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七十四章 人皇虽老,犹有壮志!【五千字求票!】

时间:2021-04-19作者:言归正传

    www..,最快更新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季兄莫非衰神附体?

    八卦盘前,吴妄一手扶着额头,表情说不出的费解。

    他自己下场去抢个炎帝令都没这么费劲!

    季默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

    三次大战,三次杀入决赛圈,每次都坚持到了最后几人之一,但每次都……

    吴妄能暗中帮季默的不多,当着人皇和众多前辈高人的面,更是不能明目张胆开小灶,只能有限度的给季默一点帮助。

    第一场千人逃杀,吴妄在最后时刻给季默放水,劈季默的雷霆少了大半威能,让季默能有更多法力和资源继续搏杀。

    季默也不负他所望,扫落诸多对手,但也因此被人盯上,因树大招风,最后一轮被优先清理出局。

    第一场的胜利,归属于一名实力颇强、背景深厚的魔修弟子,也算实至名归。

    待第二场,季默吸取教训,从最开始就直接躲起来,跟着结界收缩不断跑动,捡漏捡了个盆满钵满。

    吴妄更是悄悄将一波法器补给,不着痕迹地投放到了他前行之路上。

    可这季默,在最后一轮结界收缩前,遇到了那个‘独领风骚’的白衣男人,就是那位此前雇了四胞胎仙子抬座的白衣男。

    季默突然放弃此前那稳扎稳打的打法,怒吼一声,扑上去与那白衣男大战,拽着那个白衣男人撞入飞来的结界,两人齐齐被传出幻境。

    很明显,两人有仇。

    吴妄于是多看了几眼那白衣男,此前只是觉得这人颇为出众,此时突然觉得,这人有那么一点阴沉之感。

    第二场的获胜者,是个趴在草丛中一个多时辰没动,最后一轮结界刚好在缩在他屁股之上的,天选之子。

    第三场几乎没什么悬念,成了人域年轻一辈未成仙者的较量。

    季默就算有仙宝护身,修为比起女子国时也提升了许多、摸到了跃神境的门槛,但其他星辰也同样耀眼。

    那白衣男三十六把仙剑环绕自身,那身着孔雀裙的魔修女子一把短刀杀了个七进七出,更有几名男女此前籍籍无名,但关键时刻爆发出堪比仙人战力的不凡实力。

    季默杀入决赛圈,一番苦战之后惜败。

    第三枚炎帝令就落在了那个白衣男手中。

    至于泠小岚……

    她不是因为被一段脏兮兮的路径所阻,无法前行以至于被结界吞没;

    就是因保持身周法力结界太耗费法力,凝丹境的法力无法支撑,没能等到吴妄可以开小灶的环节。

    道道金光闪烁,一名名‘年轻’修士被送出结界幻境,自顾自地回了原本的位置。

    唯独少了那三个炎帝令的获得者,那三人的身份已然有了变化,承载了人域未来的一份希望。

    待幻境试炼尘埃落定。

    随着人群,吴妄走出幻境的白玉门,宗主的黑袍风骚飘摇,淡定地坐去了大长老血手魔尊身旁,也没引来任何关注。

    大长老和妙长老却满是奇怪地盯着吴妄。

    大长老传声问:“宗主,怎么没看到您的英姿?”

    “啊,我躲的比较严实,”吴妄摇摇头,满脸遗憾,“没怎么与人斗法,自然不会被人关注,这很正常。”

    大长老顿时有所明悟,妙翠娇也是若有所思,但二人都未追问。

    就听,一旁角落传来几声呼喊:

    “我家神童凭什么不能参加这般试炼!我就问问,我家神童凭什么不能参加这般试炼!”

    几名金甲仙兵满脸尴尬,也只能连连赔礼。

    众人循声看去,便看到了那位挺着肚子的年轻妇人,只能淡定挪开目光。

    吴妄目光挪回面前的矮桌,拿起一杯酒水,放在鼻尖嗅了嗅,确定没什么异样后微微抿了口。

    倒不是他平日里就这般小心,主要是担心十凶殿搞事。

    如果他是十凶殿的背后主谋,自不会放过这般机会,趁着所有高手的注意力都在那幻境试炼上,从最不容易被想到的方面突破,在此地后厨搞点事。

    风险小、收益大,还容易打击仁皇阁的威信。

    “大哥。”

    一声叹息,季默耷拉着脑袋走了过来。

    仙光不亮了、折扇不挥了、风度不翩了,到了此处就颓废地叹了口气,苦涩地笑了笑:

    “我当真……这般机缘都握不住。”

    言罢,他还不忘对大长老和妙长老做了个道揖,近距离看到妙长老时,还目光呆滞了一瞬,随后就收回目光,道了句:

    “失礼、失礼。”

    吴妄介绍道:“这是我一位好友,边疆季家的公子,季默。”

    大长老打量几眼季默,含笑点点头,主动朝一侧挪了挪位置。

    季默道了声谢,一屁股坐了下来,抬手扶着额头,自顾自地端起酒杯仰头灌了口。

    吴妄有些纳闷,传声问道:“你第二场怎么就突然发脾气了?跟那个白衣男打什么?”

    “哼!”

    季默鼻翼轻轻颤动,传声骂道:“女子国就是他派人搞我!我跟他之间的恩怨虽未到不死不休,但我不好过,他别也想顺畅!”

    “哦?”

    吴妄顿时想到了那个死士,那个偷袭时机卡的很死、困难模式玩成地狱难度,最后燃烧了自己神魂的死士。

    “原来是个人恩怨。”

    季默扭头看向吴妄,传声道:

    “大哥、不是,熊兄你去哪了?为何三局试炼都未见到你?这不应该,你不出现在最后一圈实在说不过去,我这般都能混进去……”

    吴妄传声解释道:“为了氏族考虑,我不能用祈星术,实力太弱,运道也差。”

    “唉,”季默微微叹了口气,“咱俩真是难兄难弟,患难与共了。”

    吴妄笑着摇摇头,并看了眼自己灵台内那团火光,心底十分宁静。

    除此之外,灵台内还多了一样好东西。

    那是一团凝而不散的气息,若是激活这团气息,吴妄就能在瞬息间变作‘神农陛下的器灵’,关键时刻可用来招摇撞骗、狐假虎威。

    也算是给了他一点‘劳务费’。

    可惜,八卦盘被收回去了。

    未来岳父当真太过小气,给他个随身困敌的幻境怎么了?

    吴妄对季默传声道:“也不知该说你是背运还是好运,光明正大执掌炎帝令,后面可有的忙了。”

    “忙归忙,这是莫大的荣耀。”

    季默面露正色,传声道:“第一局的获胜者和第三局那个混蛋,拿走炎帝令还算可以,他们背后势力都不弱,想必后面不会有什么问题。

    第二局的获胜者有些麻烦,背后的根基太弱。

    不过也无妨,我刚得到消息,他会隐姓埋名、变幻容貌,去边疆军营之中历练。

    泠仙子也过来了。”

    二人说话间,泠小岚已从玄女宗两位前辈身旁离开,朝此地款款而来。

    这次多了个季默,泠小岚入座后也没引来太多目光。

    此刻大殿之中所谈论的,尽是那三位获胜者;其他表现优异之人,也只是偶尔被提及。

    泠小岚刚入座,就小声嘀咕了句:“这般试炼着实有些不美,就不能给到金丹境的修为,御空都不得。”

    吴妄和季默对视一眼,两人各自抚掌大笑。

    季默笑道:“咱仨真该喝一杯,啥都没有,空手而归!”

    泠小岚依言自袖中拿出一只玉杯,但目光禁不住飘向一旁,小脸上似有点心虚。

    吴妄也抬手揉了揉鼻尖,拿了个杯子接酒,陪季默一同乐呵。

    季默江湖人称‘人域小喇叭’,将这次大赛中那些表现不错之人的姓名背景,说了个头头是道。

    那白衣男名为林祈,是季默的死对头,背景差不多,都是边疆将门之后,主管一地防务,但林家隐隐被季家压了一头。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免费领!

    林家算是封疆大吏,护住林祈自不是问题。

    林祈除了太过高调、过于风骚,自身也颇有能力,季默都会禁不住夸他修道奇才、城府颇深,缺点就是小肚鸡肠。

    第二局趴在那一动不动就获胜的‘天选之子’名为徐展,不知道能活多久。

    那个让人印象深刻的魔修少女名为乐瑶,就是身着孔雀裙,踩在两个壮汉肩头、今年十五岁的那位。

    除这几人,此次试炼之中表现异常突出的还有十多人,都是这一代年轻人中的翘楚。

    吴妄赞叹道:“人域当真是人才辈出,群星璀璨。”

    “泠仙子若是没那般怪癖,也很有机会……”

    季默摇摇头,笑道:“不提也罢,都过去了!”

    泠小岚略微想了想,言道:“据传,炎帝令只是承载了一段功法,真正的炎帝令需经过三次蜕变才会现世。

    那三人,不过是得了一张通行令牌,后面的路途远着呢。”

    三次蜕变?

    吴妄看向泠小岚,却也没多说什么,与两人碰杯同饮。

    那两名灭宗弟子表现都还不错,吴妄也抽空勉励了他们几句,叮嘱大长老回去多赏赐。

    季默问起吴妄如何成了这家宗门的宗主,吴妄说是因缘际会,季默也并未多追问,去跟大长老敬了几杯,却是连妙长老、灭宗女弟子的边都不凑。

    吴妄还道他转了性,怎料季默聊天时说了句:“黑欲门的功法当真要命。”

    却是这方面博闻强识、早有耳闻。

    忽听钟鼓声响,又见居中圆台上起了云雾,八位面色红润的老者老妪迈步而出,对各处拱手打招呼。

    这都是人皇身旁的重臣,跟随人皇征战多年,要么是掌控人域几大命脉,要么是负责人域一面的攻防战事。

    满殿人仙尽皆起身,对这八位人域高层齐齐行礼。

    一旁有仙兵迅速搬来了九只矮桌、九只蒲团,一只矮桌摆放在居中之位,八只矮桌在圆台边缘按八卦方位摆放。

    仁皇阁阁主朗声道:“人皇陛下今日现身!”

    话音刚落,就见大殿正中云雾弥漫,自云雾中传来咚咚的声响,一位身着金袍的老者拄着长杖缓步而来。

    他面容清瘦惊奇,灰白长发一丝不苟,虽有皱纹却又蕴生机,慈眉善目、目蕴温芒,大殿之中更是泛起了一缕缕奇异的药香。

    没人呼喊,也没人带动。

    这座宏伟大殿内,数千人齐齐躬身行礼,动作整齐划一,只能听到衣袂擦动的声响。

    “拜见人皇陛下。”

    “拜见人皇陛下!”

    “拜见人皇陛下!”

    “各位免礼,入座吧。”

    神农温声说着,目光环视各处,有不少上了年纪的仙人竟是激动到热泪盈眶,道心魔心各自不稳。

    吴妄扭头看着身旁那眼眶含泪的大长老,着实有些不理解,都已这般高龄、修为只差半步就迈入超凡的血手魔尊,为何会……

    此地众修士齐齐入座,这一瞬宛若忘记了仙魔之争,忘记了门户之别,只目光灼灼地凝视着人皇的身影。

    神农将长杖放在身旁,那八位大臣也在外围入座,面向人皇。

    神农炎帝温声道:“此前,老夫寿元无多,让各位挂念了。”

    “陛下长生无灾!”

    “陛下长生无灾!”

    这般呼喊声此起彼伏,殿内又是一阵喧闹。

    神农炎帝摆摆手,笑道:

    “老夫也愿长生无灾,但执掌人域已度过了如此漫长岁月,漫长到许多记忆靠推算都已模糊,必须考虑后面事了。

    其实,老夫决定延寿之前,也曾犹豫踌躇了许久。”

    老前辈的嗓音仿佛带着玄妙道韵,让人不自觉被吸引,全神贯注地听着。

    他道:

    “人族寿元被天帝套上了太多枷锁,凝结金丹、聚成元婴、羽化飞仙、迈入超凡,都伴随着突破这些枷锁的过程。

    但最后的这道枷锁便是天帝本身,若是能去打破,人域之危早已化解。

    此事,非道、非法可解决,也是需要你们这些后来人去思索的难题。

    这番延寿,其实付出了颇多的代价。

    这般代价我之前便知,本不愿如此硬挨着,也想学伏羲前辈洒脱而去,点燃下一团火焰,人域虽会有一段时间黑暗,但火焰必将再次燃起,就如当年老夫一步步走上人皇之位。

    可就在这时,老夫遇到了一人。”

    神农炎帝话语一顿,笑道:“你们猜猜,这人是谁?”

    吴妄默默低头,心底飞速计算,这老前辈是不是又在坑自己。

    一老妪笑道:“陛下所说,莫非就是那小金龙?”

    “不错,就是小金龙。”

    神农笑眯了眼,端起酒杯喝了口,温声道:“此处最少有十几人已知小金龙的身份,若是他身份暴露了,那我定要唯你们是问。”

    周围八名老者连忙低头应答。

    吴妄身旁的大长老和妙长老各自屏住呼吸,却也没露出丝毫破绽。

    就听人皇陛下解释道:

    “你们不必多想,他并非我选中的那些继承火之大道的俊才。

    我与他也是一场出于诊病的偶遇,算是忘年之交。

    这家伙没什么规矩,整天没大没小,知道老夫身份了也没什么敬畏之心,甚至还胆敢与老夫直接动手,下手还特别黑,不过都是笑闹中打成一团。

    老夫的袍子都被他拽坏过几次。”

    大殿各处响起几声轻笑。

    但神农的笑意缓缓收敛,嗓音也变得浑厚了许多:“你们可知,这家伙哪一点让老夫最是惊讶?”

    众仙默然。

    “是他骨子里的那份不信天命!”

    神农缓声道:

    “那日我与他聊天,说起了寿元之事,他一句话颇为触动老夫的道心。

    他说,老前辈你活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想明白一个道理,好死不如赖活着呀。

    就是这句好死不如赖活着,让老夫最终决定以医道续命。”

    言说中,神农嗓音逐渐高涨:

    “身上背负着重任去死,那不过是逃避!

    说什么寄希望于后来,不过是无能之语!

    老夫尚有余力,自是要拼尽全力,试试能否为人域打开更大的天地!”

    话语一顿,神农身周浮现出浓烈威压,便是一众超凡、天仙,竟也下意识低头、不敢直视当代人皇!

    “传吾人皇令。

    自今日起,人域北部边疆增兵。

    各宗门即刻开门收徒,未来百年内,朝北部边疆输送三批弟子。

    仁皇阁修道资源今日起对仙人境有所倾斜,四海阁拿出这些年积累,全力支持各宗门培养弟子。

    边疆各军同步操训,立仙军,磨剑刃,定远志!

    此次凶兽浪潮即将来袭,以此为练兵,三百年内集结人域之力!”

    神农道:

    “莫要等人族的时机到了,我们还在磨刀养马。

    也莫要盯着下一代人皇之位由谁继承,老夫不死,千年后定有一场远征,屠凶、斩神,踏天宫,改写天纲秩序!”

    大殿之中一片安宁。

    吴妄也满是惊讶地看向此刻的神农炎帝,仿佛第一次认识这位老前辈一般,心底竟是无比激荡。

    四海阁阁主起身,高声呼喊:“臣定肝脑涂地,以效犬马之劳!”

    大殿中起了声潮,一声声带着颤声的呼喊不断回荡,像是有一团火焰自神农氏处席卷开来。

    “踏天宫,改写天纲秩序!”

    “拼死一战,告慰英灵!”

    “臣等愿追随陛下左右,肝脑涂地,万死不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