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十五章 吴运筹,妄帷幄【给大家拜年了~】*.

时间:2021-02-12作者:言归正传

    !

    哗——哗——

    隔壁又传来了沐浴时撩水的响声,还有那不成曲调的轻快歌谣。

    吴妄停下打坐,身周一缕缕白烟般的灵气凭空消散。

    这些灵气无五行归属,也无明显的属性划分,似是单纯的清气。

    这老阿姨越来越过分了。

    现在洗澡都不开隔音阵了,经常还随便穿几件薄衫就过来溜达!

    尤其是!

    两年前,自己为了嘉奖她一直以来的贡献,重金购来了荀草(注)炼制成的灵丹,让她肌肤变得更为细腻光滑、脸蛋越发精致迷人,凭空绽放出了女修的少女感。

    现在回过神一想,总觉得亏大了。

    推开木窗,带着草木清香的夜风细细而来,让吴妄颇感心旷神怡。

    远处能见连绵的帐篷,听闻些许欢笑吵闹声;

    近处能见溪流潺潺,几条小鱼在屋内照明法器的照耀下追逐嬉戏。

    吴妄不由思索起了一个深邃的问题:

    ‘大浪族那边,怎么还没赐福凶兽?’

    大浪族的畜牧业搞起来了,粮食储备机制也建好了,巨弩数量提升上去了,族群内的祭祀也已经接受了新制定的教义,人口是他们熊抱族的一倍多,刑天他爹也弄了个假王庭随时准备迎接赐福。

    赐福,竟然不来了。

    两次赐福有时间间隔的限制?必须等一二百年?

    还是必须要等女神的头发自然脱落?

    如果是这样,那如何让星神感觉焦虑、烦闷、失眠、多梦,从而多脱落几根头发……

    吴妄抱起胳膊,略微沉吟。

    不瞎想了,真要说起来,哪个强者不能控制自己毛囊生发脱发?

    还是考虑考虑自己今后的修行规划吧。

    他此刻身子骨已完全长开,剑眉星目不必多夸,身形修长无需常赞,眉宇间轩昂气宇、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清雅之风,与熊抱族的环境多少有些格格不入。

    这大半是修行筑基的效果。

    凶兽赐福一直不降临,自己也不能多等了,从三年前就开始压制境界,此时聚气境已没了探索的空间。

    距离自己设下的五年之期还有一年。

    氏族发展自是不必担心了,这些年他已经做好了一整套发展规划,并将自己想传播出去的一点浅薄思想,通过讲故事和歌谣的方式,在草原上流传开来。

    具体的故事有:《星神和她的十二星斗士》、《这个星神实在太稳健了》、《守护星神》三部曲。

    具体的曲目为:《一闪一闪亮晶晶》、《星神点灯》、《听神言大人讲过去的故事》等等。

    以前的星神是高高在上的,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族人平时提都不敢提。

    吴妄此举,表面是在赞美星神,实则是让星神‘接地气’,降低北野生灵对星神的敬畏之心。

    当星神被误以为拥有丰满的人格,那她就会成为一个拥有强大力量的生物,仅此罢了。

    当然,这些只是一些边角工作。

    吴妄的主要精力花在了……

    嗯?有人来?还是两波。

    闭上双眼,以他所在屋舍为圆点,一缕缕无形的灵识扩散开来,宛若蛛网般笼罩了方圆十里之地。

    聚气境,灵识探查十里。

    吴妄告诉林素轻的探查范围是一里,这还把林素轻震惊得半天合不上小嘴。

    无他,他的‘神’因修行祈星术,已堪比人域元婴、跃神境灵修。

    开局一点小优势罢了。

    灵识探查发现了熊三将军的身影,吴妄打开另一侧窗户透了透风,倒了两杯温热的茶水,将书桌整理出来,静静等了阵。

    “少主?”

    “三将军请进。”

    “哎,”熊老三应了声,小心推开木门,庞大的身躯慢慢挤了进来,见到吴妄就低头扶胸行礼。

    隔壁木屋的隔音阵、避光阵同时亮起。

    吴妄起身做了个请的手势,这位忠心耿耿的壮汉低头走近,面露疲态,入座后长长松了口气。

    熊三将军低声道:“少主,属下刚从长毛族的边界回来。”

    “骚乱平息了吗?”

    “嗯,”熊三将军叹道,“是信奉兽神的毛民族,跟咱们族人在边界起了冲突,现在已经解决,对面也赔了些牛羊。

    说是因为信奉不合闹事,说白了还是想趁机抢咱们的巨弩,这种事这几年经常发生。

    要不是首领不许,真想给他们一点教训!”

    吴妄手指敲了敲桌面,笑道:“能避免战火就避免战火,咱们追求的是北野和平,共同发展,这点不能只是喊喊口号。”

    “属下都明白,”熊三将军压低嗓音,“少主,您真的在劝说首领再要一个弟弟妹妹?”

    吴妄靠在柔软的兽皮上,随手摄来一瓶酒壶酒杯,给熊三将军倒了一杯西野买来的果酿。

    他笑道:“怎么,家里多一口人不热闹吗?”

    熊三将军低声问:“您是因为自身怪病的原因吗?

    其实您就算没感觉,也不是不能生育,族内就有个男子,被敲昏的时候下手重了点……醒来娃都俩了。”

    吴妄瞪了眼熊三,后者赶紧闭嘴。

    “今年的粮仓换粮进行如何了?”

    “都顺利都顺利。”

    “嗯,最近巨弩卖了多少?”

    “其他六家部族都要求多给他们些,”熊三将军笑道,“按少主您定的规矩,最新的改良版推迟两年外卖,每批最少三成给大浪族,其他五家意见很大。

    还有,犬戎族有意跟咱们联姻,犬戎族的公主据说……毛发特别柔滑、特别亮。”

    吴妄:……

    “正经点,一定帮我拒了!”

    “那肯定的,那肯定的。”

    熊三将军嘿嘿笑了几声,又是面露愁色,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低声道:“少主,有件事必须跟您禀告一下,这事我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何事?”

    “就是那个星神教。”

    熊三将军身体前倾,嗓音压的更低:

    “最初我们都没在意,现在这星神教可了不得了!

    短短两年,几乎席卷了其他各家氏族,近来也在咱们氏族出现了苗头。”

    “哦?”

    吴妄挑了挑眉,缓声道:“熊三将军觉得,这个星神教可有什么危害?”

    “危害说不上吧。”

    熊三将军在怀里摸出了一只处理过的树皮,捧到了吴妄面前。

    “少主您看,这是他们宣扬的,引人向善、帮助他人、敬老爱幼,都是挺不错的。

    就是这势头太吓人了。

    星神教现在已经快席卷半个北野了,这要是他们口中的‘神使’开口,让他们换个地方放牧打猎,一个氏族恐怕要少一大批族人。

    更要命的是,祭祀们都开始加入这个星神教,很多氏族的祭祀成了当地星神教的星神使。

    根据属下调查,这个星神教的星神使总共分六阶,最高的星神使被称作圣星使。

    少主您说,以后祭祀是听氏族主祭的,还是听圣星使的?

    这个星神教如果做大了,北野就要听那个圣星使的了!”

    “不用担心,我已经派人调查过这个星神教。”

    吴妄笑道:

    “圣星使总共有七位,分别是六位现存的日祭,以及一个无关紧要的家伙。

    在圣星使之上还有一位神言使者,她能够与星神直接交流,传达星神的旨意,约束在北野流传的祈星术,不会对氏族产生危害。

    不过还是不能松懈,一定要盯紧这个星神教,如果星神教做出什么过分之事,立刻禀告给我。”

    “哎,明白。”

    熊三将军略微感觉有些奇怪,自家少主最近几年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这里闷头参悟祈星术,怎么派的人?

    回去的路上,熊三将军一直在低头琢磨,走了半路才反应过来。

    少主也是大星祭,了解星神教很正常……

    诶?少主四年前就是大星祭了,现如今是不是又突破了?

    每次见少主,熊老三都能明显感觉到少主气质的变化,尤其是那双眼睛,越发深邃,也越发看不懂。

    可惜了,少主一直没有参加昏会,完全不给自家几个女儿和侄女机会。

    木屋中。

    “星神教。”

    吴妄坐在那喃喃自语,嘴角的笑容略有些玩味。

    他耳尖微微一动,灵识已捕捉到了迅速接近自己木屋的几道身影,抬手在书桌角落的按钮上敲了下。

    墙壁内传来少许机括声,隔壁木屋上有块木板向上滑动,露出了四个大字。

    。

    换了身抹胸裙、正要去串门的林素轻顿时止步,摁着眼皮做了个鬼脸,悻悻地回了床榻打坐。

    吴妄屋内,几道身影自窗外窜了进来,单膝跪在书桌侧旁,却是两男两女,身上套着紧身皮甲。

    “拜见圣星大人!”

    “嗯,”吴妄摆摆手,“报。”

    “最近三个月,新纳祭祀六百九十二人,主要集中在深目、强甲两族……”

    夜风习习,拂过那宁静的木屋,却因隔音的法阵,没有带走半点声响。

    ……

    “霸儿他,真是星神赐给咱们熊抱族的福星啊。”

    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正与几位将军、祭祀一同入座的熊抱族首领熊悍,眺望着远处因大火而弥漫的灰云,不禁发出如此感慨。

    几位将军也是感慨连连。

    “少主搞的这些战术,虽然操练起来有些麻烦,但练熟了还真管用。”

    “族长,少主这身体咱们可忒多想想办法,这一眨眼马上就十八,可以被敲晕扛走了,要是真的昏过去了醒不来,那也不叫事啊!”

    “这可是正经事,不是开玩笑。”

    熊悍缓缓点头,面露难色:“现在的问题,是不知道霸儿这病根在哪。”

    “要说是因为祈星术,可其他修行了祈星术的男祭祀不也没事?”

    “族长,您不是请了名医吗?名医咋说啊?”

    熊悍摇摇头:“啥破名医,还说要拿草喂我儿子,我儿子能吃草吗?”

    “苍雪大人怎么说?”

    “夫人说,霸儿现在承受的压力很大,”熊悍沉沉地叹了口气,“霸儿从小就聪明,他是个天生的首领,肯定比他爹我强。

    他现在担心的是,因为怪病而影响到族内稳定。”

    “谁敢闹事?”

    有位头发花白、体壮如牛的老将军瞪眼骂道:“我就看看,那些小崽子谁敢不服少主!”

    一旁的老祭祀叹道:“但不得不考虑的是,咱们以后不在了,少主一直没有孩子,那确实会引发各种各样的问题。

    族长血脉不能断啊。”

    “行了,先不提这事。”

    熊悍摆摆手,沉声道:“我已经派了不少人外出探寻解决这种怪病的方法,大荒九野如此广阔,肯定会有解决之道。

    上饭吧,等会还要赶去边界巡视。”

    有将军立刻起身吆喝:“上饭!首领饿了!”

    远处正忙碌的一群壮汉,手忙脚乱地扛来了几只烤灵兽,又将一大盆热气腾腾的汤羹恭敬地端到了熊悍面前。

    “这是什么?”

    熊悍看着面前这一大碗散发着草木清香的汤羹,骂道:“本首领吃肉的!”

    “首领,这是少主特意派人送来的,说是叫做六味地黄汤,”刚才吆喝上饭的将军连忙解释,“说是对您身体特别好。”

    “霸儿送来的?”

    熊悍嘿嘿一笑,端起大碗仰头就是一阵‘吨吨吨’。

    “嗝!真不错,味道真不错,让霸儿多送来点。”

    周围投来的目光顿时满是羡慕。

    那天,首领大人的战斗力特别强悍,巡视边界的时候遇到了千年寿岁的凶兽,举着斧头一个人冲上去就将其砍翻。

    就是晚上安营扎寨的时候,这位首领大人浑身燥热,有些无法入睡,起身扛着斧头外出溜达到了半夜,又拖了几只凶兽回了大营。

    首领之力,直接爆棚!

    过了大概一个多月,这位首领大人终于按耐不住。

    一向认真履行首领职责的熊悍,直接命令大军暂时回王庭,自己则带着小队护卫直奔大雪山。

    听闻此事的吴妄,只是淡定的一笑。

    还不够,这才哪到哪?

    母亲说过,成为日祭后很难有子嗣,这里面必然是有星空之道的干预。

    不过……

    他花了大笔兽核订购鹿蜀皮和一对雌雄鴢鸟(注),已在路上了。

    不够,还是不够。

    吴妄低头在桌下一阵摸索,很快就拽出了一只厚厚的包裹,打开后却是一只只布帛。

    北野的纸张颇为稀少,大多都是用树浆晾晒而成,质量也不怎么样;这般布帛成本自是更高,但胜在画线条时比较柔顺。

    氏族的矿产常年供不应求,星辰矿让他本就富裕的家庭火上浇油,他还用在意这点成本吗?

    拿出自己偷偷磨炼了几年的工笔技法,搞点电视台不让播的情景剧!

    吴妄还就不信了,一家三口一起朝着同一个目标努力,就不能打破所谓的一脉单传!

    …………

    【注:荀草,状如葌,而方茎黄华赤实,服之美人色。后面出现的鹿蜀皮和鴢鸟都是多子、宜子的功效。

    新年新气象,牛年你最棒!愿祖国昌盛,神州繁荣!】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