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一百三十八章 吴妄续道神农诺!【中杯】

时间:2021-04-19作者:言归正传

    www..,最快更新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无妄兄在修什么?’

    偷偷观察吴妄久了,泠小岚不由泛起这般疑惑。

    若说闭关悟道,绝大多数时间应该都是入定打坐、沉浸于大道之中。

    但吴妄却鲜少入定,只是在不断捧卷阅读,翻来覆去地研究着功法典籍。

    偏偏,吴妄的神情颇为专注,身周道韵偶尔也会有起伏变化,又像是有所感悟。

    ‘莫非无妄兄也有些迷茫?所以想在先皇典籍中找寻到自己的路径?’

    泠小岚仔细琢磨,觉得应当就是如此。

    她却不知,吴妄此刻并非是在为他自己寻找修道的路,吴妄此刻心底唯一的念头,却是……

    吴妄循着伏羲遗物、循着那一篇篇后人增补的伏羲功法典籍,寻找着这位先皇在天地间行走的背影。

    其时,燧人崩陨,天宫反攻。

    燧人氏大战无数岁月而得来的人域之地,几乎转瞬被天宫收服,众神耸立于天地间,意图将人域的火种压灭,将火之大道收回。

    伏羲氏自此站了出来,与火道相融,独面众神而将他们一步步迫出南野之地。

    河图洛书演八卦,阴阳并立证空冥。

    这位人域先皇以自身无上的才情,演化大道、诠释天地,为人域整理出了系统的修行之法,让人族有修行资质者,尽数踏上了自强之路。

    若说燧人氏是开疆拓土,奠定了人域的疆域。

    这位伏羲氏与他的追随者们,便是在人域的疆域上,立起了一根根天柱,撑起了一片能让众人仙挺直胸膛、直面神灵的天地。

    逼得天宫只能用下三滥的手段,封锁人族寿元、减缓人族繁衍的速度。

    人域直至今日,修仙功法都未能跳出伏羲氏所构画的框架。

    那张八卦图,应当是让帝夋难以安眠之物吧。

    但伏羲氏终究是寂寞的。

    他与帝夋遥遥相对过漫长的岁月,背后是那些注视着他的同族,脚下是缓缓旋转的八卦,头顶是一片苍茫的天空,但身旁却没有一个同行之人。

    同时代的人族俊杰,追不上这位先皇的步伐,甚至都无法理解这位先皇的构想。

    更有甚者,先天八卦图中所蕴含的奥义,还有大半未被人域后来者开启,反倒是以八卦为序、创造大阵,让大阵自行演绎其内玄妙之理。

    吴妄若只是北野的少主,或是南野人域新起的才俊,看这些时,也是看不懂的,会如同看天书般。

    但吴妄有个优势,就是上辈子带来的思想,以及来大荒之前就已成型的认知观念。

    这给吴妄提供了一个更为广阔的视角。

    【伏羲氏本不想承接火之大道,想以自身之道冲破黑暗。

    但时不我待,为了庇护人族,伏羲氏只能放弃求索自身之道,在人族危难时刻站了出来,执掌火之大道,击退众神与百族。

    火道,在伏羲氏所感悟的世界中,只是一种状态、只是一条道则,只是八卦中的‘离’卦,阐述着事物的程度变化。

    悲剧的是,火之大道又成了伏羲氏的枷锁,以至于这位先皇推演出了万道,自身却始终无法超脱。】

    吴妄在一面石板的背面,发现了用上古文字所写的道纹,其内容大抵是这般:

    道为何物?

    天地如何而来?

    天地的归处在何处?

    道纹不只能承载信息,还可承载少许书写道纹之人的心境。

    吴妄的手指拂过这面石板时,心底听到了那寂寥无奈的轻叹声,仿佛看到一位披头散发、穿着麻衣的老者,在岁月长河中上下求索,俯仰天地、探寻真理。

    冥冥中,吴妄背后仿佛出现了一名身着宽袍、面容憔悴的老者,握剑指天,醉酒高呼: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上下未形,何由考之?(注1)

    伏羲氏没有寻找到那个能回答一切问题的答案。

    又或是寻到了,却无法用言语去描绘,无法将之记载于道纹,无法将其描绘于八卦盘上。

    伏羲消逝前能做的,只是将打开那无尽道藏的钥匙留给人族,将这份时隐时现的路径留给后来者。

    读完藏经殿顶层宝库中所有的伏羲残存典籍,吴妄没有去参悟,没有去感受,也不知自己在这件事上花费了多久,只是坐在那,目中满是茫然。

    再去看面前这画像,吴妄心底一片空旷,宛若一片死寂的星空。

    而当星空中出现了一抹亮光,仿佛涨落时凭空出现的一丝丝光辉,一幅幅画面纷沓而来,一张八卦图填满了灵台。

    炎帝令的火光在闪耀,但这份光亮与这一面八卦盘相比,已是有些黯淡。

    伏羲氏所想的,从来不是什么火之大道。

    伏羲氏所求的,是天地背后的至理!

    那是一条能描绘万道,能洞穿万道,能诠释万道的至理!

    ‘真的寻到了吗?’

    吴妄不由轻声问询。

    他凝视着伏羲氏的画像,却仿佛看到了伏羲氏静静地站在星空之中,背负起双手,嘴角露出了释然之微笑。

    就仿佛燧人氏见到面前枯木飘起一缕青烟时,嘴边露出的笑意。

    又仿佛是神农老前辈背着药篓,回看来路已被栽满谷物百草时,那塞满了倦色的笑容。

    吴妄闭上双眼,坐在那静静感受着。

    他已察觉不到岁月流逝,感受不到天地间大道的存在,沉入不了星空。

    他就如同一座独木桥,横跨在未名的虚空之中,两侧隐隐有光芒在闪烁。

    到此刻,吴妄才知,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对这个世界观察的角度,自己的认知,自己随着上辈子记忆残存下来的思想与观念,是多么的宝贵。

    那是沉淀了五千年的光芒,是大江大河哺育的璀璨;

    是逐鹿之野焚红了天陲的战火,是剑扫六合、唯我独尊的气概,是文人骚客抱石投江的一跃,是孔孟老庄于动静之间的求索。

    这一瞬,吴妄身前背后浮现出两片星海。

    前方的星海中,走出了三道身影,那是人域曾经、现在的脊梁。

    背后的星海中,浮现出了一道道虚影,而这些虚影只是静静站立,又一位骑牛的老者缓缓向前,诵一声:

    吴妄却已是招来一面石板,手中握住一把短匕,在泠小岚有些慌乱的目光中,自伏羲先皇所留石板之上,刻下了数篇经文。

    自己老家蓝星与大荒世界的关联如何,此时而言并不重要。

    吴妄只知,此刻的人域若求生存,需要对伏羲先皇的修道理念进行延伸,需要开创出比伏羲先皇最鼎盛时代还要强盛的修仙时代!

    不知何时,吴妄回过神来。

    前方是伏羲氏的画像,面前摆着两张刻了几篇经文的石板。

    随之,吴妄拽过了第三只石板,略微沉吟,已是再次提笔书写。

    【万法终有其变,万道终有不变。

    天地先有而神灵后生,大道先立而生灵后存。

    盖天地与道诞生于虚无,天地为事、为物之总,风霜雨露、山湖云海具由细微聚拢,万物于天地间恒无静。

    道为规则、为法则、为人理、为心念,为生灵理解天地之所以为天地,而道与生灵尽归于天地之间,离天地则失其意……】

    洋洋洒洒数百字,吴妄将自己近来的感悟尽数写在此间。

    伏羲先皇所开创的修道体系,其实就缺了一句‘道生一、一生二’的修行总纲,来揭示道境最终的路径。

    吴妄这段时间的找寻、这段时间的品读,就是为了找到这个缺口,找到人域修仙法的瓶颈。

    待吴妄停下刻写,将三面石板摆在面前,仔细读了一遍,心底泛起重重感悟,嘴角露出少许微笑。

    此刻他已知晓,自己的精力并不会白费。

    感受到泠小岚的目光,吴妄问:“仙子,咱们来这多久了?”

    泠小岚在旁轻声道:“三年又九个月。”

    “这么久?”

    吴妄怔了下,唏嘘道,“我还以为只是过了数月。”

    泠小岚踩着仙光而来,妙目带着几分光亮,凝视着吴妄,轻声道:“你一直在悟道之境,又是摆弄,又是书写……还写在了先皇陛下手书过的石板上。”

    “这个,”吴妄此刻才回过神来,看着面前这三块石板,一阵无言。

    自己会不会因为破坏人域文物被老前辈打一顿?

    “这是什么?”

    泠小岚轻轻眨眼,注视着石板上的文字,又轻轻咬了下嘴唇,读了几句就愣在那,不由得细细思索、仔细品味。

    那些文字不只是语意藏了大道至理,文字本身也是吴妄此前道境的折射。

    泠小岚忽地闭上双眼,静静站在那,身周环绕起少许仙光。

    吴妄露出几分微笑,忽觉疲倦感自灵台弥散开来,不由得抬手打了个哈欠,自顾自地走去角落,盘腿坐了下来。

    人域高层总不至于真的怪他弄坏先皇的遗物吧?

    这也不算乱涂乱画啊。

    伏羲氏没来得及对后人表达的,刚好用《道德经》中对‘道’进行诠释的部分进行整合;

    自己后面添加的观点,也是为了引导他们尊重客观事物,辩证地看待修行上的问题。

    嗯……

    最终效果如何,还是要看各位高手是否能有所领悟了。

    少顷,泠小岚睁开双眼,抿着嘴唇飞到吴妄身旁,对吴妄做了个道揖,径直盘腿坐下,身周仙光凝成一只光茧。

    刚成仙没几年的泠仙子,此刻又有了颇深的感悟。

    吴妄坐在那‘小憩’了一阵,不知又过了多久,突然被刘百仞的嗓音吵醒。

    “这!这怎么就直接把感悟写在石板上了!

    我的小祖宗哎!这可是伏羲陛下的手稿,这写的什么这是?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

    刘百仞突然皱紧眉头,道心悠然颤了一下,凝视着这些字眼,又不禁抬头看向伏羲先皇的画像。

    这位仁皇阁阁主道心之内,自行浮现出阴阳、四象、八卦之图,浑身法力宛若浪潮般涌动着、翻滚着。

    他匆忙后退,又用一层结界将三面石板包裹。

    这是……

    刘百仞转身看向吴妄,却见吴妄面色疲倦,在闭目沉睡;泠小岚身形陷入仙茧之中已在突破边缘。

    甚至,他这个步入超凡已有漫长年岁,自身之道已无限接近于圆满的人域高手,那枯寂的灵泉涌出了潺潺细流。

    他当真想把吴妄倒提起来,用力抖上几抖,想看看这个被陛下称之为忘年交的小金龙,还能掉出什么惊喜!

    刘百仞立刻盘腿坐了下来,心神拉满,却又强迫自己不陷入悟道之境。

    像他这般高手,一悟道动辄就是数十年、上百年。

    此刻他在推演那几篇经文,在感悟吴妄所写的数百字,将其内蕴含的道理提出部分,散在心间,滋润着自身大道。

    片刻后,刘百仞双手轻颤着站起身来,对着吴妄做了个道揖,转身急匆匆离开藏经殿,又将藏经殿的阵法完全开启。

    半个时辰后。

    “陛下,您看!”

    “嗯,”神农氏静静凝视着那三面字体,不多时突然拄着木杖笑了两声,又在身周撑起结界,在其内仰头大笑,笑不能停。

    刘百仞在旁静静站着,嘴角也带着少许微笑。

    半天后,藏经殿顶层多了数十道身影,他们围在那三面石板前观摩了一阵,随后就近打坐。

    这藏经殿顶层多了一只只光茧。

    吴妄与泠小岚早已被挪走,有神农前辈出手,自不会将他们惊醒。

    此次三年又九个月的‘非悟道’闭关,着实让吴妄累的不行,一觉睡过了七八个时辰,方才睁开惺忪睡眼。

    他立刻警觉地跳了起来,因为发现自己所处的位置是个陌生的大殿角落。

    但扭头就看到了一旁打坐的神农老前辈,刚提起来的心顿时放下了大半。

    “泠仙子呢?”

    “在静处闭关,”神农慢慢睁开眼,身周道韵自行内敛,玄妙晦涩、不知何境。

    神农突然问:“道从何来?”

    吴妄淡定地一笑,坐去了神农面前的矮桌旁,“伏羲前辈托梦了。”

    “嗯?”

    神农一阵皱眉,面色复杂地注视着吴妄,叹道:“你当真,让我不知该说什么好,人域承你大恩,如今对抗那天宫又多了两成希望。”

    “两成?这么多?”

    “不抵超凡境,不明你所写经文之意,众妙之门,道不可道。”

    神农目中满是感慨,“真是托梦得来的?”

    “你看,”吴妄双手一摊,“我自身道境毫无变化,若是我自己领悟出来的这些道理,现如今最起码也是个天帝级的高手吧。”

    “不错,”神农微微点头,又盯着吴妄看了一阵,“那为何伏羲先皇要托梦给你?”

    “这就是人品和气质问题了。”

    “莫要贫嘴,此事关系人域乃至大荒的未来,更会产生无比深远的影响。

    无妄,你应该知晓的,那几篇经文将会对人域修仙法产生哪般影响。”

    神农注视着吴妄,正色道:“老夫问过刘百仞他们,他们一致觉得,想将你立为伏羲先皇的继道者……”

    吴妄连连摆手,笑道:“这就算了,此事莫要传出去。”

    “怕被天宫针对?”

    “一方面是这般,另一方面,这些东西并非是我所悟。”

    吴妄凝视着神农,正色道:

    “我只是个搬运之人,托梦的是伏羲先皇,这也是先皇当年未能来得及告诉前辈你们的理念。

    前辈不觉得吗?

    人域修仙法之所以在伏羲先皇之后,再无较大的跃升,根本原因就在于,大家只会去遵循,而不去怀疑。

    大道是不断演变的,天地也是不断变化的,若人域的修行理念停滞不前,灾祸自会降临。

    前辈,那几篇经文算是我赠给人域的。

    同样我也希望,今后若我北野遭遇天宫威胁,人域若有余力,能出手相护。”

    “此为盟约?”

    “不,只是一点希冀。”

    “善。”

    神农缓缓点头,正色道:“这几篇经文的价值足够换得人域无条件庇护北野,若北野遭袭,人域既会牵扯天宫战力,也会派遣高手相助北野。

    此为人皇之诺,亦为人域之许!”

    吴妄站起身来,左手攥拳抵在胸口,“多谢人皇陛下。”

    “莫谢了,终究是欠了你莫大的人情。”

    神农含笑说着,又道:“此事且不论了,老夫会严命刘百仞他们死守秘密,将那经文说成是伏羲先皇残篇。

    无妄,你自身可要什么报答?”

    “报答什么的言重了,”吴妄在袖中摸出那把星辰矿芯剑。

    神农一把夺了过去,笑道:“你看,还要给人域这么大的礼,老夫当真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吴妄咬牙道:“帮我把它用人域炼器法锻造一下!搞个顶级仙宝!最好能增幅星辰道!”

    神农前辈不由笑眯了眼,将矿剑收了起来,言道:“需三个月,老夫去找人域第一神匠替你打造。”

    “第一神匠?”吴妄顿时来了精神,“谁?”

    “怎么,想挖墙脚?”

    神农得意的一笑,悠然道:“还有其它想要的没?”

    “让我看看精卫!”

    “给,”神农抬手一点,一团云雾出现在吴妄面前,其内流光一闪,迅速没了踪影。

    吴妄抬抬手,却也只能意犹未尽地轻叹了声。

    还有一两百年才能相见……

    他道:“她在哪?”

    “这不可说,”神农温声道,“不必担心,你安心修行就是,我会让刘百仞将人域最好的体修之法传授于你。

    除此之外,老夫珍藏多年的灵丹灵草,也给了刘百仞一份。

    你此次对人域的相助着实太重了些,老夫绞尽脑汁也只能给你这些好处。”

    吴妄啧啧一笑:“没事,都是小婿应该做的。”

    “这是两码事!”

    神农表情肃穆地道:“稍后若有机会,老夫会出手为你捕猎其他凶神,你以赤诚待人域,老夫自是投桃报李,就算是用天宫的神力灌,也要将你灌为一方高手。”

    “行吧。”

    吴妄有些意兴阑珊、双目无神,总觉得心底一阵空虚。

    神农又淡定地加了句:“助你摆脱运道神的诅咒,解除怪病。”

    吴妄眼中顿时燃起了熊熊火焰!

    他差点就说出自己其实还有《和光同尘》、《上善若水》、《虚极静笃》、《道法自然》等篇能勉强背上来。

    当然,他忍住了。

    这些好东西,自是要可持续利用,一下给人域展示太多,人域众高手也容易消化不良。

    “来,”神农氏宽袖拂过,面前矮桌上多了几碟小菜,两只酒盅,“咱们爷孙喝一杯。”

    “岳父您跟我客气啥?酒盅换新的了?”

    “这是,五万年份的酒盅啊,老夫轻易不给人用。”

    “我觉得新物件其实也没事……好家伙,这是多少人用过了?”

    “喝不喝?还有,谁是你岳父?年轻人不要乱喊。”

    “喝,喝,咱各论各的就是。”

    ……

    天衍玄女宗,后山某处秘境。

    那氤氲的仙池旁,玄女宗宗主净月静静盘坐,寸步不离这仙池半步,仙池左右还有十多名老妪静坐,将此地包围了个水泄不通。

    便是一粒沙尘,也不可能靠近此处仙池半寸。

    忽有老妪驾云而来,在十多丈外躬身行礼,传声道:“宗主,仁皇阁副阁主来访,说是有一段经文要亲自交到宗主手上。”

    “哦?”

    净月并未睁开双眼,一缕仙光自她身周飘起,在背后凝成了另一个‘净月’。

    却是用了化身之法。

    这化身离了此地重重大阵,驾云朝玄女宗前殿而去,而净月本体丝毫未动。

    池水中,那一团氤氲的灵光已比数年前明亮了许多,能隐隐间其内被先天胎膜包裹的小小人影。

    …………

    注1:出自屈原《天问》。

    注2:悟道章节、非内层世界观,文内出现的桥梁、两片星海等是具象的写作手法,世界观要到后面一步步揭露。

    这章其实挺费心力的,虽然网文被人称作快餐文学,但我也想尽自己的努力追求更棒、更立体的阅读体验。求订阅,求月票!继续码字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