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七十九章 凶 神 来 袭!

时间:2021-04-19作者:言归正传

    www..,最快更新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圆顶军营,泠小岚的木屋中。

    “嗯——”

    伴随着一声略带娇懒的哼唧声,盘坐在数层软垫上的身影伸起了懒腰,姣好的身形在周遭阵法光壁的照耀下,尽情诠释着女子的美好与柔软。

    境界稳固且再次向前迈进了一小步,距离成仙已是不远。

    ‘奇怪,在熊兄……不对,应是称他无妄兄,免得他北野少主的身份暴露;在无妄兄身旁时,修道感悟确实比平日里多了许多。’

    这是,为什么?

    泠小岚略有些不解,坐在那陷入了思索,过了半个时辰才微微摇头,喃喃道:

    “当真玄妙。”

    起身,她纤足自床边缓缓伸出、下落,光洁的小腿自腿弯至纤足都是那般恰到好处;脚底踩在离地半寸处,脚趾点落下,空气荡起了细微涟漪。

    长裙的束腰环绕一圈又一圈,那抹胸小衣也被藏在了几层短衫、长衣之中。

    按玄女宗的弟子着装规矩,锁骨是可以露的,但泠小岚依然用柔韧且具有防护之力的薄衫,将脖颈附近的肌肤完全盖了起来。

    便是旁人的视线,她也有些无法接受。

    ‘此次闭关已过了三个多月,也不知那林祈有没有烦到无妄兄。’

    她如此想着,习惯性地想拿起自己的宝剑,却发现手腕上没了玉镯,这才想起储物法宝被收走之事。

    提手散掉阵法结界,用法力推开面前木门,泠小岚步伐轻盈地跳了出去,刚走没两步又顿住身形,扭头看着不远处那一片波光粼粼的小湖。

    什么时候,这里多了这般景色?

    湖边,一座有些突兀的宅院竖在那,周围没有结界覆盖,能听到里面传来的丝竹罄乐,灵识一扫……

    “这?”

    泠小岚那双杏眼有些瞪圆,面纱后的嘴角微微抿起,又禁不住抬手扶额。

    自己这是,看到了什么?

    那小院中,许木和七八名气息浑厚的将军一同喝酒玩乐。

    若所料不错,这群将军应当是此地的统领、副统领等人,那面容有些苍老的天仙是此地统领,其他四男三女都是修为不弱的真仙境。

    远处正有几名美丽女子和英俊男子翩然起舞,侧旁还有几名凡人老者吹拉弹唱。

    院落另一侧的竹林中,季默在最角落处打坐,身周仙光环绕,已是要突破的前奏。

    而最不能让泠小岚理解的画面,是……

    吴妄歪在躺椅上捧卷读书,身后站着的林家公子面色平静,手中端着一杯茶水,静静等待吴妄伸手。

    ‘茶里有毒?’

    泠小岚心底刚泛起这般念想,吴妄已是伸手端起茶水,即将倒入口中。

    “无妄兄!”

    泠小岚一声呼喝,身形已是冲天而起,剑指点出一道剑气,那剑气近乎要贴着吴妄的脸庞划过!

    一旁喝酒看戏的将军们扭头看来,那林祈双眼一瞪就要扑上去‘挡枪’!

    吴妄突然探出一指,动作自然且没有任何花哨,指尖点在泠小岚打出的剑气上,将那剑气轻松击溃。

    一缕微风拂过,吹得吴妄手中茶水轻轻荡漾;

    吴妄淡定地端起茶杯喝了口,满口清香、神情舒畅。

    泠小岚身形宛若一朵莲花飘落,皱眉看着吴妄手中茶杯,轻轻眨了下眼。

    吴妄笑道:“仙子莫非担心我这茶里有毒?”

    “泠仙子这是何意?”

    林祈额头满是黑线,整个人被阴影吞噬,双目闪烁着逼人神光,“你竟如此侮辱贫道!贫道岂会用这般卑劣手段去害老师!”

    老?!

    “哎,”吴妄笑道,“泠仙子只是有所突破,与我打闹罢了,方才是我说错了话。”

    “是,老师,是弟子逾矩了。”

    林祈温声答应。

    “去修行吧,”吴妄道,“大好时光莫辜负,登临仙境方为真,你现在是人域的一份希望,莫要辜负人皇陛下托付。”

    林祈满目感动,用力点点头,低头做了个道揖,走去季默身侧。

    刚坐下,林祈又从袖中取出一个小本子,写下了今日份的‘老师之言’——大好时光莫辜负,登临仙境方为真。

    泠小岚身形飘到吴妄身旁,眼底带着几分震惊;盯着林祈看了阵,又低头注视着吴妄。

    “摄魂术?”

    “怎么可能。”

    “换心大法?”

    “仙子你别这般想我,只是林祈想找我学习一些做人的道理和哲学范畴的学问。”

    吴妄招来一只躺椅,用法力清扫干净。

    “坐。”

    泠小岚略微犹豫,铺了一层厚厚的云雾,又让云雾凝而不散,这才坐躺了上去。

    没有储物法宝,做什么都有些不便利。

    吴妄对许木传声叮嘱一二,后者立刻招来兵卫,不多时,泠小岚的几件储物法宝已被送了过来,其上果真一尘不染。

    泠小岚淡定地点出一团洁白的火焰,将储物法宝在里面过了一遍,又拿着一方手帕反复擦洗,这才小心翼翼地给自己戴上。

    吴妄在旁看的有些皱眉。

    比起自己这被先天神施加的怪病,泠小岚这发自内心的洁癖,似乎更棘手一些。

    毕竟,自己的怪病可以随着实力增长,最后克服掉;

    而泠小岚的修为不断增长,很容易让心底的提防越来越厚,病情逐渐加重。

    ‘若她觉得,这世上都是污秽且不干净的,又该如何?’

    吴妄不由得为她担心了起来。

    “泠仙子,你为何会觉得……就是,与人接触,或是触碰到自然之物,就特别敏感?”

    “自幼如此,”泠小岚轻轻叹了口气,“我也知这般有些不太妥当,旁人与我都是一般的,并没有污秽、纯净一说。

    但我很难去说服自己与旁人接触,总感觉这般有些,有些……不舒服。”

    吴妄仔细思索,却也搞不懂这是为何,只能等离开军营后,再去搜罗相关的典籍,替她好好琢磨琢磨。

    泠小岚又问:“这林祈……到底发生了什么?”

    吴妄传声道:“你可以理解成,被我揍服了。”

    “服了?”

    泠小岚禁不住歪了下头。

    “他是这般性格的人吗?这些大家子弟,按理说一个比一个心高气傲,不该是宁死不屈吗?”

    吴妄笑而不语,眯眼笑着,继续捧起《初级阵法·三鲜道人注解》,细细品读。

    泠小岚坐躺在侧旁,美好的身段自树荫中更显修长,嘴角露出淡淡笑意。

    她微微扭头看向吴妄,目中流转着少许笑意,小声问:“无妄兄……可以借我一只手用用吗?”

    话语刚落,吴妄的左手已伸到了她面前;

    只是手上包裹着一层厚厚的坚冰,坚冰还散发着淡淡冰寒气息。

    泠小岚轻轻吸了口气,抬起一根手指,缓缓探向吴妄的手掌,秀眉紧紧皱着。

    尝试第一次,手指距离坚冰外层只剩半寸,但微微一抖就挪了回去。

    尝试第二次、第三次,却是连‘半寸间隔’的记录都没能打破,每次都只差一点。

    不管了!

    泠小岚内视灵台,微微抿嘴,耳旁响起了师父那忧心忡忡的话语。

    ‘小岚,你终究要克服这般心魔,不然随着修道日深,怕是会成为你前进的阻碍。’

    深吸一口气。

    泠小岚开始反复告诉自己,熊兄是好的、熊兄是好的,又将眼前手掌看做是一块普通的坚冰,上面浇上了柠果,一如自己小时候在家吃的解暑甜品。

    她紧紧闭上双眼,又动作迅速地坐起身来,粉色舌尖探出唇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在冰块上轻轻一舔。

    静。

    吴妄忘记缩手,愣愣地看着泠小岚。

    后者也微微有些脸红,但这红晕迅速被镇压了下去,淡定地躺回躺椅,抬手理了下耳旁发梢,思索该如何收场。

    竹林角落中,不知何时醒来的季默,此刻攥着拳泪流满面,抬手打了林祈肩头一拳,激动到不能自已,目中满是老父亲的欣慰。

    正盘坐的林祈却是一拳砸在膝盖上,咬牙骂道:“可恶,那肯定是蕴含着天地之理的冰块,好想是我!”

    “唉~”

    吴妄幽幽一叹,抱着左手喃喃道:“我不干净了。”

    “呸!”

    泠小岚脸蛋迅速泛红,却是镇定自若地解释了句:“我只是想办法克服这般问题,并非是对无妄兄你有非分之想。”

    “嗯,嗯。”

    吴妄含笑点头,散掉坚冰继续看书,刚要说几句鼓励的话语,却见一道身影自空中急速飞来,径直落在戏台前,匆忙大喊:

    “将军!仁皇阁密令!”

    旁边喝酒的这群将军顿时没了醉意,精神抖擞地站起身来。

    ……

    片刻后,小院中歌舞停了。

    从凡人大城请来的乐师和舞姬已被兵卫送走,十多名军中将领聚在一起,吴妄四人也在一旁听着。

    那灰白头发、身着铠甲的老者名为钟林,天仙境初期修为,也是戊辰驻兵圆顶的大统领,此刻他将一枚玉符放在桌上,面露忧色。

    “里面的内容大家都看过了,可有什么想法?”

    众将各自沉默无言。

    一名小将纳闷道:“既然是密令,统领您为什么要让我们都看到。”

    钟林道:“此事事关重大,在场都是本将军能信得过之人。”

    吴妄却是微微挑眉,心底略微思索。

    密令中的内容并不复杂,只是提醒戊辰驻兵圆顶,这附近出现了一些十凶殿凶魔的踪影,且林祈的下落应该早已暴露。

    显然,十凶殿是有意针对林祈这个炎帝令持有者而来。

    结合钟林此时的反应,这道密令绝非仁皇阁给的第一道密令,应是在故意做戏。

    做戏给他们四个看?

    没这般必要。

    他们四个年轻小辈,两个是将门公子,家里是封疆大吏,在人域地位举足轻重,一个是十大仙宗家的圣女,那天衍玄女宗在人域也有强大的影响力。

    也就是他这个魔宗宗主明面上的身份‘普通’了些。

    如果排除做戏给他们四人看的可能,那钟林统领应该是在做戏,给此地可能存在的奸细。

    吴妄不动声色地看了眼泠小岚,后者也给了他一个‘可能有问题’的眼神。

    又听那钟林统领道:“林祈公子是人皇令持有者,更是林怒豪将军的爱子,咱们必须小心应对,可不能出什么差错。”

    一人问:“仁皇阁高手可会来援?”

    “已是在来援的路上了,”这老统领解释道,“敌在暗、你我在明,咱们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许木道:“今日起就加强戒备,大阵一刻不停。”

    “要不要,派出巡逻队在方圆三百里范围内来回搜查?”

    “这也是好主意。”

    老统领看向吴妄四人,笑道:“几位可有什么想法?”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吴妄摇摇头并看向泠小岚,泠小岚微微摇头看向季默,季默后退半步并推了林祈一把。

    林祈嘴角一歪,露出几分冷笑,淡然道:

    “我辈修士如何会惧怕十凶殿之流?直接张贴告示,让他们外出决战,一对一或是群对群,定要让他们有来无!”

    啪!

    一只灵果被季默强行塞入林祈口中,吴妄连连拱手,道几声“罪过、罪过”。

    这群将军各自露出几分轻笑,开始商议起后续布置事宜。

    很快,此地军营就忙碌了起来,原本悠闲的氛围瞬间被紧张感蒸干,大队大队修士在各处警戒、巡逻,大阵又加厚了几层。

    留下来贴身护卫他们四人的许木,对四人传声解释着此事的前因后果。

    许木道:

    “那日林祈得了炎帝令后,擅自于仁皇阁现身,就已被十凶殿盯上,上面觉得林祈这性子很难低调起来,故做了一系列布置和应对。

    我接到的消息是,上面想借林祈,引出十凶殿的部分高手,重创十凶殿。

    此时在军营之外各处凡人村落城镇,已有大批高手暗中潜伏,等待十凶殿高手现身。”

    吴妄笑道:“估计十凶殿那边,也是这般想的。”

    “哦?”许木纳闷道,“这如何说的?”

    泠小岚也道:“谁是鱼饵,谁是垂钓之人,此时还不好说。”

    季默却持不同意见:“再怎么说,仁皇阁在此地高手,必然数倍、数十倍于十凶殿。”

    吴妄想到了王麟,以及那滴消散掉的穷奇精血,喃喃道:“那,万一咱们附近的高手,不得不调离呢?”

    季默纳闷道:“这是什么意思?”

    林祈道:“老师是说调虎离山,这是十凶殿惯用的伎俩。”

    “不是调虎离山。”

    吴妄沉吟几声:

    “我刚才试着分析了一下全局,心底有点不安,如果此时北疆或者西疆出点事,仁皇阁不得不将精力放在边境而非此地,必须将众高手调走。

    那我们,可能真的会遇到一个难题。”

    许木问:“什么难题?”

    那‘题’字刚落,话音还未结束,此地大阵突然轻轻震颤了下。

    众人抬头看向天空,却见原本的蔚蓝变得黯淡了些,大片大片的阴云自北方凝聚,那阴云之下隐隐出现了一根根光柱。

    忽然间,众人心底出现了阵阵兽吼,那仿佛是刻录在血脉中的兽吼声,激发着他们的恐惧感与无力感。

    吴妄微微皱眉,与军营中的大片兵卫一同凝视北方。

    季默嗓音不觉有些发颤:“那是什么?”

    吴妄低声道:“大荒,十凶神。”

    “是凶兽潮!北疆出现凶兽潮!全军备战!”

    原本就已弥漫紧张氛围的军营瞬间沸腾,北面那不知隔了几千里的阴沉天空下,一道道流光划破天际,朝南飞驰!

    传信玉符,全线告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