阁安插在十凶殿的唯一内应。

    有一说一,他这几年在十凶殿,混的确实不错。

    最初掩护张暮山离开后,杨无敌就被抓住毒打了一顿;幸亏他十分机智、且那两名天仙好像是被血池污了心神、有点不太灵光,被他侥幸混了过来。

    代价就是,他在血池中浮浮沉沉了两个月。

    其他被抓来的元仙境、真仙境前期的魔道修士,在十凶殿血池中待上十天半个月,基本上元神也就被污染,自身也就堕落了。

    而他杨无敌,在血池中泡了两个月;

    血池中能诱发修士心神堕恶的‘法力’非但没有减少,浓度还强行提升了三四成!

    只要咱的心够黑,凶神就没有见针插缝的机会!

    对比两个月前后,杨无敌也没感觉自己心底的念头有什么变化。

    灭宗是他家,维护靠大家。

    宗主不当人,长老笑哈哈。

    在血池中硬抗了两个月,对他而言也是个巨大的挑战。

    心底不断有幻象产生,欲望每时每刻都在蚕食着他的道心。

    但宗主大人偶然闲谈时的几句话,却成了杨无敌的‘解药’。

    修魔修的是率真、是本真,修魔所追求的真物虽无法直接去描绘,却能去描述这个真物的对立面——虚伪、软弱、贪婪、纵欲。

    真正的魔,是不遵循世人所定下的条条框框,自身笑傲独行,不在乎任何人的理解,不在乎任何人的感激或是憎恶。

    他杨无敌早已立志成为宗主那样的魔头!

    又如何会在这肮脏的血池中,堕落为欲望的奴隶,堕落为凶神的打手!

    其实堕恶、恶坠、迷失自我什么的,也不是什么大事。

    主要是考虑到,自己如果真的迷失了,那以后就等于要跟宗主作对。

    宗主那是什么手段?

    宗主那是什么成分的魔道大佬?

    那不基本等同于自寻死路,说不定比死还难受。

    杨无敌只要一想到,他背叛了灭宗、背叛了宗主,又被宗主抓到……

    宗主把他全部灵石和法宝拿出来,当着他的面一点点敲碎,再在他大脑袋上敲开个洞,把粉末一点点灌进去……

    十凶殿血池,它就是个屁!

    如此过熬过了两个月,当杨无敌在血池中被提出来时,心底念头飞速转动,对着几人嘿嘿一笑,满是天真烂漫。

    ‘傻了,可以用了。’

    ‘这个真仙境巅峰的道躯还真是不错,几位大人应该会喜欢。’

    ‘不放心,还是再验证一二……’

    离开血池后又折腾了几日,杨无敌总算被十凶殿接纳,他被蒙蔽六识、带去了总殿中举行了的仪式。

    杨无敌见到大殿中那些跪拜的人影,不由得暗自嘀咕:

    ‘这些十凶殿凶人对十尊凶神的雕像叩拜也就算了,竟然还喊父亲。

    简直可笑,实在可笑,一点人域修士的骨气都不讲了吗?

    脸都不要了!’

    他嘀咕的正起劲,一旁传来了威严十足的嗓音:

    “到你了,选择一位父亲成为你的主父亲,每天都要上香供奉,其他父亲们每个月供奉三次。”

    杨无敌面露肃容,快步向前,双腿一弯就跪了下去,双手高举、趴伏,直接五体投地!

    他用雄浑的男低音喊着:

    “父亲!身为您过继而来的子嗣,我该如何向您表达我的敬意?

    愿卑微的我,能去亲吻您双脚踩过的泥土,让我嗅到泥土中那醉人的芬芳!

    啊!父亲!

    我愿成为您身旁的灰尘,愿成为您吐纳过的气息,愿成为您最忠心的奴仆!”

    当时,整个大殿都安静了,齐齐看着那个九尺高的光头壮汉,带着狂热、带着呼喊,三步一顶礼,口中呼喊着一句句他们想都没想过的赞美之词。

    杨无敌:……

    以前偷偷在那些杂书上摘抄下来的,本来准备面对宗主罚灵石时的‘马屁词’,刚好有了用武之地。

    结果就是,脱颖而出。

    杨无敌直接在众多新凶人中脱颖而出,得到了几位老凶人长老的刮目相看。

    从那开始,杨无敌就顺风顺水,仿佛找到了适合自己一展拳脚的舞台,在十凶殿中迅速站稳脚跟。

    每次凶人集会,都能看到他满含热情地赞美父亲们;

    每次外出执行活动,名单上也渐渐有了他的姓名,杨无敌也趁机与仁皇阁取得了联系。

    当时,杨无敌真的松了一口气。

    如此一来,自己又跟宗主大人站在同一阵营,且能为宗主大人做点事了。

    凡事不可能十全十美,做内应更是这般。

    为了得到一些消息、又不能引起旁人怀疑,杨无敌绞尽脑汁,甚至不惜以身饲魔,用自己强壮的身躯,去讨好那些掌握了十凶殿权柄的芳龄女凶人。

    那,是真的凶险。

    但回报也是巨大的,他不只是被迅速提拔、等阶飞窜,更是打听出了一个十分重要的消息。

    杨无敌把这个消息传递给了仁皇阁。

    为了掩人耳目,也担心他传信用的石头被截获,所以他画的隐秘了些,故意画的像是一个蒙着红盖头的女子,在旁边写了个‘君’字。

    君取国君、君主之意,意思是现在十凶殿做主的是女子,这女子大概长这样。

    ‘他们总不可能误会什么,觉得我找道侣了吧?’

    杨无敌微微一笑。

    其实他们如何理解不要紧,自己事后解释一句就足够了,要的就是‘传递消息’成为既成事实,佐证他内应的身份立场。

    做内应的岁月总归会觉得有些漫长。

    前后已近四年,杨无敌已隐隐快要突破。

    但他在拼命压制境界,避免自己突破到天仙境,在十凶殿被提拔、或是派他去做什么危险之事。

    杨无敌心里门儿清。

    此刻他要做的就是保持低调,站稳仁皇阁十凶殿两条船,并时刻牢记自己是灭宗之人,是宗主的护卫,如此已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关注v x推荐你喜欢的小说 领现金红包!

    强出头容易遇险、太高调容易被误伤,在十凶殿突破到天仙百害而无一利。

    相反,自己若是能在十凶殿被破灭后突破,既有内应之功、又有天仙境实力,到时抱紧宗主的大腿,给宗主争了脸……

    除了十凶殿中这些如狼似虎的女凶人,他还能缺啥?

    根据他如今掌握的情报,十凶殿总共四处总殿,第二总殿已经被宗主大人一锅端了。

    等第四总殿被端,他摇身一变,就是‘对十凶殿最了解的男人’!

    再坚持坚持,等在前路的,就是光、明、坦、途!

    正在那阴暗潮湿地洞中打坐的杨无敌脑后,顿时浮现出了一圈亮光。

    忽听传声:

    “杨干事,对方很快就会被送到此地大阵中,还请做好准备。”

    杨无敌表情木然地睁开双眼,轻轻点头,与身后数十道身影一同,拿出了一张漆黑的面具戴上。

    他此刻正在外出执行任务,这也是四年间第六次外出,每次的任务内容,基本都是打打杀杀。

    遗憾的是,杨无敌始终无法确定第四总殿所在的位置,每次进出都会被封闭六识,恢复对外面的感知后,已在总殿之内。

    阶位还不够,必须走到更高的位置。

    而这,就需要更多的功劳。

    漆黑面具后,杨无敌目中划过几分冷光;从此刻开始,他……木得感情。

    于是又取出了一只头套,盖住了自己标志性的光头。

    方圆数十里的荒山野岭中,灵气近乎凝滞。

    哨声此起彼伏,十多支埋伏的凶人队伍,数百名元仙、低阶真仙已绷紧了神经。

    突然!

    天地间传来霹雳声响,原本空无一物的天空中,一艘大船诡异地闯入这片天地,船身周遭还带着一重重乾坤波痕。

    显然,这艘御空的大船撞入了挪移大阵,瞬间被送到此地空中!

    大船之上,上百名仙兵立刻外出迎敌,十数股天仙境威压镇压六方!

    就听一声:“不留活口!”

    杨无敌立刻站起身来,带着数十道身影撞出土洞,与各处窜出的数百道身影一起,化作流光,直冲那大楼!

    更有数十道真仙境后期、天仙境的气息,自四面八方飞射而来,打出无边法力、扔出一件件法宝,朝那大船全力轰去!

    ‘十凶殿这次好大的手笔!这是要对付谁?’

    杨无敌心底暗自纳闷,前飞的速度自是故意慢了几分,目光在那大船上来回搜寻。

    突然间,这光头壮汉拳头轻颤,双眼瞪成了铜铃一般。

    在那大船靠后,被十几位魔修高手护持的蓝袍青年,不正是宗主大人的兄弟,他们灭宗的小护法,那个季家独苗……

    季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