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一百三十一章 少主的特制长裤

时间:2021-04-19作者:言归正传

    www..,最快更新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深夜时分,仁皇阁总阁吴妄的住处,林素轻在二楼静室忙前忙后。

    她将一口玉缸摆在静室正中,激活其上刻印的禁制;按刚才来送药的那名前辈叮嘱,在玉缸内加了六成清泉水,又将各类灵药碾碎、依次添加,维持禁制开启,等待药水恢复清澈。

    “素轻——”

    沐大仙打着哈欠、小巧的身子靠在门框旁,纳闷道:“咱这是要煮了出题哒吗?”

    “药浴!这个是药浴呀!”

    林素轻取了一方手帕,擦了擦手上的药液,解释道:“少爷在修炼,回来之后要进行药浴,辅助修行。”

    东方沐沐有些不明所以:“药浴不是体修们弄的吗?出题哒脑子那么好用,不走灵修吗?”

    “这个……反正这些药挺贵的,泡一泡肯定有好处。”

    林素轻笑了声:“少爷的想法,我们也不能多问呢。”

    两人说话间,忽听有陌声嗓音的呼唤自窗外传来:

    “素轻仙子,还请出来接下无妄殿主。”

    随之便是吴妄那虚弱到极点的嗓音:

    “不用,我自己上去就行,劳烦两位前辈护送这数十丈了。”

    “殿主您可以吗?”

    “老夫扶您进去吧。”

    “不用不用,我就是脱力了……”

    林素轻眨眨眼,连忙跑向了楼梯口,恰好看到吴妄关了屋门、摇摇晃晃走了几步,扶着一处椅背慢慢坐下。

    “少爷你怎么了!”

    林素轻面露急色,与沐大仙一同冲到吴妄身旁;她想去搀扶又不敢出手,只能用法力将吴妄包裹住。

    此刻的吴妄面色虽红润,但浑身上下弥漫着浓郁的疲乏感,眼皮已在不断打架。

    吴妄喃喃道:“素轻,带我去药浴。”

    “哎,”林素轻答应一声,用法力托起吴妄赶去二楼静室。

    此刻她才注意到,吴妄身上的衣物已换成了仁皇阁仙兵最常见的盔甲。

    到得二楼,吴妄径直跳到了那玉缸中,将上身战甲脱下扔到一旁,光着膀子瘫坐在药水中,打了个深沉的哈欠。

    他连打坐的力气都无了。

    “没事了素轻,让我在这泡一晚。”

    “少爷,您不把裤子脱了吗?会不会难受的紧。”

    吴妄勉强睁开眼,道:“你不出去我怎么脱……”

    林素轻脸蛋微红,嗓音都有些轻颤,却犹自说着:“您跟我还这般正经,这不是正常该侍奉的嘛。”

    哇!

    沐大仙用两只小胖手捂住脸,手指之间,那两只乌黑大眼无比明亮。

    “呼——噜噜——”

    玉缸中已是起了鼾声。

    吴妄头一歪,坐在那疲倦地睡了过去;些许灵气朝着他流动,身体自行吸纳水中那些滋补的药力。

    林素轻眨了下眼,若有所思地站了一会,便提着沐大仙出了静室。

    她请沐大仙用仙力封住此地,又开启了这幢小楼自带的聚灵阵法,将灵气尽数引到了吴妄所在的静室。

    吴妄睡了四个时辰,醒来后精神抖擞,那一缸清澈的药汤已再次变得浑浊。

    怕林素轻收拾起来麻烦,吴妄指尖点出一缕火焰,将其内药渣废水直接燃尽,却不伤玉缸分毫,没有半点水汽扩散。

    这一手控火的功夫,自是得益于他那堪比真仙高手的神念。

    脱下这湿漉漉的长裤,吴妄换了身舒适的衣物,站在窗台透了口气,在法宝中拿出一瓶自北野带出来的清水,仰头灌了一口。

    昨天,被修理的挺惨。

    以后跟强者对决,总不能一直计算着退场时间。

    难不成,他还要放块会‘滴滴’乱响的红宝石在胸前?关键时刻提醒自己快要到时间了,要么放大招拼一把,要么就赶紧逃命?

    战斗效果拉满。

    吴妄笑了声,也是被自己脑补的画面逗得一乐。

    刘阁主说得不错,利用星神血脉淬体是正途,完全依赖星神神力变身不妥当。

    前者是让自己变强的捷径,后者只是自己拼命时的后手。

    体修也是修行的一种。

    灵修是修本我之心,体修是修本我之身;其实所有修士都非完全单修一样,所谓灵修和体修都是互有偏倚。

    只是因灵修更能与大道贴合,与自然相近,提升道境较为容易,斗法有手长的优势,因此成了人域的主流修行方式。

    让吴妄颇感遗憾的是,昨夜只是挨揍和熬打力气了,没有接触到凶神尸身。

    起码先给他验验货嘛。

    “少爷?”

    林素轻在房门处探了个头,小声道:“身体好点了吗?”

    “昨天就是体力透支了,只有让身体彻底疲倦,才能找到突破上限的契机。”

    吴妄收起水囊,板起脸来,冷冷一笑。

    “咱们昨天的事还没了。”

    “那、那个,嘻嘻,这个!”

    林素轻故作恍然状,“啊,我还有事没做完!”

    “冰封。”

    一个简单的小祈星术,冰寒气息弥漫在小楼各处。

    林素轻保持着提着裙摆、身体微微前倾的姿势,被封在了方方正正的冰块内。

    吴妄还贴心地,在她胸前背后留了一指宽的缝隙。

    虽然筑基后的修士都有内周天,不会憋死,但还是要防她一手,免得以后她说自己不长了,全怪他冰封导致热胀冷缩。

    “啧啧,你跑啊,坟头管理员。”

    吴妄背着手溜达了过来,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地打量着,又用手指比划,在这里刻几个字,在那里画个王八……

    艺术,源于童心。

    吴妄正自得意,突然捕捉到了三楼沐大仙房间传出的嘀咕:

    “把人定住了就做这些呀?”

    这个瞬间,某少主额头挂满黑线,看着面前的冰块,忽然间就有些索然无味。

    仿佛尘世间的一切美好,都成了那干净的纯白。

    没意思。

    吴妄背起双手,对着眼前冰块吹了口气,转身朝楼下踱步而去。

    冰块消散。

    林素轻目中满是不忍,抬手想喊住吴妄,却又只能抿着嘴角,注视着他一步步离去的背影。

    那个给少主下了怪病的先天神,心眼儿坏透了!

    以后非要骂她一顿不可!

    “沐沐!咱俩今天好好谈谈!”

    林素轻板起脸来,提着裙摆冲向二楼,还让东方沐沐撑起了一层结界。

    少顷,阁楼前。

    吴妄换上了一身亮色‘功夫服’,伴着鸟鸣微风,有模有样的打起了太极拳。

    提前适应老年生活,主动放弃年轻人生?

    不,他在琢磨上辈子的修行理论,能不能在大荒走通。

    打倒杏眼女神,夺回男人雄风!

    ……

    与此同时,人域东北方向,某座繁华大城正中的大宅内。

    笼罩该府邸的大阵无比润滑,其内装潢也称得上富丽堂皇,一看就是大富大贵的人域豪门。

    最引人瞩目的是,此地女眷众多,后院巡逻仙兵都是女子,莺莺燕燕、环肥燕瘦,让人目不暇接。

    一处宛若殿宇的暖阁中,季默季公子张开双手,任由两名美貌侍女忙前忙后,为他整理长衫的褶皱。

    又有女侍卫在旁捧着玉符,念着刚得到的消息。

    “咋回事?”

    本是有些无聊的季默,突然就来了精神。

    “无妄兄现任仁皇阁刑罚殿代殿主?因破坏了穷奇侵入仁皇阁,立下了大功劳,并顺势将十凶殿奸细一扫而光?”

    那女侍卫笑道:“公子,其内讯息是这般写的。”

    “这?哈哈哈哈!”

    季默一阵欢乐,言道:“我就说,无妄兄无论走到哪都不会无名,好可惜,没能跟着无妄兄去混点功劳。”

    那女侍卫嗤的一笑,又道:“公子,那穷奇能钻入道心缝隙之中,潜伏于修士心魔之下,您若是去了,保不准就没那薛开龙什么事了。”

    “哎!此言差矣!”

    季默板起脸来,正色道:

    “我道心怎么会有缝隙?平日里就算被人冷嘲热讽,本公子都是微微一笑,虽然喜好美色,但也只是逛逛花楼。

    若是那穷奇敢来刺探本公子,那本公子非要让他知晓知晓,什么是生灵大乐!”

    周遭各位侍女面红耳赤,却是接连开口:

    “公子,您今天是要去相亲的,这话可不能乱说了!”

    “就是呀公子,您平日里总是去花楼那般地界,我们自小伺候您到现在,也不见您动什么心思,您还老是去外面。”

    “我们不要面子的吗?您知道城里知道您风流之名的修士,都是怎么说我们姐妹几个的。”

    “可难听了。”

    “这不是……咳!”

    季默老脸一红,一个转身,从两名侍女的魔爪中逃了出来,笑道:“那位姑娘什么时候到啊?”

    女侍卫道:“好像已在城中了,您还是先一步去约定之地等着吧。”

    “嗯,”季默淡定地点点头,走到一旁墙壁前,两旁侍女拉开帷幔,露出了满墙折扇。

    从仕女图到山水画卷,从露骨画作到意境高远的佳作,从极致色彩到简约笔墨,此地折扇可谓应有尽有,与每一套衣物的搭配都有讲究。

    季默取来一只山水画折扇,搭配着这套青蓝长衫、雪白内襟,迷倒了府内府外不知多少花季少女。

    这次相亲,祖母很是重视。

    昨晚还特意召见他过去,叮嘱他与人姑娘好生言说,万不可失了礼数。

    季默自是知晓的。

    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路,就算相亲不成,那也要给对方留下个好印象。

    今日相亲,他这边跟随的家长是二姨;二姨性情温柔、言谈举止颇为得体,能给季默加分不少。

    两人并未带随从,漫步朝约好的酒楼赶去。

    一路上,二姨都在夸那女子是如何天资聪颖,如何国色天香,其修道资质又是如何如何出众。

    因为已有十多次相亲的经验,季默将自己所听到的话语,在心底打了个对折,并加上一句:

    对方家世不错。

    到得季家早早包下的酒楼,季默与他二姨刚进门,就听身后传来了几声吵闹声。

    那宛若黄鹂轻啼的女声道:

    “爹我不要去见这个季默!我才不要找道侣!那可是个风流浪子!”

    又听有个粗狂的男声叹道:

    “哎呀,瑶瑶,你怎么能这么说!

    季公子已经浪子回头,主动向季家主母恳请成家,此前更是在几家花楼前当众发誓,这次错不了的。

    你就当给爹一个面子,见一面不满意咱就回去了!”

    “我见过他啊,人皇宴上看到过了!”

    哦?这位还是熟人?

    季默微微一笑,甩开手中折扇,撩了下身前一缕长发,迈步走出酒楼,故意将自己最为满意的侧面展露给了来人,口中吟道: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这是无妄兄上次劝说万才道人时所做的诗词,他记下了……

    于是,半个月后。

    ……

    无妄殿主的阁楼前,温暖的阳光中。

    吴妄瘫在躺椅上,浑身上下软绵无力,像是被抽干了所有力气。

    最近半个月,他隔天就要去找刘阁主对练。

    每次对练主要分为两个阶段——先授课,再挨打。

    这位刘阁主也算是人域当代前十、甚至前五的大高手,被斩杀的那头凶神,就是刘阁主与几位超凡合力的战果。

    且,刘阁主已经有不少弟子,这些弟子中,修成超凡的都有四五位,实力绝不容小觑。

    这般高手指点自己,吴妄自是要把握机会。

    玩归玩,闹归闹,修行可开不得玩笑。

    这才半个月,吴妄已经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力量上限、对力量的掌控力,都已经有了小幅度提升。

    另,抗打击能力大幅跃升,并且熟练掌握了瞬间调运法力护持被击打之处的技巧。

    当然,对这位刘老师,吴妄也有着少许不满。

    刘阁主让他忘掉北野战技,从最基础的拳脚开始练起,多少有瞧不起北野战技的意思。

    自家亲爹、熊抱族熊悍,若是拥有跟刘阁主相同的力道,两者互拼可不一定谁输谁赢。

    哼哼。

    “少爷!”

    林素轻哼着小调从屋内跳了出来,手里还端着一件衣物,“你看!”

    “什么……”

    吴妄有气无力地回了句,见林素轻已将那衣物抖开,一条棕色长裤出现在眼前。

    少主大人面薄,下意识扫了眼周围。

    “收起来,让人看见多不好意思。”

    “哦,”林素轻将长裤抱在身前,献宝一般凑上来,“您摸摸这个料子。”

    “料子怎么了?”

    吴妄有些不解,入手却觉得这布料软绵轻柔,又似乎没有太多重量。

    林素轻得意地介绍着:

    “这是用千年凶兽食蜃蚕的蚕丝编制而成的布料,不惧火,可随心拉伸,还可抵挡灵识和仙识探查。

    最大的好处,还是它入水之后不会有黏连感,您每次回来药浴都穿着裤子,我看着都有些难受,以后换上这个就好了。”

    吴妄眼前一亮,打起精神将裤子接了过来,在手里反复揉搓。

    “给我来几十条备用。”

    林素轻脚下一滑,震声道:“这材料很难找的!人家花了不少才换到一点!没有几十条!最多只有几条!”

    “咱们又没钱了?”

    “自是有的,但也要省着花呀,几十条一样裤子不是浪费嘛。”

    吴妄道:“几十条裤子怎么了?人季兄储物法宝里面还有几万条仙裙呢!”

    “咦,好恶心。”

    “怎么就恶心了?你要尊重人家的喜好!长袍跟裙子,基本构造不都一样吗?”

    吴妄将裤子盖在身上,几句话就像是用尽了所有力气,软绵无力地道一句:

    “我稍后让仁皇阁弄些蚕丝就是。

    素轻去给我做些餐饭,我现在不吃饭,力气都补不回来了。”

    林素轻答应一声,刚要问菜谱怎么定;可她话还没开口,阁楼前方竟同时飞来数名仙兵,扎堆落在小楼十丈外,齐齐低头抱拳行礼。

    “拜见无妄殿主!”

    吴妄坐起身来,正色道:“何事?”

    这四名仙兵对视一眼,一人立刻道:

    “殿主,天衍玄女宗来信,天衍圣女泠仙子想来仁皇阁总阁为殿主贺喜,不知殿主是否有时间一见。”

    吴妄道:“当然有时间,让仙凡殿那边办手续就是,还请不要为难泠仙子。”

    “是!”

    又有仙兵道:“副阁主派属下来问,那万才道人该如何处置,其他五名神子今日都已转到了刑罚殿中。”

    吴妄微微点头,言道:“此事我稍后便去处置,可有什么急事?”

    “有的殿主,”一名仙兵小声道,“季家公子季默刚刚到了总阁,此时正在会客殿中等候,他说有十万火急之事来找您商量。”

    “不见,下一个。”

    不!

    那仙兵着实愣了下,但他刚要退走,就被一旁仙兵抬手拉住胳膊。

    最后的仙兵拱手将一枚传信玉符递上,林素轻向前接过,呈到了吴妄面前。

    “殿主,这是季家家主给您的传信,也是说十万火急。”

    哟?季兄相亲果然出问题了?

    吴妄顿时……不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