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三章 家教【感谢白银大盟纯天然阴阳鱼、啦啦啦222222大力支持!】*.

时间:2021-02-06作者:言归正传

    !

    草,一种植物。

    人域的女子也不行。

    第二天,帐篷前,吴妄坐在山坡稍高处的小马扎上,双手插在头发中,表情说不出的颓丧。

    总感觉自己是被针对了!

    这贼……可爱的老天爷,给了他还算英俊的相貌,给了他出众的修行天赋,给了他大氏族少主的身份,却拿走了与异性接触的资格!

    与女子肢体接触,哪怕隔着衣物,只要有触感,就会直接眼前一黑、六神失主。

    自取学名:。

    吴妄突然开始羡慕起了那个被他送走的男修。

    对方虽然资质差了点,毅力差了点,没什么担当,目光颇为短视,修行很难有什么成就;

    但起码人家正常啊。

    些许阳光洒落,吴妄抬头看向了那浅蓝色天空,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

    他大概、可能、也许、隐隐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七八岁那年还发生了什么?

    自己因为好奇开始研究祈星术,出现这种怪病症状时,自己对祈星术的理解刚好有了较大的突破,感应到了星力本源。

    可这又为什么?

    具体什么原理?

    吴妄追查许久都没有半点结果。

    再说了,这个氏族上千号能上战场的祭祀,也没见他们有什么毛病,有位星祭孩子都生了九个,还获得了部落‘振能盛’荣誉称号。

    他开始怀疑是祈星术导致的怪病,就立刻去找了祈星术的启蒙老师、氏族里面的祈星术大佬——这辈子的亲奶奶。

    当然,亲不亲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够专业。

    而且吴妄没办法与异性接触,他祖母才是最着急的那个;一不小心,他们熊抱部族的族长一脉,可就真绝了后了!

    但什么方法都试了一遍,累秃了族内实力最高的十多位祭祀,也没能找到这怪病的病根病源,祖母大人只能将这怪病归结为‘神灵的祝福’。

    吴妄得了某种怪病的消息,现在被控制在了很小的范围内。

    ——为了部族的稳定,族长继承者可以平庸,但绝不能这般奇特。

    但随着吴妄年纪增长,族内上下的未婚美少女都已经准备好了自己的‘昏棍’,准备为少主大人的婚前生活献上轻描淡写的韵角。

    能躲到什么时候,吴妄也不太明了。

    而且他是个很传统的男人,十分尊重族内传统,如果不是怪病,并不想躲这种传统美事。

    “哎~少主大人~”

    远处传来少女甜腻腻的呼唤,吴妄顺着声音看去,心情顿时变好了些。

    几名穿着豹纹短裙、皮革小衫的少女,端着水盆在缓坡下方用力挥手。

    阳光正好,她们健康的肌肤闪烁着代表了柔滑的光泽,因为灵气滋润而普遍‘姣好’的脸蛋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尤其是喜欢骑狼奔驰在草原上的她们,大多有着修长的纤腿,和那挂着人鱼线的蜂腰……

    吴妄心底在哭啊,他在哭啊!

    不过他脸上还是保持着温和的笑容,对那几名少女微微点头,惹出一阵开心的欢呼声。

    待姑娘们走后。

    “唉。”

    吴妄颓然一叹,开始调整心态。

    总归会有办法的。

    天无绝人之路,他好不容易活了这一世,如果连这个问题都克服不了,那以后还谈什么含笑九泉。

    已经开始研发了,时刻清醒机!

    吴妄脑后出现少许气泡,其内浮现出了一个不算复杂的机械结构,类似于上辈子的洗头床,他可以躺在上面,正上方悬浮的木桶持续有冰水流出,滋他的脸。

    就是……

    在这种状态下还要保持亢奋的状态,确实是需要一段时间艰苦的适应性修行。

    时不我待。

    虽然大荒世界的人族寿岁较长,但成年也就二十岁。

    传宗接代这个问题必须解决,不只是因为自己贪图享乐,也是为了这个氏族部落!

    嗯,为了部落!

    “少……少主?”

    背后传来一声轻微的呼喊,吴妄扭头看了眼,倒是眼前一亮。

    昨天救回来时,这个人域女修风尘仆仆、倦容满面,也没太过关注;此时她休息了一晚,简单梳妆,完全像是换了个人。

    朱钗横放青丝绾,柳叶弯眉眸含秋。

    脸上挂着几分天生的温润,玉凝肌肤透出少许红晕,五官精致、脖颈修长,自额头至锁骨没有半点瑕疵,那因纤瘦而略显高挑的身段,也容易让人目光流连忘返。

    她还记得昨天的情形,见吴妄醒来后颓丧许久,总归忍不住向前看看。

    这少主也怪可怜的,年纪轻轻就……

    “嗯,”吴妄应了声,收回打量她的目光,在腰间的皮包中摸出一只小马扎,扔到了半丈远的安全位置。

    “坐下聊聊吧。”

    “好,”林素轻答应一声,收拢裙摆、并拢双腿,有些不习惯地坐在了这小马扎上。

    吴妄道:“你也可以打坐。”

    “这样就好,”林素轻抬手理了下耳旁秀发,“少主,您没事了吗?”

    “不准提。”

    “嗯,不提,”林素轻眨眨眼,小声问,“是修行出了差错吗?”

    吴妄没有回答,只是打了个响指,一旁有两名侍卫抬了个铺满珍贵皮毛的躺椅,搬来了个皮毛缝制的硕大遮阳伞。

    又有侍卫搬来一只装了半桶水的木桶,里面泡着七八只酒坛。

    吴妄右手中指在木桶中晃了晃,其内顿时漂浮起了一层冰块。

    啊,生活。

    也就是普通地躺着、普通地混,普通的阳光、普通的醉。

    “风向不对呢?”

    吴妄嘀咕了一声,侧旁立刻有侍卫低头跑远,远处草丛跳出两位穿着斗篷、抱着水晶球的祭祀,念起了一连串古怪的音调。

    很快,徐徐微风自雪山方向吹来,没有给草原上烈日发威的机会,为这山坡送来了一丝清凉。

    林素轻:……

    “你叫什么名字?”吴妄突然问。

    林素轻忙答:“素轻。”

    “好普通。”

    “这个……”

    “师门、修行年岁、自身年龄,做个自我介绍吧。”

    吴妄淡然道:“你今后六年要跟在我身边,我会给你相应的报酬,你要做的也不是脱衣服之后的事,而是帮我验证一些修行上的理论,顺便为我详细介绍人域的情形。”

    林素轻略作思索,小声道:

    “我自幼拜师清风望月门,跟随师父左洞真人修行已有三十余年,门内修士虽不多,但大家礼敬互助、共走仙路。”

    吴妄点点头,总结道:“普通小门派出身,资质平平,现年四十多岁。”

    林素轻额头瞬间挂满黑线,忙道:“只要我迈入凝丹境,就可有千年寿岁,四十多岁也不过是、不过是……”

    吴妄露出几分温柔的微笑,含笑点头,辅以“嗯”、“嗯”。

    林素轻嘴角一撇,默默扭过头去,努力平复额头十字筋。

    可恶,怎么就这么气人!

    “对了,”吴妄淡定地插了一刀,“你师弟和师妹连夜走了,运气不错刚好有一艘人域的大船路过。

    看你师弟的样子,如果开船晚点,他能把船扛着走。”

    林素轻身形陷入阴影,左手有些无力的抬起来,又无处安放,最后只能扶住右胳膊。

    “很好笑对吗?”

    她喃喃自语。

    吴妄刚想说几句安慰的话,毕竟这是以后自己要依赖的‘家庭教师’,但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了林素轻一声冷笑。

    “修行几十年一事无成,十多年心血教导的师弟离我而去,师父重伤了在门内也无人问津。”

    她抬起头来,目中含着泪、嘴边带着哭腔:

    “我真的很差劲对吗?”

    “这个……”

    “四十多岁还只是归元中期很差劲是吗?”

    “嗯……”

    “炼丹学了十多年还是炸炉很差劲是吗?”

    “没有新入门的师妹有灵气,就很差劲是吗?”

    “凡事都自己扛,不会跟师弟撒娇,让师弟感觉有些束缚,也很差劲是吗?”

    “哇——我就是个普通的女修士很差劲是吗!”

    “娘我对不起你,我就该听你的在凡俗找个人嫁了,为什么非要去修仙成道!”

    看着眼前这个捂脸大哭的女修,吴妄也有点手足无措。

    话说,人域那边不是有系统的修行功法,修仙讲究道心平稳,修魔讲究追寻本真,这大姐、阿不,这阿姨的道心怎么这么脆弱。

    吴妄扭头看了看,找了个看起来还算眉清目秀、稍微年轻点的侍卫,道一句:

    “来这边点,让她感受感受男子汉的气魄,给她点安慰。”

    那侍卫顿时抿嘴皱眉、面色发白,小声道:

    “少主,她没人要,俺结婚了的。”

    林素轻的哭声戛然而止,头一歪,嘴角飘出一缕白烟,凝成了小小的魂魄,嘴里念叨着‘我还是自断心脉算了’之类的话。

    吴妄差点就笑出声。

    “你其实挺不错的,”吴妄缓声道,“世上没有那么多天才,或许你现在也只是在厚积薄发的积累阶段。

    我们都是普通人,只不过擅长的领域有所不同罢了。

    就比如刚才,你从帐篷走出来时,也让我目不转睛,觉得你生的颇美。”

    林素轻嘴唇轻颤:“少主……”

    “保持距离。”

    吴妄抬手做了个拒绝的手势,“下午带你去草原上逛逛,放松放松心情,今晚我会帮你制定教我的课程。”

    “课程?”

    “嗯,”吴妄认真地点点头,“可以是修行之法,如果你门规不限制的话。

    也可以是音律、服饰、礼仪,甚至是你所见所知的风土人情,人域各家修行宗门一些八卦消息。

    我需要你的知识和见闻。”

    “少主您想去人域?”林素轻小声问。

    “或许吧。”

    吴妄看向草原天边,嗓音也越发梦幻。

    “暂时来说,我还是这里唯一的少主,需要对信任我的族人负责。

    但如果时机成熟,我一定要去人域看看。”

    他目中闪耀着点点星光,在一旁林素轻眼中,竟是那般光彩夺目。

    吴妄定声道:

    “我一定要找到解开我身上这种怪病的办法!”

    “少主……”

    “结婚之前好好浪他几年!”

    “咳!咳咳!”

    林素轻捂着胸口一阵咳嗽,旁边的众侍卫对吴妄投来了赞叹的眼神。

    这,才是他们家未来首领的风范。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