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九十九章 《初战》【中杯!】

时间:2021-04-19作者:言归正传

    www..,最快更新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这样的症状持续多久了?”

    凉亭内外站着七八位玄女宗高手;吴妄也不好自己坐下,只能站在石桌后。

    他看着面前近乎被麻布包起来的道者,用满是关怀的嗓音问着,并补充道:“让你平时的那个元神出来说话。”

    他也不好直接说‘人格’二字,只能入乡随俗的称之为‘元神分裂’。

    万才道人身体轻颤了几下,衣袍左袖空空荡荡,刚才抛飞的手臂已被一团洁白火焰烧成残渣。

    他低声道:“几、几千年。”

    “你刚才说,自己不是十凶殿之人?”

    “我……”

    万才道人明显犹豫了下,换了个自称,深吸了口气,叹道:“贫道知晓,无论如何解释你们都不会信,但贫道确实、确实不是十凶殿的奸细。”

    吴妄笑道:“你身上的凶神气息从何而来?”

    万才道人明显有些犹豫。

    泠小岚身后,那位正擦手的师父大人一个眼神飘来,万才道人浑身抽搐了几下。

    “贫道是人族,父母告诉过贫道,贫道祖上应是东野一家氏族的人族,只是被迁移到了贫道出生地方。

    那里是一片大山丛林,到处都是凶兽,我们每天需要做的,就是对着一些牌位跪拜祷告。

    不断去祈祷,就会有充足的食物被送到一处处山谷。

    那就是圈养我们的牲畜场,没人知尊严是什么,后代中有美丽的面容就会被带走,其余的人必须竭尽所能的去产生后嗣。

    贫道,或者说十凶殿第一批长老,都是在那里出生的……”

    这万才道人开始缓缓讲述,嗓音从最开始的颤抖到渐渐稳定,又到再次颤抖。

    一旁几位高手已是面露不忍。

    这些事其实人域一方早有预料,毕竟谁都无法解释十凶殿为何能发展得这般迅速,肯定是有大批十凶殿凶人自外渗透。

    但当她们面对此事时,又会不自觉的义愤填膺。

    泠小岚在旁端着留影宝珠,也有玄女宗高手拿出了传信玉符,将万才道人的供词写入其中。

    吴妄突然问:“被圈养的只有人族?”

    万才道人低声道:“贫道所接触过的,只有人族。”

    一旁有老妪道:“无妄宗主,此人的储物法宝中有几枚记事玉符,看其年岁已颇为久远,其内写了不少东西。”

    吴妄笑道:“劳烦前辈借我一观。”

    “善。”

    那老妪将玉符推来,吴妄用法力包裹住,对面前这万才道人道:

    “你继续说,不要停。”

    “唉……”

    万才道人长长一叹,讲起了那个有些遥远的故事。

    吴妄将灵识探入那玉符中看了几眼,很快就开始一心两用,整理这次收集到的情报。

    这还真是一条大鱼。

    被圈养的人族,为了生存只做两件事,祈祷和繁衍后代;

    不断有孩童被选出,被送入一处血池,百人仅仅能活一,而活下来的孩童就继承了凶神血脉。

    其中血脉之力最强的,被称之为神子,血脉之力较弱的,称之为神仆。

    神子会被格外关照,从小学习各种人域有关的学识;

    神仆们只去学习该如何与修士战斗,也有部分神仆死在了神子的试炼。

    “……如此数十年后,我们九人得了父亲们的召见。

    那日,召见我们的是父亲梼杌。”

    “你是神子?”

    “贫道确实是当时九名神子之一。”

    吴妄直接问道:“你如何来的人域?”

    “凶兽潮。”

    “什么凶兽潮?”

    “就是,”万才道人缓缓抬头,注视着吴妄的面容,“与如今在北境肆虐那一般无二的凶兽潮,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生,消耗人域的实力。”

    吴妄缓缓点头,又问:“具体说说如何过来的。”

    “其实方法并不麻烦。”

    万才道人低声道:

    “我们当时被告知,如果从人域海域登岸,很大可能是被各处兵哨发现。

    稳妥起见,当时一个神子给出了计策。

    那年,有位父亲出手,让凶兽潮冲破了人域西北的防线,我们就藏在凶兽潮的腹部,待凶兽潮冲入人域腹地、破坏村庄,我们便趁乱汇入了流民中。”

    万才道人目中满是回忆之色。

    “我们按照计划,两两相伴去往不同的地方,约定每百年碰面一次。

    贫道是落单之人,就在人海中浮浮沉沉。

    不知为何,贫道看到了人域的繁华,看到了此地凡人不必祈祷,靠着种植庄稼就能吃饱,纺织作物就可穿暖,男女婚配,一同抚育人族幼崽……啊,是孩童。

    贫道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父亲们所说的人域是渎神之地,必然会被众神毁灭,到底是真、是假。”

    万才道人抬起头来,颤声道:

    “贫道没有害过一个人,没有杀过一个人。

    几千年了,贫道在人域东躲西藏,不敢与他们联系,不敢拜入大的宗门,不敢与人太亲近,最终与三五好友隐居修行。

    一直到了近几年,贫道……贫道得了这有些荒唐的名声。

    本知自己不能来此地,却还是抱着几分侥幸,觉得自己在人域多年,身上已没了凶神的味道。”

    吴妄没有多耽误,把玩着那几枚玉符,缓声道:“说出你所知的十凶殿据点。”

    “贫道没有与他们联络过……”

    “是吗?”吴妄点点头,看向一旁的几位前辈。

    泠小岚的师父再次站了出来,表情带着几分淡漠。

    万才道人急道:“贫道真的没跟他们联络过!”

    “他们会允许你这般不受控的神子在外活动?”吴妄如此反问。

    “他们、他们确实找到过我,”万才道人叹道,“可能是念着当年情谊,他们并未取贫道性命。”

    吴妄眯眼笑着,感慨道:“人间有真情啊。”

    泠仙子的师父道:“杀了吧,若问不出别的什么,闻到他的血臭味便令贫道作呕!”

    “贫道!贫道还知道些可能对你们有用的消息!”

    万才道人颤声说着,又突然对吴妄怒目而视,骂道:“你们终将被父亲毁灭!”

    泠仙子向前半步,手中宝剑已出鞘半寸。

    “此凶人或许还有些作用,”有老妪沉吟几声,“不如将他交给仁皇阁处置,看能否盘问出其他消息。”

    万才道人立刻道:“贫道知晓下一批神子何时抵达人域!

    我要将此事当面说给仁皇阁阁主,换我这一条性命!”

    “第二批神子?”

    “不错,”万才道人低声道,“此前他们去找过贫道,说是之前的行动失利,父亲们有些恼怒,决定派来第二批神子。

    还问贫道,愿不愿意做第二批神子们的引路人。”

    随之,他紧紧闭上嘴,不敢去看一旁的几人,却是不再多说半个字。

    一旁有老仙子冷哼:“这家伙倒是聪明,但想凭这般就活命,未免太小觑我等!”

    几名玄女宗高手接连道:

    “若是真的如他所说,他未曾伤人、也未曾害人,倒也是个可怜人。”

    “域外人族被众神奴役,当真艰难。”

    有老妪道:“无妄宗主,此人是你发现的,接下来如何处置就由无妄宗主来定。”

    “那我就逾矩了。”

    吴妄拱拱手,注视着这万才道人,目中闪过少许光亮。

    他将面前剩下的那杯酒,用法力推到了这万才道人面前,笑道:

    “请饮此酒。”

    万才道人哆嗦了下,却还是张开嘴,将这酒水一饮而尽,目光有些游移不定。

    吴妄将酒樽直接砸碎,定声道:“断头酒已饮,上路吧!”

    万才道人眼珠瞪大,差点从眼眶里蹦出来。

    锵!

    泠小岚仙剑出鞘,又将长剑捧给自己师父。

    万才道人抬头怒瞪吴妄,似是第二‘元神’正在主导。

    泠小岚之师看吴妄的目光多了几分欣赏,握住剑柄,甩出一声清越的剑鸣,逼近万才道人。

    万才道人表情在不断变化,时而愤怒、时而面如死灰,气息也在不断波动。

    “无妄宗主,”有老妪低声道,“此事不如查清楚再下决断,说不定他所掌握的消息,对人域而言颇为重要。”

    “不错,无妄宗主……”

    吴妄:……

    那你们刚才说让他做决定干啥?

    “听各位前辈的就是,”吴妄含笑说着,凝视着万才道人那双浑浊的老眼,“泠仙子,带我回大殿中吧,我有些不太舒服。”

    泠小岚也微微皱眉,但周围都是师门长辈,还有几位师叔祖在,她也并未多说什么,对吴妄歉然一笑,在旁引路。

    泠小岚之师道:“贫道送送无妄宗主,今日之事,是我等有些婆妈了。”

    吴妄连说不敢,跟在泠小岚师徒身后,朝着结界外走去。

    有老妪下令,立刻抽调几名高手,将这万才道人押送去仁皇阁总阁,并提前知会仁皇阁一方做好准备。

    吴妄有些欲言又止,临出结界时扭头看了眼那万才道人,却发觉后者也在注视着自己。

    此人那麻布夹缝中的双眼似乎恢复了清澈,突然开口,有些虚弱地问着:

    “贫道心底着实疑惑……无妄宗主是、是如何感应到贫道体内的血脉之力?

    便是其他神子也无法感应彼此血脉……”

    “啊,”吴妄随口应着,“其实我跟你那十个父亲都挺熟,今天没让你喊我叔父,主要是场合不合适。”

    言罢转身而去,让众玄女宗高手嘴角含笑,自是知晓吴妄所说不过戏言。

    那万才道人对吴妄怒目而视,但很快就变得迷茫踌躇。

    ……

    泠小岚的师父道号‘绝天’。

    吴妄听到这名字时,完全没感觉到半分惊讶,并在后面加了‘师太’二字。

    绝天师太、咳,绝天仙子送吴妄走出竹林,就对吴妄拱手致歉,言说门内几位长老有些手软,让他见笑。

    吴妄连说不敢,叮嘱绝天仙子稍后严加防范。

    “小岚,你送无妄宗主回殿,”绝天仙子言道,“稍后你不必做其他事,只陪着无妄宗主叙旧就是。

    为师去联络仁皇阁,稍后说不得还要押送此凶人过去。”

    吴妄想了想,缓声道:“前辈,此人关系重大,尽量还是要超凡高手押送较为妥当。”

    “超凡哪能这般用的?”

    绝天仙子轻笑了声:“不必担心,走的隐秘些就是。

    你们两个也慢些走回殿中,说不定此地还有第二个奸细,让他们发觉万才道人没回去,或许会平添波澜。”

    “前辈考虑的是。”

    “师父,徒儿带无妄兄在山上转转。”

    “善。”

    绝天仙子并未多说,踩着一朵白云飘去了山顶,竹林中也飞出了几道身影。

    泠仙子问:“要不要,去我修行之处逛逛?”

    吴妄道:“在周围逛吧,我还有几个疑点没能想通。”

    “哪般疑点?”

    吴妄自袖中拿出几枚玉符,正是万才道人记事所用的法器,用法力推到泠仙子手中。

    两人沿着山路小径走了片刻,泠仙子拿着玉符仔细查阅。

    他们并未多说什么,气氛略有些沉闷。

    这玄女宗做事的效率相当高,此时已有一只银梭窜入夜空,数名高手押送着那万才道人赶赴仁皇阁。

    绝天仙子与另外两名老妪坐在银梭前后,那万才道人身上被贴满符箓,扎了三十六根长针,如枯木雕塑般。

    毕竟明日就是开山收徒的大典,此事宜早些解决,也不必对外宣扬。

    “这玉符年头已是不短,其内的讯息从模糊到清晰,能看出是经历了一段悠长岁月,一点点写上去的。”

    玄女宗中,泠小岚吹出一口兰香气,柔声道:

    “此物很难造假,应该就是万才道人平时所记,夹杂了诗词、故事、还有埋怨、倾诉,以及一些数千年前发生的大事件。

    这些都能吻合,且佐证万才道人所说不假……咱们不该将此物一并送去仁皇阁吗?”

    “你师父她们没要,我也忘还回去了,留着作纪念吧。”

    吴妄仰头看天,笑道:

    “这个万才道人的身份和自身经历,实在是太有说服力了。

    数千年前就开始写的日记,那有些虚浮的天仙境实力,还有最近几年在人域闯出来的名气。

    他跟十凶殿之间,有些太过清白。”

    泠小岚道:“无妄兄是说,此人应该跟十凶殿有联络?”

    “这是第一个疑点。”

    吴妄看前方有处凉亭,做了个请的手势,与泠小岚一边走一边继续嘀咕。

    “第二个疑点,就是万才道人说,十凶殿找到了他又没杀他,这可能吗?

    这不是十凶殿的做事风格。

    尤其是,他还是第一代神子,身上带着这么重要的秘密,如何能让他乱走?”

    泠小岚轻吟一二,不知何时已收起了面纱,那张脸蛋在月光下散发着莹莹光亮。

    她道:

    “如今这秘密被咱们拷问到手,十凶殿今后想通过凶兽潮带神子过来,已是不太可能,咱们稍后关注每一个被突破的区域就是。

    至于今日撞到了这条大鱼,说不得是因无妄兄的运道够强。”

    泠小岚想起了自己储物法宝中的宝珠,清清嗓子,有些心虚地看向一旁。

    小金龙。

    “这是仁皇阁要处理之事,跟咱们没关系。”

    吴妄抱起胳膊靠在栏杆上,小声道:

    “我想不通的是,如果我是十凶殿的殿主或者那九个神子中的掌权者,必然不会留这般祸患。”

    “神子之间惺惺相惜、同病相怜?”泠小岚眨眨眼,“他们九个之间也有深厚的羁绊?”

    “这个理由有些勉强,凶神培养出的神子,性情应该接近于凶神。”

    吴妄下巴对着泠小岚手中玉符扬了扬:“再说了,正经人谁写这玩意。”

    泠小岚抿嘴轻笑,柔声道:

    “我倒是觉得,这个万才道人应该就是倒霉,今日遇到了无妄兄。

    常言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他这几年因写一些杂文有了名气,紧张数千年后松了口气,这也不无可能。

    无妄兄,若是咱们再换个角度考虑。

    万才道人因写杂书有了名气,接到我们发出去的请柬,这是偶然之事。

    那日我临时起意,让发请柬的师姐去无妄兄的魔宗,也是偶然之事。

    你们今日碰上面,其实是偶然之偶然。

    若此事有什么算计,那背后算计之人,也未免太可怕了些;且那算计之人,又图什么呢?”

    吴妄笑道:“我也是想到这些,才勉强说服了自己,让你那几位师祖自己做决断……对了仙子,你为何突然想到,要请我过来观礼?”

    “自是想让你过来热闹热闹。”

    泠小岚轻笑了声,看着夜色中宁静的山谷,笑道:“明日说不得,就是我褪下这圣女头衔的日子,自是要请几位朋友一同见证。”

    “每次收徒都要有个圣女吗?”

    “不,是资质,”泠小岚道,“若有人资质超过了我,就是新的圣女。”

    吴妄笑道:“那不用多说了,你还要继续被人喊做泠圣女。”

    “才不要,顶着圣女二字,很是疲累呢。”

    她面容上露出少许倦色,杏眼中划过一二无奈。

    吴妄盯着的她的侧颜看了一阵,心底放心地松了口气……

    此杏眼非彼杏眼。

    自己梦中看到的那双杏眼,跟泠仙子的杏眼,虽大体相近,但实际上并不相同。

    嗯?

    此杏眼非彼杏眼,此非彼,此非彼……

    “小岚你说。”

    泠小岚微微怔了下,怎得就这般直接喊人名字了,偏偏自己名字又带了个小字,怪、怪亲昵的。

    吴妄却是双眼有些直愣,心神已然拉满。

    “说什么?”泠小岚轻声问。

    “如果这个万才道人并非真正万才道人……”

    吴妄心底划过一道道亮光。

    灵台元婴处突然变得漆黑,一条又一条讯息在元婴背后缓缓浮现,宛若树木的一根根枝丫,在不停闪烁,在不断跳动。

    偶然事件?

    不,不对。

    自己前来此地可能是偶然事件,对方遇到自己被识破身份可能是偶然事件,但对方前来玄女宗,很可能并非偶然事件!

    也不对,他如何能做到,让人发请柬给自己?

    参考泠仙子可做主给自己发来请柬,那泠仙子师父那辈的玄女宗门人,应该不难做到此事。

    假如真是这般,有个最关键的问题解释不清。

    灵台处,一条条讯息不断跳跃,吴妄在心底将此前竹林中的画面反复播送。

    那个精分的道人……

    长达几千年的记事玉符……

    十凶殿对万才道人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贫道知晓下一批神子何时抵达人域!’

    第二批神子!

    吴妄表情无比冷峻,豁然抬头看向刚才那只梭子消失的方向,低声道:“泠仙子,你师父有没有在那艘梭子上?”

    “应该是在的,”泠小岚道,“怎么了?”

    吴妄喉结上下动了动,泠小岚表情满是疑惑。

    “快去请超凡……快!追上去!

    那个万才道人可能有问题!他是第一批神子不假,但此刻很可能是别人假冒!

    我虽然没有任何把握,但你想,上次十凶殿策划抓林祈的行动算是一败涂地,鸣蛇被仁皇阁阁主击退,很可能引起了十凶神对十凶殿的不满。

    他们派来第二批神子……今后十凶殿是谁说了算?

    是现有的十凶殿高层,还是第二批神子?

    这种情况下,十凶殿内部极可能有人精心设计,故意将第二批神子即将抵达人域的消息,甚至神子会采用藏于凶兽腹部这种方式,统统告知人域高层。

    我今日来是偶然。

    那个万才道人今日来,绝非偶然,这个万才道人还可以用各种方式主动暴露。

    这是借刀杀人之计!十凶殿的高层绝非什么善茬!

    如果是这样,一切疑点……全解释通了。”

    泠小岚脸蛋煞白,立刻就要转身。

    吴妄忙道:“这只是我的猜测,你直接去请超凡出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关注v.x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嗯!”

    泠小岚点头答应一声,驾着莲台就要朝后山飞驰。

    但她刚飞起来,天边云深处,一抹火光炸开,宛若烟花般。

    师父!

    ……

    百里之外,一处火光闪耀的密林中。

    绝天仙子躺在血泊中,肩头、双脚之上有着恐怖的爪痕。

    一道人影提着一名老妪,自侧旁林间慢慢飞来,身形离地三尺,目中带着几分笑意。

    他还是万才道人的面容,但这面容有些松动,其下藏着一道黑影。

    “你刚才,打我打得很过瘾嘛,杂虫。”

    黑影冷然说着,右手扣在那老妪头顶,老妪身形挣扎了几下再也不动,其内一缕缕血气飞出,汇入黑影右手。

    它那断掉的左臂在迅速生长,很快就完好如初。

    “想死吗?”

    绝天仙子瞠目欲裂,想说话,却被对方扼住咽喉提了起来。

    那黑影哈出一口气,猩红的舌尖在绝天仙子面前晃动。

    “可我偏要让你活下来,让他们怀疑怀疑你这当年的圣女,是不是我的内应,这肯定很有趣。

    告诉那个无妄子,上次是他赢了,这次是我赢了,下次他还输的话。

    三局两胜,我就剥他的皮,抽他的脊。”

    正此时,玄女宗方向爆发出两道惊人的气息。

    黑影随手将绝天仙子扔去一旁,身形化作一团黑雾,自夜风中消散。

    两名老妪身影连续闪烁,自空中留下几道残影,却晚了一步的出现在了绝天仙子身旁。

    一人立刻给她服下丹药,一人追向了黑影消失之处。

    半个时辰后。

    玄女宗后山竹屋。

    吴妄看着床榻上昏迷不醒的绝天仙子,微微吐口气。

    一旁有老妪突然跌坐在地上,颤声道:“是老身糊涂,老身糊涂,未能听无妄宗主之言,将那贼人直接打杀了!”

    “出去哭。”

    吴妄淡淡地道了句,那老妪愣了下,想说什么又面露惭色,起身走去屋外。

    “将你们玄女宗宗主请来吧,我有要事相商。”

    吴妄看了眼袖中的水晶球,双眼微微眯起,心底浮现出了此前竹林时的情形。

    那两杯酒,可不只是诈一诈对方那么简单。

    本来,这是为了提防仁皇阁最后不交人,自己得不到这人身上的神力,不得已用的一点小招式。

    没想到,倒是有了点意外之喜。

    “泠仙子,去将茅傲武带来此处,仁皇阁这边,我自己来联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