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五章 盗墓吹灯(5)

时间:2018-07-13作者:形骸

    一听说“道上挺有名的盗墓贼”,吴端眼前瞬间浮现出一大堆盗墓小说里的枭雄形象,什么三叔啊陈皮啊。

    他摇摇头,将那些假想赶出脑海,并强制自己想象画像上那个眼睛细长的中年男人。

    吴端道:“具体说说吧,什么情况。”

    “陈清焰,水字旁的清,火字旁的焰,所以道上外号’陈水火’。

    这个陈水火祖上就是干盗墓的,在长沙一带很有名。

    当时咱们国家的国情是:文革之后整个考古学界存在巨大断层,青黄不接。

    所以国家出台政策,诏安了一批有心过安稳日子的盗墓贼,编入国家考古队伍,陈水火的爷爷,就在其中。

    他爷爷外号’气死鬼’,意思是他比鬼还厉害,进了墓,鬼都得敬他几分,跟他打商量。

    因为能力强,被国家收编后,气死鬼还成了考古队伍里的领队。

    不过,他贼心不死,一次挖掘新疆境内的一个大墓,据说墓里有好多好东西,光是古金锭,就有足足两坛子。

    气死鬼其实早就在打国家的主意,这下可让他逮着机会了,其实他早就纠集了一批人,就跟在国家考古队后边,一路尾随。

    下了墓,他利用墓中的机关,害得队伍里的人死得七七八八,这时候他的人突然从后面杀出来,解决了考古队里的其他人。

    之后的事,你能想到了吧?吴队。

    这帮人拿了墓里的好东西,逃走了。

    气死鬼隐姓埋名,据说是逃到国外去了。

    一开始,国家以为整个考古队都遭遇了意外,全军覆没,虽然也怀疑过气死鬼,可毕竟没有证据,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再加上那几年国内又有饥荒等动荡,顾不了那么多,便没追究。

    直到数年后,气死鬼回国,干起了老本行,一次销赃的时候不慎被买家出卖,这才落网。

    正好赶上严打,挖坟掘墓的事也要判死刑的,气死鬼倒也有死的觉悟——反正干他们这行,大多不得善终——就把当年害死考古队一队人马的事儿一并招了,那些考古队员的死,这才大白天下……”

    吴端虽然看不到,但不难想象,电话那头赖相衡肯定讲得眉飞色舞。

    这家伙就该去说相声。

    吴端追问了几个问题,心里便有了数。

    赖相衡讲的故事,在真正有帮有派的盗墓核心圈子里,流传甚广,不过要是走公安的途径,想要查一查政府方面的记录,那是不可能的。

    这故事能流传下来,且一个行业的人都认可,那吴端就姑且相信,但他也并不全信,他认为跟任何传言一样,其中一定有夸大的成分。

    眼下能确定的事:

    童村这帮突然出现的“游客”,是盗墓贼无疑了,他们有一个家学深厚的领头人——陈清焰。这趟重装进山,准是盗墓没跑了,只是不知山里究竟有什么,值得陈清焰搞这么大阵仗。

    吴端问道:“能查到陈清焰的窝点吗?”

    赖相衡:“难,这家伙狡猾得很,天天挪窝,监狱里的消息恐怕已经过时了,不过……如果吴队需要,我就出趟差,去他的老家长沙查查。”

    吴端犹豫片刻,“再等等吧。”

    “行,”赖相衡又问道:“需要我们过去帮忙吗?”

    “暂时不用,你们……”吴端想了下,又改口道:“这次行动,赵局并不支持,可能没法获得特警方面的支持。”

    电话那头赖相衡一愣:“进深山老林,没有特警支援?”

    “可能。”

    赖相衡立即道:“那我带咱们一支队的人过去,至少咱们人数上得跟盗墓团伙差不多吧,不然怎么震慑得住那帮刀口上赚钱的歹徒?”

    两人又商量几句便挂了电话,因为车来了,吴端和闫思弦在村口接到了传说中的大师。

    在吴端的想象中,所谓大师,自然年纪越老越好,怎么着也要胡子头发飘飘,看起来仙风道骨。

    出乎他的预料,这位大师很年轻,而且看起来非常的……职业化。

    第一眼看到他,吴端甚至觉得他是个会计、医生,或者程序员,是那种典型的理工科男。

    他戴着眼睛,整个人有些萎靡,脸色发白——分不清是他本来就白得过分,还是一路颠簸晕车了。

    一下车,年轻人先擦了擦额头上的薄汗。

    看到吴端和闫思弦,露出一个笑容。

    “我叫文佳。”他自我介绍道。

    吴端只觉得这人声音非常好听,仿佛泉水叮咚,乍然一听,醍醐灌顶浑身舒泰。

    难道……这大师真有些奇特的本事?吴端心中惊疑不定——等案子结束后,吴端才知道,大概自己有一种叫做“音控”的属性。

    跟大师握完了手,吴端才意识到,大师好像起了个女孩的名字,不过跟他柔柔弱弱的样貌倒也相配。

    闫思弦也跟文佳握了手,并道:“麻烦您跑这一趟,文佳大师,您是休息,还是先看看?”

    “大师不敢当,叫我文佳就行,不是说挺急的吗?那就不耽搁时间了,麻烦您跟我说说状况吧。”

    闫思弦便将如何发生命案,如何发现为首的盗墓贼简要说明。

    文佳皱起眉头道:“那算起来,即便现在就出发进山,对方也已经领先我们5天了。”

    “是啊,”闫思弦诚恳道:“要不是事情紧急,我怎么也该上门请您,不该像今天这样让您自己过来。”

    文佳摆手,“不必在意那些虚礼,能制止挖坟盗墓,对我也是一桩功德,我自然要尽力。

    来的路上我查了童村这一带的历史,还向一些见多识广的道友打探,发觉这群山中的确有些门道,但那不过道听途说,具体情况还要进山看了才能知道。”

    “那您的意思,现在就进山?”闫思弦问道。

    “二位有顾虑?”文佳问道。

    见文佳大师如此实在,一点架子没有,来了便要干活,两人不忍隐瞒实情,吴端道:“已经出了一桩命案——给那帮盗墓贼带路的向导死了,这您知道吧?

    这次行动,我们很可能后援不足,您跟我们进山,且不说林子里本身就有种种危险,要是碰上盗墓贼,恐怕是一场硬仗……”

    文佳却是一笑,“我的命数,心里有数,我看两位也是有福之人,想来这趟即便有难,也必能逢凶化吉大难不死。”

    吴端有些无语,但还是接了一句:“借您吉言。”

    “磨刀不误砍柴工,等一支队的人来了,咱们修整一晚,明天一早进山,正好我这儿叫人弄些装备来,再看看能不能请个野外生存的专家,”闫思弦看了下三人的日常穿着,“深山老林的,这么进去等于送命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