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六十七章 咱真没想突破这么多【六千字求票!】

时间:2021-04-19作者:言归正传

    www..,最快更新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仁皇阁的宴请是在一个月后,每家宗门都有两个名额,灭宗自是要吴妄和大长老同去。

    吴妄是宗主,大长老是宗门此时修为最高的高手,在人域近千年也是小有名气。

    他可不是去出风头的,也不是要去逼着老前辈现在就嫁女儿。

    吴妄心知肚明,他与精卫的感情类似于上辈子校园中的初恋,进展还算迅速、留下的都是美好回忆,但本身还要经过更长时间的磨合。

    不然,他觉得神农老前辈为了安抚他,有可能是在骗他,实际上虞渊之行失败……

    呸!

    成功了,肯定成功了。

    若是没能成功,那他跟天帝夫妇的梁子结大了!

    此去仁皇阁,什么最重要?

    吴妄对此心知肚明——他的修为。

    一定要让人皇陛下感觉到,他这段时间没有懈怠、没有偷懒,确实是为了大荒人族崛起事业努力拼搏过!

    故,启程前往仁皇阁总阁前,首要任务就是结成金丹,成为人域堂堂正正的——金丹道人!

    不过,有个问题必须面对,也是吴妄一直在纠结之事。

    他要走哪条修行路。

    筑基是为结金丹,金丹孕育自身大道;而自己的大道并不只是火之大道,还有被自己刻意隐藏起来的星辰大道。

    凝结金丹时,要去凝哪一道,作为自己今后飞仙证道的基础?

    虽可数条大道同修,但主修的大道对自己今后影响最大。

    专走火之大道,无疑是当前最稳妥之路,炎帝令承载的功法已经过了两代人皇完善,火道的破坏力也不输任何顶级道则。

    但缺点是,此时并不知到底有多少人持有炎帝令。

    考虑到神农前辈此前有过寿元大限的紧迫感,以及自己曾见到的、将自己脚脖子都淹没的大批炎帝令,这条大道上的竞争者必然很多。

    自己没有任何先发优势,上限只是第八重。

    走星辰大道,本身又充满了太多变数,相当于去挑战星神,更有可能会遭星神一个念头抹杀。

    但后者并非一条死路,有母亲在旁相助,他并非毫无机会走到这条大道的顶点。

    吴妄沉吟几声,自己是不是考虑的太远了些?

    能不能修成仙尚且还是未知之数!

    那,换个角度。

    以火之大道凝聚金丹,能对自己有多少提升?

    此时自己最强状态,就是引星辰之力入体运转,身披金鳞甲,应该可与数千年寿岁的凶兽正面一战。

    火之大道对这个状态的增幅并不算强。

    吴妄仔细想了想,将问题尽量简化成一个选择题——自己今后是想混日子,还是去追求走到更高的位置。

    为此,他犹豫了几日,依然不能下定决心。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应该是跟自己此前的际遇有关,很难再去燃起一腔意气,抛头颅洒热血……

    “不管如何,闭关还是要闭的。”

    无论冲击金丹境是否顺利,都要留些时间出来,冲击失败需调养自身,顺利结出金丹也要消化感悟。

    只差临门一脚,吴妄却有些茫然了起来,面前摆着两条道路,就如星空中的那两条银河。

    浮玉城的法宝铺子已稳定了,一旁的杂货铺也是风生水起,留几位真仙境长老轮流盯在此地就可。

    吴妄必须回魔宗山门闭关,原定于半个月后的‘歌舞天团’出道庆典,也只能错过。

    临走,他将五名黑欲门女弟子招到面前,看着这平均年龄比自己大了几百岁的弟子们,勉励鼓舞了她们几句。

    几人为此颇感遗憾,小声嘀咕道:“宗主大人,您真的不看我们登台啦。”

    “我突然有所感悟,要赶回山门闭关,还要准备去仁皇阁之事,确实看不成了。”

    吴妄笑道:

    “你们的努力我都看在眼里,这段时间已做好了充足的准备,首演肯定能成功。

    不过,你们要记住,不要去想如何吸引他们的注意,也不要直接对人施展媚功,更不要有任何复杂的想法,宗门不会让你们去做任何违心之事。

    遇到惹事的也不要怕事,不要想着什么为了宗门委曲求全,本宗主并不怕把任何事闹大。

    这也是一条修行之路,望你们遵从本心,勿忘始终。

    宗门,感谢你们做出的贡献!”

    五名女弟子齐齐欠身行礼,目中满是坚定。

    这宗主发言,就很正经。

    与大长老叮嘱几句,吴妄离了观涛楼,去城中接上林素轻,带着四名真仙护卫悄然回返灭宗山门。

    路上,吴妄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正沉浸在‘师门木有了’悲伤中的林素轻,见少主这般模样,努力调整了半天情绪,开始琢磨如何让少主开心起来。

    报恩什么的也不必多提了,已是报不完了,也只能厚着脸皮在少主身边赖着,指点指点凝丹境末期的少主修行之事……

    ‘没想到,一别多年,再见时少主还没结成金丹。’

    林素轻心底略微松了口气。

    她还以为,少主抵达人域就能冲天而起,三个月金丹、五个月元婴、两年冲仙境、十年天仙大成!

    没想到的是,少主的修为进境,出乎意料的正常。

    与普通天才也差不了太多嘛。

    ‘少主在烦心什么?’

    林素轻看着吴妄抱起胳膊站在御空木船尾端的背影,心底泛起一个又一个念头。

    于是,半天后。

    ……

    少主走到哪,怎么都是这般、这般……会享受。

    灭宗驻地,那座裂谷中,林素轻看着面前这座临水而建的华美楼阁,感受着周遭聚灵阵汇聚而来的氤氲灵气,一时间有些不知该如何评价。

    这家魔宗内的高手气息着实太多了些。

    等等,少主金丹都没,如何成了这家魔宗的宗主?

    林素轻头一歪,产生了一点合理的联想——难不成,在西海上带走少主、给了自己那颗宝丹的前辈,是这家魔宗的老宗主?

    老宗主大限将至,看中少主的天赋和潜力,还有那丰厚的身家,所以选择让少主成了宗主?

    也只能如此解释了。

    “愣着做什么?”

    吴妄笑着道了句:“去二楼选个房间做你的住处,今后很长一段岁月就要在此地修行了。”

    “嗯!”

    林素轻轻轻点头,步伐轻盈地跳去楼梯处。

    吴妄看向一旁跟着的杨无敌等人,笑道:

    “我接下来要闭关,你们各自回去修行就是。

    对了,还要去通知几位长老一声,近几日不要前来打扰。”

    杨无敌、张暮山四人顿时露出了会意的微笑,对吴妄齐齐拱手行礼,转身快步而去。

    他们如何能不懂?

    临走时,杨无敌还贴心地叮嘱张暮山三人,各自去找长老禀告的时候记得加两句:

    【不要随便用仙识探查此处,听到什么声音也不要大惊小怪。

    宗主修的是火之大道,阳气重。】

    四位护卫齐齐点头,脸上写满了‘懂’字。

    他们身后,阁楼周围亮起了一层层仙光,大地深处的地脉之力被引动,在内侧的灵石大阵也被激活。

    杨无敌抬手拍了拍脑壳,嘿嘿笑了几声,四人对视几眼,笑个不停。

    阁楼内。

    吴妄盘坐在居中之位,袖中缓缓飞出一颗颗水晶球,但眼中还是带着思索。

    无论是火之大道还是星辰大道,必须做出抉择了。

    他不是个婆妈之人,若只有一个选择,此时早已开始冲关;

    但这两条大道摆在自己面前,两条路径代表了自己未来两个发展方向,还是不得不慎重。

    “少主?”

    一声轻唤自侧旁飘来,吴妄扭头看去,就见老阿姨背着手蹦跶着跳了下来。

    她换了身宽松的装束,就如北野时那般,素面不施妆容却更显柔美可人。

    “唷,要冲金丹啦?”

    她眼底带着几分得意:“要不要本金丹道人,给少主你传授传授经验呀。”

    吴妄颇为认真的点点头,问道:“金丹可否容两道?”

    “两道?”

    林素轻怔了下,嘀咕道:“金丹大道是自身精气神与道的初次凝聚,若是两条大道,该如何进行?”

    吴妄又问:“那阴阳大道的修士凝金丹如何凝?阴阳理应不分主次保持均衡,这般金丹也不应只有一条大道,而是阴、阳两道才对。”

    “这个……”

    “若是两条大道能找到一个平衡点,是不是可以搞双道同修?”

    “嗯……”

    “素轻,你觉得修士的道与天地间的道则,是完全一致的还是有所不同的?”

    哒!

    林素轻默默地跪坐下来,双手端在小腹前,低头深深一礼:

    “小哎错了!您别论了!”

    吴妄嘴角微微一撇,搞定。

    林素轻心底越想越气,又小声嘀咕了句:“您这么多修道理论,也没见您一飞冲天呀。”

    “呵,嘴上功夫见长嘛。”

    吴妄双手一摊,缓缓躺了下去。

    林素轻随手摄来不远处的软垫,精准地落在吴妄背后,动作已是颇为熟练。

    吴妄笑道:“你师父状态好些了吗?”

    她道:“好多了,大难不死已是将凡事看的淡薄,师父叮嘱我好好报答少主,我也只能过来侍奉了。”

    “报答就不必了,”吴妄枕着胳膊看着屋顶,“留在我身边做些事也好,我刚好缺了一个能信得过之人在身侧说说话。

    记得,我是月祭之事,不可对旁人提及。”

    “嗯,少主放心就是,”林素轻叹道,“我此前也是慌了神,给少主添了不少麻烦。”

    “不算麻烦。”

    吴妄悠然道:“素轻你说,我接下来的修道之路,是走风险大、收益大的一条修道之路,还是走稳妥些的修道之路?”

    林素轻眨眨眼:“当然是稳妥些的,这般还用比较吗?”

    吴妄笑道:“终是心底还有几分意气,有些不愿落于人后。”

    林素轻道:“那就选上限高的道路呀。”

    “这般又觉得有些倦了,”吴妄闭上双眼,“大荒如此多的人族,人域这么多的高手、这么多的俊杰,也不必非要我站出来做什么英雄。

    说实话,做英雄挺累的,身上背负着太多,每一步都颇为艰难。

    甚至有时候,会渴望快些到自己使命来临的那一刻,快些到那一刻,然后奉上自己的生命,就如解脱了般。

    然后就是深深的空虚,空虚就如漩涡般吞噬着自己……”

    吴妄话语一顿,笑道:“对你说这些做什么,当我刚才只是在抱怨。”

    “是氏族那边给少主您的压力太大了吗?”

    林素轻拢着裙摆,坐在软垫的一角,离着少主一尺间隔,看着吴妄那已没了稚气的面容,心情莫名就好了许多。

    她托着下巴,柔声道:

    “我也不懂这些,但少主所想肯定比我想的要深远。

    少主面对星神赐福的时候,能毫无犹豫地站出来保护自己的氏族,那时的背影……太帅气了。”

    吴妄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低声道:“本分罢了。”

    “少主,我来之前师父对我说了很多。”

    林素轻脸色有些黯然,小声道:“师父让我不要因当初的心软内疚,还说,让我今后为自己而活,不必再有牵挂。

    其实、其实……”

    她嗓音有些轻颤。

    吴妄睁眼看去,刚好看到她扭头抹泪的动作。

    林素轻忙道:“我没事,道心稳固的很!铁石心肠大概就是说的我了。”

    “哭就是了,”吴妄笑道,“我又不会笑话你。”

    “我堂堂金丹境修士,岂能哭哭啼啼!”

    林素轻扬起小脸,周遭阵壁与水晶球的光亮将她小脸照的透亮。

    “以后我就走自己的路,行自己的道,追寻自己的仙路,伺候某个没良心的少主,孝顺自家的师父。”

    吴妄:……

    总觉得这老阿姨是故意借着一股气势在损他,但这般立志的话语,又不能开口损回去。

    “有自己的想法就好。”

    吴妄看着阁楼的吊顶,仿佛能透过木板看到那片星河。

    星辰。

    火焰。

    行自己的道……自己的道……

    “我之道,源于我,非源于道则。”

    吴妄喃喃自语,渐渐闭上双眼,吞服精卫所给灵果时心底丛生的那些念头,此刻宛若涓涓细流,滋润着自己心田。

    何为道?

    万法同源,源于本我。

    无上道则,铺于足下。

    昔日燧人氏击溃远古火神,又凭借了哪般道?

    先天神到底是自道则中诞生,还是他们创造了道则,亦或是与道则共同演化?

    昏昏沉沉间,吴妄似乎坠入了梦中,又似是看到了一片璀璨星空,不自觉沉入其中,自由徜徉,找寻着星空之秘。

    与此同时,分布于阁楼各处的星光同时亮起,互相勾连、凝成了一片片光幕。

    林素轻立刻站起身来,无声无息飘去远处,生怕惊扰到吴妄,却被这些光幕挡在外面,灵识、视线尽被阻隔。

    吴妄似是睡着了,额头的紫色半圆月缓缓浮现,枕着的胳膊也放归身侧。

    他嘴角渐渐露出几分微笑,体内气息如星盘开始旋转,身周亮起了一颗颗光斑,双腿现出金色鳞片,且鳞片迅速弥漫全身、四肢、脖颈、面颊。

    道即我。

    万法归一,无我无妄。

    我之神既为天地之神,我之道既为天地规则,我之身躯既为天地之躯。

    天地藏于我身,而我身蕴无尽宝藏,何须为道所困?何须去选哪般道则?

    渐渐的,吴妄浑身上下的鳞片化作金光消散,身周衣物无声无息化作灰烬,身形已慢慢悬浮而起。

    林素轻只见,吴妄张开手臂悬浮在星目内,一股让她难以言说的威压自吴妄身周飘荡开来,且威压在不断增强。

    半个时辰后,威压隐去,天地间涌来一股股灵气,周遭大阵、水晶球撑起的星幕毫无阻碍让灵气通过,却将一应探查隔绝在外。

    渐渐的,灭宗这处角落出现了一口漩涡,不少人影被惊动,站在屋顶、漂浮在半空,眺望着宗主阁楼所在之地。

    “宗主突破了?”

    “应当是了……不过,突破金丹境用得着这么多的灵气吗?”

    “说不定宗主的金丹特别大个儿呢?”

    众魔道嘀咕几句,感受到这般情形,已能判断出他们家小宗主能顺利破关。

    然而,众魔道的表情,随着时间流逝,渐渐有些不太对劲。

    灵气源源不断汇聚而来,宗主阁楼附近的灵气漩涡越来越大,灭宗大阵都在轻轻震颤。

    天空中,星辰比平日里亮了数倍,一轮圆月竟如车轮大小,散发着清冷流光。

    大地之下,浊气之间出现了一缕缕火气,让不少正闭关修行的魔道都被燥热、烦闷感惊醒。

    一道曼妙的身影出现在宗主阁楼之上,身着一袭黑裙,风姿引人入胜。

    自是妙长老。

    她道:“各自修行,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过是宗主突破时动静大了点。

    诸长老还请现身加固此地阵法,宗主应当是悟出了机缘,怕是能直接跃过金丹境。”

    几道身影自两侧山壁的宫殿中飞出,悬浮于阁楼外围,向内探查却只能看到那被灵气包裹起来的人影。

    他们不敢大意,立刻出手布置了几层结界。

    又有几名真仙境长老飞来,在附近摆下了几个灵阵,搬来几箱灵石,通过灵阵迅速放出灵气,供此地漩涡吞食。

    妙长老喃喃道:“这般情形若是能持续两个时辰,或许能一举迈过灵寂之境。”

    金丹、灵寂、元婴、跃神、登仙,筑基后的这五大境界一步一难关。

    虽经常有修士因缘感悟一步数阶,但这数阶是按‘前、中、后期’来算的,能横跨一个大境界者少之又少。

    ‘这家伙还能一步三阶不成?’

    妙长老的凤眼中带着几分小小的期待。

    于是,三个时辰后。

    妙长老额头挂满黑线,看着那终于不再膨胀的灵气漩涡,略微松了口气。

    宗主资质有这么强?还是突然得了什么老前辈醍醐灌顶?

    这架势,莫非是要冲到元婴境?

    元婴境可是一道难关,化婴比结丹难了十倍百倍;若是贪功冒进,很容易前功尽弃……

    可此时这般情形,万万不能打扰,只能在外等待,一切全凭这家伙自己决断。

    ‘这般着急呢怎么?’

    妙翠娇目中带着几分急色,只能对还停留在浮玉城的父亲发去传信玉符。

    有长老小声问:“咱们宗主该不会修着修着,就没了吧?”

    “乱说什么,这是老宗主看重的新宗主,怎么可能没了?”

    “奇景,当真奇景,从未见过突破金丹能有这般大的声势,宗主当真令人惊异。”

    “过犹不及,”妙翠娇如此道了句;

    她抱着胳膊站在空中,随时准备出手救人。

    半天后,漩涡依然在。

    护山大阵之外甚至已形成了几条灵气河流,方圆千里的灵气都在朝此地汇聚。

    不只是空中,地下地脉中的灵气也在不断涌来,那漩涡竟照单全收,且自始至终颇为稳定。

    玄玄自然之境,妙妙万物之明。

    “这怎么办?”

    “宗主的身子能承受这么多灵气?这、这就是真仙也要撑坏了吧?”

    “或许宗主是在淬体……”

    “啥淬体能用这么多灵气?万年凶兽进阶啊?咱宗主是人又不是凶兽!”

    一天后。

    众长老双目已是,麻了。

    麻了,彻底麻了。

    他们已说不出什么,只是在不断观察其内的动静,感受吴妄的状态。

    他们能隐隐感觉到,在灵气漩涡中心那道身影散发出的境界气息,似乎只是到元婴境。

    但这个元婴,好像有那么一点……不太一样。

    “宗主这情形,怎么这般怪异。”

    “这些灵气都去哪了?”

    有长老禁不住嘀咕:“莫非咱们之前修的都是假功法?”

    妙翠娇微微皱眉,大阵之外已飞来几道流光,却是大长老赶了回来。

    但大长老目睹此景,问询此前之事,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让大家离着远些,静观其变。

    终于,异状持续了三十六个时辰。

    灵气漩涡缓缓缩小,一缕缕灵气慢慢飘入阁楼内。

    原本的阵法、其内的水晶球早已枯竭,被抽干了灵力。

    阁楼之外,远远近近站满了人影,整整齐齐地看着阁楼中的情形,幻想着阁楼中下一瞬可能出现的情形。

    老宗主出殡的时候都没来这么齐全!

    就差茅傲武在外奔波,此时尚未得到消息赶回来;毕竟宗主的突破虽然让人提心吊胆,但一直很稳定。

    此刻,一名名长老瞪大双眼,紧盯着阁楼中的情形。

    他们没人敢去打扰,只是细细体会其内散发出的道韵;只觉得是那般玄妙、那般晦涩,那有些不稳定的元婴境气息,是那般浑厚。

    仿佛那阁楼中蕴了一场灵气海啸,随时就能淹没整个灭宗。

    听!

    “哈、哈欠,素轻,我睡了多久?怎么感觉身体怪怪的……我!阵法何在!”

    灭宗裂谷瞬间落针可闻,几名老魔道站立不稳,扶着老腰默默坐了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