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九十三章 瓶中物(18)

时间:2018-07-10作者:形骸

    夜幕暗了下来,南城某栋湖滨别墅。

    因为距离市中心遥远,一些买了房子暂时不打算常住的富豪,便将这里的房产交予短租公司打理,以数千元的日租价格向外出租,常租这种房子的,有搞团队活动的公司、大学社团,亦或者同学聚会、私人疗养。

    多处传销窝点的成员打着私人疗养的的旗号,渐渐聚在两栋别墅内。

    小区物业办公室,吴端说明来意,并亮出相关文书,物业经理十分重视,立即拿出两栋别墅的平面图,并介绍道:“从外面看是两栋房子,但其实是一个人买下来的,房主把一楼打通了,一楼有个特别大的大厅,里面各种多媒体设备,投影什么的,都很齐全,还有一张台球桌。

    要是这么多人开传销大会,应该就是在一楼了。”

    吴端看着平面图,对一旁短租公司的工作人员道:“租这个房子,需要提前预定吗?”

    “周末得话要预定的,平时不用,他们得话……”工作人员查着手机上的租房信息,“是今天下午租的,当天租,当天用。”

    看来真是一次临时组织的大课。

    吴端又道:“我看有几个你们的工作人员在房子里。”

    “是啊,这还是别墅区头一次一下子来这么多人,有点儿不放心,别弄坏了东西什么的,就让我们的人过去看着点儿。”

    “麻烦您帮我们找两套工作服,让我们混在你们的员工里,进去看看情况。”

    “衣服得话……没多余的,只能现从我们员工身上扒了,忙活一天了,汗津津的,味儿可能不怎么好闻……”

    “有衣服就行,多谢你了。”

    “行,那我这就找衣服去。”

    很快,短租公司工作人员叫来了两名男性员工,吴端这边立即找了两个身量差不多的刑警,换完衣服,带上相关的监听、监视设备,便混进了别墅。

    一进别墅,果然见到一楼乌泱泱的全是人。

    传销组织成员正在调试多媒体设备,许多大爷大妈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本应是满心好奇,七嘴八舌,看看这儿摸摸那儿。

    实际情况却完全相反,大家很安静。

    各自找地方坐,沙发凳子不够,就拿了坐垫和靠枕,席地而坐。

    刑警注意到,来自同一传销窝点的人坐在一起,像是分了组一般。

    传销窝点的负责人不断地对本组人嘱咐道:“……今天表现不错,都没说话,我看能保持多久……等下买投资的时候,我希望大家也能拿出现在的团队精神,多抢投资机会,别给咱们组丢脸……看到那些钱了没,10万块,现金……”

    刑警还真的在投影屏幕前的桌子上看到了一摞现金。

    “……我们要是拿了第一,对,说白了就是投资最积极投钱最多的那个组,这一摞钱就归咱们了,今天晚上咱们就能拿到第一期投资回报,就是那10万块……

    你们想不想拿钱?想拿的就点头……好,我知道你们都想争取团队荣誉,那等会儿该怎么办?……是不是把所有钱都投出去,抢到的投资机会越多越好……”

    两名刑警听得眼角想要抽搐,手上的活儿不敢停,不断偷偷地趁人不注意,将隐形麦克风、摄像头藏在屋里各处隐秘所在。

    随着屋里两名刑警推进工作,指挥车上,吴端眼前的多个屏幕逐渐出现了画面,耳机里也有了屋里的声音,在外面也能实时监控空屋里的情况了。

    监控设备还没安装完,调试好多媒体设备的传销组织成员,便开始赶人了。

    话说得倒还算客气。

    “我们马上要开会了,涉及商业机密,你们在这儿不方便,还是麻烦出去回避一下吧。”

    两名刑警和其他的短租工作人员一起依言走出了别墅,并未起冲突。

    外人一走,吴端便通过微型摄像头看到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进了目标别墅。

    男人油头粉面抬头挺胸,透着一股成功人士的自信气质,要说他是互联网或金融界的新贵,也能唬住人。

    方神!那个金牌讲师,终于露面了。

    方神,本名方景福,因为组织参与传销被警方通缉,目前是在逃人员。

    他是自己开车来的,开一辆奔驰。

    看来这名在逃人员日子过得相当不错。

    立即有刑警查了车牌号码,向吴端汇报道:“车属于一家租车公司,是租来的。”

    方景福一进门,刚刚调试多媒体设备的传销人员立即放了一首很燃的歌曲,在各处窝点负责人的带领下,大家开始鼓掌,气氛一下子热烈起来了。

    方神从进门,便一路挥手向大家示意,脸上微笑,十分平易近人的样子。

    吴端立即明白了,为什么有大妈想要将自家闺女介绍给这个男人,的确是个看脸的年代。

    “就他自己?”吴端问道。

    “就他自己,讲座开始了。”

    吴端微微皱了下眉,看来其他骨干成员不会在这里露面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不愧是金牌讲师,从从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发展,聊到华尔街大亨传奇人生,从当年自己为了给投资者多谋福利多分钱,而被合作伙伴坑害坐牢,到如今白手起家,豪情万丈,再次带领大家赚大钱。

    还提出了一个“斩马首”的口号,他好斩的马首,便是马云和马化腾,三年内公司就要赶超腾讯和阿里。

    说实话,吴端觉得,自己要是没干警察这行,说不定都会头脑一热参加眼前的投资。

    吴端都是如此,更不要说屋里的大爷大妈了。

    演讲刚刚开始20分钟,已经有人掏出了现金,还有人举着银行卡,问能不能刷。

    吴端看向冯笑香。

    冯笑香摇头,“有这种大额交易,传销组织通常都是重新开户,就是为了争取时间,即便我们查,也没那么快查到银行账户,使他们有时间把赃款转移到海外。

    而且,如果这次讲座真的是临时安排的,他们已经有了防备,很可能现在正有人守在电脑旁,刷一笔钱,就转出去一笔。

    钱一旦到了海外,想追回来,就难了。”

    “你的意思是,不能让他们刷卡。”

    “最好别刷。”

    吴端相信冯笑香的专业意见。

    吴端眼睛盯着显示器,手不断摩挲着自己的手机,他在等电话,无论是审讯李江楠的闫思弦,还是寻找李江楠男朋友的另一组刑警,要是继续这般毫无进展,吴端就只能先抓人了。

    眼看屋里有人拿出pos机,有人组织想要刷卡的受骗者排队等待,吴端对通过耳麦布置任务道:“断电!先把小区电断了!立刻!马上!”

    他又看向手机。

    晚上10:46。

    即便断电,他最多争取来15分钟,毕竟是高档小区,偶尔跳闸还勉强说得过去,可要是长时间断电,本就警惕性高的传销组织,必然起疑。

    15分钟,最多断15分钟电,加上恢复供电后联网、重新调动大家情绪,组织大家交钱的零碎时间,顶多总共给闫思弦他们争取25分钟。

    25分钟后,吴端便只能下令行动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吴端听到屋里的演讲还在继续,主题变成了好事多磨,方景福使出浑身解数,又是讲仔逗大家笑,又是组织大家畅想未来,尽量不让好不容易调动起来的情绪冷下去。

    带了现金的受骗者此刻欢欣雀跃,已经开始交钱购买投资,没带现金的受骗者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很是羡慕,有位大妈急得不行,甚至从脖子上摘下一条金项链来,问能不能先用那个抵押,让她多少先买点投资,似乎生怕被人抢完了钱。

    就在受骗者们畅想着“等我有钱了”的未来时,方景福待不住了。

    他将主持工作暂时托付给一名传销窝点负责人,自己则走出了别墅大门。

    一出门,他便快步走向那辆租来的奔驰,并紧张地四下张望。

    一坐进车里,吴端便看到他拿起了手机,手机屏幕的光远远看去只是个极小的亮点。

    冯笑香已经开了某种信号干扰器。

    “放心,他现在什么消息都传不出去。”

    可是下一刻,方景福发动了车子。

    他不愧有着逃脱警方逮捕的经验,反侦查意识极强,稍有不对,便立即走人。

    金钱财富哪儿有命重要。

    这样的人最难对付,吴端很清楚,这次再被他逃走,恐怕很难再有抓捕机会了。

    耳麦里,刑警们摒气凝神,都在等着吴端的决策。

    “给他电!”吴端道。

    吴端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

    别墅窗户透出的灯光,让方景福迟疑了,他显然踩了一下刹车,却并没有彻底让车停下,他还是心有疑虑。

    他的车围着那两栋紧挨着的别墅转了一圈。

    停下……回去……

    吴端心里祈祷着。

    十分少有的,谨慎战胜了贪婪,方景福的车子加速,驶向了小区大门。

    “行动。”吴端终于说出了这两个字。

    立即有两辆警车一前一后堵截了方景福的奔驰,另有两队特警,足足200人

    ——————————

    一个半小时前。

    交管大队,审讯室。

    李江楠依然漂亮,出乎闫思弦的预料,她很平静,一点儿失望或难过的情绪都没有。

    她要被拘留了,男朋友却如此敷衍怕事,多少总该有点失望吧?

    闫思弦在心里估量着:要么李江楠太会控制情绪,要么她压根儿没对男朋友抱任何希望。

    审讯室。

    闫思弦刚一落座,李江楠先开口道:“真找不来人,罚款我自己交不行吗?现金是不够,但我卡里有,手机转账……”

    闫思弦打断了她的话,突然道:“张维被我们抓住了。”

    李江楠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这转折来得太过突然,使她大脑瞬间陷入一片混乱。

    闫思弦便又补充道:“你今天开车跟了小蔡一路,就是为了找你维哥吧?”

    许久过后,女人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谁知,她一回过神,突然笑了一下,喃喃道:“来了……你们来了……”

    “你早有预感?”

    “干了坏事嘛,”女人倒是很坦然,“从维哥被他逼着杀第一个人开始,我就知道,完蛋了。”

    “被他?”闫思弦简短地点出自己的关注点。

    “嗯,王元昌。”

    闫思弦注意到,提起自己男友的名字,李江楠有些厌恶地皱了下眉,而且她只是生硬地说了一个名字,并不加一句诸如“我男朋友”之类的介绍,似乎她一点都不想跟这个人有任何瓜葛。

    “你,张维、王元昌,你们三个好像有故事。”吴端道。

    他等待着李江楠的故事。

    李江楠却并不急着回答,而是问道:“一个人要是被别人逼着杀人,杀了……很多,会判死刑吗?”

    吴端犹豫了一下,为了审讯顺利,他答道:“那要看他受逼迫的程度。”

    “很严重的!”

    “有多严重?”

    “他不杀人,我就得死,我全家都得死!”

    “你是说,王元昌拿你威胁张维,张维要是不去杀人,王元昌就会要了你的命,还杀你全家。”

    “是。”

    “王元昌真会这么干?”

    “你们可以查,他家在我们村是一霸,他的威胁……反正我不敢当耳旁风。”

    “王元昌拿你威胁,张维就去替你杀人,看来他们都很在乎你。”

    这句话让李江楠很受用,她脸上泛起一层薄薄的红晕。

    “之前那次服刑,也是为了你吧?”闫思弦翻着案宗道:“在你们老家县城,张维跟人斗殴,故意伤害致人死亡,当时他已经17岁,是完全刑事责任年龄,判了7年4个月。

    现场有目击证人说,他跟人打架的时候,一直护着个女孩,好像是他女朋友。可是案件调查过程中,这女孩没露面,他自己大包大揽地把一切责任都承担了。”

    “那就是个意外,我们当时太年轻了,他脾气本来就大,一句话不顺,就跟人动手……”

    已成功打开了李江楠的话匣子,闫思弦便不再追问旧案,而是道:“不过现在我恐怕要告诉你一个坏消息——哦,是除了你被捕以外的坏消息。”

    李江楠示意闫思弦说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