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八十五章 凶神·鸣蛇!【求首订!求月票!】

时间:2021-04-19作者:言归正传

    www..,最快更新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唉——”

    吴妄的叹息散发着贫穷的味道,自树洞中钻出来、拍拍身上尘土,朝人域残兵的大阵而去。

    该做的都做了,凶兽群也因大地塌陷暂时中断。

    空中飞的凶兽数量较少,零星冲过来的凶兽也构不成什么威胁,阵内修士几次齐射,大抵也就搞定了。

    摘下面具,吴妄换上那身军中轻甲,一路小跑赶去大阵边缘。

    许木立刻向前迎接,将吴妄拉入大阵。

    霎时间,阵内道道目光汇聚而来,此时不用对外出手的修士,尽皆转身看向吴妄。

    一人拱手做道揖,众人拱手做道揖。

    不少女修美目中光华流转,诸位仙人也各自露出善意的微笑,对吴妄拱手道谢。

    吴妄:……

    还是心疼自己的水晶球。

    看来要找时间给家里去一封书信,让他们提前备货,自己请大长老或者茅大哥回去搞一次星雷术补给。

    不能携带足够对抗大型宗门数量的水晶球,始终缺了那么一点安全感。

    “无妄兄!”

    季默快步而来,咧嘴笑了几声,用力拍了拍吴妄肩膀,“又欠你一条命!我是还不清了!你那魔宗还招人不?”

    吴妄沉吟几声,刚想点头,突然感觉一旁林祈眼底的光芒过于耀眼。

    “这个,宗门是否收人,要传功长老他们来定,”吴妄委婉的拒绝了一句,“我只是个宗主,平时不管什么事。”

    季默若有所思,林祈却在嘀咕‘传功长老喜欢什么’云云。

    算了,不管他们了。

    方才同时引动大批水晶球,吴妄此刻也有些疲倦,但犹自强撑着,等待人域超凡高手降临,方才能安心休息。

    至于如何隐藏身份……这事就交给仁皇阁操心吧。

    总不能因为隐藏身份而不敢反抗,进而葬送小命,那岂不是舍本逐末、因小失大。

    “无妄,”泠小岚轻唤了声,背着手自一旁飘来。

    吴妄道:“辛苦。”

    泠小岚轻轻摇头,言道:“那留影珠……”

    “毁了吗?”

    “毁了。”

    “那就好,”吴妄松了口气,那东西要是流传出去,总觉得会是一场社死。

    细细想来,也很是羞耻。

    那老将钟林快步而来,对吴妄抱拳行礼,定声道:“多谢无妄宗主舍命相救!本将定将无妄宗主功绩上抵军中,禀告仁皇阁!”

    “不必太过招摇,”吴妄摆摆手,“让仁皇阁给我补点灵石就可。”

    “善!哈哈哈哈!”

    钟林闻言大笑几声,只道吴妄这个魔宗宗主相当幽默,哪里会有立下这般奇功的义士,还贪图灵石赏赐?

    吴妄见状也没多说什么,环视一周,看着四面那被大地断层阻拦的凶兽潮。

    这么剧烈的乾坤震荡,应该能突破此地凶神气息的封锁……吧。

    说实话,他心里也没准,但总归是对神农老前辈存了一份信任。

    咚!

    “老师,咱们……”

    林祈话语突然顿住,正向前迈步的他,身体倏然僵在原地。

    不只是林祈,季默、泠小岚、许木、侧旁几位仙人,身体宛若石化,呼吸停顿、面色发白。

    这般情形,同时出现在阵内各处,一应修士,自真仙至元婴境,竟都无法动弹。

    威压。

    强烈至极的威压毫无征兆的包裹住他们。

    钟林和吴妄同时抬头看去,却见那漫天阴云不知何时已出现了星空,阴云破开的大洞中,一只如山岳般的蛇首,正低头注视着他们。

    其目若水潭、鳞若屋舍,那蛇首之上有着一层层‘峰峦’;又有雷霆自高空闪耀,照出那盘踞满整个天空的蛇身。

    蛇首凝视着大阵之内,没有聚焦于特定之人,却让此地绝大部分修士已没了任何反抗之力。

    大荒十凶神,鸣蛇。

    那蛇首微微下探,下方威压更浓,已有不少未成仙的修士身体颤抖。

    其实不只是修士,四面的凶兽群尽皆匍匐,那些驱赶凶兽群的十凶殿凶人,此刻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呵。”

    一声冷笑,轻蔑又带着几分不经意的冷笑,自吴妄等人心底绽开。

    统领钟林低头喷了口血,侧旁几名仙人也是立刻盘腿打坐。

    就听得噹噹几声,一旁有修士握不住手中法宝兵刃,大批修士已受不住这份威压,跌坐在地上呼呼冒虚汗。

    季默便是如此。

    锵!

    泠小岚长剑出鞘半寸,却是再也不能动。

    “凶、神……”

    老将钟林的表情已满是绝望,嘴唇颤抖间念出这两个字眼,身形却向前踉跄半步,口中低喝:“凶神!”

    吴妄眉头微皱,刚想出声阻拦,但因抵抗凶神威压动作有些缓慢。

    钟林竟一跃而起,瞠目欲裂、灰发挥舞,双手握住横刀,口中大吼不停!

    横刀拽出数十丈长的刀光,对那高空中的蛇首猛地挥砍!

    老骥犹有斩神志。

    那蛇首目中丝毫没有半点变化,甚至都没有任何轻蔑,只是额头的鳞片轻轻闪烁,那老将钟林前冲的身形很突兀的停在空中。

    天地一片寂静,钟林的身躯宛若泥塑般静止不动,拽出的刀光也诡异地横在半空。

    那下探的蛇首微微摇晃。

    乾坤如破碎的琉璃镜出现道道裂痕,钟林身躯、元神、刀光,尽在这裂痕之中。

    乒——

    那空无一物的乾坤突然传来这般声响,似乎有一面镜子碎了,那老将钟林也随着镜子一同破碎。

    血光还未撒落,尸身已如粉尘飘飞。

    钟林的道,也在瞬息间消失不见,仿佛天地间从未存在过这个生灵。

    那蛇首尖端已落到百丈高的位置,巨蛇的身躯突然变得虚淡,自那蛇首中走出一道曼妙的身影。

    她身躯被雾蒙蒙的血气包裹,身着一袭简单的红裙,一双修长的长足缓步而下,踢踏着如木屐般的玉鞋。

    其面容略显狭长,那修长的双目也类似于蛇眼,自散发出一种淡薄凶残之感。

    可她是鸣蛇所化,这已是大荒那一小撮顶尖的生灵,久远而来的凶神,人形化身的容貌姿色都无可挑剔,自成一种独特、残忍之美感。

    更要命的是,她每向下一步,下方众人所承受的威压就增几分。

    不过缓步而下十步,人域残兵大阵破碎,除却少数几人还能勉强站立,大部分修士或坐或跪,想出手都无法动一根手指。

    吴妄还在站着。

    他额头已满是冷汗,此刻犹自抬头凝视着这凶神所化的女子。

    在他身旁,泠小岚咬牙硬挺,哪怕自身元婴已快裂开,犹自不肯朝地面跪坐、跌坐。

    那里,脏!

    钟林的死,对吴妄其实没有太多冲击。

    让吴妄感觉最为讶异的是,这鸣蛇凶神的威压,远不如自己在幻想中看到星神时,所感受到的威压。

    神和神之间果然存在巨大的实力落差。

    终于,那红唇缓缓开启。

    “你们,谁是林祈?”

    林祈此刻已跌坐在地上,喉结颤动,却发不出半点声响。

    吴妄并没有看林祈,只是觉得自己应该站出来,便向前踏出半步。

    他明白,如果林祈被捉走了,他们这里的两千余人,不过是鸣蛇震一震翅膀,或是喷一口气息。

    命途,要把握在自己手里。

    抬起的脚步落稳,吴妄凝视着鸣蛇的人形化身,后者那双修长双目也锁定了吴妄。

    “你就是林祈?”

    吴妄尽量控制自己的嗓音,最起码、不能发颤。

    他道:“贫道,灭天黑欲临风大魔宗宗主,无妄子,与道友有几句话言说。”

    “哦?与我言说?”

    凶神鸣蛇凝视吴妄,淡然道:“跪下。”

    字音未落,那威压如排山倒海般对吴妄镇压而来,吴妄脚下一晃,左腿顿时弯曲了下去,脚下的地面出现了蛛网般的裂痕。

    但他弯曲的左腿膝盖还未触碰草地,已是颤巍巍地停住。

    吴妄攥紧拳头,脖颈青筋暴起,鼻翼微微跳动,此刻却将左腿缓缓绷直。

    坚挺着、直挺着,顶着那越来越强的威压,却一点点站直身体,挺起胸膛,抬头看向凶神鸣蛇!

    “我无妄子,敬畏天地,不惧鬼神。

    跪父母师长,却不跪凶神天帝,今日……怕是……跪不得……”

    一缕鲜血自吴妄嘴角滑落。

    周遭那些修士在奋力挣扎,对着凶神怒目而视。

    凶神鸣蛇微微眯眼,嘴角露出几分冷笑,似乎对吴妄有些兴趣。

    她正要开口,吴妄身旁却多了个人影。

    那是蒙面的女修士,登仙境的修为,比起吴妄浑身隐秘,她就显得单纯了许多。

    但此刻,这个人族女子额头闪耀着莲花印记,长发在背后披散开来,犹自抓着剑柄、拄着剑鞘,硬挺着站在了吴妄身侧,抬头看向凶神鸣蛇的人形化身。

    一声冷哼,已是她此时能做到的极限。

    这些人族……

    “啧,啧啧。”

    侧旁突然传来怪笑,那最先一批坐倒在地上的季默,此刻竟挣扎着站了起来,皮肤上沁出的血珠,让他看起来有些可怖。

    但!

    真男人如何能在此时退缩!

    真男人如何能在此时萎缩!

    今天他季家公子,就算是死在这,被秒杀,化成灰,也要拿出人族男子的气概,代表人族男人昂首挺立,看向那凶神,趾高气昂地喊一声:

    “好……腰……”

    吴妄和泠小岚齐齐扭头,季默却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盯着那凶神鸣蛇看个不停。

    “哈、哈哈哈。”

    林祈突然低声笑着,挣扎数次方才爬起来,每一步踉跄都承受着万钧之力,却犹自走到吴妄身后,缓缓吐了口气。

    他不知此时做什么是对、做什么是错,故什么都没说,也没有抬头去看,但此刻挺直的脊梁,已替他回答了一切。

    同进退。

    凶神鸣蛇微微眯眼,冷然道:“人域果然又出了能担当大任之人,天宫的那些大人还真是够废物,百般压制都绝不了你们人域。

    你们可愿做我的神奴?”

    吴妄低声道:“你为凶神,却来此地欺凌我等人域小辈,不害臊吗?”

    那鸣蛇轻笑了声,一指对吴妄点来。

    “凶神的意思,就是百、无、禁、忌。”

    霎时间,乾坤出现一口黑洞,这黑洞宛若拳头大小,却让吴妄心神不断震颤。

    下一瞬就是殒命。

    下一瞬就是被这黑洞直接撕裂。

    但自己此时难以有多余的动作,此时他是承受凶神威压最多的一人。

    甚至,自身血脉之力都被压制了,体内的气海凝固、灵台黯淡,浑身上下几乎找不到任何可以用的力量。

    这就是绝境吗?

    人族一直在面对这样的敌人吗?

    吴妄突然怔了。

    这一瞬仿佛在不断延长,在不断被拉伸。

    他仿佛听到了神农前辈守着篝火,低声叹出的那声感慨。

    ‘那真是,一个漫长的黑夜……’

    仿佛见到了一个不高不奇的身影,穿着蓑衣走在干涸的大地上,看向那坐在山岳之上的远古火神。

    黑暗中出现了一颗火种,火焰在他面前轻轻跳动。

    突然间,吴妄仿佛听到了一声声惨叫,一声声怒吼,一声声带着不甘的呼喊。

    在那黑夜中出现了莹莹光亮,不知从何处飞来了一点点灵光,汇入了那颗火种,让它变得更为炙热、更为明亮。

    此刻,鸣蛇凶神双目放光地凝视着吴妄。

    她感应到了!

    她突然感受到了,这个年轻人族身上绽出的光辉,与那伏羲氏与神农氏,那么相像……

    “你就是?”

    北野人族!

    吴妄猛地攥拳,抬头怒视,双腿微微岔开,自身精、气、神同时燃烧,仰头嘶吼间,右拳对着黑洞直直前挥!

    谁都不服!

    拳锋炸出霹雷声响,一道拳影砸向那黑洞。

    突然,鸣蛇凶神面色一变,猛地抬头看向星空。

    一道银白色霹雳直直劈下,撕开乾坤、劈开鸣蛇凶神布置的层层气息,竟毫无阻碍地出现她面前,将那口黑洞击溃,逼得这凶神不得不后退躲避!

    就在这一瞬!

    那雷霆撕开的乾坤缝隙中,一道有些微胖的身影剥开缝隙强挤了出来。

    那身影与吴妄的拳锋近乎重合!

    是吴妄一拳打出的高手,是被吴妄拽过来的超凡!

    这身影毫不犹豫,攥拳前挥,气息凝成山岳横冲直撞,将凶神鸣蛇的本体一拳砸飞,那压制众修士的威压顷刻消散。

    “本座在此,谁敢伤我人族后辈!”

    雷霆阵阵,长蛇嘶吼。

    这老者须发皆张,抬手顶天,乾坤泛起层层涟漪,背后出现一道青色门户,其内窜出道道流光,齐齐冲向空中的鸣蛇。

    天地骤然变亮!

    吴妄抬头愣愣地看着这些,向后踉跄半步,勉强站稳,略微舒了口气。

    好凶的凶神。

    他扭头看向季默,发现后者竟是睁着眼昏迷了过去,浑身被血汗湿透,一旁林祈也是差不多的模样。

    “无妄兄,”泠仙子低喃着,身形猛地朝吴妄倒来,也已撑不住陷入昏迷。

    吴妄下意识一捞,抓住了她柔滑细腻的玉臂,心底暗自松了口气。

    这次他接住了,没有让仙子掉泥坑的画面重演!

    不对,自己的冰晶薄膜好像之前碎……

    吴妄眼前一黑,只觉天旋地转,拉着泠仙子一同朝着侧旁歪倒。

    柔滑细腻……有触感,自昏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