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九十七章 瓶中物(22)

时间:2018-07-12作者:形骸

    此政策出台伊始,倒是真有群众反应问题,还真发现了另一个传销团伙。

    不过,案件移交经侦科,刑侦一支队众人则得到了两天假期。

    休假第一天,闫思弦知道吴端要睡个足,便没打扰,但早早就预定了他第二天的时间,说是有重要的事,让吴端务必去他家一趟。

    吴端第二天起了个大早,给闫思弦去过电话后,便出门赶往闫思弦家,路上还捎了两碗豆腐脑,一袋包子。

    一进门,他就对闫思弦道:“快拿碗,这家豆腐脑可好吃了,得趁热。”

    闫思弦抬眼看了看窗外的艳阳高照,估摸着今儿又有三十多度,吴端这句“趁热”瞬间让他有点躁得慌,他将空调温度调低了两度,才跟吴端一块吃早饭。

    味道的确不错,榨菜爽脆,包子皮薄馅大,豆腐脑入口绵软。

    吴端一边吃,一边道:“早饭你也蹭上了,说吧,让我来有什么事儿。”

    “没事就不能喊你来玩?”

    吴端一口豆腐脑几乎要喷出来,他拽了张餐巾纸擦擦嘴,十分严肃道:“你别逗我。”

    “我要逗你你是我儿子。”

    吴端:是不是哪里不太对?

    看着闫思弦人畜无害的笑,吴端一脸生无可恋,“我今儿本来要跟两个姑娘相亲的,你说有事,还很重要,我就推了。”

    “推了就对了,大好时光哪儿能用来相亲,再说,反正你也相不成功。”

    “谁说的!”吴端立马抗议,“上次就差点成功!……哎!我不跟你扯这个,你究竟什么事儿,没事我真相亲去了。”

    “赚钱的事儿。”闫思弦对症下药,他知道吴端买的单位集资房已经付了首付款,手头紧得厉害,天天吃单位便宜食堂,正从牙缝里省钱呢。

    吴端立马递上“金主爸爸您有什么事儿尽管说”的眼神。

    闫思弦噗嗤一声乐了,乐完便问道:“我有个游戏公司,你知道吧?”

    “嗯。”

    “自主开发游戏有难度,周期又长,那公司一直在亏钱,所以最近在转型,搞直播。”

    “你想让我直播?”吴端问道。

    “我跟你一块打游戏,觉得你挺有意思,能全程靠嘴炮挺近前三甲的,不多见,我有信心把你捧红。”

    吴端摇头,“公职人员不能搞副业,上头发现了要丢饭碗的。”

    “那就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反正我也没打算让你露脸,咱们这工作,要是真一不小心被人记住长相,成网红了,还挺麻烦。

    至于局里的规矩,你看看我,公司不还是开着,不在我名下了而已。

    这个你暂时不用考虑,我只想说,你不妨试试,闲暇时间一边打着游戏,一边就把钱赚了,不挺好的吗?”

    “好是挺好,”吴端道:“可哪儿来的闲暇时间,咱们一忙起来……”

    闫思弦接过他的话头道:“是啊,忙起来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所以我很好奇啊,吴队,你那600小时的吃鸡游戏记录是哪儿来的,还有钻石段位……

    没工作的时候尽打游戏了吧?这么算下来,你可真是凭实力单身……相亲是不可能成功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你这种除了工作就是游戏的宇宙钢铁直男,就别想妹子了,早早赚够养老钱才是真理。”

    吴端流下两行宽面条眼泪。

    “你说直播的事,为什么一大早要打击我。”

    闫思弦:“干不干吧,你要不干,我就去告诉貂儿和笑笑,上次她们双排吃鸡碰到的那个猥琐男就是你。你就等着形象崩塌吧,十吨水泥都竖不起来的塌。”

    吴端倒不怕闫思弦瞎说,他相信对方的人品,但细想想,要是能在空闲时间打着游戏就把钱赚了,其实挺不错。

    吴端就听说,帝都曾有一个办案能力超强的刑警,一度被传为警界的传奇人物,当刑警只是副业,主要收入来源是靠打游戏卖装备。

    况且最近实在不堪重负,吴端是透支了信用卡、借呗等各种账号,才凑足了首付款,每月发了工资先还债,只剩下几百块饭钱,日子过得捉襟见肘。

    想到最近经常跟闫思弦蹭饭,吴端深感长此以往不是办法,终于答应下来。

    不过,答应下来之前,他又问了一句:“能赚多少钱啊?”

    闫思弦:“大概……时薪过万?”

    闫思弦故意逗他。

    吴端却很认真:“干!过百就干!咱走量!”

    闫思弦:您身体真好……

    吴端:你在想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闫思弦说着噔噔噔地跑到楼上书房,招呼吴端也赶紧上楼。

    吴端虽然曾在闫思弦家留宿过几次,却从没进过书房,在他看来,闫思弦毕竟是个有产业的人,书房里说不定有些涉及商业机密的文件,他一个外人进去,总不大好。

    如今第一次进闫思弦的书房,吴端发现自己想多了。

    屋里只有两台电脑,以及一些直播设备,他特别留意,没有摄像头。

    闫思弦一边打开自己的直播一边道:“你用那台新的吧,设备我都给你配齐了,以后你都可以在这儿直播。”

    吴端还是第一次见闫思弦的直播间,进去一看,发现粉丝上百万,观看人数正迅猛增长。

    吴端有点怂了,毕竟那么多人看着他打游戏,他便指着麦克风道:“我眼前杵着这玩意儿,影响打游戏发挥啊。”

    闫思弦:“不用这个你说不了话。”

    吴端:“你让我先适应一下,我先不说话行吗?等习惯了再说呗。”

    闫思弦:本书里比我事儿多的人出现了,我要拿小本本记下来!

    不过,闫思弦帮吴端开了直播间后,便让他随意,适应一下也好。

    于是,两人的第一把双排,吴端全程没说话,只专心游戏,倒是闫思弦在搜房子捡装备的过程中,时不时问吴端一句,你要不要这个,缺不缺那个,当真是个非常好的队友。

    最终两人在一处山坡顺利吃鸡。

    吴端偷偷去闫思弦的直播间看了一眼,见弹幕刷满了屏。

    “我没看错吧,闫公子没杀队友抢装备?”

    “究竟是谁?谁让闫公子让出了三级头?”

    “我赌1包辣条!是妹子!”

    “我赌2包!”

    “我赌10086包!”

    “呵呵赌辣条的好天真,上次直播他还杀妹证道,同性才是真爱!”

    ……

    吴端:“你的粉丝脑回路还真是……呵呵……还有为什么要杀妹证道,妹子这么稀缺的生物,当然要保护起来……”

    闫思弦趁吴端上卫生间,偷偷开了他的麦。

    于是第二把……

    吴端:“小闫你竟然玩女号……哎我去还穿短裙,你别动别动,蹲下,我好像能看到你裙子底下……

    哎等会儿万一咱们陷入绝境,你就负责色诱敌人,搞个变声啊你倒是……

    有没有8倍镜?给我个8倍镜吧兄弟……哎呦咱俩换换嘛,你看你两眼5.0的视力,技术又好,职业选手都干不过你,你还用什么倍镜,倍镜给你就相当于作弊啊,游戏bug!你就应该盲打……

    就问你这波马屁爽不爽?8倍镜是不是心甘情愿给我的?……

    等会儿你就这么跟敌人聊,我都给你做示范了,哎我去你别不说话啊,好好练练,来来来你跟我学……”

    闫思弦的直播间弹幕:

    “我觉得今天这个闫公子是假的……”

    “闫公子也有认怂的时候!话痨哥威武!”

    “话痨小哥哥很可爱啊……”

    “万年高冷闫帮他直播间打广告了!果然有py交易!”

    吴端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打了大半天游戏,收获粉丝近十万,收入……闫思弦偷偷送了他几个最贵的礼物,在闫思弦带动下,粉丝们慷慨解囊,吴端第一天直播,收入竟真的突破了5000。

    结束游戏,饥肠辘辘的两人吃午饭时,吴端道:“你那么多粉丝哪儿来的?”

    “攒的啊,爸爸可是技术流。”

    “不是拿首富的名头换的?”

    闫思弦白他一眼,“第一,我家已经不是省首富了,第二,即便是,省首富算什么,也换不来粉丝啊。

    有些事情,原本能带来快乐,太过功利,反而成负担,不好。”

    吴端点头傻乐,有钱他就高兴,他本没指望闫思弦能理解市井小民的快乐,闫思弦却看着他认真评价道:“挺好。”

    两天的假期少有地没被突发状况打断。

    不过,假期结束的第一天,吴端便接到了一个乍一看诡异气息满满的案件:

    墨城附近,有人盗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