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四十三章 造神,造神!【下章晚10点更新】

时间:2021-02-27作者:言归正传

    www..,最快更新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所谓集念成神,也叫信仰成神。

    这是一套大荒早已有的体系,但鲜少有人知晓,想要做到虽有很多困难,但理论上绝对可行。

    何为集念?集合众生的信念,将这份信念凝聚于自身,从而汇聚出强大的神力。

    这一点,女子国有得天独厚的条件。

    各位可知,为什么先天神都会占据一定的地盘?

    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可领!

    因先天神受伤之后,可以通过集念之法,汲取众生信仰之力,从而获得迅速恢复伤势的力量。

    换而言之,大荒的道则中,有一条道则就是关于聚合信仰。

    虽然聚合信仰成神,还没有人试过……但汇聚而来的信仰之力,大概率可以抵挡女子国女神留下的神力,对女王意识的侵蚀。

    而且我与我母亲大人商量着向星神祈祷过,只要汇聚的信仰之力够多、够纯净,确实可以凝聚成后天神格,只是战力方面,相对先天神会弱许多,因为无法掌握道则之力。”

    池边,隔音阵中,吴妄语速轻快、侃侃而谈。

    旁边那中年文士面色酱紫,在那咬牙硬挺,猛力拽着一根根仙力凝成的锁链。

    此时被圈入隔音阵中的,只有吴妄、女王、泠小岚、季默、国师、两位女子国宰相。

    他们听着吴妄的话语,眼底渐渐有了光亮。

    吴妄继续道:

    “陛下,能否终结女子国的悲剧,在大荒开辟出一个真正的乐园,全在你一念之间。

    你此时的神念之力已十分出色,在我们打通信仰通道之前,完全可以抵挡住女神的神力侵蚀。”

    国师忙问:“众生之念又该如何汇聚?”

    “祈祷,神像,神庙,”吴妄道,“除此之外肯定还有其它限制,若有需要,我可以回北野去找母亲求助。”

    国师顿时一阵思索:“这个……”

    泠小岚却道:“人族若是诞生了神,这岂非与人族立世的根基相违背?”

    吴妄笑道:“神力、法力、体力,能守护同胞的就是好力。”

    “熊兄,”季默也问,“这需要多长岁月?”

    “可能是几千年,也可能几万年,但只要能成,女王陛下应该很快就能自由活动,不必被拘束在女神像中。”

    吴妄看向池边,低声道:

    “我在想通这些后,突然有了个想法。

    或许,女子国的女神是不得已才离开女子国,她将女儿留在了这里,又留下了这两件神器。

    很有可能,这个女神原本是希冀,自己的女儿能继承她的位置,又用这种玉石俱焚的方式警告其他先天神不要染指此地,这才有了女子国悠悠岁月中的平静。

    不然她大可以将女子国毁了再走。

    而且,女子国是人族的一脉,女子国的诞生必然是在女娲娘娘造人之后,这女神的身份、为何离开,或许与女娲娘娘造人后便不再现身,都有关联。”

    吴妄话语一顿:

    “女子国女神的消失,跟远古神战有关联。

    若真是如此,去打神战还不带神器,这说不通……女子国的这套体系,极有可能是一种神位传承,只不过历代女子国国主没能撑住,或者没有修炼到能接受传承的最低实力。

    是了,这有可能,是跟人族被套上六百年寿元大限有关,神念还没足够强大,自身寿元不足就已湮灭。”

    众人有些晕晕乎乎,不明所以。

    泠小岚反问道:“人族不是诞生于神战之后吗?”

    季默道:“也有一说,人族诞生于神战年代,那是一个横跨了数万年的岁月,先天神的厮杀并非一天之内结束。

    人族被套上寿元大限,刚好是在神战结束之后,那时人族刚有崛起的苗头,就惨遭屠戮。”

    众人不禁露出沉……思……

    “喂!你们能不能说重点!告诉这个女王该干什么!”

    一旁中年文士咬牙切齿,口中喷出几口血沫,骂道:“贫道是真的快不行了!”

    吴妄的身影自这中年文士身后冒了出来,抬手拍在文士肩头:

    “男人,怎可言说自己不行?前辈,再加把劲。”

    中年文士眼中顿时充满了感动,差点一巴掌把吴妄拍飞。

    “说重点,”吴妄立刻道,“陛下,你想去尝试这条路吗?”

    “想。”

    女王目中闪烁着光亮,道:“成神与否无关紧要,若我能一直保持清醒,我愿守护我女子国永生永世。”

    “那你必须做好两件事。”

    “嗯。”

    吴妄正色道:

    “第一,怀揣希望,不要让负面情绪缠绕自己,保持积极乐观。

    第二,如果稍后能与我们交流,尽快与我们交流,将所有变化都反馈给我们。”

    “我会的。”

    “还有,这次不要再去地下那逼仄的地宫,”吴妄道,“你要有面对子民的勇气,就立在此处,孕灵池旁。”

    女王迦弋略微怔了下,这次是缓缓点头,显然有了少许压力。

    “去吧。”

    吴妄如此道了声,低头做了个道揖:“此次,我定全力以赴相助女子国!”

    季默与泠小岚齐齐做道揖,那国师与左右宰相慢慢跪伏了下去;而在那隔音阵外,众武将文臣同时跪伏。

    凤歌已是昏了过去,两鬓灰白的发色在迅速染白……

    女王迦弋看了眼凤歌,目中带着少许温柔,此时再无半分疑虑,转身跃入孕灵池,将那王冠抱入怀中。

    道道金光涌动,孕灵殿化作金色的海洋!

    一座宏伟的女神像在金光中拔地而起,众人被一股温柔的风吹去空中,大殿的殿顶被直接撑破!

    不知从何处飘来了悠扬的曲声,国都上空弥漫起了散发着七彩霞光的云雾,那神像的上半身高过了王宫围墙,被那些眺望国都的女子国国民所见。

    他们一个个跪伏了下去,噪杂的祈祷声自各处传来。

    王宫内外,侍卫兵将各自跪伏叩拜。

    庞大的神像,微弱的神念波动……

    这尊神像立在了孕灵池侧旁,就是女王迦弋的容貌与装束,再有那宛若云沉之玉的质地,美丽神圣又带着几分神秘。

    很难想象,历代女子国国主都是由这般模样,堕为那丑陋的凶兽。

    在神像脚边,吴妄、泠小岚、季默、国师和几位女子国大臣在紧急商议着什么。

    画面一角,某文士斜坐在那,一边吐血、一边欣慰地看着仿佛成长了许多的季默。

    很快,众人开始分头行动,都带着几分急迫。

    国师赶去地宫中,带来了一名名祭祀、一名名白衣少女,围绕在女王左右不断祈祷、吟唱。

    泠小岚与季默拿出珍贵的传信符,赶去边境之外,开始呼唤各家师长。

    吴妄就厉害了,被某个中年文士拖去一旁,两人正在那扭打成一团,场面一度十分血腥。

    半天后。

    神像脚趾出现了一丁点微弱的闪光,国师欢呼一声,激动到波涛汹涌。

    脸肿成猪头的吴妄,和背部长袍化作鲜红长条的中年文士,闻言立刻冲了过去。

    “怎么样?”

    这中年文士低声问着。

    吴妄却不回答,单手抵在神像脚趾边缘,静静感受着,很快就抬头吼了句:

    “是念力,不同于女王陛下的念力!”

    周围那群祭祀、武者顿时爆发出了震天的欢呼声。

    吴妄起身大喝:“加大力度!发动更多人有序的对着神像祈祷!”

    众武者和祭祀连忙点头,随后又各自看向吴妄。

    “神使大人……您好像无法对我们直接发号施令。”

    “神使可以!”

    一旁国师拄着长杖快步而来,高呼道:“神使大人是我们女子国的……名誉国师,是我们女子国位阶最高的客卿!”

    吴妄眨眨眼,这事您跟下任女王商量了没?

    众祭祀和武者立刻双手合十行礼,国师凑过来,想与吴妄拉手、举手,以此庆祝。

    吴妄下意识后退半步,歉然一笑。

    国师:……

    错付了。

    三天后,王宫前架起了高高的木台,以女神为名开启的庆典,吸引了国都内外的众多民众。

    庆典中每隔半个时辰一次的祈祷环节,盛装出席的国师站在高台上,念着手中纸张上那墨迹未干的女神小故事,宣扬着女神的伟大与宽容。

    “这是最关键的一步,就是必须赋予迦弋陛下神的光环,让她从原本的国主,跃升为真正的神灵。”

    吴妄的话语声还在国师耳旁回荡:

    “我这里有几个方案。

    第一个方案是,以此让民众有紧张情绪,将自身希望寄托于女神身上,这样好处是见效快,缺点是容易造成恐慌,也不利于女子国后续思想发展。

    第二个方案是、第三个方案是,三者可同时进行。”

    国师此前只关注到了北野神使的英俊潇洒,此刻才发现,原来他在信仰这块……

    《专业》。

    ‘怪不得能成为星神的神使。’

    王宫中,吴妄和那名中年文士撸着烤串,仔细观察着女王神像的脚指。

    很正经的那种观察。

    中年文士纳闷道:“熊道友,这套信仰体系,是你这几天领悟出来的?”

    吴妄笑而不语。

    他会说,自己创立星神教,最终目的是想将自己母亲捧上神坛,完成对星神的终极背刺吗?

    当然不会。

    毕竟这事吴妄还没跟自己母亲商量,只是说星神教更容易凝聚北野各势力。

    “许木前辈,”吴妄笑着举起烤肉串,与这中年文士轻轻碰了碰,“这个其实是我在北野学来的,我年纪轻轻,怎么可能懂这些。”

    “哦?”

    这季默之师许木顿时眯眼轻笑:

    “若是贫道信了你,那才是中了邪术。

    不过,你让季默与泠小岚去喊他们两家仙人来此,又所为何事?”

    吴妄问:“季家和天衍玄女宗,都算人域的大势力吧。”

    许木笑道:“人域与北野不同,与这女子国也不同,没有什么大势力的说法,大家都是为了护卫人域,给人族一个不被欺凌的生存天地。

    季家本身没有太多高手,最重要的是其影响力与号召力。

    天衍玄女宗更不用说了,老牌大仙宗,门人弟子遍及人域各处,唯一一个魔宗都不敢骚扰的大宗门。”

    “哦?为何?”

    “你当玄女宗没有弟子嫁给魔修高手吗?”

    “仙魔通吃?”

    吴妄不由眼前一亮,端起一旁果酿与许木碰了碰。

    “让他们喊家长,实际上是为了女子国今后的处境考量。

    女子国处于西野荒芜之地,周围没有大的部族,也没有势力威胁到他们,但走上了如今这条造神之路,未来充满了无穷变数。

    与人域建立起紧密关联,好处多过坏处,可以让玄女宗在这里挑选挑选弟子嘛。”

    “不提这个了,贫道这般只知修行之人,跟你这种大氏族少主,有些东西果然不能比较。”

    许木笑着碰了碰吴妄胳膊,嘴角微微挑起、眉头轻轻跳动:

    “道友你跟泠师侄,是不是,嗯嗯?”

    吴妄讪笑了声,言道:“朋友罢了。”

    “那你跟迦弋女王?”

    “啊,”吴妄幽幽一叹,“女子国本身就有一种对男子的向往,女王一直被身上的责任压迫,本身性格越来越温柔,但对圆满的人生更为渴望。

    她只是想要一个夫君的角色,来填补自己人生最后一个缺憾,这个夫君叫熊霸、叫季默,都是无所谓的,大概也只是一夕欢愉。

    之所以女王选择与我亲近,季兄被挂在城头的误会功不可没。”

    “不只是这般,”许木笑道,“本仙活了这么久,见多了这般事,女王是对你有好感的。”

    “但也只限于好感罢了。”

    吴妄笑道:“我对这种事有清晰的认知。”

    “那你呢?”许木轻轻撞了下吴妄的胳膊,“心动没?”

    “这个……嗯……喝酒喝酒。”

    “哈哈哈!你这家伙也有窘态!当饮三百杯!当饮三百杯!”

    他们两个也算是不打不相识。

    就是季默难受了些,从边境回来一看,自家老师与自己的熊兄称兄道弟,他一时竟不知该如何称呼吴妄。

    各、各论各。

    半个月后,第一座女神神庙于国都内竣工。

    那真仙境的许木一直在国都停留,并未立刻回返人域,也算是在此地守护。

    季默与泠小岚却是分外忙碌,他们被吴妄拉进了小黑屋,三个还没成仙的小修士,开始琢磨起如何感受信仰之力。

    待完成这个阶段的任务,后面还有《信仰之力的储存和传输》、《信仰之力对自身修行影响》、《信仰之力与法力的共存状况》等等,一系列吴妄定下的课题。

    他们三个一时半会,怕是离不开女子国了。

    那座摆放了水晶球、羊皮卷、锻造台、炼丹炉、遮阳伞、躺椅、手工榨汁机等等物件的王宫大殿中。

    季默忧心道:“我是退出试炼,不必再看四海阁脸色,但泠仙子……”

    “我也退出了,”泠小岚淡定地道了句,“倦了。”

    “对了,送你们两个一点小东西。”

    吴妄笑着拿出了两只锦盒,贴心地给两人打开。

    季默眼前一亮,将那水晶般的扇骨拿在手中,又看到了下方那厚厚一本使用说明。

    这看似是个折扇的扇骨,实际上竟是可以发射暗器、喷出迷药的小小法器,重在构思精巧,且材料昂贵,炼器工艺平平。

    泠小岚看着自己面前的锦盒,微微眨了下眼,将那两根翠玉雕琢而成的吸管小心取出。

    “一个喝茶,一个喝酒。”

    吴妄正色道:“虽然仙子你经常戴着斗笠,但无论是仰头倾倒,还是伸出舌尖去舔茶水和酒水,都多少有些不雅。”

    泠小岚瞬间脸蛋通红,却犹自镇定地点点头应了声,淡然道:“多谢熊兄。”

    季默在旁一忍再忍,如果不是泠小岚出剑迅速,他差点就笑出声。

    ……

    与此同时,西野深处。

    数十只数百丈身长的巨兽东倒西歪叠成了肉山,某个赤脚、拄杖、披着蓑衣的老爷爷斜躺在最高处的巨兽脑门,脚指在小腿上蹭了蹭。

    ‘原来还能这么去破女子国的困局,干得不错嘛小家伙。’

    “神农!”

    背后传来厉声呼喊,却是一名十数丈高的巨人。

    这巨人被一根流转仙光的绳索捆成粽子,挂在凶兽犄角上,头顶为羊角、上半身像是人族、下半身却是两条兽毛黑腿。

    最为耀眼的是,巨人身周涌动着一股股神光,自身散发出的威势,足以让天地变色。

    当然,现在是一片大晴天。

    巨人怒斥一声:“你竟如此欺辱本神!天帝是不会放过你的!”

    “别瞎想了,”神农头也不回,淡然道,“吾寿元将尽的这几百年,他不会踏出天宫半步……还不说吗?那东西在何处。”

    巨人咬牙切齿:“天、宫!”

    “吾是说,除了天宫。”

    “本神也有本神的尊严!你今天就是打死本神,本神也绝对不会告诉你那东西在昆仑之丘!哼!”

    神农不由扶须沉吟。

    西王母?

    却也不比硬闯天宫容易多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