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十八章 雨师妾国之巫【求票求收藏!】&.

时间:2021-02-13作者:言归正传

    !

    片刻前。

    铺着松木地板的帐篷内。

    哼着北野草原上轻快的歌谣,林素轻动作轻盈地走来走去,又是帮忙铺床被,又是帮忙搞热水,还准备了两套自己十二三岁时的仙裙。

    让关怀,无微不至。

    随着一枚简单的取暖符散在水中,木桶中的冰水逐渐升温。

    那个皮肤黑黑的少女一直站在角落,木然地注视着林素轻,表情也有些冷漠。

    在少女那空洞的双眸后,还藏着另一双眼睛……

    距离熊抱氏族王庭不知多远的一处灌木丛中,十多名披着斗篷的人影暗藏在各个方位,小心观察各处风吹草动。

    灌木丛内,平出来的空地上。

    衣着清凉、体态丰腴的年轻女人斜坐在木板上,橘红色长发带着微微波浪,棕色的肌肤却泛着丝绸般的光泽。

    她双耳各有青、赤两条小蛇衔尾成环,为她浓艳的妆容平添些许邪魅感。

    璐仁嘉,真正的雨师妾国人,修有巫密之术。

    此刻,璐仁嘉双手捂着一只小巧的龟壳,眼睛蒙上一层浅白光膜,透过另一双眼隔空注视着林素轻的背影。

    ‘哼,腰这么细,人域的修士?

    熊抱族的这个少主年纪不大,这方面花的心思倒是不少。

    这些腐朽的北野氏族掌控者。’

    猩红的舌尖在璐仁嘉丰润的嘴唇上轻轻滑过,露出了几颗锋锐交错的利齿。

    ‘计划进行的,是不是太过顺利了?’

    虽然熊抱族少主在那么多奴隶中,单独留下了她的小可爱傀儡,让璐仁嘉也颇感意外。

    但如此天赐良机,璐仁嘉岂能放过?

    接下来她只需耐心等待,找个机会在熊抱族少主的饮水、食物中下点毒,那笔财宝自然就能轻易到手。

    璐仁嘉刚抵达北野,就在市集偶遇了熊抱族去挑选奴隶的几名将军;派人打听之下,才知熊抱族极少买入非人族的奴隶。

    她来不及多做准备,临时调整了策略,有些冒险地派出了这具珍贵的傀儡。

    那句,说不定已经让那少主有了些异样感。

    ‘啧,少年人,再假装成熟,心里想的还不就是那点好事?’

    先感受下这个人域女人的实力……也不算弱,但警惕性很差,远不如那个少主身边的诸侍卫。

    就是个花架子。

    如此一来,自己小可爱傀儡暴露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可以安心寻找下毒的机会。

    正此时,林素轻转身招呼:“水可以啦,过来洗澡吧~”

    这人域女人自以为很温柔吗?

    还用这种关爱孩童的语调。

    下毒的时候连你一起。

    璐仁嘉手中龟壳轻轻闪烁着微红光亮,与那帐篷中少女模样的傀儡一同开口:

    “是,大人。”

    “不要这么拘束啦,这里只有咱们两个,我可不是什么大人。”

    林素轻迈着轻盈的步子‘飘’了过来,随手画了几个符咒,轻轻一推,那几只符咒扩散成薄薄的光壁,将帐篷从内包裹住。

    人域的阵法?

    璐仁嘉心底略有些狐疑,重新审视着眼前这个人域女修。

    身为一个常年行走在阴暗角落的巫者,警惕性自然是有的。

    “这是隔音阵法。”

    林素轻眯眼笑着,眼底带着少许得意。

    陪少主修行、论道这么久,又被迫查阅大量典籍、对修道有了全新理解的林素轻,不只是境界提升了几个小层次,阵法、符箓、丹道、双修功法什么的,都有了不小的进步。

    已经算是个合格的……凝丹境理论修士。

    傀儡少女左右看了看,略微眨了眨眼,做出了最符合此时人设的应答。

    “嗯。”

    “不开心吗?”

    林素轻背着手,略微歪头,笑道:“确实,做奴隶的滋味不好受吧,大荒就是这般残酷。”

    ‘这还用你说?’

    璐仁嘉差点翻起白眼。

    “你真是雨师妾国来的吗?”

    林素轻小声嘀咕:

    “那里真的有很多巫师吗?离着传闻中的汤谷很近吗?你们真的是因为那里太热被晒黑的吗?真的有夸父逐日的典故吗?

    如果有这事,你们雨师妾国肯定有记载才对……

    对了对了,你们那边是不是有种邪恶的秘术,能够把人炼制成没有意识的活体傀儡?”

    傀!

    璐仁嘉下意识屏住呼吸,暗中凝视着这个正啧啧称奇的人域女修。

    此女,莫非真人不露相?

    林素轻笑道:“我前段时间刚好看到一本残卷,上面有说这事!哎呀,不小心说多了,快来洗澡吧。”

    试探吗?

    还是已经识破了自己的傀儡,故意说给自己听?

    傀儡少女的动作有些僵硬,此刻却不敢妄动,缓步朝木桶走去。

    “诶?你脖子后面的印记好奇怪,是你们信奉的龟、蛇之神吗?还是有什么特殊含义?”

    少女下意识顿住脚步。

    林素轻背着手、踮着脚,朝少女脖颈打量了几眼,又发觉自己这般太过失礼,歉然笑道:

    “抱歉抱歉,我一时好奇,看的大荒杂书太多了就容易这样。

    你是不是不喜欢被人看着洗澡呀?

    那我先转过身,你先进桶吧,需要什么就喊我一声,搓背也是可以的哟~明天你就有自己的住处了。”

    透过傀儡少女的双眼,看着眼前的木桶,璐仁嘉几乎忘记呼吸,眼底满是犹豫。

    对方到底有没有看破自己的底细?

    如果自己贸然进入狭窄的木桶,对方暴起发难,自己这具傀儡将直接失去反手的机会。

    突然,就听那人域女修士在自己背后小声嘀咕:

    “奇怪,少主怎么会突然要侍女呢,又绝对不会用侍女服侍自己。”

    嗯?绝对不会用侍女服侍?

    “少主是因为欺负我一个太单调了,想多个人一起打击吗?”

    这!这个少年人竟然还嫌平时一个不够?

    腐败,北野氏族真的太腐败了!

    “她脖子上的印记,好像是在哪看到过,一张羊皮古卷……哪张来着?”

    林素轻在自己的储物法宝中一阵翻找,全然没注意到,背后那少女脸上第一次出现了表情……

    急了,璐仁嘉急了!

    颈部的印记,就是傀儡的证明蛇神印!

    这个人域女修修为不高,怎么懂这么多他们雨师妾国的隐秘?果然,能跟在熊抱族这样大氏族少主身旁的人,都没有平庸之辈!

    还有……

    ‘心里话不要再嘟囔出声啊喂!’

    璐仁嘉差点骂出声,她双瞳震颤了几下,目中满是纠结,但迅速有了决断。

    今天的事,处处透着诡异,就仿佛是一个针对她设下的局。

    她突然反应了过来,那少主自始至终,看这具傀儡的目光没有半点波动,是那般平静,那般淡定。

    对了,自己傀儡有段时间被弄昏过去……

    对方绝对识破了傀儡的身份,很可能已经在搜查他们一行所处的位置!

    北野竟不是传闻中的‘其力多强、其志多憨’吗?

    “撤!”

    远离王庭的那处灌木丛中。

    璐仁嘉有些焦急的低喝一声,交错的利齿露出几分狰狞,捂着的龟壳光芒大作。

    周围那十多道黑影立刻涌了过来,将她连同那木板抬起,迅速朝着此前定好的路线疾奔。

    与此同时,林素轻的帐篷内。

    傀儡少女转身注视着林素轻脖颈,娇小的身形略微前倾,下一瞬突然爆发出极速,快到原地留下少许残影!

    璐仁嘉颇为果断,此刻只是尽可能收回傀儡,并在王庭制造骚乱,掩护自己撤退。

    这女修九成九是一个深藏不漏的高手,傀儡能爆发出的战力虽强,但无法维持太久,必须速战速……

    “哎!你做什!”

    林素轻下意识地从储物法宝取出短剑,还没来得及握紧就感觉掌心一空。

    剑锋所指之处,是她修长脖颈!

    哒。

    林素轻双腿一软,目中流露出几分正义的荣光,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一声正义凛然的呵斥脱口而出:

    “道友,饶命!”

    ……

    “过、过程,差……差不多就是这样。”

    大帐前,跳跃的火光下。

    吴妄抱着胳膊,含笑看着面前浑身湿透的林素轻。

    后者裹着兽皮斗篷瑟瑟发抖,牙关发出一连串的‘嘚嘚’,口齿不清地讲述着此前发生的情形。

    不远处,一座缺了小半的棱形冰山散发着缕缕寒气,那少女抓着短剑被封在冰中,眼神依然空洞。

    看这冰山所缺部分的轮廓,隐隐暗合林素轻的身段,显然是刚把林素轻从冰山中‘凿’出来。

    “辛苦了。”

    吴妄温声安慰着,感慨道:“没想到竟然会有刺客混进来,没想到啊没想到。”

    林素轻突然回过神来,瞪着吴妄:“少主您,是不是之前就发现了?”

    “你猜。”

    “我!”林素轻顿时委委屈屈,“我怎么猜嘛。”

    吴妄叹道:

    “安排你带走这个傀儡,确实是我失策,主要是没考虑到你能识破她的身份。

    本想用你的天真无邪迷惑对手,拖延住操控傀儡的家伙……

    现在,估计背后操纵傀儡的那家伙已经跑远了。

    不过我并没有让你涉险的想法。

    母亲一直在注视着你我,星空之下,不用担心会发生什么万一。”

    林素轻埋怨道:“以后有这事,怎么也该提前告诉人家一声,怪、怪丢人的,我还把以前穿剩的衣服都拿出来了。”

    吴妄顿时笑眯了眼,看着眼前这个长发湿漉漉的老阿姨,抬手想摸摸她的脑壳以示慰藉,又想到自己的怪病,只能在掌心绽出一缕缕暖风。

    “别动,帮你吹吹头发。”

    “哦,”林素轻答应了声,拉紧了身上裹着的兽皮。

    “左思右想,还是不能轻易放过这些打我主意的家伙。”

    吴妄收回左手,略微思忖,在腰间那简单的储物法器小皮包中,摸出了一颗脑袋大小的水晶球。

    手掌轻轻推送,水晶球悬浮在他面前,其内出现一颗颗闪耀的星辰。

    吴妄双手快速掐起法印,嘴边念念有词,水晶球内的星辰被某种力量一颗颗串联,化作井口粗细的光束直冲星空。

    “愿星神之眸拨开迷雾,给予祈祷者真实指引。”

    数百里外的夜空,一道光束从星空砸落,将百丈区域照的如白昼一般。

    这光束其实在不断移动,追随着下方那十多道疾驰的身影。

    “是北野祈星术!必然是熊抱族大主祭出手了!”

    璐仁嘉抬头看向星空,看到的是无数光芒比之前强了近百倍的漫天星辰,心底泛起了浓浓的畏惧之意。

    “分头走!”

    她低喝一声,但话音刚落,就已听见四面八方那接连不断的狼嚎与号角。

    璐仁嘉顿时面色惨白,周围人影各自分散开来,但落在他们头顶的这根光柱,也随之分裂……

    大概两个时辰后。

    吴妄的大帐前,十多个被捆成粽子、且被族内祭祀用祈星术封禁的刺客,一个个面朝下趴倒在那。

    几名侍卫将坚冰封着的傀儡少女抬到了一旁。

    璐仁嘉跪在帐门内,此时被几根锁链困缚,身上闪耀着祈星术的封禁符印,耳垂上的两条小蛇也已被捏成了蛇皮。

    她抬头看向吴妄,眼底满是绝望。

    已经清晰的感受到了,之前凭空锁定他们的那股星辰之力,源头就是这个少主!

    修祈星术的氏族继承者?北野什么时候变得跟他们所知不一样了?

    “雨师妾国的巫女?”

    吴妄的嗓音有些缥缈,却让璐仁嘉立刻清醒过来。

    她还有一线生机,最后的机会……

    “我愿成为您的奴隶!”

    璐仁嘉抬头看向吴妄,收敛利齿,努力露出几分妩媚的笑容,散发着自身女子魅力。

    “我能为您做任何事,只要您饶我一命。”

    吴妄淡然道:“你愿意做的这些事,它正经吗?”

    “不、不正经。”

    “那抱歉,我是正经少主。”

    吴妄抬手打了手势:“拖出去,处理了。”

    “大人!主人!主人您饶我一命!我愿意做您的奴仆!”

    璐仁嘉惶急地呼喊着,一旁已经有几名侍卫冲来,提着锁链将她直接抬了起来,扔向帐篷外。

    吴妄嘴角撇了撇。

    就算他没这怪病,那也不是啥随便的男人。

    还不如旁边那呆呆的老阿姨好看。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