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八十七章 瓶中物(12)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关于这个金牌讲师,你还知道什么吗?”闫思弦问道。

    “姓方,人称方神。”

    “方神?”

    “嗯,大概就是说这人嘴皮子非常厉害吧。

    据被解救出来的受害人描述,此人三十来岁,男性,一米八左右,体型匀称,一表人才。

    据他自己说,以前曾经是高中老师呢。”

    “吹牛的吧。”闫思弦道。

    “不知道,这个方老师好像很注重**保护,曾有一名被解救的受害者问他要过电话,他没给,那受害者不死心,又问传销窝点的负责人要。

    结果负责人说方老师级别太高,神龙见首不见尾,只有讲课的时候才露面。就连他们也没有方老师的电话。

    虽然可能是说谎,但也能从侧面看出,这个方老师很小心。”

    闫思弦好奇道:“受害者为什么想要芳老师的电话?”

    “呃……据说看这小伙子还不错,想给闺女介绍对象。”

    闫思弦:“大妈还真是……啥时候都不忘介绍对象……”

    “不,那是个大爷。”

    闫思弦:“……”

    闫思弦:“那这个方老师,什么时候讲大课?”

    “是这样的,传销组织分工非常明确,各处窝点的日常洗脑算是逐步蚕食受害者的心理防线,他们以集体生活增进感情为主,以洗脑为辅,目的是跟受害者建立良好的关系,让他们不好意思拒绝投资项目,毕竟,熟人好办事。

    方老师的讲座则是临门一脚,传销窝点铺垫得差不多了,就把人聚集在一起,由方老师煽风点火,制造出人人争相投资的现场气氛,好像买不到他们的投资项目会成为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人嘛,总会受环境影响,在那种舍我其谁的环境下,很容易头脑发热,解救回来的好多大爷大妈,就是在那种所谓的‘大课’上,稀里糊涂就把钱付了。”

    “明白了,”闫思弦道:“所以,最佳的抓捕时机就是在上大课的时候。”

    “没错。”

    “有没有可能搞到这个传销团伙上大课的时间。”

    “不大可能,”吴端道:“从现在掌握的信息来看,上大课的时间高度保密。

    我在群里详细问过,大家都表示,上大课从来都是临时通知。

    就比方说,某个窝点当天原本计划下午去工人广场‘散步’,窝点负责人接到一通电话,计划就立马改了,大家就立马动身前往指定地点,开始上大课。”

    闫思弦挑挑眉,“反侦查意识挺强啊,有过前科?”

    “我也这么想,”吴端道:“我怀疑,这个方老师可能为其他传销组织服务过,有逃脱警方抓捕的经验。”

    “那追逃网上筛了吗?”

    “没,”吴端摇头,“你忘了?网监科最近可没空帮咱们。”

    “这都不能帮?”闫思弦咂舌。

    吴端叹了口气,“我原本以为那两个杀手能吐出点东西来,结果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他们只是拿钱办事,是雇来的外人,别说传销组织内了,就连给他们钱的人,也是素未谋面。”

    “转账的?”吴端问道。

    “嗯,全是通过开曼群岛的空壳公司操作的,查不到付款人。”

    闫思弦吹了一下口哨,“开曼群岛,还真是避税和经济犯罪的天堂。

    等于说,咱们现在什么信息都没有,只能干瞪眼守着,等传销的组织大课。”

    “我担心,即便真的组织大课,即便那个方老师露面了,组织里其他主犯也未必会露面。”

    ……

    两人跟着商务车,到了一处老小区,眼看车上下来的人鱼贯进入了一座居民楼。

    两人正想故技重施,去对面楼上监视目标住户时,吴端手机响了。

    市局一支队办公室打来的。

    吴端赶紧接起。

    “吴队!大事儿!”说话的是女刑警李芷萱。

    “别慌,慢慢说。”吴端道。

    “那俩杀手!有人给他们打电话了!是传销组织的人!”

    吴端心里也紧张起来,但他说话时语气不变,依旧是沉稳平静的。面对一个刑警新人,他必须拿出老成持重的一面,否则这电话就说不清楚了。

    “他们联系杀手,又要杀人吗?”吴端问道。

    “对对对!”李芷萱道:“除了杀人,还问上次行动完为什么没打电话说一声,问那两个记者都死了没。”

    吴端:“咱们的应付……没露馅儿吧?”

    “还好还好……可也太惊险了……”李芷萱的语气里满是余惊慌未消,“对了,我这儿有电话录音,发给您吧?您听听就知道了。”

    “得,发来,还有……”吴端停顿了一下,“别您您的,毕竟哥才18岁,听着别扭。”

    李芷萱应该是红了脸,愉快地应了一声。

    很快吴端手机上便收到了一段电话录音。

    令吴端没想到的是,打电话来的竟然是个女人。

    女人:“喂?维哥?”

    维哥就是动手杀人的凶手,自从被捕,他一言不发,一个字都不肯交代。

    接电话的自然是给他打下手的另一名杀手。

    据他本人交代,他叫蔡亦锋,而维哥大名张维,两人都有过服刑记录,是在牢里认识的。

    坐牢时,蔡亦锋和张维同一个牢房,张维曾经罩着他免受欺负,出狱后他没什么本事,就跟着张维混日子。

    蔡亦锋:“那……那个……我不是维哥,他不方便接电话,你有什么事儿跟我说。”

    女人立即警觉起来,“你是谁?”

    蔡亦锋:“跟维哥一块儿干活儿的。”

    女人:“干什么活?”

    蔡亦锋:“你咋管那么多?你是他老婆啊?有事儿说事儿得了呗。”

    女人被噎了一下,又追问道:“他怎么了?”

    蔡亦锋:“你有事儿没事儿?没事我挂了。”

    女人:“别!他什么时候方便接电话?”

    蔡亦锋:“最近都不方便。”

    女人:“为什么?”

    蔡亦锋:“哪儿那么多问题,我……”

    女人突然道:“我是给他付钱的人,你明白吗?”

    蔡亦锋一愣。

    付钱的人,雇主。

    雇他们杀人的人。

    从前蔡亦锋也曾猜测过雇主的身份,但他没问过,干哪行都有规矩,不该知道的,你知道了,不是好事。

    此刻,女人这么说,蔡亦锋自然明白了她的意思。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ww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