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三十一章 建议改成:棋逢对手*.

时间:2021-02-20作者:言归正传

    !

    天将拂晓,半山腰一处面向东天的木台上,吴妄盘腿而坐。

    身后飘着的炎帝令缓缓旋转,体内的气息正按某种奇异路线不断转动,每次周天运转都会让吴妄气息增厚微毫。

    没办法,修行的底子太弱。

    这套功法没有名字,他问神农前辈时,前辈让他随便取个名,叫焚天、灭天、屠神、杀狗功都无所谓,反正这套功法只能通过炎帝令习得。

    本来,吴妄以为自己是那个唯一……

    说起这事就一肚子气!

    听到‘神农’两个字,吴妄心底就泛起了敬意,以至于此前被忽悠成了免费劳力。

    想要一间漂亮的大屋子,直接说不可以吗?直接告诉自己很困难吗?

    非要用这种方式折腾他一顿,还不让用祈星术,还不让用聚气境的微薄法力!

    正此时。

    吱呀——

    那木殿三楼的窗户打开,某老人伸着懒腰、打着哈欠,睁开了朦胧的睡眼,嘴里还嘟囔着:

    “啊呀,真不错,这不用法力纯手工打造的房子真不错。”

    吴妄额头瞬间蹦起十字青筋。

    要不是打不过这老家伙,自己昨天直接喊一声照顾好家母,就展开星翼扑上去了!

    东天出现了一片橘红,御日女神的车架已准备托着太阳星出征。

    吴妄立刻收摄精神,面对着东天日出,静心运转炎帝诀,汲取天地间第一缕火行之力。

    那木殿窗边,神农氏含笑注视着吴妄的身影,眼底却划过几分思索,喃喃道:

    “小家伙悟性倒是不错,竟这么快就将周天轨迹调整了过来。”

    言语刚落,吴妄那边突然咋呼一声,整个人直接跳了起来,双手不断拍打屁股上的火焰。

    而他原本所坐的蒲团,此刻竟已经燃成火球。

    神农氏在那扶须大笑。

    吴妄瞪着神农氏,刚想问这口诀是不是有问题,忽又察觉到身体有些异样,低头瞄了一眼,立刻弓腰转身,急匆匆跑向远处。

    神农氏的嗓音自后面飘来:“少年人火气真大。”

    吴妄扭头吼了声:“你刚开始修这功法不是年轻人吗!”

    神农氏那淡定的嗓音飘来:“老夫百岁修成天仙,得上代人皇器重传人皇之位,刚修此法时直接入的第八重天,平静的很。”

    吴妄不由眨眨眼,停下跑动,脑袋后面亮起了一盏小灯泡。

    “人族普通人寿元都是四五百年,百岁还是青壮……啊,前辈您一百岁就哑火了?”

    嗯?怎么没动静了?

    吴妄扭头看了眼木殿的位置,突见一朵黑云缓缓飘来,其内雷霆交错,蕴含了极强的木华之力。

    夸嚓!

    一道闪电直直劈来,吴妄抬脚闪身堪堪躲过,扭头瞪了眼地上砸出来的坑洞,整个人都被黑线吞没。

    玩不起?就问问你是不是玩不起!?

    吴妄对着木屋呲牙咧嘴翻了个白眼,转身朝着树木茂密之地疾奔。

    黑云疾追而去!

    一时间,林间响起了欢快的雷电曲奏,那时而高亢、时而破音的男高音,在大山河谷中久久回荡。

    ……

    不行!不能一直这么被动下去!

    要主动出击,要报仇雪恨!

    他吴妄出生自北野氏族,按北野的传统,那就是,北野人族,谁都不服。

    再说了,神农氏这么大岁数了,也没听他说有女儿什么的,成为自己未来岳父的概率小到离谱。

    怕什么?

    又忌惮什么?

    他是人域人皇,咱还是北野大氏族的少主!人域的人皇就相当于北野的共主,他们两个身份地位也就差了三四个位阶。

    四舍五入都差不多!

    ——虽然实际上不能这么论。

    宣战,他要对当代人皇直接宣战!

    小河边,吴妄穿着破破烂烂的短衫短裤,顶着冒着黑烟的鸡窝头,满是炭黑的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狞笑。

    于是……

    “神农前辈,您知道祈星术做出来的冰,跟自行冻出来的冰有什么不同吗?”

    “哦?老夫倒是没研究过祈星术。”

    “这是我们北野特供、败火的凉茶。”

    吴妄将两杯漂浮着方形冰块的凉茶,小心翼翼端到了老前辈面前:“这是您昨日教我的败火茶配方,我用北野手法调制过,您尝尝两种冰块有何不同?”

    神农氏微微一笑,仔细观察了两眼那冰块,又看了看茶水,发觉并无异样,方才含笑点头,端起来各自喝了一口,仔细品味。

    很快,他笑道:“这一杯比较甜,这杯更为清正。”

    吴妄眨眨眼,笑道:“您能分出哪杯的冰块是用祈星术做的吗?”

    “这是在考老夫了?呵呵,让老夫再尝尝。”

    神农氏认真喝了两大口,闭目凝神、仔细体会,手指敲了敲桌面,笑道:“你这可难不倒我,稍甜的这杯应该是用祈星术做成的冰块。

    嗯?你退去窗边做什么?”

    “啊,”吴妄笑道,“其实两杯的冰块都是用祈星术做的,前辈您猜错了。”

    “没区别你给老夫尝什么?”

    “泡茶的水啊,”吴妄一本正经地道,“甜的那杯是收集的露水,咸的那杯是普通泉水。”

    神农氏不由露出几分笑意,端起那杯甜甜的茶水喝了几口,笑道:“哦?你倒是有心了,那你退什么?”

    吴妄小声嘀咕:“您不问问是在哪收集的露水吗?”

    神农氏老脸一黑,吴妄嗖的一声跳出窗户,张开星翼飞向天边,发出一阵放肆的大笑。

    “是在后山茅厕的瓦片上!放心吧您老!绝对干净!哈哈哈!”

    “混账!你个小兔崽子!给老夫回来!”

    木殿中传出一声人皇的咆哮,那老人提着木杖跳出窗户,留下道道残影疾追而去,让吴妄的笑声戛然而止。

    又,过了几日。

    吴妄正在山中打坐,神农氏拄着木杖缓步而来。

    “无妄啊,老夫看你功法精进迅速,但依然有些美中不足,这里有一个修行诀窍,你要不要学?”

    吴妄眨眨眼,正色道:“前辈,修行应稳扎稳打,不可贪功冒进,修行捷径看似是捷径,实则只是一时的捷径。”

    “不必担心,这并非捷径,乃是伏羲前辈传下的一点诀窍。”

    神农氏缓声道:“老夫虽然平时喜欢跟你开开玩笑,但修道这种事是不会坑你的,毕竟你身上,也有一份人域未来的希望。”

    “能不能问下您现在撒出去了多少份希望?”

    “大概几百份吧。”

    “那我就放心了,”吴妄笑道,“那我更不急了,慢慢修行就是。”

    神农氏目中流露出几分感伤,仰头十多度,缓声道:“除了你,都已夭折了。”

    吴妄不由一怔。

    “为什么?”

    “原因有很多,归根结底是他们受不住人皇命格,”神农氏叹道,“这也是我最发愁的地方,天帝设下层层桎梏,人皇继承者一直是难题。

    毕竟像老夫这般,十岁筑基、十五岁金丹、三十岁成仙、百岁天仙、还抽空编纂了《百草经》的强运之人,太难寻找了。”

    吴妄:……

    总觉得自己败了,败在了那种能用悲伤语境装逼的口吻。

    高还是您高。

    “那诀窍是什么?”

    “来,先服用这两颗老夫特地为你炼制的丹药,再运转这段口诀。”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片刻后,吴妄浑身出现了一股股绯红色,气息在迅速凝聚,且无比纯净,就是有些坐立不安,下意识用长袍遮住了腰身。

    神农氏缓声道:

    “炼精化气之法,既是修行最初之基础,也是这般诀窍的要点。

    你此时全身阳气被激发,正是增进修为的好时机,不必担心,就算炼化不了这么多阳气,也可寻一女子双掌互抵,同时运转老夫教你的口诀,就可做到阴阳调和,互有裨益。

    哎呀,哎呀,突然忘了你怪病不能接触女子,看来只能吃点苦头了。”

    吴妄满头大汗,一阵咬牙切齿,但立刻深吸一口气,开始疯狂运转炎帝诀。

    神农氏飘然而去,又在吴妄背后放了一颗丹药,道一声:“忍不住了就服此丹,能忍住就炼化精元,这算是童子修此法的好处。”

    老脸上满是愉悦的微笑。

    那天,吴妄迈入了炎帝诀第二重。

    在那之后的三个月里,这片宁静的深山老林,展开了一场又一场,计谋与睿智并重的较量。

    ……

    “少主不回来了吗?”

    南下的大船上,那道倩影倚靠在船头,静静眺望着海天一线之处。

    她身周时不时会出现一只只模糊的灵蝶,海上漂浮的灵气路过此地时,也会在她身畔打个转儿,主动送入一些纯净的灵力。

    不远处,左洞真人老眼中满是感慨。

    就、就这么简单就凝丹境巅峰,马上就要结成金丹,且结金丹的感悟都已充沛,成功概率近乎十成……了吗?

    那天的老前辈到底是何人?

    一颗丹药,就让自家已经脱胎换骨一次的徒儿,又一次脱胎换骨!

    “少主……”

    林素轻柔柔地唤了声,目中满是坚定。

    ‘我定会早早修成金丹、元婴,在人域听闻少主的名声就立刻赶过去侍奉。’

    “素轻,你不必担心,”左洞真人温声道,“无妄小友背景深厚、资质非凡,那老前辈定然是看上了他这点,收他为徒,传授玄功妙法。

    此时他应该是在某个深山老林逍遥快活的修行,莫要牵挂了。”

    “嗯,少主他,素来很得老人喜欢呢,定能与那位前辈高人愉快的相处。”

    林素轻如此道了句,转身飘去自己的舱室。

    悟道,修行!

    ……

    某日。

    吴妄顶着炎炎烈日,赤着上身、扛着一块方正巨石,在一处清潭边缘扎着马步,身下摆着两把明晃晃的利刃。

    空气中漂浮着一团云雾,这云雾会毫无规律地凝成一只气锤,时不时砸在巨石上,震的吴妄双腿一阵哆嗦。

    几个月折腾下来,吴妄确实比离开北野时稍微壮硕了些。

    若是熊悍能看到这般情形,估计能激动到老泪纵横。

    某个老前辈坐在不远处的水潭旁,卷起裤管,双脚浸泡在清凉的泉水中,面前飘着一只木桶,其内放着几只瓜果。

    悠闲的午后,就该惬意地吃吃瓜、喝喝茶,折腾折腾年轻人,找找乐子。

    “差不多就歇息一阵,”神农氏温声道,“欲速则不达,体魄锻炼也非一日之功。”

    那团云雾随之消散。

    吴妄咧嘴笑了笑,举着大石颇为稳重地向前迈出两步,这才将石头平稳放在水潭,轻轻呼了口气。

    他衣服一解,扑进水潭中一阵扑腾,折腾够了才跳到岸边,穿着一只大花裤衩,肆意展现着年轻健壮的身躯,在神农氏身边缓缓坐下,咳了声:

    “前辈,我觉得咱俩这么互相伤害下去,其实没什么意义。”

    “不快乐吗?”

    “主要是有违您高大的形象,”吴妄嘿嘿笑了声,“这样,我们各自先拿出点诚意,您这只青果不能吃。”

    说完,将神农氏手边的青果掰开,露出其内暗藏的小鱼刺。

    神农氏淡定一笑,取出了刚才吴妄扎马步时,那两把利刃下的伸缩竹节。

    吴妄咳了声,低头鼓捣一阵,取走了木桶中的喷水机关,以及那小小的惨绿色水囊。

    神农氏嘴角微微抽搐,撤走了吴妄屁股底下还未散开的痒痒丹……

    而后老少两人相视而笑,各自露出了欣慰的眼神,并起身朝着侧旁挪了几丈,重新入座。

    “前辈,当人皇很闲吗?”

    吴妄纳闷地问了句,“前辈您最近好像一直在这指点我修行。”

    “事情交给手下人做,只需要做些影响整个人域的决策,”神农氏叹道,“人域人皇更多的是一种象征,最重要的作用,就是抵消众神对人域的压力。

    所以,人皇必须够强。”

    吴妄又问:“天帝针对人皇做了很多限制?”

    神农氏缓声道:“不错,帝夋不敢在人域现身,却可动用大道,他手下的大司命掌管万灵之寿夭,给人族套上了寿岁枷锁。”

    “神可长生不死?”

    “伴道而生,自有消亡。”

    吴妄思考了一阵,微微点头,又问:“我能在这里修炼到什么时候?”

    “等你凝丹境,功法修到第三重,”神农氏看着吴妄背后飘着的炎帝令,“到时,此物就会入你体内、伴你神魂。

    它有诸多妙用,也可护你神魂一次不死。”

    吴妄挠挠头:“那岂不是快了?”

    “是快了,”神农氏笑道,“拿了人皇给你的好处,你总该给人族做点事,稍后我会直接送你去西野一处奇妙的国度,那里你定会十分欢喜。”

    “啥地方?”

    “女子国,离这里不远。”

    神农氏直接给了答案:“女子国即将发生一场叛乱,所处的环境也有些特殊,你去走走、看看,若是不想出手就不出手。

    若是想出手,就用你的祈星术帮帮她们。

    取决权完全在你,我只是送你过去,你若觉得心头气不顺,可直接飞走。”

    “这该不会是什么奇奇怪怪的试炼吧?”

    吴妄嘟囔道:“我对你们这种能炼死人的试炼可不感兴趣。”

    神农氏微微挑眉,问道:“炼死人?这怎么说?”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