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一百一十三章 宗主带队,鸣蛇破墙【求月票】

时间:2021-04-19作者:言归正传

    www..,最快更新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拂晓时分,天蒙蒙亮。

    林祈从修行静室出来,一缕缕灵气自他身周向外逸散;

    那四名模样相近、一直站在门外的侍女想要向前,却被他抬手拒绝。

    “都下去吧。”

    “是,”侍女们柔声应着,低头走向一侧,表情大多都有些失落。

    晨雾朦胧,正如林祈此时的心境,迷茫踌躇,不知自己该朝左转去问候母亲,还是该朝右转去找老师倾诉。

    心底一叹,林祈对着熟悉的花圃出了会儿神,脚下已不自觉迈向了右侧。

    走了还没几步,林祈身形停顿,抬头看向了厢房的位置。

    隔着几重墙壁,看到了对自己而言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开门走进了老师所住的厢房……

    就听得:

    “无妄宗主,本将这就去前线布置,后方捉拿神子之事,本将就放心交托与你和诸位仁皇阁同僚了。”

    “林大将军放心,有各位仁皇阁高人在,应当不会有什么疏漏。”

    “唉,人域有志之士数不胜数,但能有无妄宗主一半才情者,少之又少。”

    “北境能争善战者何其多,可能像林大将军这般坐镇一方、不动如山,且让陛下放心者,唯一二人罢了。”

    “无妄宗主谬赞了!哈哈哈哈!”

    “祝林大将军马到功成!哈哈哈哈哈!”

    林祈不由得怔在原地,张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一直到那身着战甲的中年男人走过后庭,与他迎面碰上。

    “哼!”

    林怒豪面色冷淡地瞧了他一眼,负手走过。

    林祈下意识低头躲去一旁,待林怒豪进了远处书房,方才扭头赶去吴妄所住厢房。

    不只是林祈,那些住在吴妄隔壁或者附近厢房的仁皇阁高手,刚刚也都是满头雾水、全然摸不着头脑。

    林怒豪和无妄宗主,昨天不还是互相看不顺眼,顺势互怼了一阵吗?

    怎么过了一夜,两人竟……

    啊这,他们昨天帮无妄子怼林怒豪,岂不是白费口舌了?这两个家伙在搞什么鬼?

    吴妄房中。

    大长老负手站在窗前,心情十分复杂,用视线余光看一眼正在铜镜前不断拍打自己脸颊的宗主大人,不由又有些汗颜。

    宗主这般年纪,就要面对如此强者,还要虚与委蛇一整晚,而他这个新晋超凡,却连半句话都接不上……

    惭愧,很是惭愧。

    床榻上,林素轻和沐大仙一个东倒、一个西歪,两人都是双目无神、表情凝滞。

    沐大仙喃喃道:“素轻,这就是大人们的世界吗?”

    林素轻幽幽地道了句:“可是沐沐你好像也七八千岁了。”

    沐大仙揭竿而起,掐腰喊道:“咱渡劫的时候被劈没了魂,又用逆天手段重聚魂魄,以前的寿岁都不能算了!”

    “素轻,”吴妄揉着自己脸颊两侧的苹果肌,嗓音都有些沙哑了,“弄点清茶给我润润嗓子,这嘴都快说秃噜皮了。”

    “哎,这就来。”

    林素轻答应一声,自床榻跳了起来,端着水壶去一侧忙碌。

    正此时,林祈从门外匆匆而来。

    “老师!我父亲可对您说了什么!”

    吴妄有气无力地摆摆手,道:“素轻总结下。”

    “林公子不必着急,”林素轻含笑说着,“林大将军昨晚是来给少爷致歉的,虽然没有开口说出道歉的话,但拐弯抹角说了很多。

    这般位高权重之人,确实是不够坦然呢。”

    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即可领取!

    “真、真的?”林祈双目中满是亮光,嘴角微微颤抖。

    林素轻含笑点头,继续摆弄面前的茶碗茶壶。

    吴妄自侧旁走来,抬手在林祈后脑勺推了一把,笑道:

    “在这傻乐什么呢?

    你父亲已同意让你继续去灭宗做护法了,不过要我督促你好好修行。

    这次去灭宗,多带几个护卫,把你那四个如花似玉的侍女也带上,别让你父母太担心。

    他们其实……嗯,就是不会表达,对你都挺好的。”

    林祈正色道:“师父,弟子修行如何能让女子为伴?那岂不是会让弟子分心?”

    “那你可以让她们加入灭宗嘛。”

    吴妄笑道:“咱们宗门刚好欠缺这般人才,略加培养,以后也可帮你做些事。”

    “唉,此事终归一言难尽。”

    “行了,别纠结这个了,去帮我请各位仁皇阁前辈来这。”

    吴妄伸了个懒腰,笑道:“你父亲已经将截击神子之事全权委托于我,那我也要做出点样子,让你父亲看看咱们灭宗的本事。”

    “是!弟子这就去!”

    林祈立刻答应一声,离开厢房时,仿佛春暖花开,身周气息都变得活泛了许多。

    吴妄见状轻轻挑了挑眉,与林素轻对视一眼,两人露出几分相似的微笑。

    林素轻如何会不懂少主的心思?

    既然少主认定了林祈为好友,那不管林怒豪如何如何,少主自会为林祈考虑,便是说些违心之言也是无妨。

    不多时,十多位仁皇阁高手陆续赶来吴妄房中,大长老再次撑开结界。

    吴妄抱着胳膊沉吟几声,见霄剑前辈几次欲言又止,就果断……

    不让他有开口的机会。

    “各位前辈,我重新说个跟昨天不一样的计划。

    在讲述这个计划之前,咱们先来做个戏法。”

    吴妄拍拍手,林素轻端来了一只托盘,其内放着与在场人数相同数量的宝囊,并将宝囊一字排开。

    吴妄笑道:“这些宝囊中,有一只宝囊藏了星辰矿,其余宝囊是其它宝矿,各位可用探查之外的任意手段进行抽选。”

    仁皇阁众高手自是不明所以。

    但因吴妄在此前偷袭十凶殿第二总殿时的表现,加上阁主对这个魔宗宗主的评价颇高,他们也不敢轻慢,立刻开始捉摸思索。

    很快,他们给出不少办法,在吴妄的示意下各自尝试,将一只只宝囊拿了起来。

    吴妄笑道:“各位拆开看看。”

    霄剑道人很快就错愕地道一声:“星辰矿在贫道这!还有诸多宝矿。”

    一位女仙面露恍然,低声道:“无妄宗主是说,对方若是多点突袭,让几股凶兽潮同时南下,我们也无法知晓对方神子会混在哪一股凶兽潮中?”

    “不是,”吴妄一本正经地道了句,“只是单纯想给各位送点礼,大家交个朋友,以后多多关照。”

    众仙:……

    “无妄宗主,这都什么时候了!”

    霄剑道人大声呵斥,将宝囊放入袖中,定声道:

    “莫要卖关子了,快些说正事吧!”

    众仙各自出声斥责,那些宝囊纷纷被入袖口,看吴妄的目光都充满了‘前辈的慈祥’。

    吴妄清清嗓子,一旁林素轻端来了方圆万里的简单地图。

    他道: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凶神无法直接探查人域,十凶殿就是他们的情报来源。

    因为十凶殿四大总殿相互独立,第二总殿覆灭的具体内情,其他总殿有可能并不知晓,也不知是二长老出卖了第二批神子。

    我与刘阁主一同审问二长老时,也从他的记忆中得知,去玄女宗溜达是二长老临时起意。

    按照这几日边境之墙外面的动静判断,十凶神应该并不知晓,我们已得知了神子之事。

    现在需要确定的问题是,假如对方只会选择一处地点发难,他们会选哪个点?”

    霄剑道人立刻道:“距离一些凡人村寨最近的墙段,这样方便神子混入逃难的人群中逃离,后续也容易掩盖身份。”

    “或者是最偏僻之地,”有位中年女仙温声道,“神子不一定非要混入人群,他们若是有什么特殊本领避开咱们搜查,躲藏数年、数十年,也是颇为棘手。”

    又有老者温声道:“这些都有可能,但咱们的人手没这么充裕,若是让仙兵拉开防线,又容易让凶神警觉。”

    霄剑道人笑道:“无妄宗主,您可有应对?”

    吴妄抱起胳膊,看着面前的地图,正色道:

    “此时十凶神依然是九个露面,在大半个北境之地,与咱们人域高手对峙。

    我此前听刘阁主说,陛下现身之地有五六个神明盯着,但天宫的几尊大神不现身,对方加起来能威胁到陛下的高手,也就这些。

    如果凶神在北线全面进逼,两边能调动的高手数量都不宽裕。

    这次出手突破人域防线的凶神,很可能还是鸣蛇。

    鸣蛇有乾坤挪移的神通,上次能把几千人挪走,自然也有能力把凶兽群送到更深入人域之地,那里的防御布置也相对薄弱。

    就跟各位刚才拿起宝囊时的状况一样,如果鸣蛇出手,咱们就完全无法确定,带有神子的凶兽群到底会出现在哪。”

    众仙表情顿时凝重了些。

    “那该如何应对?”

    “咱们这些人要分成三批,立刻赶去三个方向做准备。”

    吴妄在袖中取出三枚玉符,道:

    “用飞行最快的御空法宝,随时监察各处动向,只要有凶兽潮出现,就按以下玉符内所写步骤进行。

    此事我已与林怒豪将军商量好,假如接下来出手的真是鸣蛇,那林怒豪将军会在凶神现身时,率高手围攻此凶神,干扰她运送凶兽潮。

    只要凶兽潮的落点,不离北境太远,这些神子就逃不过我们的追杀。”

    言罢,吴妄又道:“还请各位前辈以人域生灵为重,不必非要抓活的神子,尽量避免凡人城镇被凶兽潮攻破。”

    “善。”

    “当如此。”

    “无妄宗主带一队吧。”

    “好,”吴妄并未推辞,“那可要多派几位高手在我这,我这个人贪生怕死的很。”

    众仙各自含笑答应,将这话当作了吴妄的玩笑。

    这年头,就是说真话都没人信。

    ……

    不过半日功夫,十数位仁皇阁高手连带吴妄一行分做三队,又得了十数位林家家将补充战力,各自奔赴东、西、中三路落脚点。

    从此刻开始,他们就已进入备战状态,各自驾驶一艘银灰色的梭子,藏在密林、河谷、湖水之中,一旦北境有动静、凶兽潮现身,可随时破空而去。

    吴妄带着林祈、林素轻,伴着大长老、沐大仙,连同其他九位天仙境高手,此刻就在湖水之下静静潜伏。

    这梭子内有些拥挤,林素轻干脆抱着沐大仙,与几位女仙坐在一起。

    吴妄带着林祈研究一张地图,与林祈分析着,最可能投放凶兽潮的区域。

    其实吴妄此前所说的情况,是最坏的一种可能。

    即。

    北境之墙不只是地势,人皇大道镇压之下,北境之墙也成为了一道乾坤壁垒,无法直接‘跨墙挪移’;鸣蛇必须摧毁一段防线,劈开乾坤壁垒,才能将凶兽潮送进人域。

    ——不然鸣蛇没事就扔一群凶兽到人域腹地,人域也难以安稳。

    其它可能,比如出手的凶神并非鸣蛇,凶兽潮只是蛮横地从北面冲下,那不必吴妄他们出手,人域各处的后备兵力就可应付。

    最坏的可能,反而最大概率会发生。

    林祈问道:“老师,那凶神什么时候会动手?”

    “我非凶神,怎么知道他们咋想的。”

    吴妄笑道:“做好长期在此地等候的准备吧,半个月、半年,一直到北境凶兽潮退却之前,都有可能。”

    “嗯,是弟子心急了。”

    “去修行吧,”吴妄拍拍林祈肩头,林祈答应一声,弓着身子走去一旁角落入座。

    有个仙人小声问:“无妄宗主,你说,这凶神会不会从人域西面、东面,甚至南面发难?”

    “有这个可能,不过可能性很低。”

    吴妄笑道:

    “凶神其实并不敢单独闯人域,也不会离开北境太远,从其他方向进入人域。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咱们觉得凶神棘手,凶神也怕咱们人皇陛下。

    打个比方,鸣蛇从人域西界闯入,人皇老爷子一发狠,直接挪移到凶神面前出手宰了它,其它凶神根本来不及救援。

    神子只是凶神用精血改造的人族,送他们进入人域,也只是收集情报、给人域添些麻烦,这些凶神不会如此犯险。

    此时北境的最东、最西部,就是凶神靠近人域的范围极限了,十凶神看似在各处现身,实际上是在同进同退。

    不可小瞧他们,但也不必太过畏惧,个中自有均衡二字。”

    那仙人仔细琢磨,嘴角露出了少许笑意,总归是安心不少。

    吴妄眯眼轻笑,继续兴致勃勃地琢磨面前的地图,研究着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形。

    这微妙的北境局势,也是十分的有趣。

    于是,半个月后,夜黑无月时。

    藏在湖水中的飞梭安静无声,湖水却突然出现了层层涟漪。

    有风自北面吹来,湖边的树林传出沙沙的声响,树冠朝着南面不断摇晃。

    正打坐的吴妄突然睁开双眼,灵识虽然没有探查到什么,但他已是脱口而出:

    “来了。”

    吴妄话音刚落,千里之外的一段北境长墙轰然倒塌,其上数百修士来不及后撤,被一只巨大的蛇首一口吞没。

    乾坤在震颤,星光被蒙蔽!

    一声大喝自石头城响起,数道流光划破天际,带起浩瀚法力、滚滚气息,引动天地之力加持自身,直扑那巨蛇蛇首而去!

    林怒豪手握横刀,须发皆张,目中怒火涌动,身周缠绕着一头猛虎虚影,口中一声大喝,竟将那巨蛇的凶焰压下三分!

    “孽畜受死!”

    与此同时,北境全线凶兽潮暴动,九凶神齐齐向前威逼人域边界,人域一方如临大敌。

    而在鸣蛇破墙的千里范围内,一道道金色的雷霆闪过,十多处区域下起了凶兽雨。

    第二批神子,如约而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