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一百零四章战神之姿!【大杯!】

时间:2021-04-19作者:言归正传

    www..,最快更新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嗅,嗅嗅。

    刚带着十多大浪族人走进玄女宗山门,刑天就耸了耸鼻尖,嘀咕道:

    “怎么一股子熊霸老弟的味道?”

    刑天扭头看向一旁老妪,扯了个真挚的笑脸,问:“长者,我们北野第二大氏族少主熊霸,是不是在你们这修行?”

    那玄女宗长老如何知晓这般仁皇阁与四海阁的机密,立刻道:“刑天少主,这位熊霸是女子吗?”

    “男的,熊霸这名怎么会是女的?多霸气!当然我刑天之名也不输他!”

    刑天大笑几声,也是什么都不瞒着,能说的不能说的一口气都喊了出来:

    “我熊霸老弟是个面容清秀的汉子,他足智多谋、心智颇高,几岁时出了个题,把熊抱族和我们大浪族都给难住了,什么鸡和兔子一个笼子,反正我也听不懂。

    我爹说了,今后我有啥问题就派人找他,北野这代有他在,基本是太平无事。

    说到爹,他爹还是我在北野唯一打不过的首领!哈哈哈哈!

    长者,你若是见了我熊霸老弟,肯定也会喜欢!哈哈哈,哈哈哈哈!”

    玄女宗长老温和地笑着,只是各种点头。

    吴妄禁不住抬手扶额,在思索要不要私下里相认,要不就直接把这家伙敲晕了扔海里,让他慢慢漂回去。

    忽又听鼓声阵阵,弦乐作响,还是自己异常熟悉的曲调。

    吴妄抬头,只见跟在刑天身后的十多名年轻男女,整齐划一地拿出各自随身携带的乐器,在刑天身后敲锣打鼓。

    也是十分带感。

    一名壮汉举着凶兽骨长矛,将……一颗吴妄此前送给大浪族的法器灯球悬了起来。

    好家伙,吴妄直呼好家伙。

    刑天背着手、点着脑袋,大步流星朝主殿赶来,沿途也不看看左右风景,总觉得这里说不出的有感觉,但也不知到底是啥感觉。

    殿中众仙纷纷赞叹,言说北野风情如此奇特。

    几位‘懂派’仙人扶须轻叹、高谈阔论,将行走中敲锣打鼓、随着鼓点点头,归类为北野人族对生活的热爱;

    将那颗在白天也是如此闪耀的灯球,说成是了北野人族为了驱赶凶兽,所产生的独有礼仪。

    吴妄:……

    希望各位再接再厉,北野旅游产业能不能成,就全靠各位这张嘴了。

    季默嘀咕道:“还真是那个大浪族少主……无妄兄?”

    握住了!

    吴妄抬手握住了季默的手腕,扭头注视着季默,眼底竟还有少许血丝,传声道:“季兄,我平日里对你如何?”

    季默却是会心一笑,传声回道:“是指扣我储物法宝,让我去花楼都只能躲在房梁上看曲儿这件事吗?”

    “那算了,”吴妄微微叹息,“本想着以后宗门开家歌舞院,找个精通此道的护法打理……”

    季默眼中顿时绽出夺目红光!

    “宗主大人!属下愿为宗主抛头颅、洒热血,驰骋沙场、冲锋陷阵,万死不辞!”

    随后身体侧倾,肉身传声,笑道:“您想怎么安排?”

    吴妄立刻传声安排,季默听得不断点头。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季默很快就站起身来,身形飘去大殿殿门前,晃着手中折扇、笑吟吟地驾云迎了上去。

    殿内众仙各有些惊异,看着季默的背影,也是纳闷,季家公子莫不成还能认识大浪族少主。

    少顷,季默迎到大浪刑天,抱折扇拱手。

    “刑天少主,又见面了。”

    刑天纳闷地打量着季默,笑道:“咱们见过?”

    “刑天少主应当是忘了,”季默笑道,“此前我去过北野,与诸位同行之人去大浪族拜访过少主,寻求缔结约定之事。”

    刑天努力回想了一阵,他背后有名美貌女子小声道:“少主,有这事。”

    “哦,哈哈哈!”

    刑天大笑几声,张开胳膊就迎了上去。

    季默也是心神一紧,却又不敢耽误,张开手臂与刑天一个熊抱,顿时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头人型凶兽抱住,元婴小人儿‘嘚嘚嘚’牙关打颤。

    刑天用力拍了拍季默的肩头,嗓音震的季默双耳嗡嗡作响。

    他道:“既然以前见过,那再见就是朋友!来人!”

    一旁有侍卫从宝囊中拿出宝囊,刑天接过后,一把塞到季默手中,“朋友的赠礼,请务必收下!”

    “这……这多不好意思。”

    季默接过宝囊放入袖中,又取出了一把折扇,双手捧给刑天。

    “我人域多风雅文趣,这是我临摹的纸扇,赠与刑天兄。”

    “好!”

    刑天面露喜色,两根粗壮的手指小心捏住折扇,交给了身后的侍卫收藏。

    季默看向玄女宗长老,笑道:“前辈,让我引刑天兄入场吧。”

    这长老含笑道:“那就有劳季公子。”

    当下,季默拉住刑天手腕,径直飞天而起;后方众侍卫侍女连忙追赶,也顾不得敲锣打鼓。

    刑天正自纳闷,却听一缕传声透过手腕,自心底响起。

    季默叮嘱道:

    “刑天少主,莫要惊慌,这是心神传声之法,我外出相迎是受熊少主所托。

    他稍后自会暗中与刑天少主相见,但此时他因为一些原因,需要隐藏身份,刑天少主就算看到了他,也要忍住不要相认。

    此事对熊少主来说颇为重要,不然许多计划都要被打乱。”

    刑天扭头瞪着季默,努力消化了一阵,又眨眨眼,仰头大笑几声。

    “你们这人域真有趣,有趣啊,不用乘大鸟就能飞啊,哈哈哈!”

    吴妄心神大定,在座位上坐直了身体。

    他就说了,刑天老哥只是表面看起来憨,身为北野大氏族的继承者,那最起码也是北野人均的智力水平!

    吴妄心底刚夸完,那刑天与季默就已到了殿门处。

    左右两侧仙人尽皆站起身来,或是负手而立,或是拱手行礼,倒也是给了域外人族大氏族少主应有的排面。

    刑天毫不怯场,轻轻挣开季默的左手,抱拳走入大殿中,对各处一阵大笑,又扭头呼喊:

    “来人!送礼!我们北野的规矩,见者有份!”

    吴妄心底暗自咬牙,这家伙,别随便代表北野乱定规矩!

    几名侍卫匆匆跑了进来,刚要拿出一只只宝囊扔出去,却被玄女宗几位长老劝住了。

    “刑天少主,这些礼物赠与仁皇阁吧。”

    “没事,仁皇阁那边我给他们准备了几船!”

    “这也不太妥当,如今北境正是战时,最缺这般宝材补给。”

    周遭修仙之人连说刑天少主不必如此客气,修魔之人一脸惋惜,也道他们受不得这般礼物。

    “行行行,”刑天连连摆手,“都给仁皇阁,你们人域就是不如我们北野直爽,规矩怎得就这般多。”

    言说中,他目光在左右人群各处搜寻,很快就眼前一亮。

    “那边那个戴面具的,敢把面具摘下来吗?藏头露尾,好不痛快。”

    此地众修士齐齐看向吴妄。

    吴妄淡定地抬手,将那黑石面具摘下扔到矮桌上,故意摆了一张臭脸,淡然道:“我戴面具,与你何关?”

    “哈!咳!”

    刑天眼前一亮,差点就笑出声,又忍不住搓搓大手,鼻孔中喷出一点炙热气息。

    这不就寻到了?

    来之前,老爹还说,这不就眨眼寻到了熊霸老弟,完全不费功夫。

    第一件事既然已做到了,那就直接进行第二件事。

    有玄女宗长老请刑天入座,刑天却微微抬手,朗声道:

    “我这个人做事,一个字,爽!两个字,豪爽!

    这次来人域,我也不藏着掖着,也是在北野打遍了各氏族,就差熊抱族族长没能放倒,可以说在北野武力这块,我排第二,熊抱族的熊悍叔排第一。

    当然,我熊霸弟喜欢研究一些祈星术,他跟我们这些练力气的不一样。

    今天来到人域,就是想与人域的修行者比划比划。

    都说人域以一己之力对抗九野众神,我觉得各位很强,不知能否赐教赐教。”

    众修士大多面露笑意。

    季默在旁笑道:“刑天少主,今日是玄女宗收徒大典,您在这动武不太妥当。”

    “那我去外面,”刑天指着大殿之外的空地,眼底满是热切。

    有长须老者笑道:

    “既然刑天少主想跟人域修士切磋一二,那就切磋一下嘛。大家点到即止,不要伤了和气。

    我看刑天少主寿岁不过三十,咱们人域可有英才与刑天少主过过招?”

    吴妄出声道:“不如等大典结束,刑天少主再提此事,咱们人族要知礼,总不能耽误了玄女宗的大事。”

    刑天立刻就要点头,却又听玄女宗长老道:

    “大典还有半个时辰,自是无碍,难得刑天少主有雅兴。”

    “我来!”

    一声轻喝,就见左侧靠后的位置,那个与季默有隙、又曾是林祈跟班的少将军站了出来。

    刑天见状也是一乐,对吴妄道一句:“这不是本少主不知礼吧?”

    “刑天少主自便。”

    吴妄抬手做请,坐在那也不再多说。

    还有人上赶着找羞辱的。

    刑天此时散发出的血气波动确实不算强烈,但北野走的体修路子跟人域全然不同,两者无法直接比较。

    ——北野体修有类似于‘星辰之力洗礼’的仪式,借星神神力激发自身潜力,与祈星术同源。

    刑天老哥从不吹牛,说自己在北野只剩吴妄老爹打不过,实力稳战真仙。

    当然,这里面水分应该比较大,就比如刑天的父亲浪伯父,面对自己儿子挑战时,应该是放了水……放了海。

    刑天还年轻,单纯在北野也远未抵达巅峰期,其上限确实远超这一代的北野诸首领。

    那刚才起身的少将军,已走到了列座的侧旁,对刑天拱拱手,朗声道:

    “在下薛开龙!”

    言罢身形跃起,双手背负于身后,长发随风飘舞,身上明亮的锁子甲衬出他英俊不凡的面容。

    “大浪族刑天!”

    刑天一声大吼,披散的中长发向上飘起,浑身竟爆发出狂暴的气息!

    涛涛血气若大江奔涌,滚滚浪涛将那少将军薛开龙径直包裹。

    薛开龙才自半空落下,面色瞬间苍白,元婴一阵乱颤,落地时脚下不稳,伴着‘哒’的一声,竟单膝跪伏,浑身轻颤。

    刑天略微皱眉,暗道人域规矩真够大的,却也是左腿一弯,与薛开龙当场单膝对拜,拱手道:

    “请赐教!”

    大殿之中一阵鸦雀无声;林素轻没忍住先笑了声,各位修仙之人莞尔轻笑,那群魔修高手拍桌捧腹,大笑不停。

    薛开龙目中满是恼怒,站起身来,紧紧握住两把铜锤。

    刑天也是有样学样,直挺挺地站了起来,浑身骨骼噼里啪啦一阵乱响,身体竟凭空雄壮了两圈。

    薛开龙轻喝一声,身形左右摇晃,手中铜锤挥出铁幕光影,一缕缕灵气汇聚于铜锤之上,对刑天肩头挥砸。

    他用的是军中肉搏的技艺,这般锤法看似没什么力道,实则暗含开石断水之威。

    再加上这薛开龙高达跃神境初期的修为加持,若是砸在仙人身上……都能让仙人感觉到一丝丝痛楚。

    就听刑天口中爆出大吼,双腿站立不动,待那铜锤砸来,毫无花哨的一击直拳前顶,拳锋炸出几声气爆!

    噹——

    一只铜锤高高抛起,又被侧旁仙人随手接住。

    关注公众..号,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因拳风冲撞,大殿墙壁前显露出一层仙光阵壁,阵壁不断闪烁光亮。

    再看场中,那薛开龙面色惨白地站在原地,一只砂锅大的拳头停在他面前半寸处。

    前一瞬,这薛开龙只感觉自己已是要魂飞魄散,他的家将此刻堪堪站起身来,却根本来不及救援。

    大殿中安安静静,各位修士大多眼前一亮,小半暗自斟酌。

    刑天收回拳头,那张因紧绷而凶恶的面容,此刻也放松下来,露出几分憨厚的笑容,走向前半步,抬手拍了拍薛开龙的肩头。

    “锤子用的不错,就是力道欠了些,看你比我还年轻,要加把劲了。”

    言罢,刑天转身走向前两步:“下一位!”

    吴妄身侧的林祈立刻就要起身,却被吴妄的手势阻拦。

    有位魔修壮汉站了出来,对刑天拱拱手,笑道:“看着实在手痒,贫道用仙人境时的气力,与刑天少主比划比划。”

    言罢,这壮汉抬手打了自己两拳,自身气息迅速下滑。

    刑天纳闷道:“干嘛不用全力?”

    “哈哈哈!”

    这壮汉脱下道袍,露出一身腱子肉,遒劲威武、气势非凡。

    他笑道:“贫道已是天仙境后期的修为,修行超过了两千六百年岁,如何能用全力。”

    两千六……

    嚯,这就相当于三千年寿岁的凶兽?

    刑天眼底满是兴奋,扭头就跳出殿门,高呼一声:“外面打!”

    “好!”

    那魔修壮汉言罢一跃而出,两人在殿前拱手相对,引来不少玄女宗弟子围观。

    刑天一撩战裙下摆单膝跪地,魔修愣了下,却也是哭笑不得地单膝跪地对拜,与刑天拱手报上名号。

    就这样,一个神奇的北野行礼方式,就在人域修士印象中定了型。

    有玄女宗长老用仙力包裹住了殿外空地,两道身影同时跃起,自空中拳脚对轰,掀起大战。

    吴妄双手捂脸,坐在那缓缓呼气,总觉得此次玄女宗一行颇多磨难。

    刑天老哥怎么毫无征兆的就来了?

    也对,这般小事,母亲自不会太过关注;自己跟星神教也没有直接联络的办法,有事也是跟母亲单独联系。

    嗯?

    吴妄略微抬头,平视前方,刚好看到了那刚被刑天老哥一拳吓住的少将军薛开龙,正对身后天仙境的家将比划着什么。

    那家将微微点头,嘴角露出少许冷笑。

    “林祈?”

    吴妄呼唤了一声,自是想让林祈出面提醒下这个薛开龙不要搞事,但话到嘴边,吴妄心念又是一动。

    这倒是个机会,让刑天老哥吃些苦头。

    若能因此,让刑天老哥对人域修行法感兴趣,自己再求母亲帮他开个后门,摆脱星神的禁锢,老哥的实力自是会有所飞跃。

    相对人域和天宫,北野高手实在是太少,只有六位日祭阿姨和美丽的母亲大人算作北野的排面。

    吴妄说过,自己在人域修行一百八十年,若父母没有炼就小号,自会回返北野承担起氏族的责任。

    到时候,让刑天老哥站在前面,自己在后面混日子……

    妙哉。

    薛开龙身后,那名身着战甲的天仙已站起身来,与几位体修一同走到殿门附近,欣赏着外面的激战。

    吴妄对林祈道了句:“咱们去外面观摩观摩。”

    “嗯,”林祈立刻起身,眼底也带着几分热切,显然是被刑天的豪气引动了那颗求胜之心。

    两人一动,殿内不少修士也坐不住了。

    用仙识探查与肉眼直接观看,终究还是有些不同;

    这种拳拳到肉的男子大战,让不少女仙人也是看的津津有味。

    吴妄刚到殿门,两道身影就从空中齐齐落下。

    刑天大笑:“好拳脚!”

    那壮汉拱拱手,朗声道:“北野战法名不虚传,贫道中招比你多、出拳比你少,这次是我输了。”

    “诶,”刑天正色道,“也是这位大哥有意让我,若是真刀真枪的厮杀,我力气不如你、拳势不如你,自是早就被你推平。”

    “惭愧、惭愧,”这魔修壮汉摆摆手,“我已用了五成气力,平局!”

    “哈哈哈,平局!”

    言罢,两人相视大笑,魔修眼底满是欣赏,转身回了大殿。

    人域众仙也被勾起了战意,这一败一平局多少有些丢面。

    薛家家将抢在其他体修前迈出半步,高声道:“刑天少主,我不封修为与你切磋一场,可敢?”

    “怕甚?”

    刑天自是求之不得,深深呼了口气,身上的皮袍已沾满汗水,被他随手拔下扔到一旁。

    但这次,刑天着实吃了些苦头。

    那薛家家将是天仙境修为,半体修、半灵修,此时虽未用兵刃,但一双手掌化作铁爪,修为加持之下,足有开山之威。

    刑天与这人过第一招,铁拳就被对方一爪划破,天仙境的法力奔涌而出,刑天顿时招架不住,身形被直接撞飞。

    早有玄女宗长老撑开结界,此刻刑天就撞在结界上,身形下滑。

    “这力道!”

    刑天呲牙咧嘴的跳起来,嘿嘿笑了笑,手背抓痕迅速消退,伤口处还冒出一股热气。

    “再来!”

    刑天高声呼喝,深吸一口气,浑身血气迸发,若狼烟般笔直升空。

    前冲、提速,身形若离弦之箭,便是地面有仙力包裹,却依然被刑天踩出道道裂痕。

    玄女宗几位长老多少也是有些心疼。

    “哈呀!”

    刑天口中大喝,拳如残影!

    那薛家家将身形悬浮于半空,此刻一个轻巧的兜转,避开了刑天全力一拳,一记手刀砍在刑天背上,却是法力加持、直直下落。

    砰!

    刑天身形径直砸在地面,砸碎了仙光,身形陷入白玉砌成的地面。

    薛家家将淡定地飘去一旁,言道:“刑天少主,认输吧。”

    刑天哪里受得了这般挑衅,身形直挺挺地跳了起来,额头滴答着鲜血,扭头看向薛家家将,一言不发,又冲了上去。

    身形交错,刑天攻势再次被对方闪过,又被对方攻在背上。

    吴妄面色平静地注视着这一幕,心情无波无澜。

    北野战法,是与凶兽拼杀中总结的战斗技巧,重正面强攻,少灵活变通;若力量被对手压制,几乎没有获胜的可能。

    这个薛家家将实力不错,虽只有天仙境初期的实力,主灵修的同时,又辅修了锻体之法,本身的气力配合自身法力,出手时又调用了天地间的灵气……

    可以说,是一分力都没留,就是故意要让刑天吃个苦头。

    殿内众修士自也是看出了这一点,不少老者看向薛家家将的表情略带不满,也并未多说什么。

    “再来!”

    “来!”

    “哈啊!”

    殿外,刑天的一声声大吼接连不断,身形一次又一次地扑向那天仙,又被一次次打飞、砸地。

    不过十数回合,刑天已是多处负伤,那薛家家将暗自皱眉,也知这般下去,自己有些下不了台。

    被仁皇阁扣一个‘破坏与域外人族氏族友好关系’的帽子,那就因小失大了。

    故,又一次将刑天打飞,这天仙朗声道:

    “刑天少主,不如就到这吧!”

    “我还能打。”

    数十丈外,刑天自那结界光壁前缓缓爬了起来,粗壮的手臂肌肉盘根错节,一滴滴鲜血顺着肌肉的沟壑向下流淌,那双铁拳却紧紧握住。

    他抬起头来,看向薛家家将,目中燃烧着两团火焰,裂开大嘴,一股股血气冒出、又被他吸回。

    “这就是熊霸老弟来人域的原因吗?

    强,很强的力量,还能借助那股莫名的气息,人域修行法是比我们的战法要高明。

    但我站在这里,就代表了北野。

    放倒我!”

    刑天攥起左拳,用力锤在自己胸口,雄壮身躯散发浓烈气息,浑身浴血若魔神临世!

    “要么被我放倒!”

    那薛家家将一顿,下意识的自半空后退半步,随之鼻翼轻轻颤抖,刚才那一瞬的惊惧让他有些恼怒。

    “诸位道友听到了!并非是我咄咄逼人!”

    言罢身形自半空落下、站稳,目光锁定刑天,已是打出了真火。

    刑天再次前冲,这薛家家将正面迎击;瞬息间,两人身影交错,同时举起右拳,锁定对方肩头!

    画面在吴妄眼中骤然变慢,能见拳锋相交,能见法力喷涌,能见灵气若水流般汇聚。

    轰鸣声中,两道身影左右分开,刑天身形被打飞了出去,肩头向内凹陷。

    吴妄不由得闭上双眼,有些不忍多看。

    他来人域的原因其实有很多,最重要的是寻找延寿之法,给自己、给父母,甚至是给自己的氏族。

    还有一个原因,他一直藏在心底,那就是北野的实力上限,被寿元与星神枷锁双重封锁。

    星神庇护着北野,却又不想让北野出现强大的个体。

    既有赠予,也有掠夺。

    吴妄到此时也没找到答案。

    想要缔造第二个人域无比艰难,众神绝对会发起最猛烈的攻势……

    “啊——”

    刑天的怒吼声让吴妄睁开双眼,看向一侧结界光壁前。

    这家伙,竟又站了起来。

    双目满是血丝,面容写满狰狞,向内凹陷的肩头、无力垂落的左臂、略微颤抖的身躯,还有那嘴角咧出的大笑。

    那薛家家将左手同样垂在身旁,此刻凝视着刑天,眼底带着疑惑、带着不解。

    他为何还能……

    薛家家将目中燃起火焰,身形贴地前冲,竟留下道道幻影。

    刑天低声大吼,破败身躯竟再次开始奔跑,有些摇晃、重心不稳,却依然狂奔而起。

    宛若前涌浪涛,自成万仙难敌。

    风在呼啸,天地间似乎只剩下了黑白!

    那天仙右掌摁压,天地间灵气奔涌而来,似要将刑天就此镇压!

    刑天双目瞪圆,右拳横举、左臂垂落,铁塔般身躯向前倾斜,嘴边喷出道道气息!

    “停手。”

    忽听侧旁传来轻喝,那薛家家将身形被一张大手攥住,甩回了原本所立位置。

    刑天一拳打空,收不住身形向前冲出数丈,背后伤口喷出的道道血箭将那黑白底色冲开,他径直趴倒在地,背部在不断起伏。

    众修士不知何时已聚在大殿前;

    周遭那些玄女宗的弟子们,也各自皱眉凝视着刑天的背影。

    刑天趴在那,身体在不断颤抖,左臂已无法动弹。

    但笑声,却依然还在。

    “哈哈哈……熊霸老弟,人域仙人当真厉害!”

    刑天大笑着,右手支撑着身体直直地站了起来,但身形又有些摇晃,径直跪坐,仰头大笑几声,却颤声喊道:

    “老哥痛快!”

    殿前落针可闻,那群侍卫侍女此刻方才涌了上去,连声呼喊少主,却没有得到刑天半声回应。

    他竟是坐在那直挺挺地昏死,双眼依然圆瞪。

    北野的天空,其实不只是对吴妄而言太过狭窄;刑天睁着的双眼倒映着蓝天白云,倒映着重重大阵的光亮。

    薛家家将明显松了口气,左肩泛起少许仙光,此时虽不能活动,但也没有太明显的伤势。

    忽听:“道友。”

    薛家家将浑身寒毛直竖,元神也在微微震颤。

    他略微扭头,见到了正拾级而下的吴妄,看到了对方身周闪耀的银光,听到了那一声吟诵:

    “众星护我道,伴我走长生。”

    此地晴空仿佛被人撕开了一只缺口,道道星光铺洒而下,为吴妄身形镀上了一层银光。

    吴妄此刻的嗓音说不出的幽冷:

    “刑天少主好像不太懂咱们人域斗法的方式,今日你我不如当着刑天少主切磋一二,让刑天少主开开眼界。”

    薛家家将眉头紧皱,转身看向吴妄。

    殿中也有几位玄女宗长老外出相劝,却被负手而立的林祈拦在殿门处。

    林祈背后,漂浮着那只已能被他收入体内的炎帝令。

    “不开口,我就当你同意了。”

    吴妄右手虚握,一把普通的长剑剑柄落在掌心,却是抬手高举,定声道:

    “青木御雷!”

    就见雷光如龙,对薛家家将当头劈下,但本身威力并不算大,勉强也就能伤到仙人境的模样……

    嗖——

    吴妄身形毫无征兆地冲了出去!

    那把长剑还在半空悬浮、尚未向下跌落,吴妄身周夹带无边星光,已出现在薛家家将身后!

    他冲过之处,地面仙光直接炸碎,白玉地面留下了十数个坑洞。

    这些坑洞,甚至还在蔓延成型!

    好快!

    薛家家将应对无比迅疾,身周涌出无边仙力,要将吴妄自身后推开,这也是应急时最有效的招数!

    但这天仙的仙识突然捕捉到,吴妄的双脚在地面踩踏,却是向后跳开的发力。

    竟是佯……不对!

    薛家家将突然感觉腰部有巨力传来,却见腰身不知何时缠绕了一根仙绳,此刻仙绳的另一端就在吴妄腰上环绕着,拽着他立刻向前扑去!

    这是,什么路数?

    仙力涌过,薛家家将却在与吴妄一同前冲;

    吴妄背后隐隐有星光汇聚成一双光翼,那光翼震颤、脚尖点地,吴妄迎着薛家家将正面就是一拳!

    这一拳!

    体内星光奔涌,却被吴妄死死压制在金龙变的边缘。

    自吸纳了二长老体内神力后,提升了何止一截的星神血脉之力,此刻已汇聚在拳锋。

    薛家家将举拳相迎,但吴妄挥来的拳头突然朝着侧旁闪躲,五指张开、由拳化爪,直接勾住这薛家家将的手肘,前推后撤。

    咔的一声轻响,薛家家将右臂径直折断,这伤势虽可怖却并不算重伤,自可由仙躯调养,但这家将耐不住剧痛,立刻惨叫出声。

    他腰间仙绳化作仙光消散,吴妄一脚将其踹飞,身形贴地疾飞,电光火石间,已追到此人身形上方!

    身形翻转,吴妄一拳直直砸在此人左肩!

    骨碎之声让人有些寒毛直竖,那天仙被一拳砸入大殿前的玉砌地面,印出了个大字。

    吴妄身形飘然落在一旁,面容冷峻;又随手拿出两枚丹药,屈指轻弹,两枚丹药落入刑天口中,化作灵气滋润刑天全身各处。

    “这就是我们人域的待客之道?”

    吴妄也不多说,背着手跳去殿前,正要回殿中坐下,不再多管后面之事。

    “你站住!说是切磋,这般偷袭又算什么本事!”

    那薛家家将不断咆哮,仙光包裹全身,一时却无法将自己从地上拔出来。

    吴妄看都不看此人,头也不回走入大殿。

    殿中众修士看此家将的目光多不满,有几人已是想出声呵斥。

    待吴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那薛开龙终究忍耐不住,一拍桌子站起身来,立刻就要出声质问吴妄为何要对胜了北野少主的人域修士‘同室操戈’。

    他还没出声,就觉侧旁有一道冰冷锐利的目光看来,扭头就见到了林祈阴沉的面容。

    “薛兄,随我出来一趟。”

    薛开龙却是禁不住额头沁出一滴冷汗,嘴角微微颤抖。

    就,很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