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三十九章 叛军突现!【五千字章节求票!】

时间:2021-02-27作者:言归正传

    www..,最快更新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

    “哼哼哼~”

    哼着愉悦的曲调,季默踏出举办女王私宴的大殿,手上戒指微微发亮,一把折扇落在手中,慢摇轻晃。

    凤歌坐在那多吃了一阵,毕竟是武将,多吃点才能有强劲的腰力。

    两人之前低喃私语之事,自没有被任何人听去。

    季默浑然无事般,打量着这异国宫廷,只见此地殿与殿相通,殿殿各不同,华池伴金柱,银花满孔庭。

    各处的布置也颇为奢华,季默所在的这条回廊,甚至能同时见到汤谷浴日玉、北野星辰矿、人域云享绸、西海夜荧冰,都是女子国本地难寻的珍贵摆件。

    当然,对于季公子来说,最难得的风景,还是那些偶尔能瞥见的宫中侍女,她们大多姿貌出众,只是行色匆匆。

    循着笑声,季默很快就寻到了女王的寝宫,在外道一句:

    “这女子国,王的寝宫竟都不设守卫,随便进吗?”

    提前出声是为表明自己来了,以免稍后有什么失礼的画面。

    然而,绕过一堵挂着几幅‘女神’画像的后墙,走过两侧摆着的屏风,前方的情形让季默眼前一亮。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棵粗壮的树木。

    这古树不知有多少年岁,应是大荒异种,自根部到那开满了粉色花朵的树冠,都似是玉质。

    此时,女王和熊兄坐着两只十丈长的大秋千,在树下来来回回逛着。

    女王身周伴着的金色绸带,与她浓密的长发一同飘舞,笑声清澈又欢快。

    每当她正面逛去,长发与绸带向后飘舞,那双笔挺的纤腿探向前方,美不胜收、让人流连忘返。

    当她向后荡来,长发和绸带略有些凌乱,又是一种别样的风情。

    便是平日里不怎么大声笑的吴妄,此刻也笑声不断。

    这里本该是一处天井,四面都是宫殿的外墙,女王命人在墙外挂了一条条彩锻,地上铺了一层高高的木板,安置了华池、书架、床榻等家具,就成了女王的寝宫。

    季默笑叹:“若是雨天时,坐在树下或是床边看雨,也应别有一番情趣……咳,情调。”

    坐在前方不远书架旁的国师与泠小岚,还算给面子的扭头看了过来。

    国师问:“凤歌大将军为何没过来?她这几年很少回王都,陛下对她颇为想念。”

    “还在吃,”季默撇了撇嘴角,“你们女子国的大将军,还真是没有半点女子的温柔。”

    国师露出少许温和的微笑,这充满了知性与成熟的大国师,又对季默轻轻挑眉。

    季默身形停住,又略微后退半步。

    国师柔声道:“过来坐呀,季公子。”

    “我,我站着就是。”

    季默拱拱手,尽量淡定地站在一旁,右手背负在身后,努力找回自己在人域时的风采。

    泠小岚有些奇怪地看了眼国师和季默,随后就看向吴妄和女王那边,眼底带着少许向往。

    ‘娘,我能荡会儿秋千吗?’

    ‘傻孩子,掉下来是不是会弄脏衣物?你十二岁就要去天衍玄女宗修行了,此时要多看书、多修习经文,今后才能自你同期的宗门弟子中脱颖而出。’

    “泠仙子,”国师温声道,“一直还未来得及问,你们来女子国除却送药方之外,还为何事?”

    泠小岚看了眼季默,轻声道:“上面说,女子国将有叛乱发生,让我们前来护持正道。”

    “哦?”

    国师有些惊讶:“人域距离我女子国远不知万里,如何得知我们这里会发生叛乱?

    再说,我们女子国能发生哪般叛乱?”

    “我也不知具体。”

    泠小岚想了想:“不少前辈高人擅卦卜之术,兴许是通过卦象看出此地即将生乱。”

    国师表情立刻严肃了些,小声道:

    “天皇伏羲推演先天八卦,河图洛书造化无尽功法,人域的卦卜之术当真不能小觑……莫非,我们这儿真要出什么事端?

    这也没道理呀,陛下平日里勤于政事,国内文武和睦,边境有结界护持也十分宁静。”

    泠小岚看了看那边笑声不断的男女……

    重新定义:勤于政事。

    季默突然笑了声:“熊兄乃北野熊抱族少主,若是能迎娶西野女子国国主,这也不失为一段佳话。”

    “哦?”

    国师眼前一亮,看向吴妄和国主,露出几分温和的微笑,叹道:

    “若是能成佳事,陛下此生也算圆满了。

    只是,若这般婚事真的成了,他们岂不是要分居两地?”

    “也对,是我欠考虑了。”

    季默含笑应了声,已不知不觉将话题引开。

    那边的两人已从秋千上飘下,女王小声道:“神使,来这边看看我的私藏吗?”

    吴妄笑道:“要不请季兄和泠仙子一起?”

    “好呀,”国主扭头看向这边,招手呼喊着,“各位,要一起过来吗?”

    泠小岚立刻就要向前迈步,但侧旁突然飞来的身影挡在泠小岚身前,正是季默。

    季默高声道:“泠仙子说要与国师下棋,我们就在这边玩耍了。”

    吴妄瞪了眼季默,后者已转过身对泠小岚不断使眼色。

    泠小岚哼了声,坐回了铺着软垫的宽椅中,面纱后的表情带着几分冷漠。

    “我们去吧。”

    国主在旁轻唤了声,吴妄漫步跟了上去。

    这季兄,瞎助攻什么劲。

    所谓的私藏,并非什么金银首饰、小衣内襟,意外的很正经——那是一间还算隐蔽的密室,里面几个木架摆满了各类宝物。

    吴妄昨晚给女王的水晶球,被摆放在了一只木架的角落上,下面还有一个小小的标签,上面写了个‘熊’字。

    吴妄大小是个王子,自然不会被宝物迷了眼,还能说出一些宝物的产地和典故,现场编几个小故事,让女子国国主那双桃花眼中满是亮光。

    一边欣赏此地宝物,吴妄也没忘记正事。

    找叛军。

    他先问:“女子国与外界似乎并没有完全隔绝联系。”

    “自是不能断了联络,”女王柔声道,“此事只有国师与我才知,在外有一些负责采买的族人。

    养蚕、编衣、耕作、建造,这些都是从人域学来的,或是人域送来的。”

    吴妄又问:“女子国给了人域什么?”

    “并没有给什么。”

    女王微微仰头,嗓音宛若百灵鸟低鸣:

    “其实最开始,是人域的仙人主动帮扶我们,传给了我们文字、书籍、乐曲,又尊重我们的选择,并未打扰这里的安宁。

    这些古书都有清楚记载,也是国主继位前的必修课。

    在人域与诸神的战争停歇时,就有很多修士走出人域,在大荒各处游历。

    若是有的地方人族被奴役,他们就会出手解救,将那些人族带回人域去。

    我记得,在我幼年时,就曾见过一位游方而来的人域修士,带来了一些治病的药方,还提着画着八卦的幡旗、穿着脏兮兮的袍子,给了药方就自行离开了。

    那时,境内正有疫病,当真是帮了大忙。”

    吴妄缓缓点头。

    他其实心里有谱——有问题的并非是人域本身,而是人域现如今负责决策的某些高层。

    而造成这些问题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人皇继位者未定,人心不稳、催生妖魔。

    “陛下去过人域吗?”

    “没,成了国主每天要做好多事,完全去不了呢。”

    她有点郁闷地鼓了鼓嘴角。

    “而且都是千篇一律的小事,大家商量商量就能定下来,还非要让我听一遍、问一遍、看一遍,再给他们写个批字。

    我还想写他们脸上呢。”

    吴妄在旁差点笑出声。

    他们熊抱族就不用,族长天天骑狼在外乱逛,看到哪里风景好就安营扎寨住几天。

    欣赏完私藏、观赏完藏书,国师主动搬来了女子国的神话典籍,供吴妄取经。

    吴妄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女王却是悄悄去了偏殿,换了身暖黄色的长裙,回来后,很自然地融入了吴妄和国师的讨论。

    季默和泠小岚对视一眼,继续在角落‘以气御棋’。

    “泠仙子莫非心有点乱,这局怎么险象环生。”

    “不过是有些吵扰。”

    泠小岚淡定地道了句,那双杏眼瞧了眼季默,传声道:“与求援者碰面了?”

    “碰了,”季默传声回了句,“仙子会帮我的吧。”

    泠小岚沉默一阵,手指轻轻滑动,棋子依次落下。

    “我有自己的判断,这是你我二人的试炼,季道友莫要试图干扰我……我会站在有理的一方。”

    “那我就放心了。”

    季默扯了个爽朗的笑容,换来的却是泠小岚眼底掩盖不住的嫌弃。

    “你就不能学学熊兄。”

    “学、什么?”

    “眼神,”泠小岚看向吴妄,低声道,“他的眼神很清澈,不会有任何邪念,笑容也颇为自然,天生就有的那般亲近感。”

    季默禁不住以手掩面:“天生的……这让贫道咋学?”

    泠小岚目中划过少许笑意,低头专注于棋盘上。

    季默暗自挑了挑眉,这位人域年轻一代瞩目的冰清玉洁泠仙子,好像、似乎、大概、应该、可能……春天到了?

    熊兄魅力真这么大?

    季默扭头看去,看到的画面,是吴妄与女子国国主两人兴高采烈地说着什么,但不知为何,他总觉得‘熊兄’身周带着淡淡朦胧光亮,有些不太真切。

    熊兄,到底是哪般人?为何总觉得,自己并未了解他半点。

    “泠仙子,”季默小声问,“你觉得,熊兄的性子是什么?”

    泠小岚有些不解,反问道:“具体?”

    “比如仙子的清冷,我的怜香惜玉,你觉得用一个词概括熊兄,该是什么?”

    “这倒有些难住我了,”泠小岚想了想,“不知。”

    季默身体前倾,传声道:“我也不知,但我有办法让熊兄卸下防备。

    俗话说,酒壮怂人胆,每次我去花楼时都要喝点小酒……咳,这个不重要。

    泠仙子可备了酒水?

    咱们稍后暗中知会国主和国师,一起把熊兄灌醉,看他能否卸下防备,把真性情展露在咱们面前。

    不过,泠仙子说不定会失望……”

    “我失望什么?”

    泠小岚轻轻哼了声,眼底却带着几分光亮:“我去找酒,你去传声。”

    两人一拍即合,分头行动,此前定下的盛大晚宴后,又多了个小小的‘酒局’。

    但季默和泠小岚,显然错估了吴妄的酒量。

    与女子国百官晚宴过后,喝了两壶女子国美酒的吴妄面色如常,与滴酒未沾的季默和泠小岚状态相差无几。

    这让季默额头多了几滴冷汗,多少有些打退堂鼓。

    接下来的酒局,才是正面搏杀。

    女王的寝宫,那颗玉树下,国主、国师、大将军,与吴妄、季默、泠小岚相对而坐。

    季默拿出人域的美酒果酿,女王拿出了珍藏的仙酿,吴妄拿出了北野的劲酒。

    “先说好,喝酒可以。”

    吴妄正色道:“若是撑不住了,就去刚才定下的区域入睡,大家都是爱惜名誉之人,不要传出去什么故事。”

    几人齐齐点头,国师还不忘对季默轻轻眨了下眼。

    显然,国师大人的目标已变得无比明确。

    吴妄随手拍开一只酒坛,“喝我们北野的酒,就必须用大碗!来!”

    豪气顿生!

    季默轻轻吸了口气,暗中催化之前用法力包裹吞下的两颗解酒丹药,目中流露出了几分自信。

    就是,这酒局的画风,渐渐有些不对……

    “陛下,像国师这种,说干杯只喝一半,我们北野通常都会说一句……留着养鱼啊你?”

    女子国国主眨着那双亮晶晶的大眼,对国师轻喝一声:“养鱼呢你!”

    国师连忙将酒水一饮而尽,表情满是委屈。

    很快,吴妄开启了小课堂,女王迅速掌握劝酒技巧,与吴妄同步出击。

    “季兄,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

    “好、好,闷……”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我给将军倒杯酒,将军不喝呀嫌我丑!”

    “陛下我喝就是,我喝就是。”

    “碰碰杯,过过电,联络联络感情线,泠仙子干杯。”

    “嗯~”

    也不知喝了多久,也不知喝了多少,一直到季默倒地不起、泠仙子忘记铺垫子就侧躺在了桌旁,国师和凤歌相拥而眠、鼾声四起。

    女王脸蛋红扑扑地看着吴妄,小声道: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免费领!

    “熊,在这多陪我些日子可以吗?”

    “好,”吴妄点头应了声,“本是想今天辞别,再多些日子也无事。”

    言罢,他站起身来,身形灵巧地跳去一旁:“我给你舞一段剑,如何?”

    女王应了声,却抱着膝盖趴倒在那,双眼慢慢闭上。

    吴妄刚要取出那把卖相十足的星辰剑,见状摇头一笑,欣赏着女王的睡态。

    要是自己没这怪病,该多……好……

    不对劲。

    吴妄微微眯眼,身形摇摇晃晃,立刻向后退了几大步,被巨木的树根拦住了退路,一屁股坐了下来。

    不对劲,这酒水不对劲。

    他猛地吸了口气,身周出现了一层厚厚的冰甲,屏住呼吸、运转内周天,在冰甲中慢慢低下头去。

    寝宫中完全安静了下来。

    片刻后,地上躺着的季默慢慢爬起,对冰甲中的吴妄深深做了个道揖,目中多有歉然。

    随后,季默抬手弹出两颗丹药,钻入泠小岚和凤歌口中,两人渐渐睁开眼。

    锵!

    泠小岚面容冷漠,一把长剑在握,剑尖指向季默。

    “解释。”

    “泠仙子,不这般骗不过熊兄,他比你我都要聪明,我只能出此下策!此间因由,泠仙子还请听我稍后细说,若我要对泠仙子不利,不会给仙子解药!”

    季默苦笑了声,一旁多了个身影,却是握住长矛的凤歌。

    泠小岚立刻明白了前因后果,淡然道:“你为何觉得,他不会帮你们?”

    “我信任熊兄,但他是北野大氏族少主,”季默道,“他考虑问题,很可能会站在国主的角度。”

    泠小岚低头看了眼自身,浑身轻颤着,呼吸也有些急促,但她努力压制了下心神的异样。

    “此行,可是义举?”

    季默道:“必是义举,贫道以季家之名作保。

    凤歌将军莫要再耽误,泠仙子知道这里的秘密后,定会帮我们。”

    凤歌应了声,将长矛插入地板,转身走去女子国国主身侧,低头将国主抱起,慢慢放到了床榻上,为她盖上薄被、掖了掖被角。

    凤歌转过身,一跃冲入那玉树树冠,跳到侧旁的宫殿殿顶,凝视着眼前宁静的王都。

    ……

    半天前,中午宴后,那只剩她与季默的大殿中。

    ‘凤歌将军,是你呼唤我与泠仙子前来,信中说已万事俱备,我们不可能在这里等待太久。

    我在此地出了状况,必须尽早赶回人域做些补救,不然我季家将会承受不该有的骂名。’

    ‘人域为何连仙人都不派?’

    ‘我与泠仙子足够了,虽无仙人,却有仙宝。’

    ‘我如何信?’

    ‘你必须信,’季默淡然道,‘你能依赖的只有我们,我身上有保命符,若遇生死危机可呼唤祖母之化身。’

    ‘那,就今晚吧。’

    就今晚吧。

    就今晚吧!

    把这个本不该存在的结界之国!

    把这个扭曲的女子国!

    凤歌轻轻呼了口气,闭上双眼,短眉舒展开又立刻皱起,夜风吹过她的战甲,吹起了她扎起的长发。

    睁开眼,那双凤眼中只剩决然,反手将一只梭子扔向空中,炸出了漫天火光。

    “禁军听命!即刻封锁王宫!开启大阵!今夜起兵!”

    寝宫,树下冰甲中,吴妄双眼悄悄睁开一条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