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一百四十一章 剑修之悟,悟王之名

时间:2021-04-19作者:言归正传

    www..,最快更新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离开那片小天地时,刘百仞和霄剑道人总是忍不住看向吴妄的脖颈。

    他们当然不是觉得这脖颈生得漂亮。

    ——当代男人脖颈之美的巅峰,应属北野大浪族的少主。

    他们只是好奇吴妄脖子上的项链,想知道这是哪般宝物。

    吴妄发现母亲给的这条项链有提纯神力、存储神力的妙用,也是毫不客气,直接取了三朵‘白花’的神力存放其中。

    将这项链戴在身上,吴妄就能感受到那精纯的神力如天地间的灵气一般,汇入自己全身各处;

    时刻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身躯在变得更为强横!

    众神赐予力量,着实比自身修行,来得太过容易,又太过轻巧。

    还好,这种迅速变强的快感,吴妄在修行祈星术时已经历过一次,不会因此就迷失在众神那一声声‘靓仔’的呼唤中。

    光芒闪烁,他们三人已回到了地下练功场。

    吴妄扭头看了眼身后,所见只是平整的石壁,又不由想到了那座大殿上静静坐着的十多道身影。

    他们身形大多有些虚淡。

    他问:“刘阁主,那些前辈高人……”

    “人域底蕴。”

    刘阁主平静地说了句,满是深意的看了吴妄几眼,又笑道:

    “此间事了,本座继续闭关参悟大道去了。

    无妄,你接下来可要安心修行,莫要胡乱走动,将所得的力量纳入自身,才是最要紧的。

    这每两日一次的陪练,暂时就不要搞了,等你感觉自身到瓶颈了,或是吸纳不动了,可直接找霄剑一同来此地。”

    霄剑道人有些不满地嘀咕道:“那意思就是我反正要随叫随到呗?”

    “咋的?不服啊?”

    刘百仞扭头瞪着霄剑,骂道:“你这家伙怎么就是死脑筋,为师给你点机缘,你还嫌弃上了!”

    霄剑道人堆了个假笑:“无妄殿主随时喊贫道呀,现在边界无战事,贫道也没太多事情做。”

    吴妄拱手道谢,连说一定,却也没想多麻烦霄剑道人。

    强求来的毒打,没有劲。

    刘百仞将他们两人带出地下,这次选择在自己的住所闭关,径直将他们推了出去。

    吴妄再次对霄剑道人道谢,霄剑道人连说不用,又对吴妄使了个眼色,与吴妄去了一处角落中,布置了几层结界。

    “无妄殿主,贫道问你一件小事。”

    “前辈说就好。”

    霄剑道人笑道:“你这喊人怎么这么乱,你喊我师父前辈、阁主,我师待你也如小辈一般,你就喊我一声道兄道友就是了。”

    吴妄拱拱手:“道兄,道兄。”

    霄剑道人背着手,沉吟几声,小声道:“无妄殿主你可能还不了解我。”

    吴妄:……

    这话怎么听着有那么一丢丢可能不正经的歧义?

    还好霄剑道人下句说的不是有关‘深入了解’的话语,而是看着吴妄,问道:

    “你跟星神的关系是?”

    “这个……”

    吴妄一时有些难以回答,毕竟如今知道母亲大人身份有异的,只有神农前辈。

    而且,这是绝对不能泄露出去的消息。

    霄剑道人背负双手,凝视着吴妄,缓声道:

    “贫道走的修行路,讲究的是心性本真,以眼见为真、耳听为实,不可人云亦云,亦不会觉得师父说了什么,贫道便完全相信什么。

    贫道对无妄殿主并没有恶意,但自此前师父找到贫道,让贫道相助无妄你修行,并告诉了贫道你真实身份,贫道心底就有个疙瘩,一直迈不过去。

    所以贫道就托四海阁的友人,多问了一些有关北野之事。”

    吴妄嘴角露出少许微笑,却是抬头凝视着霄剑道人,问:“道兄莫非觉得,我对人域有害?”

    “不。”

    霄剑道人目光十分复杂,叹道:

    “这也是贫道说这些话时,心底最为隐痛之处。

    贫道……我虽不知具体,但从师父和风冶子阁主的回信中得知,你为人域做出了绝强的贡献,这般贡献甚至可以让两位阁主以命相换。

    可贫道依然想问,也必须要问。”

    “问什么?”

    “身为北野有记载的数万年来,祈星术最快晋升月祭之人;

    身为那隐隐已有主导北野局势之能的熊抱族唯一继承者;

    大家好 我们公众 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 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 年末最后一次福利 请大家抓住机会 公众号

    身为祈星术与人域修仙法第一个同修之人,甚至还有了这般匪夷所思的金龙化身,可吸纳神力强大自身……

    道友,你来人域的目的是什么?”

    吴妄:“我……”

    “无妄不要忙着随便找个理由打发我。”

    霄剑道人抬手立誓,以自身之道的名义立下誓言,若将吴妄与他所说的话语泄露给第三人,则大道自行崩陨。

    霄剑目中满是苦涩,低声道:

    “无妄,你就跟我交个底,到底为什么来人域?若说为了寿元,能直接汲取神力的你,似乎也缺不了寿元。”

    吴妄向前踏出半步,低声问:“当真要知道?”

    霄剑道人凝视着吴妄,自身后退半步,“当真要知道!”

    “确定要知道?”

    “确定要知道!”

    “好!”

    吴妄昂首挺胸,双手背负在身后,气势不凡地道一声:“我来人域,就是来找道侣的!”

    “诶?这?”

    霄剑道人着实一愣。

    那种感觉,就跟他打起精神,准备好了去面对腥风血雨、面对惨淡未来,却发现向前走了一步,就柳暗花明、小桥流水!

    霄剑道人顿时急了,还不断跺脚,粗脖子红脸在结界内喊着:

    “你这算什么理由?

    人域跟域外人族的关系不准备讨论一下吗?大荒未来格局不准备聊一聊吗?

    我为了跟你聊这个,这几天把北野的发展史都看完了!

    我还恶补了有关那个新崛起星神教对你们北野格局的影响!

    还花了珍藏几千年的道酒,跟风阁主弄来了大量独家消息!

    你就告我,你来人域相亲来了?”

    “不错,”吴妄一本正经地说着:“我可以对星神起誓,这真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不是,你……”

    “道兄。”

    吴妄面露肃容,凝视着霄剑道人,缓声道:

    “北野与人域不同,北野的民风淳朴、各方面发展也不如人域,也正是因为这般,我们有着洗尽铅华、保持纯真的优势。

    道兄我问你,生灵的第一要务是什么?”

    霄剑道人眉头一皱,仔细思索,几次欲言又止。

    吴妄道:“是生?是活着?是生存?”

    “不错,第一要务就是生存。”

    “错了一半。”

    吴妄缓声道:

    “这个问题,要从两个角度来看。

    第一个角度是个体,也就是你、我这般单个人族;另一个角度是族群,也就是大荒百族这般个体的聚合。

    在讨论你我这般个体时……来,我们边走边聊。”

    霄剑道人缓缓点头,两人身周包裹着结界,在此地园林小路上漫步浅聊。

    吴妄道:

    “在寿元有限这个前提下,个体繁衍就是族群延续的保障,就是生灵必须遵循的第一要务。

    我们的后代都带着我们的特征,这就是血脉的延续;

    假若我们将血脉理解成一种基础的、按某种大道进行拼合的微小颗粒,这些微小颗粒的组合方式,就决定了血脉的不同。

    总体的相同决定了我们是一个族群,细小的不同决定了每个个体的不同。

    人域修行法将寿元拉长之后,反而阻碍了人域人族去思考修道之外的各类事物……”

    少主的嗓音越发温润空幻;

    霄剑道人的面容越发凝重郑重。

    片刻后,这道人已是双手揣在袖中,身体微微拱着,下意识执了弟子之礼。

    刘百仞的阁楼中,正要闭关的阁主大人,满是纳闷地看着这一幕。

    他当真想听听两人在那说什么,但霄剑毕竟是他的亲徒弟,做师父就算能破开徒弟的结界,也该尊重徒弟的隐私。

    半个时辰后,吴妄与霄剑道人漫步绕了一大圈,回到了吴妄的住处附近。

    吴妄笑道:“道兄此时可还觉得,繁衍之事,那般简单吗?”

    霄剑长长一叹,言道:

    “听无妄一席话,方知天高、始知地厚,我此前竟是那井底之蛙,抱着几本前人的典籍,就觉得自己有了斤两。

    是啊,去繁存简,抛开一切繁琐,去看最本初的冲动,最本初的愿望,最本初的需求,反而能让你我更贴近于自然。

    可无妄,我还是有些不解。

    难不成人域当前这般状况,其实是走错了吗?”

    “不,人域的路不能说对错,只能去讨论走的远近。”

    “远近?”

    “来吧,咱们再走一圈。”

    吴妄做了个请的手势,在刘百仞、林素轻、沐大仙的注视下,与霄剑道人一同再次被结界包裹。

    他们两个继续漫步走着、聊着,时不时会露出几分微笑,时不时会有几分争论。

    又,半个时辰后。

    两人散掉了身周结界,霄剑道人看吴妄的目光已满是崇敬,直接一个‘对折级’道揖。

    “多谢无妄殿主指点大道。”

    “不敢当,”吴妄也做了个道揖,温声道,“咱俩只是讨论一些问题罢了。”

    “不敢多打扰无妄了,”霄剑道人道,“稍后无妄若需有人陪练,请务必找我,也算让我道心能安宁一二。”

    吴妄含笑点头,拱拱手,转身潇洒离去。

    ‘这要再忽悠不住,那就只能扔苹果砸他脑袋了!’

    霄剑道人轻轻叹息,转身背起双手,朝着总阁另一端自己的住处赶去。

    ‘诶?贫道最初,好像不是要问这些……但他说的着实太有道理了。’

    回去的路上,霄剑道人细细品着吴妄的话语,尤其是那几句:

    “最原始的冲动,其实是最强大的驱动力,生存与繁衍就是这般。”

    “繁有繁的好处,以繁琐的规矩,构建出稳定的结构,其实是族群发展的必然结果。”

    “用最繁复的构造,保护着最纯粹的心性,这不就是人域修士追求的境界?

    当道境越发高深,所追求之物也变得越发纯粹,反过来说,让自己越纯粹,道境也越容易提升。”

    “繁与简,其实是不断发展的,繁琐的极致便是归于简,而简单事物的延伸与积累,必会导致繁的出现。

    就如道友的剑,尚未达到繁的极致,如何归于简,如何归于一?”

    霄剑道人前行的身影,突然停下了。

    他站在一片竹林旁,立在那平整的石板路上,双目没有任何神色,自身宛若泥塑。

    ?

    ‘师父,弟子想修剑道。’

    ‘为什么?’

    ‘用剑多有范儿!’

    霄剑道人右手虚握,一把长剑落在他掌心,向前一刺、一撩,开始做着简单的剑招动作。

    因他沉浸剑道已过漫长岁月,此时每一招,似乎都带着某种道韵。

    刺、劈、云、抹、挂、撩、绞、挑、点、崩、截……

    一套没有关联与承接的基础剑招,被霄剑道人反复演练,而在演练的过程中,招式开始连接,开始出现了用招套路,且套路不断繁琐。

    不多时,他身周出现一道道虚淡的幻影,这些幻影演练着繁杂的剑招。

    霄剑道人自身静静而立,苦苦思索,满是追忆。

    不知何时,他露出几分微笑,轻轻舒了口气。

    “师父,你教错了。”

    阁楼中的刘百仞脸一黑,差点就要冲过去质问,怎么就教错了。

    “剑道的极致,并不是先做加法、再做减法。”

    霄剑道人喃喃自语:“剑法的最高境界,也并非是简单一句无招、归于道。

    削减剑招以至于无招,不过是落了下乘。

    真正的无招,其实是这般。”

    霄剑道人闭上双眼,长剑向前一划,没有任何法力加持,甚至没有半点剑啸之声。

    但下一瞬,他额头蹦出了道道虚影,这些虚影持剑而舞,将霄剑道人从修行至今所有的剑招、御剑之法,同时施展开来。

    剑招越来越多,剑势越来越繁杂。

    那片竹林无声崩陨,霄剑道人身周虚影占据了方圆百丈之地。

    若从空中俯瞰,那是一个规整的圆,其内的幻影已不可计数,已呈山呼海啸之势。

    乒!

    霄剑道人手中的长剑突然崩碎,自剑尖至剑柄末端,尽数化作了粉末。

    他却含笑并起剑指,指尖轻轻一震,周遭虚影崩塌,化作一缕缕流光朝他指尖汇聚,凝成了一把七彩斑斓的剑刃虚影。

    “繁的极致,便是简。”

    “大道终归一。”

    “人剑无须合一,道为剑,道为我,我为剑。”

    “用剑,不帅气吗?”

    “最纯粹的心性,就是想要出剑啊。”

    霄剑抬起右手,剑指前点。

    仁皇阁外围数层阵壁同时破碎,本是蔚蓝的天空突然出现了一道浅浅的划痕,千里之外云路崩碎,数千里外出现了一股狂风,吹散了连绵阴云。

    仁皇阁各处,一道道目光落在霄剑道人身上。

    这中年文士模样的超凡剑修,嘴角带着温和的笑意,慢慢睁开双眼,自身竟没有半点威压、半点气息波动,宛若凡人一般。

    超凡境后最关键的一步,他迈过去了。

    “师父,这才是寒光一剑,但这并非弟子之道尽头的那一剑。”

    霄剑道人转过身来,对着站在远处阁楼前的吴妄深深作了三个道揖。

    “多谢无妄殿主指点!多谢无妄殿主指点!”

    言罢,他转身踏步而去,脸上写满了陶醉,目中满是满足。

    吴妄见状也是露出几分微笑。

    人域又多一高手,还是上限堪比刘阁主的高手,着实不错。

    不过自己也要注意一些了,不能再为了忽悠别人说这些理论出去,这次是好的结果也罢了,万一走火入魔,那岂不是害了旁人?

    又多了个强力盟友,不错,真……不……错……

    唰!

    唰唰唰!

    一道道身影突然出现吴妄面前,乾坤剧烈动荡,空气荡起了一层又一层涟漪。

    数十位老人、老妪站在吴妄眼前,满是殷切地看着吴妄。

    吴妄下意识后退半步,这群老前辈齐齐向前踏出半步。

    吱呀——

    木门被拉开,沐大仙满目复杂的看着吴妄。

    侧旁血光闪过,大长老淡定地拦在了吴妄面前,却非背对吴妄,而是背对那众老人,说出了一句此地诸多高手的心声。

    “宗主,您有空吗?要不咱们也去……走一圈?”

    吴妄额头挂满黑线。

    ……

    与此同时,季家后院的一处暖阁中。

    季默将手中玉符放在桌面上,面露犹豫之色。

    一旁有位姨母劝他:“莫要多想这些了,此事我们季家该做的已经做了,若强行干涉,反而会引出更多麻烦。”

    “是啊,咱们季家该做的已经做了,又是派人,又是出面讲和,又是百般找关系,请高人现身去说服他们。”

    季默揉揉眉心,低声道:

    “仁皇阁规矩在前,咱们也不能坏了规矩。将门直接干预宗门纷争,也是人域的大忌。

    但姨母,我不能看瑶儿受苦。

    季家该做的都做了,但我这个女婿也不能就此什么都不做。”

    暖阁内十多道身影各自陷入沉默。

    “不如问问无妄殿主。”

    “这与无妄兄有什么干系?”

    季默摇头道:“朋友之间不应以利相交,这是你们教我的道理。”

    “可……”

    “我已经决定了,自身与乐瑶共进退,季家莫要继续牵扯其内。

    若我连自己的结发妻子都护不住,今后也没资格执掌季家,更没资格说要保护你们。”

    季默站起身来,目光说不出的坚决,自身环绕着淡淡的威严。

    “莫要多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