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八十六章 瓶中物(11)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阴天,有风。

    盛夏时节,这样的天气绝对是老天爷恩赐。

    工人广场边停了一辆霸气外露的越野车。

    闫思弦正在车里补觉,据他说昨晚被几个狐朋狗友灌了假酒,头疼。

    吴端回到车上时,手里拎着两瓶矿泉水,他自己喝冰的,给了闫思弦一瓶常温的。

    闫思弦没精打采地接过来,喝了一口,问道:“怎么样?打听出什么消息了吗?”

    吴端先是抱怨一句“自个儿那胃啥情况心里没点数?还敢灌酒,不要命了?”才回答道:“恭喜你,成了传销组织素材了,估计他们要把你编进传销教材里,让你扮演成功人士,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从闫思弦的表情来看,他肯定没听懂。

    吴端噗嗤一声乐了,乐完,他解释道:“导师正在那儿忽悠大爷大妈呢,看见草地上那雕塑了吗?”

    吴端伸手一指。

    闫思弦点点头。

    那是两座十分抽象的雕塑,呈沙漏形,中间细,两头粗,一个立着,一个倒着,是某种花岗岩雕出来的。

    吴端继续道:“我刚凑过去听了会儿,正讲那俩雕塑呢,说是立着的就代表已经醒悟的人,躺着的就代表还没醒悟的,只有少数已经醒悟的人才具备高瞻远瞩的能力,才能看到他们的投资项目。”

    “投资项目?”

    “什么来着——编号我忘了——编得像模像样呢,投8万,赚3个亿,国家立项,各级政府严格保密,这种项目一旦公开,肯定全民疯抢,到时候还能轮得着你们?”

    吴端捏着嗓子,学起导师讲话。

    “你这是学导师,还是学宫里的太监?”挖苦玩,闫思弦又中肯地评价道:“你不去搞传销真是屈才了。”

    他又问道:“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这车呗,我亲眼看见导师指着你的车,满嘴吐沫星子,说车里坐的就是早期买了他们项目的人,现在有钱了,开上豪车了,天天出入高级场所,在还跟公安局长称兄道弟……诶我特想问问,你真敢跟赵局称兄道弟啊?”

    闫思弦瞪了他一眼,“我疯了我?!”

    吴端又是乐,“不是有钱可以为所欲为吗?”

    “那是没素质的有钱人,不包括哥。”

    吴端:啧啧啧小伙子进市局以后思想觉悟都提升了,真该给你发朵小红花再掌声鼓励啪啪啪啪……

    “这也太明目张胆了,”闫思弦指了指在工人广场上溜达的一个保安,那保安对传销组织视而不见,“他为什么不报警?”

    “看见他手里的饮料没?”吴端问道。

    “嗯。”

    “是那导师给他买的。”

    闫思弦心塞地叹了口气。

    吴端道:“这不是个例,我给你讲个事儿吧。”

    “嗯。”

    “我高中上的寄宿制学校,全封闭的,但是门卫有时候会偷偷放一些男生出去,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这些男生每次想出去的时候,都给门卫一盒烟。”

    “就一盒烟?”

    “当然,得是20块钱以上的,你给他10块的他还不要呢。”

    “你们老师也不管?”

    “门卫是校长小舅子,老师知道也装傻……只有一个老师敢管,是个刚刚师范大学毕业分配到我们学校的女老师,她去跟门卫理论,从那以后,学校一直给她穿小鞋,转正、评职称都把她往后排,故意找事克扣她的奖金,那女老师只在我们学校呆了半学期,气不过,考了个研究生继续读书去了。”

    闫思弦憋屈地拍了一下手旁的杂物盒,“乌烟瘴气!这种地方也配教书育人?!”

    “后来有个被门卫放出去的男生,半夜在网吧上网,被几个社会青年砍了。

    你知道的,高中小混混,因为一两句口角,就要打群架什么的。

    人弄了个重伤,家长当晚就报警了。

    警方立马调取学校监控,监控里小孩儿给门卫递烟,门卫放人,都拍得清清楚楚。

    后来校长工作也丢了,他小叔子自然也卷铺盖走人了。”

    闫思弦舒了口气,“你这故事还算结局完美。”

    “算是吧,”吴端掰着指头算了算,“那是十多年前了,我只是觉得……有点沮丧,十多年了,竟然还有这样的事。一个人可以为了几块钱的小恩小惠,眼看着别人被骗得倾家荡产跳楼抹脖子……

    我有时候在想,这些人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

    你知道吗,最可怕的不是那些穷凶恶极的歹徒,跟那种人单挑我从来不惧的,可是碰到这保安这样的……我从心里害怕,就感觉……没希望……”

    似乎是不想再继续这个沉重的话题,闫思弦换了一个关注点:“十多年前……靠,你这么老了?”

    一提年龄,吴端立马炸了:“你他娘这是什么关注点?!你会不会说话!我明明看起来比你年轻好吧?!”

    闫思弦眯眼笑道:“是是是,等你三十岁的,我给你大操大办一场,昭告天下未成年小姑娘谨防被你欺骗感情。”

    吴端:“……”

    风越来越大,没有下雨的意思,倒好像要来雾霾了。

    广场上,讲师带着十几名传销受骗者,分别上了两辆车。

    闫思弦发现,其中一辆赫然是两人在凤凰城小区见过的商务车。

    “是一伙人!”闫思弦道。

    他已发动车子远远跟了上去。

    他本以为吴端会给点反应,谁知对方只是看了一眼,嗯了一声,便继续低头回着消息。

    闫思弦问道:“你这两天干嘛呢?老抱个手机。”

    “跟本省红心联盟的负责人聊聊,他知道的事儿挺多。”

    “哦?都有什么?说来听听。”吴端道。

    “他曾经十几次从墨城不同的传销组织救人,他说虽然传销组织不同,但幕后肯定都是一个人。”

    “这么确定?”

    “据解救回去的受害者相互对质,虽然他们被骗进了不同的传销组织,但那些讲师宣传的投资都一模一样,还有一个很厉害的所谓金牌讲师,把几个传销窝点的人组织起来上过大课。

    那讲师很厉害的,一堂课下来,好多人当场就刷卡了,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地投钱。”

    “金牌讲师……有点意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