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四章 盗墓吹灯(4)

时间:2018-07-12作者:形骸

    “没,一直都是悬案。

    据传言当地警局低调请过民间的道士,是正儿八经懂得玄学的道士,还是个什么派的传人来着,道士说七个孩子的生辰八字,还有他们死的时辰,都是有讲究的,全部都姓蔡,也是源自某种讲究。

    大致就是有人在炼小鬼,取了七个孩子魂魄,让他们永不超生什么的,听起来邪门得很。反正最终案子不了了之,而且案宗还被上面封起来,成了绝密内容。”

    “真的假的?”

    “我想办法查过那个案宗——我好奇嘛,这么难的悬案——没查到。

    想来是真有这个案子,也真成了绝密,我觉得那老刑警没必要诓骗我。”

    “养小鬼,你信吗?”闫思弦问道。

    吴端未置可否,想了想,答道:“信不信的并不重要,我只知道人不能干坏事,不管搞什么邪门歪道,只要犯了法,害了人,该抓就抓该判就判,这才是我们警察的天道。

    抓不到犯人那是本事不到家,我认了,可要是没试试就先被吓住了,那还要警察干什么?

    至于一些科学暂时解释不了的东西,我怀有最起码的敬畏,不去主动招惹它,它要是来招惹我,那就很不好意思了,我只能社会主意核心价值观给它走一波,让它感受一下心灵的净化灵魂的涤荡……”

    闫思弦:你厉害,你说什么都对……

    跟闫思弦聊了一会儿,吴端心中郁闷有所纾解,又拿了一条鱼猛啃,一边啃一边道:“对了,你为什么不让郑队的人留下帮忙?”

    “一来就像你说的,现在还不是铺人力的时候。二来……”闫思弦压低了声音,“我真请了个大师,这种事——你知道的,跟迷信沾边——还是暂时保密得好,咱俩都小心点,万一真有人给咱们扣上鼓吹迷信的帽子,长一身嘴都说不清。

    我都专门跟大师说了,让他不要表情身份,有警察问起来,只说是主动协助咱们破案的热心村民。”

    吴端笑道:“你还有害怕的时候?”

    “我有什么好怕的,这不是怕给你造成负面影响嘛。”

    吴端咂舌,“那大师什么时候来?”

    “大师在帝都,已经坐动车到墨城,我叫人去接了,接了人直接送村里来,估摸着……”闫思弦看了下表,“下午应该就能到吧。”

    吴端张了张口,犹豫片刻,终于把憋着的问题问了出来,“那啥……大师是怎么收费的?”

    末了,吴端又补充道:“请大师这种事,市局肯定不批,开销走不了公账,他要是真能帮上忙,你看能不能让他便宜点,我把最近直播赚的钱都给他,再从一支队的经费里抠点出来,差不多能有万把块钱……”

    “行,反正他说意思意思就行,到时候你就跟他意思意思。”

    将该商定的事说得七七八八,两人的午饭也解决了,吴端正要起身去院子里的水槽处刷碗,村支书来了。

    人一来,先抢下吴端手里的碗,将他按在凳子上,并连连道:“吃饭你们不用管,不用管……我让我媳妇顿顿帮你们送过来……就多你们两张嘴,多大点事……”

    之后又道:“刚知道市局的老总来,早上下地去了,也没人去家通知我一声,你看这事儿弄得……”

    吴端赶紧表示他们是来办案的,生活上不用刻意关照,又赶紧进入正题,跟村支书打听道:“死者是什么情况啊?”

    “哦,梁涛啊,他是我们村看林子的,上头不是有指标吗,但凡挨着山林的村子,都摊派有看林护林的任务,还有一个护林的名额,有工资的,我们村的护林人就选了梁涛,因为他对山里最熟悉。

    以前梁涛的爷爷还在世的时候,是我们村最后一个猎户,梁涛跟他爷爷学了不少本事……那一家子才是真的靠山吃山呢,饥荒年代就他们家能打到肉吃……”

    见村支书跑偏了,吴端赶紧问道:“我看村民反应,梁涛当了护林人以后,都是自己住在山里?”

    “是啊,那一家子有点怪,喜静,再说他们家三代单传,他也没个兄弟姐妹什么的,父母也死得早,梁涛基本上是爷爷带大的……”村支书感慨道:“可怜啊,就剩他一根独苗苗,还死怎么惨。”

    吴端便又问道:“那梁涛在村里有没有仇家什么的?”

    村支书连连摇头,“不可能,他怎么会有仇家?都见不到他人哪儿来的仇家?”

    仿佛吴端问了一个非常可笑的问题。

    吴端却道:“有些矛盾十分隐秘,虽然梁涛是在和一群外来者一同进山后遇害的,可还是存有疑点,比如,既然花重金请梁涛做向导,说明这些人并不熟悉山路,没理由刚一进山才走了一天就杀人,杀了向导,且不说后面的路怎么办,光是要从林子里走出来,就不容易吧?”

    村支书讪讪道:“反正,据我了解梁涛在村里没仇家,不信你们可以随便查。”

    “我们会查的。”吴端道。

    似乎是有些话不投机,又聊了没几句,村支书就以地里的活儿还没忙完为理由离开了。

    他一走,吴端便对闫思弦道:“看来真有必要查查。”

    闫思弦点头,一直在用手机跟人交谈,看来还在忙请大师的事儿。

    吴端看看窗外大热的天,“咱们分工行动吧,你留这儿听南城分局的询问录音,我去走访,摸一摸梁涛的人际关系。”

    闫思弦正不想顶着太阳到处跑,便答应下来。

    可惜,直到那大师被闫思弦的女助理送来,两人的工作都毫无收获。

    倒是市局方面的调查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画像里眼睛细长的男人,那个游客中的领头人,身份确定了!

    “错不了!就是个盗墓的!而且,是道上挺有名的盗墓贼!”电话那头的赖相衡道:“吴队,我按你的要求,把那张画像传给各地监狱,让已经入狱的盗墓贼帮忙看看,没想到嘿,立马就有结果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