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一百二十九章 恭迎殿主登位!

时间:2021-04-19作者:言归正传

    www..,最快更新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半年,前后只用了半年。

    仁皇阁总阁,已经彻底干净了。

    两颗耀眼的新星照耀在仁皇阁总阁的天空,在有心人的宣传下,其中一人的声势直逼炎帝令的公开持有者林祈。

    薛开龙,这个让十凶殿恨到牙龈出血的男人,即将晋升为仁皇阁七阶官职,领走仁皇阁某殿副殿主之职!

    虚假的人域之星:某不知名的魔宗宗主。

    真正的人域之星:将门世家子弟,人域最强捉奸公子,十凶殿奸细毁灭者,能通过蛛丝马迹就能寻找到案件真相的新一代仁皇阁高层——薛开龙!

    吴妄对此毫不介意,甚至还有点想笑。

    晋升大典当日。

    阁楼中,吴妄自窗边的躺椅上缓缓醒来,身周道韵微微飘散。

    “少爷,”林素轻自侧旁飘来,“外面今天可热闹了,说是正在搞什么晋升仪式,您不去看看吗?”

    吴妄叹道:“喧嚣是他们的,我只有我的真理罢了。”

    “哈?”素轻额头冒出几个问号。

    吴妄直白了当地解释道:“不去,今天不能出风头,避免以后被凶神针对,事情都安排好了。”

    林素轻眨眨眼,略有些不明所以。

    沐大仙自二楼探了个头,小声道:“我刚感受到了师父的道韵,我师父也来了吗?”

    “风冶子前辈吗?”

    吴妄笑道:“我听刘阁主说,是要请他过来看一场大戏。”

    “宗主。”

    门外传来大长老的呼唤声,林素轻赶紧跑去开门,将大长老迎了进来。

    今日的大长老格外精神,一身血色长袍,血色长发随风飘舞,苍老的面容上皱纹,都比平日里少了许多。

    他进门就问:“今日您不去晋升吗?”

    吴妄道:“不去。”

    大长老纳闷道:“那牌子上不是写了您的名字吗?”

    林素轻笑道:“您老还特意收拾了一番?”

    “今天的事有些麻烦。”

    吴妄斟酌着语句,待大长老开启结界,方才缓声道:

    “咱们现在不能登场,起码要等尘埃落定后我再现身,其他事交给两位阁主大人处理就是。

    两位也都是人域的老油……咳,老牌强者了,用不着我出太多风头。

    大长老,来喝杯茶?”

    “自当遵命,”大长老眯眼笑着,负手走到吴妄座位旁,摄来一只木椅坐下,与吴妄聊起了最近半年灭宗几家新开法宝铺的经营状况。

    林素轻捧来两盏香茗,点上了熏香,并施展了小法术送来徐徐微风。

    东方沐沐对吴妄告假去给风冶子问安,吴妄自是不能拦着,还叮嘱沐大仙离那薛开龙远点,最好看都不要多看。

    “宗主,这半年怎么回事?”

    大长老小声道:

    “别人不知宗主您的品性,老夫是知晓的,您自然瞧不上仁皇阁什么六阶、七阶官位。

    但阁内总是有人传,您在打压那个薛开龙……

    老夫偶然听到一些,就想着去与他们辩论,可又怕暴露了宗主的身份,这才隐忍到了今日。”

    吴妄笑道:“打压他?如果薛开龙没问题,我不只不会打压,还会向仁皇阁力荐。”

    “哦?这怎么说?”

    “大长老开个云镜看这就是,算算时辰,那边应该快开始了。”

    吴妄笑道: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低调、低调、再低调,尽量不吸引对方的仇恨。

    倒不是怕了那幕后之人,只是觉得单纯没有必要。”

    大长老含笑点头,抬手画了个圆圈,嘴上说着:

    “老夫倒是不擅长用云镜之法。”

    然后这面云镜呈现出了清晰到毛发可见、甚至能看到一些小仙子肌肤毛孔的画面!

    ‘不行’这两个字,在灭宗显然是被重新定义过的。

    吴妄看向画面所显,却见仁皇阁主殿前的空旷之地,已站了数千名修士。

    殿门上挂了一道横幅,上书:

    。

    吴妄的名号排位,已是被薛开龙压在了后面。

    这让大长老面露不满。

    吴妄笑道:“大长老莫急,继续看就是。”

    他话音刚落,大殿中走出了数位老者,为首两人一胖一瘦,自是人皇陛下的左膀右臂,仁皇阁、四海阁的两位阁主。

    看那刘百仞,龙行虎步、虎背熊腰,一身土黄长袍顿显自身威严,胖脸不苟言笑时就显得异常沉稳。

    再看那风冶子,鹤发童颜、宽袖长衣,那白衣之外搭配着灰色的长褂,仿佛有清雅二字环绕自身。

    两位阁主各自做了个请的手势,一左一右于殿门前入座。

    两位仁皇阁副阁主向前几步,坐在了较靠下的位置。

    一旁又有修士搬来了长案,摆放在了大殿台阶下,长案之上放了一枚‘扩音’用的宝珠,搭建了一个简单的‘讲话台’。

    不只是在此地数千身影,在仁皇阁总阁各处,执事们、仙兵们,男女老少都将灵识、仙识投到了此处。

    薛开龙此刻就站在第一排,表情还算平静,但嘴角的笑容总归是压抑不住。

    在那遥远洞府中的凶神穷奇,此刻已换了一身衣袍,坐在了一处宝座上,身旁摆了两坛好酒。

    人域做官也不错嘛。

    这比打打杀杀要舒服的多了,若非他不敢亲自过去,当真想去人域闯荡闯荡,从小兵开始做起,一步步走到阁主的位置。

    那想必会更加有趣。

    穷奇嘴角笑容更为浓郁,浓郁之中还带着少许狰狞。

    今日之后,就是他寻找下一个猎物之时,若是能控制人域一二超凡……

    “晋升大典,正式开始!”

    一位仁皇阁执事高声呼喊,穷奇立刻打起精神,亲自掌控着薛开龙的神魂、身躯。

    那执事喊道:“请薛开龙、无妄子向前来!”

    薛开龙?穷奇举步向前,走了几步才发现无妄子并不在此地,有些迟疑地停下步伐。

    负责主持今日大典的女执事也纳闷道:

    “无妄子大人何在?”

    “啊,无妄子对本阁主告假了,”刘百仞笑道,“让开龙上来讲几句吧,今日他才是主角。”

    薛开龙抱拳行礼,也不推辞,大步流星地走到了书案后,踩在白玉阶上,看向仁皇阁众仙。

    一种难以言喻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一晃已是半年有余……”

    当下,薛开龙发表了一阵慷慨激昂的演讲。

    他先是自谦了几句,又感谢了仁皇阁给他这个机会,再穿插了一些自己来仁皇阁时所遭遇的阻扰、家人的不理解……

    总之,走到今天很不容易。

    不少感性的芳龄老仙子听的眼角湿润。

    而在人群后方的薛开龙父母,目中满是感慨。

    吴妄的阁楼中。

    大长老满是疑惑地看着当前的画面,小声道:“宗主,这个薛开龙当真有问题?”

    “你看看,”吴妄笑道,“这都被骗过去了吧?”

    摇椅后,林素轻双手端在身前,纳闷道:“少爷您不是说,这里会有大戏上演吗?这不也没事吗?”

    “我这没喊开始,大戏怎么上演?”

    吴妄笑了笑,在袖中拿出一枚玉符,在薛开龙说完最后一句感谢词,拿起玉符道一声:

    “各方注意,开始吧。”

    林素轻和大长老不由得盯紧了面前的云镜。

    众仙云集的晋升大典上,薛开龙做完道揖刚要转身走回人群,那长案左右仙光连闪,突然出现了四位老者。

    超凡境威压镇压而来,薛开龙脚下出现了一圈仙光。

    薛开龙面容有些许错愕。

    在场的众仙也是疑惑不解,都不知这是怎了,平日里极少露面的几位大人竟然一起现身。

    “各位稍安勿躁,开龙也稍安勿躁。”

    刘百仞身形自殿前站起,对风冶子做了个请的手势,风冶子扶须颔首,起身跟随。

    两大高手走到薛开龙身后,让远在不知多少万里外的穷奇,额头不由沁出少许冷汗。

    刚才浸入薛开龙元婴操控薛开龙……此刻这代入感,着实太强了!

    刘百仞朗声道:

    “今日特请来四海阁阁主做个见证,我要对大家宣布一件大事,给开龙颁个奖!”

    众仙齐齐安静了下来,注视着自家阁主。

    有更多仙人将目光投向此处,便是不少闭关的仁皇阁高手,同样也停下修行,关切地注视着此地。

    刘百仞背着手,向前慢慢溜达,嗓音传遍仁皇阁各处:

    “人心这两个字,自古最难捉摸。

    各位也知道,仁皇阁因最初反应不及时,被混入了诸多十凶殿的奸细,这些年来本座一直十分头疼,各位也为此颇感不安。

    这是本阁主的失职,本阁主在此检讨。

    幸亏啊,这半年来,薛开龙穷尽其能,将一名名奸细辨识了出来,而今本阁主可以对外宣布!

    我们仁皇阁总阁,已经没有十凶殿之人了!”

    话语一顿,刘百仞高声道:

    “将我为开龙准备的奖赏搬上来!”

    一旁有几名壮汉扛着一只大木箱跑来,将木箱摆在了长案前方。

    刘百仞负手笑道:

    “诸位可知,这天地间有一只异兽,善于窥见人道心的缝隙,善于找到人心的弱点。

    开龙的这般本领,不输那头异兽!

    为此,本座命人打造了这个特殊的奖赏!”

    言说中,刘百仞抬手对着那木箱拍了一掌,那木箱直接化作碎屑,露出其内光芒闪耀的异兽雕像。

    这异兽,宛若猛虎多了一双羽翼,脖颈修长、面容狰狞,保持着仰头长啸的姿势,一股凶悍气息扑面而来。

    薛开龙表情有些懵,双目略有些茫然。

    众仙也有些反应不过来,看着那头异兽,总觉得这异兽看着有些面熟。

    “这不是十大凶神之首的穷奇吗?”

    “阁主,咱们将薛开龙大人比作凶神……这是不是有一丢丢的不妥当?”

    “穷奇确实善于窥探人心呢。”

    刘百仞朗声道:“不错,这就是——金穷奇奖!”

    噗!

    吴妄的小楼中,大长老一口茶水扭头喷向侧旁,目中却带着几分精光,已是隐隐猜到了事情缘由。

    就听云镜中,持续传出刘百仞的嗓音:

    “开龙,向前去,把这赏赐扛回去吧!”

    “阁主,”薛开龙面色有些尴尬,低声道,“属下觉得这奖赏太过厚重,着实受不住,还请阁主收回成命。”

    “怎么?”

    关注公 众号

    刘百仞迈步而来,站到了薛开龙面前,温声道:“本阁主觉得你受得住,且受的十分妥帖,去,将奖赏搬起来。”

    薛开龙面容有些僵硬,却只能朝着侧旁走出两步,双眼注视着那金穷奇像的背部,抬手想摁上去。

    不对,其内有困锁神魂的大阵!

    明白了,薛开龙这一瞬突然明白了!

    他早就暴露了!

    他一个天宫之神,兢兢业业、如履薄冰,花了半年的功夫,呕心沥血将十神殿安插在仁皇阁内的奸细拔除干净了。

    自己却早已暴露了,被当成了猴戏在看!

    这仁皇阁是在杀人诛心,是在把他穷奇的脸摁在地上反复摩擦!

    他!

    哒,一只白净虚胖的大手突然摁住薛开龙的手腕,将薛开龙的左手压向那金色的穷奇像!

    薛开龙豁然扭头,双目瞪着刘百仞,突然张口发出一声怒吼!

    刘百仞身周金光闪耀,已是将薛开龙摁向金色雕像;薛开龙头顶立刻窜出一团黑雾,这黑雾转瞬间凝成穷奇的形貌,对着金色雕像狠狠喷出一口烈焰。

    刘百仞甩手将薛开龙扔到一旁,身形略微后退,任这穷奇像炸开。

    周遭仙光闪耀,数位超凡同时出手,一只仙光囚笼将穷奇的那缕神魂困在半空。

    大殿前一片哗然!

    吴妄住处,大长老已是站起身来,隔着云镜对穷奇的虚影怒目而视。

    吴妄却是微微皱眉。

    怎么,跟自己之前彩排的不一样?

    此刻的刘阁主实在是太强势了,本来是该骗薛开龙举起雕像,直接将穷奇神魂抽离,如此就可十成把握护住薛开龙。

    此刻那薛开龙也被两位仙人摁住,看样子还留下了一命,也不知伤势如何。

    当然,薛开龙惨了点,但视觉效果确实比自己安排的那场‘文戏’要好很多。

    吴妄笑道:“刘阁主搞凶神心态也是有一手的。”

    “是对凶神太过痛恨了吧。”

    大长老叹道:“仁皇阁阁主大人追随人皇陛下,与天宫、与十凶神对抗了这么久,自是恨不得将凶神扒皮抽筋。”

    “嗯,”吴妄点点头,舒服地靠在椅背上,“让刘阁主过把瘾吧,薛开龙应该不至于毙命。”

    云镜所显,大殿前群情激奋,众仙对着被挂在半空的穷奇神魂破口大骂。

    那穷奇神魂似被锁住了,此时便是崩散自身都做不到,用一双猩红的凶目注视着各处,不断咆哮。

    那目中除却愤怒,还有少许……失落。

    刘百仞已站到了长案之后,微微抬手,各处的喊声迅速安静了下来。

    “诸位,前仇不算,先喊三声!谢穷奇道友出手剪除十凶殿凶人!”

    “谢穷奇道友出手剪除十凶殿凶人。”

    “谢穷奇道友出手剪除十凶殿凶人……”

    “谢穷奇道友出手剪除十凶殿凶人!”

    喊声最初稀稀拉拉,第三声时已是声震九霄,众仙沸腾。

    穷奇怒吼一声,骂道:“刘百仞!本座一时大意,竟被你这大耳贼算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刘百仞仰头大笑,目中满是快意,笑道:

    “穷奇,没想到你也有被本座算计的一日,十凶神中最狡诈之凶,怎么也不行了?”

    穷奇开始不断挣扎,一缕缕黑气有溢出的架势。

    刘百仞张开左手,轻轻一攥,穷奇的这一缕神魂径直炸碎,在空中化作缕缕黑烟,被侧旁照来的金光直接蒸干。

    “刘百仞!本座一定会让你后悔莫及!刘百仞!何等奇耻大辱!”

    穷奇的咆哮声渐渐淡去。

    刘阁主却只是撇嘴一笑,淡然道:

    “说的就跟,此前本座给你杀本座的机会,你就会不杀本座一样。”

    随之又仰头大笑,连呼痛快。

    一旁风冶子目中满是羡慕。

    仁皇阁众仙各自露出几分微笑,不少老人目中满是快意,念头都通畅了许多。

    十凶神亲手帮仁皇阁拔除了十凶殿的奸细,这也是一段大荒奇谈了。

    有仙人搬来一张椅子,刘百仞淡定地入座,缓声道:

    “想必各位看到这一幕已经知晓了,薛开龙是被穷奇所控,能寻到人的道心缝隙,也是凭穷奇的手段。

    穷奇想做什么,自是再明显不过,它不过是想借此进入咱们仁皇阁高层,获取有关咱们人域的诸多隐秘。

    借穷奇之手除十凶殿之奸细,这般奇策也并非本座想的。

    本座在解释此事前,先声明几件事。

    其一,穷奇寻到的那些奸细,确实是奸细,穷奇想要借薛开龙的身份走到仁皇阁高层,没有在这方面留下任何把柄。

    本座与一位小友做过详细验证,没有冤假错案。

    其二,薛开龙以及薛开龙此前身周聚起的各位同僚,也是穷奇的受害者,稍后本座会亲自为他们诊断,是否有凶神留下的暗伤。”

    众仙齐声道:“阁主仁义。”

    “来,给大家看看这半年来的小部分留影。”

    刘百仞在袖中取出几只留影宝珠,用仙力托到了空中,其内浮现出了清晰的画面。

    最先出现的画面,是薛开龙·穷奇在盘问仁皇阁可疑仙人的情形,画面中清晰捕捉到薛开龙暗中做下的小动作,引黑气自地下钻入那些奸细脚底,破坏其心防……

    画面不断流转,一幕幕都是薛开龙·穷奇在仁皇阁活动的情形。

    两颗留影宝珠播完,画面突然停顿。

    正看的津津有味的众仙意犹未尽,齐齐看向阁主。

    刘阁主笑道:

    “本座今天也做个不地道的事,本来答应了那家伙不对外公开此事,但着实,不愿他的功劳被埋没。

    各位可知,算穷奇的计策是谁做的?”

    风冶子笑道:“无妄子小友?”

    “不错,正是无妄子小友。

    穷奇已不在此处,此地也没了仁皇阁奸细,本座就给诸位看个明白,这半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刘阁主手指一点,宝珠中飘出道道仙光,所展露的画面不再是录制的云镜画面。

    而是留影宝珠记下的‘立体实景’。

    那是阁主的暖阁中,两个背影正轻轻碰杯,吴妄的嗓音也传了出来:

    “阁主还是要以保护大家安全为重,这般算计能成就是锦上添花,不能成也就算了。”

    刘阁主道:“要不咱们就嘲讽穷奇一番算了。”

    “穷奇这手窥探人心的手段,不用确实浪费了。”

    吴妄笑道:

    “大家骨子里不要惧怕凶神嘛,要平等心对待,他只要有所求,就会露出弱点,有相近的思考方式,就能找到他破绽。

    穷奇对十凶殿应当不会太看重,用十凶殿混入仁皇阁、却只是在低阶位置上的众多内应,换一个身居高位、由他亲自控制的傀儡,在它看来很划算……

    而且,有阁主这般大高手坐镇,怕他作甚?”

    “哈哈哈,可以可以,那咱们就试试?”

    “试试。”

    两人言说中轻轻碰杯,发出了那几声桀桀的轻笑。

    画面一转,两人在热气升腾的铁锅旁坐着,边吃边谈,吴妄笑着说出了那段‘游戏’理论。

    众仙的表情颇为精彩,大半都看的愣了,小半额头冒汗。

    画面再转,吴妄与刘阁主商量着今日的大典,吴妄反复叮嘱,要确保薛开龙的安全,尽量让此事没有一个受害者。

    稳妥起见,甚至吴妄还建议,请四海阁阁主前来。

    留影画面的最后,刘百仞与吴妄肩并肩站在一处窗口,两人各自背着手,含笑说着什么。

    刘百仞道:“人心有间隙,凶神逞威能,那些被十凶殿控制之人,也是因此才被趁虚而入吧。”

    “阁主不必感慨这些。”

    吴妄微微昂首,留给此地众仙一个侧脸,含笑道:

    “人心与凶神,其实不一定哪个更可怕。”

    咻!

    仙光缩回留影宝珠中,整个仁皇阁总阁落针可闻。

    刘阁主缓声道:

    “无妄子进第七阶,为刑罚殿代殿主,再立大功即刻提拔为刑罚殿正殿主,领仁皇阁特殊供奉,各位可有异议?”

    众仙齐齐做道揖。

    “遵阁主令!”

    “恭迎无妄殿主!”

    “请无妄殿主登位!”

    众仙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不少仙人四处找寻,却依旧不见无妄子的身影。

    刘阁主微微皱眉,仙识注视着吴妄的小楼,那里的结界还在,但……

    “师父!阁主!”

    霄剑道人匆匆从空中落下,在刘阁主耳旁小声说了几句,刘百仞嘴角微微抽搐,破口大骂:

    “还不去把人追回来!谁让你放行的!”

    霄剑道人指着那几只留影球呆过的半空,着急道:“弟子也不知道您还有这个啊!”

    “你还敢顶嘴?认个错会死吗?”

    “不是,您要讲讲道理……哎!阁主打人了嗨!”

    “快去追!把他抓也要抓回来!风阁主呢?他去哪了?快,别让他给我把无妄子拐跑了!”

    大殿前,刘百仞跺跺脚,霄剑道人的身形破空而起,匆忙追向南方。

    也不知是谁先笑了声,众修士齐齐大笑,仁皇阁各处充满了愉悦的氛围。

    ……

    与此同时,偷偷摸摸南行的飞梭中。

    吴妄额头满是黑线,坐在那咬牙切齿。

    他怎么就信了这个刘百仞!

    老前辈的手下,一个比一个贼,一个比一个难对付!说好了他在幕后出谋划策就算了,现在直接把他推出去做殿主了!

    这不是逼着他去算计凶神吗?凶神那么好算计吗?穷奇刚好是被他祈星术克制了!

    呸!

    人心果然都是黑的!

    吴妄咬牙切齿,当真想破口大骂,一旁的大长老目中满是崇拜。

    “宗主,这计谋真的是您……”

    “不是,没有!跟我没关系!”

    吴妄朝着林素轻的位置挪了挪屁股。

    还是老阿姨让人安心,既没有任何功名利禄的想法,也看不懂这计谋到底是怎么回事,能给他一点人域仅有的温暖。

    突听一声呼喊:“无妄宗主当心!”

    吴妄心神一跳,立生警兆,大长老身形挡在吴妄面前,浑厚血煞气息包裹了吴妄和林素轻,这飞梭也被大长老收起。

    却见前方高空,一只苍鹰对吴妄直直扑来!

    苍鹰额头炸开,其内血气凝成了穷奇的虚影,对吴妄怒声咆哮:

    “本座做不成七阶,你也不可做!废物!被本座横压的废物!”

    急了,这凶神丢了大脸,明显急了。

    大长老冷哼一声,立刻就要出手迎敌,区区一缕神魂自是不在话下。

    但侧旁传来少许冷笑,一道剑光闪过,那穷奇虚影被拦腰斩断。

    循着剑光飞来的方向看去,沐大仙伴着风冶子缓步而来,出手的正是风冶子。

    这位四海阁阁主笑道:

    “这穷奇竟是恼了,要来找无妄宗主你麻烦。

    不过看样子,他还不知无妄宗主与刘阁主的一套算计。”

    吴妄微微摇头,略微松了口气,笑道:“两道神魂亏损,这穷奇怕是元气大伤了。”

    风冶子笑道:“凶神如此失措,当真是难见的美景。”

    吴妄略微思量,目中闪过少许精光。

    穷奇既然直接对他出手了,那就别怪他心黑玩脏的了!

    吴妄对风冶子传声道:

    “四海阁不如趁此机会,利用在大荒九野的商队,将此事散出去,就说穷奇欲与人域和解,帮助人域拔除了十凶殿奸细。

    最好是将记着他盘问仁皇阁仙人画面的留影宝珠,多做几百几千份,以此为证。

    让天宫,好好审审这个穷奇。”

    风冶子略微思量,笑道:“妙啊无妄宗主,此事也算阳谋!咱们找个大城喝几杯,详谈此事?”

    “走,走,”吴妄唏嘘不已,“不管如何先避避风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可不想被架在火上烤。”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风冶子扶须大笑,点出一朵白云,带着四人朝最近的凡俗大城而去。

    ……

    大荒西南域,那处洞府中。

    那中年男人睁开双眼,面色惨白,将身旁的酒坛直接扫落。

    他冷哼一声,身形化作一股黑风冲出洞府,卷向数百里外一处百族混住的小部落。

    不过瞬息,黑风掠过此处,其内的生灵尽皆软倒在地,各自魂魄已被吞食;隐隐似有凄声哭喊,转眼只剩下一片死寂。

    “人域,仁皇阁!刘百仞!”

    穷奇目中满是愤怒,对着东方天空怒吼:“本座定要让你们付出代!”

    咔!

    一道银白色闪电突然砸落!

    这闪电并非劈砍,更像是挪移而来,末端落在了穷奇背上,闪电本身才在乾坤现出轨迹。

    穷奇背部破开一口血洞,低头喷一大口血,满是错愕地看向天空。

    “谁!谁在暗算本座!”

    原本昏暗的天空不知何时出现了几颗星辰,星辰微微闪烁着亮光。

    北野,星空神殿。

    那身着长裙的女子静静站在那,身周满是仙光,因为闭着双目无法确定她表情;但她抬起木杖向下砸落的动作,无比果决。

    星空中,星神额头闪耀银光!

    西南域星辰爆闪,数道银白雷霆再次斩落!

    穷奇仰头怒吼,卷起无边黑气冲向空中,但黑气被银色闪电直接撕开,几道神雷砸的他皮开肉绽,慌忙掉头冲向自己洞府。

    一声冷哼落在穷奇耳旁,却没了下文。

    简单的警告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