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五十三章 所爱隔山海

时间:2021-04-19作者:言归正传

    www..,最快更新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沙滩木屋中,两道身影被一本本书籍围住,一个闷头苦读、一个掐指推算。

    这对老少时不时凑一起嘀咕几声:

    “西王母主管的是刑灾之道,跟魂魄不挨着。”

    “天宫中的大司命主管万灵寿岁、生灵命途,少司命主管子嗣传承,抓他们没用,且他们是帝夋的心腹亲信,动他们之前必须平了天宫。”

    “有巫神名为女丑,有大蟹,其背阔千里,引领四海亡魂归于蟹背之中。”

    “这是一个邪神,此前在人域作恶过,所建的那什么神国也非乐土,而是借此聚拢信众,为自己取乐。”

    “前辈,这里有个鬼国,还是在北野附近……”

    “鬼国并非魂魄之国,乃是一古国之名,跟你们北野的深目族血脉相近……”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两人在木屋中待了几日,在吴妄的提议下,神农决定多找几个帮手,利用起人域那丰富的藏书。

    大荒地域太过广阔,便是见多识广的人皇,也不敢说自己全知全明。

    神农氏这边刚要故技重施、招来手下大臣的神念,吴妄突然开口:“前辈,晚辈有事相求。”

    “哦?”

    神农看向吴妄,淡然道:“直接说就是了,你我之间情同爷孙,何必如此拘谨?”

    吴妄:……

    妄图给精卫抬辈是没用的。

    “前辈,”吴妄先是一叹,面容有些忧愁,“您没发现我身体的异状吗?”

    “哦?”

    神农这才上下打量了吴妄几眼,目光逐渐有些锐利,扶须笑道:

    “此前只是察觉你气息有些变化,记得你有祈星术在身,便未曾仔细观察。

    无妄,你莫非是觉醒了哪般血脉?怎的体内有了一丝星神的神力?

    这神力颇为精纯,若说你祖上是星神之后,怕是迭代的次数不高,或是有什么机缘,滤去了杂质?”

    吴妄挤了个难看的笑容,却也没有隐瞒,将自己吞了那颗灵果之后的种种经过,简明扼要的说了一遍。

    灵果囤积难以消化要冲垮自身,果断参悟星辰大道妄图一步登金丹境消耗掉灵力,结果误触星神设下的禁制即将被神道毁灭,母亲帮自己觉醒了星神血脉。

    因为母亲叮嘱过,不可说出星神本源精血之事,吴妄也就做了简单的修改。

    算是默认了自己祖上是星神的后裔。

    神农氏沉吟几声,言道:“这对你而言,是福非祸,又是祸非福,福祸相依。”

    “怎么讲?”

    “看星神是否苏醒,”神农氏道,“基于神力、血脉这般得来的力量,必然会受到这般神力、血脉的根源所影响。

    此时你觉醒了星神血脉,已相当于半神之躯,星神动个念头你就会被她所制。”

    吴妄闻言暗自松了口气。

    那没事了。

    母亲都公然挖星神本源精血了,自己倒也不必担心这些。

    吴妄做出一幅难过的表情,感慨道:“唉,我听母亲说,星神估计是……唉!”

    神农不禁扶须轻笑,一切自在不言之中。

    “你所托之事便是这般?”神农温声问着。

    吴妄摇摇头,径直解开衣服,脱下长袍,又用法力撑起了两层结界。

    神农道:“遮遮掩掩,成何体统?”

    “被她看到怪害臊的。”

    于是,神农打开了十几道结界。

    吴妄轻轻吸了口气,浑身上下亮起了十几只光斑,点点星光凭空汇聚而来,星辰之力运转周天。

    一声介于虚实的低吼,他已显出半身金鳞。

    神农眼前一亮,凑过来围绕吴妄转了两圈,又拿了一只小锤,在吴妄的胳膊、腿边敲敲打打,发出清脆的响声。

    “好坚固的鳞片,这怕是能有万年凶兽的主鳞那般坚固。”

    随后,神农一只手握住吴妄胳膊,看似轻轻一攥,小声问:“有感觉吗?”

    “没……嘶!疼疼疼!前辈我错了!”

    神农摇摇头,言道:“有些花架子,中看不中用,应该是跟你自身实力太弱有关,挡个仙人刀剑自是没问题的。”

    言罢,神农带着几分温和的微笑,小声道:“可否赠老夫几片鳞片?”

    “前辈您要做什么?”

    “研究研究是否能入药。”

    吴妄:……

    片刻后,吴妄默默撤掉变身,走到床榻处躺下,默默抱紧了自己,眼角带着一点点泪痕。

    神农仔细研究着那几片金鳞,时不时地道一句‘纯度不错’、‘硬度很高’,顺便将它们碾成粉末,分析其构造,又拿出百草经写了一笔。

    “对了无妄,你所托之事为何?”

    吴妄有气无力地叹道:“前辈……麻烦在人域散出一则谣言,就说人域将有金龙现世,是祥瑞之兆……

    这样以后我在人域闯荡,如果变身暴露了,还能有个活路。”

    “这倒是小事,”神农扶须笑着,“你可不要借此胡作非为。”

    “我有怪病,碰不了其她女子。”

    “也对,”神农笑意更浓,将金鳞粉末收了起来,温声道,“老夫去外面与他们联络,定会将你所托之事着重提及。”

    走的时候还喃喃自语,说什么真不错、那个下咒的先天神能想出这种古怪咒法真不错。

    吴妄给自己蒙上了精致兽皮。

    心底划过自己那自认为堪比万年凶兽的鳞片,被神农前辈随手就扣下来的画面……

    真·疼哭了。

    ……

    没有等到下一个与精卫相见的日子到来,人域已有了确切的回信。

    一则古卷有记载,当年人族高手为复活逝去的燧人氏,曾暗中寻访大荒,于天地间寻到了三处有益于亡魂之地。

    可惜,燧人氏最终为护住火之大道归于人族,自身魂魄燃烧干净。

    这三处密地之中,有一处名为‘幽冥之门’,那里是一处远古神战遗留的战场,本是远古强者留下的残缺宝物,若是能催动这宝物,可令亡魂于天地间再活一世。

    吴妄听到这个消息时,立刻通过项链问询了母亲,得到的回信相差不多。

    新的问题随之而来。

    其一,是如何催动这般宝物。

    若是费尽周折抵达了幽冥之门,却无催开此门之法,那岂不是白费功夫。

    其二,便是那处远古战场的入口有些凶险……

    “日落之地,虞渊。”

    神农氏面色略有些凝重,吐出这六个字之后,就陷入了思索。

    吴妄自是知道这位前辈在担心什么。

    虞渊,大荒之西极。

    御日女神羲和每日驾车辇,载着一颗太阳自东之汤谷升起,掌控着车架速度,准时抵达虞渊将太阳沉下。

    至于羲和是怎么回返汤谷的,一说是自大荒之背面,一说是自星空驾车而去,让亮了一日的太阳星歇息了。

    “羲和的实力不可小觑,更是帝夋之妻,”神农氏叹道,“且虞渊的大门只在日落时分开启,想不惊动羲和颇为不易。”

    吴妄道:“若是以星神的名义……”

    “此事你不可插手,”神农氏目中带着几分严厉,“稍后我带我儿离开,你立刻去人域,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将自身藏起来。

    在你拥有对抗先天神的实力之前,莫要让他们关注到你,凡事多隐忍,小不忍则乱大谋。”

    吴妄笑道:“前辈为何突然这般紧张我了?”

    “你还没想明白自己此时走的路径吗?”

    神农氏凝视着吴妄,表情说不出的认真,却让吴妄收起了嬉皮笑脸。

    老前辈缓声道:“莫要轻易涉险,也莫要过早引起十凶殿注意,此前说让你去拔除十凶殿,此事你就不必放在心上了。

    去人域,找家仙宗,隐姓埋名、安心修行。”

    吴妄略有些不明所以,只道神农前辈是在保护女婿。

    情理之中。

    言说中,神农对着吴妄点出一指,吴妄灵台处的炎帝令轻轻震颤,其火光自行化作了透明状。

    这一瞬,吴妄身周气息变得中正平和、轻轻渺渺。

    “如此便可遮掩你自身特异之处。”

    神农氏温声道:“其他老夫不想多说,多说对你反而无益,你需记得……”

    “前辈,我想去帮些什么。”

    “你莫忘了自己还是北野氏族少主。”

    “可……”

    “放心。”

    神农氏抬手拍了拍吴妄,语重心长地说着:“你现在也帮不上什么,太弱,只需在人域等消息就好。”

    吴妄摆了个难看的笑容。

    这话说的,他又难受又无法反驳。

    这老前辈就是在打击报复!

    神农氏道:“事成之后,我不会刻意去找你,只会在人域散播我从极西之地回来的消息,你得知此消息,就可安心等待。

    后面的事,老夫自会为她做好,也算找个机会弥补下为人父的过错。”

    “可……”

    “去陪陪她吧,”神农氏缓声道,“此事宜早不宜迟,我且去与她商量,她答应了我就带她离开。”

    吴妄忙道:“不是说,她执念是在东海,所以不能离开东海?”

    “我自有办法,”神农氏自袖中取出一方玉盒,拿出了一颗丹药,“可将她魂魄蕴养在灵丹之中,能有数月之机。”

    数月。

    吴妄有些怅然若失,但也知自己跟着去确实是添乱,只得点头答应了下来。

    “我调整调整状态再去见她。”

    “善。”

    神农氏提着木杖身形一闪,再次出现已是在神木之下。

    吴妄撑起两层结界,更换了一身衣物,打理了下有些凌乱的长发,抬手拍拍自己脸颊,露出几分开心轻快的笑容。

    这次离别,是为了以后更好的相聚嘛。

    精卫这般只是残魂,确实不算是活着;虽然她从未主动表露过,但她出神时眼底划过的死寂和悲伤,吴妄见到过不止一次两次。

    自己能做什么?

    ‘下次见面之前,克服怪病!正八经谈一次恋爱,同屋檐、共墓穴!’

    半个时辰后。

    神农氏呼唤吴妄过去,精卫站在神木下看着吴妄,眼底带着满满的不舍,却依然在笑着。

    “父亲要带我去想办法重活一世……”

    吴妄笑道:“有个大荒顶尖高手的父亲罩着,真好。”

    “嗯,”精卫轻声应着,目光看向一侧,小声道,“其实,我并不想继续活下去。”

    吴妄怔了下。

    她却低声说着,像是在说什么小事。

    “很长一段岁月,我记不清是多久的岁月,我都是这般浑浑噩噩的飞来飞去,若只是浑噩也是好的,但为了维持我的神智,每隔一段时间又会醒过来。

    我就在这个狭小的大阵里面……

    每次醒过来都很难熬,每次都是。”

    一旁树下,神农氏的面容有些灰暗,低头不语。

    吴妄看着精卫颤抖的肩膀,小声问:“那你为什么……”

    “因为父亲不想看我死去,我也不想让他太过伤心。”

    精卫轻轻叹息了声:“父亲为了人域付出了一辈子,最后却只有我这个亲人相伴,我如果走了,他多孤单呀。

    我就这般想着,慢慢也就熬过来了。”

    神农氏垂眼,老泪纵横。

    精卫道:“但以后不会了。”

    她抬着头,注视着吴妄,眼底的亮光越发清澈。

    “认识了你,我觉得好有趣,如果我能再活过来,我定要找到你、寻到你,那时候咱们每天都可见面,不必多等三十六天,那时……”

    “我等你。”

    吴妄笑道:“我一定会等你。”

    关注vx公.众号,看书还可领现金!

    “父亲说,幽冥之门会让我在大荒重活一世,但无法确定在哪投生……我怕……”

    “怕啥,咱们肯定会见面,”吴妄定声道,“如果寻不到你,我就一直寻你。”

    精卫轻轻摇头,眼眶溢出晶莹的泪水,又捂嘴笑了出来,用力点了点头。

    一旁,神农氏拿出了那枚丹药,丹药之上酝出氤氲气团,气团缓缓旋转,宛若门户一般。

    精卫后退两步,依依不舍地看着吴妄。

    吴妄眯眼笑着,抬手挥了挥,精卫用力点头,对吴妄微微欠身,转身走向那七彩霞光包裹的气团。

    她顿住脚步,转身看向吴妄,轻声道:

    “谢谢、吴妄,谢谢你陪我这几年……”

    吴妄笑着迈前两步,又顿住身形,本是想继续笑着与她暂别,可随着她身形化作光点渐渐汇入气团,已是成了呼喊:

    “你等着我,我一定会寻到你!

    千山万水也会寻到你!

    我会把你介绍给我几个好友,我会带你去见我爹娘!

    你在哪转生,就在哪等着!”

    等着……

    气团缓缓缩回丹药中,神农已将丹药收入玉盒,迅速打上了几道仙光缠绕。

    吴妄像是失去了力气般,跌坐在神树之下,连自己被神农氏带出大阵都未曾察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