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第二章 怪病 【求收藏推荐!】&.

时间:2021-02-05作者:言归正传

    !

    吱——溜——

    夕阳的余晖中,一只背部长满荆刺的巨兽拖着粗木做就的囚车,朝雪山的方向缓缓行进。

    它前行的速度并不慢,但比起那些来去一阵风的巨狼,确实不算迅速。

    囚车中,那两女一男面容灰暗,各自盘坐。

    离着较近的那对男女在不断传声说着什么,坐在角落中的年轻女子只是闭目凝神,睫毛时不时眨一下。

    角落中的女子名为林素轻,道号也是素轻,拜师时师父觉得这名字还不错,就直接沿用了。

    突出一个随便。

    片刻前,他们还以为自己得救了;

    林素轻那句“多谢各位仗义出手”只说了个“多”字,一把把利刃已经架在他们脖子上。

    北野男儿们出手的速度,比他们三个催动法术的速度快了不知道多少。

    他们被制住后便被扔到了这架囚车上,那个刚震撼了他们道心一把的‘少主’已先一步离开了。

    那少主明明只是个少年,看年龄绝对不会超过十五岁;而人族的平均寿岁三百余,这人怎么算都只是娃娃。

    便是在人域的修行宗门,这般大小的少年也不过是刚开始修行。

    怎么会……

    好强的祈星术。

    林素轻曾听闻过,流落人域之外的人族,与百族一同在天地间竞生存,也在百族身上学到了诸多玄妙法门。

    祈星术就是学自北野人族,有些类似于人域的五行术法,可就算威力强大,也不应该如此强横,不然各位前辈高人必然早已在人域推广北野祈星术。

    应当说,是好强的少年。

    林素轻微微抿嘴,她对这少年的印象颇为深刻。

    他们刚刚被押到那座车架旁时,这个少主斜坐在宝座中,手中端着一张羊皮卷,那不以为然的目光,以及略带倦懒的眼神,看他们就仿佛看三个……

    物件。

    而这个‘少主’对他们说的唯一一句话,就是在旁边一头熊问如何处置他们时,‘少主’说了句:

    ‘先带回去,我来安排。’

    生死被人拿捏的滋味着实不好受。

    林素轻心底清楚,哪怕他们死在北野,也不会有人冒险来搭救。

    更何况北野如此广阔,一场大雨便可毁掉大半痕迹;便是师门长辈来寻,怕也难寻到他们的半点踪迹。

    一缕灵识传声钻入耳中:

    “师姐,咱们不能真的被抓回去,不然生死也就那少年一句话来定。

    他已走了,咱们不如这般……”

    林素轻立刻睁开双眼,目含秋水、看向侧旁的男修。

    当她看到几乎胳膊挨着胳膊的师弟师妹,嘴角轻轻一抿,目光迅速挪开。

    明明,是她先来的……

    离着此地不知多远的霜狼车架上,吴妄看着面前的水晶球。

    水晶球流光溢彩,其内显露着囚车中的情形,吴妄敏锐地捕捉到了林素轻的表情变化,以及另外一对男女的嘴唇开合。

    有点意思。

    吴妄当然知道修士大多有灵识传声的手段,这是初阶修士就能掌握的一点小技巧,缺点是容易被灵识强大、或者修出神识的旁人听去。

    吴妄抬抬手,侧旁立刻有巨狼骑凑向前,迅速领命而去。

    片刻后;

    囚车中,三个盘坐的身影各自眼神交流一二,从他们严肃的表情、机警的目光,已能看出须臾之后将会有一场‘破车’大战。

    男修的嗓音钻入师姐和师妹耳中:

    “准备,待我数到十,一同出手轰第六根柱子。

    一、二……五……”

    嗷呜!

    一旁突然传来了巨狼的嚎叫声,三人下意识看去,却见几名雄壮的汉子在巨狼背上扛起了泛着青铜金属光芒的强弩。

    又有一名壮汉在数十丈外扔出一块脑袋大小的荒石。

    咔咔!

    几名巨狼骑同时拉动机扣,剧烈的破空声宛若凶兽凄厉的尖叫,那块荒石在空中径直炸碎,周围巨狼骑挥舞手中兵刃一阵欢呼。

    “咕。”

    男修嗓尖颤了颤,传声下意识就变成了:

    “六、五、四……”

    林素轻默默地扭过头去,禁不住抬手扶了下额头。

    嗯,自家师弟这不是贪生怕死,只是单纯有点惜命,如此识时务果然不愧是俊杰。

    黄昏时,夕阳残血。

    北野大草原的天空高远且深邃,璀璨星空已迫不及待闪耀在还未完全染黑的天幕,两条交错的银河惹出了不知多少大荒生灵的遐想和才思。

    林素轻略有些恍惚,回过神来时,囚车已行驶在了平坦的大路上,大路两侧开始断断续续出现连片的帐篷与石屋。

    囚车的终点,是一处平缓的山坡。

    山坡上建满了石屋、毡房,山坡最上方则是几座巨大的毡帐,如宫殿般,其上悬挂着一只灰熊仰头咆哮的旗帜。

    巨狼骑有序撤离,一批穿着漆黑铠甲,身形更为强壮、自身满是煞气的男女接手了囚车,押着他们三人朝山坡上方行进。

    “这就是少主捉来的人域修行者?”

    有人在路边招呼了声,林素轻三人顿时吸引了大量的目光。

    些许不堪入耳的评论也随之而来,大多都是些身强力壮、穿着兽皮衣的妇人在对他们指指点点,品头论足:

    “人域的人族跟咱们的种就是不一样,这小姑娘瘦的哟,没有劲。”

    “这小哥真俊!跟咱们族里面的这些大老粗可不能比。”

    “俊有啥用,看着身板,还不是腊枪头。”

    那男修瞪了眼说这话的妇人,他虽在山中修行多年,却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好话。

    视线边缘,一名壮悍的妇人举着一把铜锤,将冻成了大号冰疙瘩的褚犍兽蛮横地敲成碎块。

    哼!

    大姐看人真准!

    他去年可还是纯阳之身!

    有个妇人纳闷地问了句:“少主捉他们回来作什么?喂狼崽吗?”

    也正是这声疑惑,成功勾起了林素轻三人的不安。

    ……

    林素轻再次见到这位‘少主’时,是在一处灯火明亮的大帐。

    帐内那几盏提供了充沛光源的精致法器灯,让林素轻略有些意外;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人域修士炼制,价值颇为不菲。

    再看那个少主,对方坐在一张兽皮椅中。

    林素轻不由多打量了几眼这个实力强横的少年。

    他换上了一身普通装束,舒适的麻布短衫、长裤,长发简单束在脑后,那张端正方正的面容虽然清秀,却没有半分阴柔之感。

    反倒是给人一种莫名的温暖。

    吴妄略微抬手,一旁有侍卫抬来三把兽皮椅子,摆在了地毯边缘,离他三丈远。

    “坐吧,”吴妄淡然开口,“我既然花力气救下了你们,也就不会这时候杀了你们。”

    三人明显松了口气,各自对视几眼。

    林素轻先向前半步,坐在左侧兽皮椅上,算给师弟师妹做个表率。

    她低声道:“这位……少主,多谢你救命之恩。”

    吴妄并未搭理她,只是道:

    “人域主流的修行路数为灵修和体修,你们体内血气不旺,应当是修的灵。

    纳灵、聚气、归元、凝丹,这是人域灵修最普及的金丹道前四境,你们尚未能御空而行,显然实力是在金丹之下。

    凝丹境?”

    三个修士各自面露惭色。

    林素轻回道:“我们三人中,我是师姐,修为不过归元境中期,让您见笑了。”

    吴妄嘴角一撇:“好弱。”

    好!

    林素轻抿着嘴唇,又想到了那座凭空凝成的冰山,默默低头轻叹。

    吴妄问:“凭你们自己的实力,恐怕出不了人域,为何前来北野,又如何来的北野。”

    林素轻答:

    “我们是在东海之滨搭乘北上易货的大船,漂流了三年半载,终于到了北野。

    我们前来此地,是为了找寻传闻中的灵鸟白鵺,取其兽丹炼制灵丹,以愈师门长辈之病症。”

    “师姐!”

    那男修皱眉道:“莫要说这么多……”

    “你师姐很聪明,”吴妄淡淡地打断了男修的话语,“起码比你聪明。”

    男修脸涨得发红,却只是冷哼一声,挺胸抬头坐在那。

    吴妄手指敲打着兽皮座椅的扶手,目光在三人身上流转,过了一阵方才缓声道:

    “取到白鵺的兽丹了?”

    “没有……”

    “我这里有很多,可以给你们拿一颗。”

    吴妄继续道:“但我救了你们,又给你们所需之物,并非全无所求。

    我需要你们三人中留下一人服侍我,只需在我这待满六年。

    另外两个人拿着灵丹离开,我还会给离开之人足够的盘缠,并派人送你们去可以登船南下之地。”

    三名修士不由愣了。

    吴妄不再多说,坐在那翻弄着面前的羊皮书卷。

    林素轻扭头看向那男修,却发现自己心仪的师弟此刻嘴唇有些发白,拳头攥起又松开,显然是在纠结。

    她心底微叹,自己毕竟是师姐……

    “我留下!”

    男修定声喊着,嗓音略有些发虚,“我留下,林师姐、茶师妹你们带着灵丹回!”

    “不,我留下,”林素轻目中满是坚决,向前踏出两步,直视着吴妄,“我留在此地服侍你六年,算是报答你的恩情。

    请让我师弟师妹平安离开。”

    “商量定了?”

    吴妄对那男修抬了抬下巴,“作为男人,你不坚持坚持?”

    “师姐,我觉得你……”

    “师兄!”

    一直没说话的女修轻唤了声,与那男修对视一眼。

    林素轻扭头看去,刚好看到了两者拉在一起的手……

    男修不敢直视林素轻,低头道:“师姐,多、多谢。”

    林素轻身子颤了下,只是微微点头,便站在那低头不语。

    原,丑,己。

    ……

    服侍两个字的含义,林素轻隐隐约约是明白的。

    只是她没想到,这位看起来十分秀气的少年人,竟会、会如此着急。

    几乎他们三个刚定下由她留下,这个‘少主’就派人送走了她师弟师妹,然后命人在大帐左右把守。

    这……

    这少年眉清目秀,自己好像也不是太吃亏。

    林素轻用力咬着下唇,脸蛋滚烫的似是要滴血一般。

    罢了,为了师弟和师妹他们能平安离去,而且自己确实欠了这个少年天大的恩情。

    就当,这是报恩。

    林素轻轻叹了声,素手解开了已破损的束腰,抬手取下法器玉钗,三千青丝如瀑般滑落。

    虽然她也不知道后面具体步骤,在人域看过的杂书故事里,都是一句宽衣解带就直接换了场景。

    但她既然选择留下,就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吴妄:……

    可惜了,身材挺不错,这要是自己正常点没那怪病该多好。

    “你莫非是想占本少主便宜?”

    吴妄含笑摇头:“把衣服穿好,就算是要你服侍这个方面,最起码也要培养培养感情。”

    “嗯?”

    林素轻满是疑惑不解,有些手忙脚乱地将束腰绑上。

    少顷,几名持刀壮汉走了进来,站在吴妄身前身后,目光紧盯林素轻。

    “向前来。”

    吴妄将左手在两位侍卫大叔拼出来的夹缝中,努力凑了出去,“手指触碰我指尖。”

    林素轻顿时满头问号,还以为这是这个部落某种神秘仪式,将信将疑地抬起手指,点向吴妄的手指。

    那几名侍卫大叔各自瞪大眼,身周血气冲荡,几乎让林素轻负伤。

    吴妄也不由屏住呼吸。

    能打破吗?

    人域的女子或许跟他老家的这些女子不一样,毕竟看起来就柔软了许多。

    自己的机会,难不成真的要应在人域上?

    大帐内落针可闻。

    哒。

    两根指尖轻轻触碰,林素轻毫无所觉,却听一声闷哼,面前少年竟白眼一翻、身形向后仰倒,浑身还无意识抽搐了几下。

    “少主!少主!”

    “你不要过来啊!”

    几个雄壮威武的大叔紧张的大吼,林素轻却是彻底愣在了原地。

    这、这叫什么事?

    …………

    (ps:男主怪病是重要伏笔,后文有完整解释,取向正常、不会有任何毒点,大家放心就好。求收藏,求推荐票!新书日更7千+!明天开始固定时间更新!)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