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罪无可赦 第八十五章 瓶中物(10)

时间:2018-07-07作者:形骸

    几个小时后,刘建伟醒了,或许是安定的药效过了,醒来没多久,他情绪又开始激动,想下床,被吴端按住了。

    “你需要休息。”吴端道。

    刘建伟挣扎了两下,知道自己没法跟吴端身体对抗,沮丧地躺着,流眼泪。

    吴端看到他床头新鲜的花束,问道:“同事来看你了?”

    刘建伟的眼泪流了下来,他问道:“苏明父母来了吧?”

    他的声音依然嘶哑,此时说话完全是凭着气音。

    “嗯,来了。”

    “我害得啊……是我的主意,我说要进传销组织看看,至少拍点暗访素材……他死的时候,就那么看着我,眼睁睁地看着我……”

    在刘建伟将悲伤逆流成河之前,吴端赶紧切入主题。

    “所以,你是怎么找到那个介绍你们进传销组织的赵哥的?”

    “他是我老乡,初中同学,不过初中毕业以后我继续上学,他早早出来打工了。

    我们是偶然碰见的,异乡人在墨城碰上,还挺难得,就一起吃了个饭。

    吃饭的时候没聊两句,他就开始吹他那个投资项目,我一听,知道他是干上传销了,之后就没再跟他联系过,他打电话我也都不接。

    这回公司新闻选题,选到了传销,我就装作手里有闲钱,想搞点投资,一联系他,他果然上钩了,满口答应带我了解项目,我俩就是这么进传销组织的。”

    “那你认识的那个赵哥,在组织里是什么角色?”

    “说是我们那个窝点的负责人,但我觉得……他就是个小喽啰……”见吴端费解,刘建伟解释道:“你们救我的时候他不在,自从苏明被勒死之后,我就再没看见他,不知道他上哪儿去了。”

    “你们怎么暴露的?”

    “苏明拿手机拍视频,被发现了,他们就……”刘建伟喉咙本就受伤肿胀,再加上哽咽,终于说不出话了。

    不仅说不出话,他还开始咳嗽,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吴端帮他拍后背,好一番折腾,咳嗽才终于止住。

    吴端又问道:“你的老乡、同学就没帮你们说句好话?”

    “我也没想到,我怎么都想不到啊……要是早知道,死也不去啊……我怎么跟他家交代……给我害死了啊……”刘建伟平躺着,眼泪顺着外眼角向下淌,将鬓角弄湿了一大片。

    他虽然哭,却也知道警察不是来听他忏悔的,便尽力忍住情绪,继续讲道:“他们一开始只是把我们关起来,我同学还来看过我们一次,恨得要死,说我们害死他了,但也没说要我们的命……

    后来我听见他跟另外一个人——就是跟他一块管理那个传销窝点的人——他们吵了几句。”

    吴端问道:“是不是一个长着三角眼的年轻人,一米七出头的个子?”

    “是他!就是跟他吵的!

    对怎么处理我俩,他们意见不统一。

    我同学说把人放了就得了,我已经保证绝对不曝光他们。

    可那个三角眼不放心,非要上报,然后按规矩办——我也不知道规矩是什么啊。

    再后来我同学就不见了,来了两个壮汉——就是你们抓的那两个人。

    他们进屋,问拍视频的是谁,苏明就承认了,那俩人不由分说,拿出铁丝,直接就开始勒苏明的脖子。

    我吓了一跳,可直到那时候,我也不相信他们真的会杀了苏明,那可是杀人啊!我以为……以为只是给我们一点教训,真的,我都做好也被他们勒一下的准备了。

    我不知道他们究竟勒了多久,可我发现苏明好像要没气了,我才知道,他们真的是来杀人的。

    我喊了,也扑上去救了,已经晚了,我不是他们两个人的对手,一下就被按住了,眼看那根铁丝就要往我脖子上套。

    我知道硬拼不是办法,就说给他们钱。

    一听有钱,他们犹豫了。

    我一看有机会,赶紧继续劝,我说至少能筹到50万,只要他们别杀我,给我点时间,我就给他们钱,不过为了筹钱,我得给朋友打个电话。

    他们商量了以后,决定要钱,我就赶紧给领导打电话——我的直属领导知道我们在搜集关于传销的新闻素材,而且我和苏明已经两天没去上班了,她接到我要钱的电话,总能明白我的意思吧。”

    吴端点头,“你有个聪明又负责的领导,就是她报的警。”

    很快,吴端又问道:“可他们最后还是决定杀你。”

    “是因为一个电话,三角眼接了个电话,然后那个两个人——就是那两个负责动手杀我的壮汉——他们也接了电话——我的意思是,他们中间真正动手杀人的那个接到了电话,另外一个人好像没什么话语权。

    接完电话他们就突然都改主意了,要杀我,给钱也不顶用了,幸亏……幸亏你们来了……我真的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苏明啊,可惜了苏明啊……”

    吴端看向闫思弦。

    闫思弦知道,吴端的问题已经问完了。

    闫思弦便道:“你刚刚说,三角眼和那两个负责杀你的人,他们是先后接了电话?”

    “对,间隔很近,给我的感觉是……我就是有种感觉,好像是同一个人先打给三角眼,然后紧接着打给了那个壮汉。”

    “所以那两个负责杀人的壮汉——暂时叫他们杀手吧。

    在你们刚进入传销窝点的时候,那两个杀手并不在那儿,他们是在你和苏明暴露后,专程去’处理’你们俩的,对吗?”

    “对。”

    “你刚刚提到,三角眼和你的同学吵架时,曾经提到上报组织,然后按规矩办,显然你的同学在争吵中落败了。所以,我可以理解为,让那些杀手杀死有问题的组织成员,这就是他们的规矩,对吗?”

    “我觉得是。”刘建伟道。

    闫思弦和吴端对视一眼,两人均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深深的担忧。

    能成为规矩,显然这已经不是传销组织第一次杀人了,况且他们还有如此训练有素的杀手。

    究竟有多少遇害者?不会又是个惊天大案吧?
小说推荐